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始乱终弃……

    这么大一个罪名扣下来,任司徒和时钟都愣住了。

    时钟对秦老爷子的无理取闹极其不耐,烦躁地抚了抚额,或许真的拿秦老爷子没办法了,时钟没有对秦老爷子说半句话,直接摸出手机给小徐打电话:“喂?是我。你赶紧来我这儿把老爷子接走。”

    秦老爷子和时钟一向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如今似乎也不打算和时钟浪费什么口舌,他一改之前面对任司徒时的颐指气使,几乎是苦口婆心地对任司徒说:“任医生,你条件这么好,怎么偏偏要做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呢?”

    和小徐讲电话时,时钟语气还算平和,可一听秦老爷子这么说,时钟顿时眉眼都锋利了起来:“你不知道情况就别瞎说。”

    秦老爷子看向时钟,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我不知道情况?”看来秦老爷子是真的不愿和自己儿子多交流,秦老爷子冷哼完之后再度看向任司徒:“任医生,我跟这臭小子永远交流不到一块儿去,但我相信你是明白人,你肯定懂我这个老人家的想法。”

    时钟却当即把任司徒拉到自己身后:“你先回房吧。别跟着他瞎掺和。”

    任司徒无奈地夹在这对父子之间,她想了想,抬眸对着时钟摇了摇头,同时把时钟抓在她腕子上的手给拨开了:“没事儿,就依了秦老先生的意思吧。”

    其实任司徒更想亲耳听听,她还什么事都没干呢,怎么就被秦老先生一口咬定是第三者了?

    见任司徒态度坚决,时钟也只能由着她了,任司徒看看他板着的那张脸,再看看秦老爷子一脸的蛮倔,两害相较取其轻,任司徒只能暂时先支走时钟了:“你去给你爸倒杯喝的吧,我单独跟他聊会儿。”

    时钟不满的嘟囔了一句:“他脾气又倔,又不明事理,真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

    任司徒考量的要比时钟深远些,如果自己未来真的嫁给了他,那秦老爷子怎么着也是自己公公了,总不能真的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吧?可这番话,任司徒当着这两个男人的面又不好直接说出口,于是只能默默地推推时钟的肩,催他去厨房。

    果真时钟一走,秦老爷子对任司徒的态度都缓和了很多。但即便如此,任司徒在秦老爷子眼里还是个不怎么讨喜的外人,完全比不上沈沁那姑娘在老家人心里的地位——

    从秦老爷子对沈沁那姑娘赞不绝口的这一点来看,老人家对那小姑娘的喜爱可见一斑。

    “沈沁那丫头,身世特别可怜。她的家境比那个年纪的时钟还要差,可是任医生你看看,沈沁怎么就能长成一个根正苗红的好女孩,对长辈这么孝敬,时钟那臭小子却是怎么把我往死力气,他就怎么开心。”

    “时钟的脾气随了您,太倔。但他内心深处其实是很尊敬……”

    任司徒刚想替自己男人说句好话,就被秦老爷子打断了:“别提那臭小子了,越提我越糟心,总之他是跟沈沁没法比了,沈沁那么好一姑娘,经常陪我这老人家喝茶、下棋,还给我做饭,而且你知道么?她学习那么忙,还挤出时间来一直打工,就是为了存钱还上时钟资助她上大学的那笔钱,就连她给我们买的礼物,都不是花时钟的一分钱,都是她省吃俭用省下来的,要么就是她的奖学金。她有一次为了给那臭小子买钢笔做生日礼物,忙得都晕倒了,这事本来我们都不知道,臭小子那个牌子的钢笔多的要死,他收了那丫头给她的礼物之后,用都没用,直接搁抽屉里了,要不是小徐告诉我们她因为凑钱买礼物生病的事,那支钢笔估计还搁在抽屉最底层拆都没拆呢。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喜欢那臭小子,可她就是不承认,估计是觉得地位悬殊、怕别人说她高攀吧,可是她那么好一丫头,明明是臭小子配不上她。”

    任司徒必须承认,沈沁确实是个好姑娘,

    反观自己,会做的菜至今都没几样,秦老爷子要是知道了,肯定更嫌弃她。

    任司徒敛了敛眉,尽量不去想别的旁枝末节的事情,尽量引导着秦老先生往自己设定好的谈话方向上继续前行:“秦老先生,我知道她是个好女孩,可感情这种事是不能勉强的,我也心疼她的付出,可是……”

    秦老爷子直接把任司徒的那句“可是”给忽略了,自认没有听下去的必要似的打断了任司徒,自顾自的继续道:“你看,连你都心疼她的付出了,怎么那臭小子就那么铁石心肠呢?沈沁今晚在我那儿给我和时钟他妈妈煲粥的时候……”

    “什么‘我妈’?后妈而已。”时钟突然冷冷地横插过来一句话。引得坐在沙发上的任司徒赶紧回头给他个眼色,让他别把老爷子的暴脾气又引燃了。

    毕竟如今时钟与他父亲之间将产生的任何争执,都有可能被秦老爷子归罪到她头上,闹到最后她肯定会成为老人家眼里那种煽风点火的恶女人,沈沁表现的这么完美,到时候她就更比不过沈沁了。

    果然,时钟话音一落,秦老爷子就忍不住瞪了时钟一眼,恶狠狠地改口道:“沈沁在给我和你许阿姨煲粥的时候,接了个电话之后就躲起来哭了,我和你许阿姨怎么问她,她都不肯说,我一猜就猜到事情肯定和你有关了,沈沁那丫头还偏袒你,说没发生什么事,最后还是我翻了她那之前的通话记录,回拨给孙秘书,才从孙秘书那里知道,你打算把沈沁赶出中鑫,好让你眼不见为净,好让你可以大大方方的跟那些个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

    不三不四这个词无论是针对谁,任司徒都忍不住表情一僵,时钟把水杯往茶几上用力一搁,转手就把任司徒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打算彻底结束这场无稽之谈:“我就说了吧?你跟他永远讲不清道理,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事,不管是不是事实,你都别想说服他。”

    秦老爷子“蹭”地站了起来:“我说的就是事实!”

    时钟笑了笑,嘴角的弧度没有任何温度:“我只是把沈沁调到更好的公司去实习,你就觉得我是要赶走她,我只是想让沈沁彻底死心,去追求属于她自己的幸福,你却觉得我是在害她。这就是你认定的所谓‘事实’,你这样根本不是在帮沈沁,是在害她。”

    时钟说话时很平静,语调也是冷冷的,可他越是冷处理,越是在秦老爷子头上点火,秦老爷子在沙发上僵坐了几秒,这时的任司徒已经被时钟拉着朝入户电梯走去——时钟准备带她离开公寓。秦老爷子在瞥了眼时钟和任司徒越行越远的背影后,彻底怒了,起身时挥手一甩,只听“啪”的一声,茶几上的水杯就被他挥到了地上,粉身碎骨。

    “反正我只认定一件事,你跟沈沁发生过关系,你就得对她负责!”

    是谁先僵住的?是任司徒的脚步,还是他握着她的那只手?

    “我最后一次来你这公寓的时候,沈沁可是穿着你的衣服出现在我面前的,这些都是我亲眼看到的,总是事实了吧?我知道你们现在这帮年轻人私生活都很随便,可沈沁那丫头不一样,她已经是我认定的儿媳妇了,我不能让那丫头白白吃亏。”

    秦老爷子话音落下之后,屋子里顿时安静极了。

    时钟决定暂时搬去她的公寓住时特意给家政阿姨放了长假,如今,任司徒不说话,时钟也一时无言的时候,屋子里原本流通的空气都因死一样的沉默而凝固了起来。

    时钟率先反应过来,也率先打破了沉默——他神情复杂地看了眼任司徒,紧了紧握住她的那只手,有点不管不顾似的,这就要继续拉着她离开。

    任司徒的双脚却被钉在了原地。她不知道其他女人在面对这种突发情况时,会是怎样一种反应,会不会像她现在这样,脑子被瞬间搅成了一团浆糊似的,愣愣地看了时钟许久,才终于找回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回答任司徒的,是他的欲言又止。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脆的铃声再度打破了沉默——

    是电梯旁的墙上挂着的可视对讲机在响。

    任司徒艰难地拨开了时钟握在她腕上的手。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有多紧张?任司徒看看自己手腕上被他死死握出的泛红的指印,大概就猜到了。

    任司徒很庆幸此时此刻的自己还没有完全的丧失理智,还能拨开他的手,走去可视对讲那儿接听。

    她一拿起听筒,对讲机的屏幕就咔嚓地闪了一下,继而出现的,是沈沁的脸。

    沈沁旁边还站着小徐,二人都是一脸焦急,尤其是沈沁,那担忧的模样,隔着不甚清晰的屏幕看,都能让人嗅到一股楚楚可怜的意味:“不好意思,打搅你们了,我们是来接秦叔叔走的。”

    作者有话要说:妹纸们是不是不想听我唱歌,于是上章留言又创新低?

    还是上章更新的晚了,大家都困了,所以潜水了?

    还是太甜的剧情显得平淡,大家就不爱发表意见?

    还是……

    呜呜,谁来解救因留言急剧减少而陷入躁狂症和胡思乱想之中的某色……

    留言一直都有送积分的,呜呜……给我个送积分的机会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谁许情深误浮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谁许情深误浮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