第 34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司徒到达这家清吧的时候,12点刚过,而这个城市的夜生活其实才正酣,清吧装潢的仿佛古朴的南美小酒馆,随处可见浅声低语的人。她之前在电话里听到的音色相同,出自一个南美长相、身材丰腴的驻场女歌手之口,只不过此时的音乐早就换了另一首。

    而最角落的木质长桌上,莫一鸣和盛嘉言都已经喝趴下了——

    没错,胆大包天的任小姐最终还是选择了开机。

    并且是当着时钟的面开的机。

    只是当时时钟的表情冷得不能再冷,任司徒终究没有勇气打给盛嘉言,而是犹豫再三,拨通了莫一鸣的电话。

    接电话的却不是莫一鸣,而是酒保,说是这两个男人都喝醉了,酒保正愁不知道找谁收拾这烂摊子。

    任司徒当时挂了电话,无言地看向时钟,虽然一声没吭,但那眼神分明在说:我得去接他……

    时钟则是表情僵硬地看了她许久,最终只丢下一句:“慢走,不送。”

    可他看向她的目光哪像是在说“慢走不送”?分明在警告她:你敢走出去一步,我们就分手……

    就如同当年盛嘉言横跨整个西海岸之遥前去看望术后的任司徒而气得揭雨晴差点就要分手一样,谁都希望另一半对自己的好,是唯一的,排他的,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的爱,那么就宁愿一分都不要。

    可任司徒从来都不是像揭雨晴那样果决的人,从这一点上,她和盛嘉言反倒更像同类,容易犹豫、反复、心软——对别人心软,更对自己心软。就像现在,连任司徒自己都分辨不清,自己对时钟的愧疚,到底是不是出于对时钟的那一丝刚刚萌芽的爱意?自己对盛嘉言的在乎,又是否只是因为对过去还存有执念?

    任司徒不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这些问题她想不明白,她便选择性地忽略了它们。所以半个小时前的她本能地忽略了时钟眼神里的潜台词,,忽略掉一切她理不清的头绪,硬着头皮走了;所以此时此刻的她,敛一敛神志便收起了所有繁杂的思绪,径直走向盛嘉言和莫一鸣那桌。

    待任司徒走近了,才发现莫一鸣虽然趴在那儿,却跟说梦话似的嘴巴直嘚啵,她试着拍了拍莫一鸣的脸,莫一鸣竟悠悠转醒看了她一眼,终于认清了任司徒后,莫一鸣打个酒嗝,一脸气馁:“怎么是你?”

    说着便转头望向不远处、吧台后的酒保,不满地嚷嚷:“哎!不都告诉你了?我喝醉的话,就帮我打给通讯录里那个叫‘瑶瑶’的,可你……你打给这棵铁树干嘛!”裂天神途

    任司徒一掌就把莫一鸣的脸给摁回了桌面上:“孙瑶在国外拍广告,你别想打通她电话。就算打通了她也不会来接你。”

    其实在“对人心狠、对自己更心狠”这一点上,任司徒佩服揭雨晴,更佩服孙瑶。孙瑶拒绝人,从来都是不留一点余地,没有半点暧昧的可能,孙瑶就曾斩钉截铁的对莫一鸣说:“我不可能看上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追求哪个姑娘不是追?你换一个再追就是了……”

    正所谓“对你残忍,才是对你最大的慈悲”,所以孙瑶不会给莫一鸣任何希望,任司徒也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当年盛嘉言也像孙瑶拒绝人那样、不留一点余地的拒绝她,她会不会早就已经死心,也就不会有后续的那么多辗转反侧……可说到底这一切都只能是任司徒的假设,盛嘉言这种容易对人心软的人,又怎会真的彻底撕破脸来拒绝她?

    如今任司徒对莫一鸣说的这番话也够直白、够狠的,莫一鸣听完,傻笑了一下,随即趴在那儿再也不吭声,可任司徒完全有理由相信,等隔天莫一鸣酒醒了,他就会卷土重来,没有一点挫败感的再度跻身到孙瑶的追求者名单中——莫一鸣认识孙瑶后的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任司徒最无奈、也最佩服他这一点。

    任司徒知道这是位“打不死的小强”,也就不管他了,反倒是醉死在一旁的盛嘉言——这种什么事都憋在心里的人才最令人担忧。

    任司徒试探性地拍了拍盛嘉言的肩,盛嘉言丝毫没有反应,只是将原本就紧握的拳头捏得更紧。

    一旁的服务生见任司徒一脸不知如何是好地僵立在那儿,便上前询问需不需要帮忙。

    任司徒终于找到了救星,连忙说:“我车就停在外头,能不能帮我把他们搀到我车上?”

    服务生很乐意效劳,转眼就把莫一鸣扶起来、搀走了,顺便招呼了另一名服务生过来搀盛嘉言。

    可这另一名服务生看着比任司徒还要瘦弱,想要搀起盛嘉言,没成功,反倒差点让盛嘉言摔到桌子底下去,任司徒见状,忍不住叫了一声:“盛嘉言!”

    也不知是被这服务生摔得,还是依稀听见了任司徒的呼唤,盛嘉言睫毛一颤,终于慢悠悠地醒了。

    缓缓睁开的眼睛渐渐聚焦,盛嘉言看清了任司徒满是担忧的眼眸,却恍惚地以为自己在做梦……

    这个梦对于盛嘉言来说并不陌生,或许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根本不能称之为梦,因为这一切都是确确实实地存在于他的记忆里的:雨夜,酒精,郁结难平,险些乱性……骑马与砍杀之逆天骑士

    那时的他把任司徒错认成了揭雨晴,直到陡然清醒,戛然而止……

    当年和揭雨晴分手到底有多痛,如今的盛嘉言已经有些回想不起来了。那个时候伤心欲绝,是因为深信,自己这一生只会爱这么一个人,现在回想起来,与其说是放不下那个女人,不如说是放不下那个曾真心实意付出一切的自己。不久前他看着揭雨晴嫁与他人,心底深处似乎也只是微微地一抽,更多的则是释怀。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把他和揭雨晴之间有过的一切漂得淡如白纸;时间也是最好的麻痹剂,令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以为自己还在为上一段挚爱念念不忘的时候,他的心,实则早已移情别恋。

    如果不是这样,如今的他,又怎么把面前的这个不知是哪来的女人错认成了任司徒?

    如果不是这样,在听筒里传来那声暧昧至极的嘤咛声的瞬间,他明明已经控制不住地捏碎了手中的酒杯,却还要佯装淡定地说:“我碰到你同事,他让我跟你说几句话。我也不知道他这是干嘛。”

    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他默默地将被刮出深深浅浅的血印的掌心收紧、握成拳时,痛的不是掌心,而是心?

    盛嘉言自嘲地笑笑。

    任司徒见一脸醉意的盛嘉言看着自己、突然勾唇一笑,不由得一愣,这时一名稍微壮实一点的服务生走过来对任司徒说:“我来搀这位先生吧!”

    “那麻烦你了……”任司徒感激地说着,这就准备往旁边挪一步,好让出盛嘉言跟前的位置、方便服务生搀起盛嘉言。

    却在这时,任司徒的手腕被人一把抓住。

    “别走……”盛嘉言牢牢地抓着她的手,语气里透露出的脆弱把任司徒狠狠地钉在了原地。

    别离开我……

    任司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僵了多久,直到盛嘉言箍住她腕部的那只手被一股近乎野蛮的力道掀开了,任司徒这才猛地回过神来。

    抬眸看去——时钟阴沉着一张脸站在桌边。

    任司徒诧异地张了张嘴,却没来得及出声,时钟也看都没看她一眼,只黑着脸怒视着盛嘉言,语气里多少带了几分咬牙切齿:“就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魔宠三界,全能召唤师

    话音一落,时钟便一把将盛嘉言拉了起来,不客气地搀着盛嘉言往外走。

    被彻底忽略了的任司徒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跟上。

    ***

    时钟把盛嘉言扔进了自己车后座。

    如果可以,他更乐意把盛嘉言扔进后备箱。

    盛嘉言略感不适地皱起了眉,原本就紧握成拳的左手,悄然间握得更紧。时钟目光瞟到,不禁微一皱眉——

    他似乎看见这个醉鬼的左手掌心在流血。

    可他会在意这个?自然不会——时钟的目光很快移到这个醉鬼的右手。就是这只手,喝醉了还知道抓着别人的女人不放,果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时钟顿时有些庆幸这女人和酒保讲电话时,自己听见了这间酒吧的名字,否则……

    任司徒直到这时才追上时钟,连忙问:“你怎么来了?”

    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没听清她在问什么,时钟有点答非所问,抬抬下巴点了点不远处正扶着电线杆干呕的莫一鸣:“你送你同事回家,我送你梦中情人回家。”

    任司徒下意识地就要脱口而出地驳斥他这番“梦中情人”的言论,可想了想,还是闭了嘴,只抓着时钟的胳膊不放——他这一脸阴狠的模样,她哪敢让他送盛嘉言回家?

    时钟只瞅了她一眼就把她的心里话读了出来:“难不成你还怕我把他丢海里喂鱼?”

    ……好吧,时钟承认他确实有过这个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聪明的男人会杜绝一切亲妈虐他的可能性……╮(╯▽╰)╭

    笨男人手心流血就只知道把拳头握得更紧……╮(╯_╰)╭

    有木有很想为clock点赞?或者为加盐兄点根蜡烛……

    某色现在还在吃饭,这章是边吃饭边码的(约会更文两不误只能是美好的奢望了),所以字数有点少……你们会不会因此就潜水不理我了?(好吧貌似答案是肯定的,躲墙角哭会儿去)

    PS,吃完回去以后某色会给大家送积分,所有25个字以上的评论都会送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谁许情深误浮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谁许情深误浮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