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司徒感觉到他的气息在靠近——

    他蹲下来了。

    任司徒现在是更不能睁眼了,本能地屏住了呼吸,等着他把自己抱起。

    期待中的场景却没有发生,他的气息明明离她这么近,却没有丝毫的身体接触。任司徒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装睡这招了?”时钟的声音有些低沉,教人听不出里头有多少讽刺的成分,又有多少试探的成分。任司徒的拳头不由得捏得更紧,一来不相信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二来就是要跟他较劲似的,双眼依旧不为所动地闭着。

    他应该是站了起来,气息很快远离了她,继而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任司徒听得非常清楚——钥匙转了一圈,又一圈,紧接着是开门的声音,最后是拔钥匙的声音。

    接下来估计就是他走进屋、关上门的声音了……

    任司徒这回终于按捺不住,豁然睁开眼睛,拿起自己搁在地上的手机,“噌”地站了起来,几乎是对着时钟怒目而视——因为她根本就没想到他真的会像现在这样把她丢在门外。

    之前越是被他捧在手心里,如今就越是自尊心受挫。

    时钟却连偏头看她一眼都没有,只是脚步稍稍地顿了顿,随即便径直走进屋,顺手带上门。急得任司徒赶紧伸手撑住门面。

    说实话,面前这个周身散发出生人勿进气场的男人,令任司徒倍感陌生,于是更加的不知如何应对,思来想去只能硬着头皮问:“能不能请我进去坐坐?”

    时钟只是静静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没有接话。

    而任司徒也是说完就后悔了。不对,她不应该这么讲。方才她在门外等他等得百无聊赖时,还和孙瑶通了电话——

    她不该用疑问句请求他的,这样他只要简简单单说一个“不”字就能轻易地拒绝掉。她应该按照孙瑶教她的那样说——

    “我的意思是……我没带钱包出来,你不让我进去的话,我今晚只能露宿街头了。”任司徒立刻改口道。

    随后就见时钟沉眉了几秒。

    他终于把门拉开了。

    任司徒默默地松了口气,深怕他反悔似的,快步走进玄关。一来想找话题打破这该死的沉默,二来是真的有点好奇,边换鞋边问:“你怎么知道我刚才是装睡?”

    以为他不会接腔的,哪晓得他真的肯回答:“你手机就放在你手边,还是烫的,明明刚结束通话不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睡死过去?”

    ……

    任司徒有点后悔刚才跟孙瑶电话聊太久了,如果没被他发现自己是在装睡,或许就不会发生刚才门外那令她如此尴尬的一幕了。

    可任司徒发现,进了屋以后,尴尬和煎熬才真正开始。这男人就丢下一句:“客房随你用。”说完就把她一人丢在客厅,准备回他自己的卧室。

    目送他走进主卧,关上房门,任司徒头都大了。

    偌大的客厅就像一个安静蛰伏的怪兽,几乎要把任司徒吞没,任司徒思忖了半晌,看一眼紧闭的主卧房门,完全没有头绪。绝世小郎君

    幸好这时,她接到了孙瑶的来电。

    接通后,孙瑶劈头就是一句:“你该不会还在门外等着吧?”

    “没有,已经进来了。”

    孙瑶兴奋的“哦?”了一声,随即才察觉到不对劲,“既然你都已经进门了,怎么还是这么一副惨兮兮的口吻?”

    任司徒只能把自己的境遇复述了一遍。

    孙瑶倒也看得开:“这也不算太糟糕,起码他是一个人回来的,而不是搂着新欢出现在你面前。”

    “你就别说风凉话了。现在这状况,还不如他搂着新欢出现在我面前,我好跟他大吵一架,然后彻底死心走人。他现在看我就跟看陌生人一样,话都讲不到两句,我吵都没法跟他吵,实在是……”……很憋屈。

    孙瑶沉默了足有一分钟:“这男人够干脆的啊,爱的时候任你骑他头上作威作福,可一旦决定放手,就连把你当空气都嫌多,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

    任司徒赶紧打断她:“我是想听你出主意的,不是来听你夸他的。”

    又是足有一分钟的沉默——

    “穿少一点,倒杯水端进他房里,问他渴不渴。”

    “有效么?”

    “编剧都爱这么写,我都在四五部戏里演过类似桥段,三次成功,成功率……应该算高。”

    任司徒对此却持保留意见。现实怎么能跟戏里混为一谈?

    任司徒挂了电话,进另一边的客房转了一圈,客房打扫得很干净,没有半点人烟气息,冷清到任司徒根本就待不住。

    还能怎么办?只能脱了。

    房子里有地热,她最后脱得就只剩一件宽松的兔绒毛衣、光着两条腿,也不觉得冷。任司徒在镜子面前试着把左边衣领扯到肩下,露出锁骨——她的锁骨上方有一颗小小的痣,任司徒还记得时钟在某个时刻夸过她那颗痣十分性感,可任司徒如今站在镜子前,看到自己背上的疤,又觉得有点倒胃口,便暗忖着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从来都没几句真话、根本算不得数的,也就径自把衣领拉回去,暗暗安慰自己,光露腿就已经够了——他可不只在床上夸过她的腿漂亮。

    如此清凉地走出客房,却不知是地热的缘故还是本身太紧张,任司徒觉得浑身发烫,掌心冒汗,折去厨房倒了杯水,来到主卧门外。

    轻轻地叩了叩门,没有回应,试着转动门把,房门竟然没反锁?对任司徒来说,这是今晚的第一个好消息,任司徒调整了一下呼吸,悄声推门而入。

    时钟既不在环形沙发这儿,也不在床边,再往里走,到了书房,任司徒才听见动静——书房离卧室门有些距离,也难怪他没听见她方才的敲门声了。

    书房设置的是半开放式,只有半面玻璃墙体做隔断,任司徒透过玻璃一眼就能瞧见时钟正一边在书房里踱着步,一边抽着烟——并没有发现她。

    任司徒握紧水杯,走近他。

    等到足够近了,任司徒正准备开口叫住他,却听他突然开口,不知在对谁冷声说:“我最多让百分之十,谈不拢就让他们给我滚蛋。”重生日日与君好

    任司徒僵在那里。

    这时候的视线才成功地越过时钟的身影,看见了摆在办公桌上的那台正对着她的笔记本电脑、以及那闪着灯的摄像头。

    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分明是三方视讯会议。而摄像头的另一端,那个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应该也看见了任司徒,张口欲言的嘴顿时哑在了那里。

    时钟眼见合作伙伴莫名地露出诧异的神情,顿时领悟过来什么似的,皱着眉心蓦然回头。

    他的目光很快地扫了眼任司徒的全身,那一刻,任司徒想钻地缝的心都有了,时钟却迅速地收回了目光,疾步走向办公桌,“啪”地一声把电脑合上,另一手则拿过同样摆放在办公桌上的烟灰缸,狠狠地掐灭了烟。

    做完这一切之后才回过身来,半倚着桌沿:“你进来干吗?”

    任司徒现在哪还有脸拿腔拿调地问他:你渴不渴?

    她紧了紧握水杯的手:“我……还是先出去吧,不打搅你开会了。等你开完了会,能不能……抽半个小时时间和我谈谈?”

    时钟却只是笑了笑:“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任司徒一时噎住。

    前一秒任司徒几乎想要甩手走人了,后一秒,却还是不甘心地站在原地没动。

    他的逐客令却下得一道比一道狠:“你有开车来吗?明天是你自己开车回去,还是我让人送你回去?”

    “……”

    “……”

    “姓时的,你要不要做得这么绝?”任司徒终于忍不住了。

    他就只是沉默的挑了挑眉毛。也不知是在诧异她的突然翻脸,还是表示正在静待她后续的话。

    任司徒走向他,把手中的水杯搁在办公桌上,手还握在杯身上没有拿开,仿佛正握着勇气的源泉。在这样不过10厘米的距离里,任司徒抬眸看他,目光里压抑着一团火似的,也不知是因为在生他的气,还是在气她自己把自己亲手推到了如今这么丢人的境地:“既然你抽不出半小时的时间和我谈,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你不想听也耐着性子听吧,反正总共就五个字——我不想分手。”

    五个字,一个字一顿地说,语气颇重。说出口的同时,任司徒顿时觉得轻松了,可她面前的时钟,此刻的表情和方才相比,连半点变化都没有——

    一直是那样冷淡地、清醒地看着她。直看得她眼里那团火一点一点的熄灭了。

    任司徒颓丧地松开我着水杯的手,她觉得自己不能和这个男人一样小家子气,就算再也做不了恋人、也再也做不了朋友,那起码得豁达地告别一声。说句“再见”或“再也不见”都好,可她动了动嘴唇,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只能咬牙切齿地转身就走。

    或许她的基因里天生就没有死皮赖脸的天赋,任司徒快步走向卧室门,心里十分无奈地想着,自己现在这心态绝对是没法心平气和地开车回B市了,估计就只能在周围随便找间酒店住一晚,明早再上路。

    最强地仙

    任司徒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门边,拉开房门的那一刻还在想,自己的未来肯定不会再有比今晚更让她丢人的事发生了,可随即任司徒的思路就被她身后突然传来的、比她的步伐更加迅疾的脚步声硬生生打断,她的手还没来得及从门把手撤下,甚至头都没来得及回,就被随后赶上来的时钟抓住了胳膊。

    时钟把她拽了回头。

    这种场景太容易让人产生错觉,某一瞬间任司徒以为他要揍他。可他没有。

    而另一个瞬间她以为他要吻他,可他也没有……

    他只是语气低沉到近乎阴森地说:“有女人像你这样求和的吗?穿成这样进来,诱惑到一半就给我发脾气,甩头走人。现在还这样瞪我。”

    任司徒眨了眨眼睛,勉强收起了原本瞪视的目光,可心底还是觉得他活该——“谁让你要说那些话刺激我?”

    “我刺激你?”他扯了嘴角笑笑,“有你给我的刺激大么?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跟我开会的那两个老头子到底看到了你多少东西,刺激得我都想杀人了。”

    比起他刚才给她的那些刺骨的沉默,任司徒宁愿他像现在这样,拽得她手臂都已经发麻了。

    这算不算是他主动示好的信号?又或者是,引她主动示好的信号?

    任司徒抬眸看进他的眼睛,揣测着他说完之前那些话后突然噤声的举动,是在等待着她做些什么。

    任司徒的视线不由得下移至他的嘴唇,虽然觉得头皮发麻,手心冒汗,可还是慢慢地踮起了脚尖——

    他应该不会推开她吧?

    他确实没推开她。

    却伸手抵住了她的唇。

    人生中唯一一次的主动献吻竟然被人用这种方式拒绝?任司徒连踮起的脚尖都僵在了那里。

    她不喜欢这个突然变得矜持的男人。她甚至有点怀念曾经那个不管不顾地把她拥在任何地方深吻的时钟。

    而这个男人的眼睛里弥散出的那一丝光线,又很轻易地将她的那点不满给驱散了:“早点睡,明天跟我去个地方。”

    他说。

    作者有话要说:虐了几章之后再看这章,是不是更加甜了呢?

    被某色的勤奋打动的请举手~觉得甜的请举手~想知道下章clock要带她去哪儿的请举手~想要积分的请举手~

    某色一下就给出了那么多冒泡的理由哇哈哈,实在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再附加个理由,举手了我就告诉你,clock会带她去哪儿-

    -

    -

    -

    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第一次强吻的地方……

    总之就是发生各种第一次的地方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谁许情深误浮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谁许情深误浮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