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星宝贝:腹黑爹地你去哪 > 第四十九章 母子牵手

第四十九章 母子牵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更新时间:2014-01-19

    袖珍跟无名准备出门时,宇恒来了。见到宇恒,两人脸上都有几分尴尬。离上次他来找她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是在车上冲动的一吻让袖珍对他多少还抱着警戒心理。

    “宇恒叔叔!”无名跑过去,抱住宇恒的小腿。银铃般的声音打破了宇恒和袖珍之间冷凝的气氛。

    宇恒蹲下来,摸了摸无名的小脑袋,脸颊上浅浅的胡渣在他柔嫩的肌肤上来回蹭,无名被他挠的咯咯笑,直说:“宇恒叔叔,你的胡子越长越长了。”

    “那,无名想不想叔叔把胡子留起来啊?”

    无名歪着脑袋,眼睛望着天花板,好像在想他的宇恒叔叔,蓄胡子是什么样子,最后摇了摇头。

    “为什么呀?”宇恒问。

    “再长一点,就会扎得疼。”

    宇恒故作思考状,最后赞同的点了点头,说:“嗯,无名说的有道理,那叔叔就不留了。”

    无名想了想,又说:“不过叔叔想留也没关系,等叔叔胡子长长了,无名的脸也该长厚了,不怕扎。”

    无名这句话把宇恒逗得哈哈大笑,袖珍在一旁也不禁觉得好笑,这小鬼哪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逻辑?

    宇恒跟袖珍眼神交错的时候,看到她目光柔和了很多,便借势问无名:“无名,你们吃晚饭了没?婆婆呢?”

    “婆婆今天不回来吃晚饭,只有我跟袖珍。”无名说着,又问:“宇恒叔叔,我们一起出去吃吧!”

    “无名想去外面吃吗?”

    看着一片狼藉还没收拾的厨房,袖珍不知道怎么开口,无名就说:“嗯,无名还没跟袖珍一起出去吃过饭呢。”无名说完,转过头笑眯眯的看了袖珍一眼,好像在炫耀自己帮她解围一样。

    宇恒牵着无名走进电梯,袖珍跟在后面。电梯下了一层,进来两个老人家。站在门口无名乖巧的往角落里缩了缩,给两位爷爷奶奶让出点位子。两位老人家慈眉善目,估计看着孩子也喜欢,看了看宇恒和袖珍,又看了看无名,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嗨哟喂,这孩子也真招人喜欢,眼睛像他妈妈,鼻子像他爸爸,长得可真好!”

    袖珍下意识的垂下眼帘,没说话,宇恒则笑笑的跟老人家点了点头。无名抬头看了看宇恒,看到他正跟自己使眼色,便没否定老爷爷的话。又看了看袖珍,她正盯着脚上的鞋子看,无名悄悄的用手指头勾住袖珍的一根手指,感觉到袖珍没抗拒,便拉得越紧了。

    袖珍的指尖被无名滑嫩的肌肤一碰,心里似乎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滑过。见老人家盯着无名笑呵呵的看,也不好意思放开无名的手,只能顺势牵住了他。无名的手小得可以被袖珍掌心握住,天气这么冷,他的手心却很温暖。无名感应到袖珍的配合,把她攥的更紧了。

    走出电梯的时候,袖珍愣愣的想把手拿开,却感觉无名用尽手劲在牵着她,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悄然伸进宇恒的手掌心里了。

    刚走几步,无名就问:“袖珍,你想吃什么?”

    “随便吃点吧,小笼包什么的都行。”袖珍漫不经心的说。

    “宇恒叔叔,你呢?”无名似乎很公正,要询问在场所有人的意见。

    “嗯……”宇恒思索了一下,问:“无名想吃披萨吗?叔叔带你去吃必胜客吧?”

    无名还没开口,袖珍却先开口了:“不行,不吃必胜客。我还靠脸吃饭呢,会长痘痘的。”

    宇恒故意凑近无名,说:“必胜客最近推出儿童套餐哦,无名想去试试吧?”

    袖珍跟宇恒不知不觉就对吃什么的问题争吵起来,袖珍嚷嚷着吃小笼包,宇恒说要带无名去尝尝鲜,顺路逛儿童乐园,不一会儿就把站在旁边的无名给忘了。直到无名开了口,两人才安静下来。

    “袖珍,叔叔,你们别吵了。”无名抓抓袖珍的衣角,又抓抓宇恒的裤子,带着劝解的语气说。

    袖珍停下争吵,不好气的说:“算了算了,剪刀石头布,谁赢听谁的。”

    宇恒还没表态,无名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袖珍,叔叔,你们怎么不问问我呀?”

    宇恒这下可得意了,蹲下来,用温和的语气说:“无名,叔叔带你去吃必胜客,咱们吃披萨,炸鸡翅,喝奶茶,还有小蛋糕。吃完了,叔叔带你去儿童乐园,可以吗?”

    袖珍白了宇恒一眼,心想这招可真卑鄙!她刚想服输呢,无名就开口了:“袖珍,我们能不能不吃必胜客呀?”

    袖珍跟宇恒脸上的表情几乎同时吃了一惊,宇恒感觉特没面子,故意阴着脸说:“无名,为什么不吃必胜客呀?必胜客哪里不好了?”

    “嗯……”无名想了想,说:“婆婆说,披萨是美国民工吃的,是垃圾食品。无名不要吃垃圾。”

    这话说的,可真是有理有据,宇恒的战略似乎一下子就土崩瓦解了。他哈哈大笑,一把将无名抱起来,兴奋的说:“对,对!那都是垃圾食品,咱无名当然不能吃垃圾啦!说,无名想吃什么?叔叔带你去!”

    “嗯……”无名甚是认真的想了想,说:“宇恒叔叔,那我们去吃小笼包吧。以前爷爷老带无名去。爷爷说,江南人就要吃小笼包。”

    袖珍有点惊讶的看着无名,这小鬼,是跟自己统一战线的意思吗?难道,这就是人们说的,血浓于水?

    “宇恒叔叔,我已经决定吃什么了,你决定去哪里吃。”无名好像要平衡宇恒的挫败感一样,语气里带着几分谦让。

    宇恒被他的话逗得乐呵呵,弯腰拍了拍他的小脑袋,说:“只要你说得出的,叔叔都能给你找到!”说完,将他抱起来,放在自己肩膀上,张开他的两只小胳膊在花园里转起圈来,把无名逗得哈哈笑。

    袖珍默不支声的走在后面,看着宇恒的样子,前些天对他的气也消了一大半。

    无名坐在车后座,身子躺倒,安安稳稳的睡着了。宇恒从镜子里看了看袖珍的脸,说;“这么容易就睡着,这点倒跟你很像。”

    “宇恒,前几天的事,我有不对。”

    “别说了,”宇恒温和的说,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用宽慰的语气说:“什么都不用说。”

    袖珍微微一笑,看着他的侧脸,舒了口气,说:“谢谢你,宇恒。”

    “说什么谢谢,再说,就该轮到我生气了。”

    宇恒带着袖珍跟无名来到商场,进了最顶楼的一家包子店,点了小笼包和几样菜。无名坐在袖珍旁边,一边咬着包子,一边盯着桌上的桂花糕,说:“无名想吃桂花糕,袖珍,你帮我切好不好?”

    袖珍看了看宇恒,宇恒拿过筷子,把糕点分成四瓣,夹起两块放进无名碗里。袖珍低着头,默默的吃自己的包子,可一咬下去,汁就都滴了下来,从嘴唇一直流到下巴。

    袖珍还没来得及抽纸巾,无名就把攥在手里的纸巾放在她嘴角上擦了擦。

    她夹着包子的手突然停顿下来,眼色黯然。无名的小手指在自己唇边轻轻的划过,小心翼翼。她缓缓神,抽过他手里的纸,低低的说:“快吃吧。”

    从饭馆出来,乘电梯下来的时候,无名对宇恒说:“宇恒叔叔,我们逛逛街吧。”

    “当然好啊!”宇恒说。

    袖珍面带难色,这是公众场合,会被人认出来的。她说:“不行,现在就回去。”

    无名没说什么,宇恒拉了拉她的胳膊,说:“没事,跟我来吧。”

    宇恒在饰品店给袖珍买了条大大的围巾和帽子,现在已是金秋,铺在她半张脸刚好可以保暖,然后又给她挑了个大大的镜框,把袖珍的眸子和眉毛也遮住。

    无名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好像欣赏一样什么东西似的,点点头说:“好看。”听了这话,袖珍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美滋滋的。

    宇恒架着无名,来到了一家亲子套装店,对着模特问无名:“无名啊,这件好看吗?”

    无名抬起头,对宇恒说:“好看,但是一个人穿就不好看。”

    “那……?”

    “宇恒叔叔跟无名一起穿不?”无名带着撒娇的语气说。

    “好啊,当然。叔叔可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袖珍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这是哪儿跟哪儿,怎么就穿起亲子装了?

    “袖珍,好看吗?”无名穿着一件宽宽的卫衣走出来,兴致勃勃的问她。那是一件米色的衣服,衣服一角有一只样子笨拙的小鹿,帽子还有两只翘起的鹿角,裤装是牛仔裤,看上去很是可爱。袖珍看着他,就发愣了。

    无名把脸凑到她脸跟前,乖巧的问:“好看吗?”

    他笑起来,嘴巴就咧的开开的,像要努力向两边的耳朵拉过去一样,嘴型呈倒三角,样子很惹人疼。袖珍点了点头:“好看。”

    “宇恒叔叔穿了也会好看吗?”

    袖珍又点点头,“嗯。”

    “那……袖珍要跟无名一起穿吗?”无名怂着眉头,瞪大眼睛,好奇的问。

    袖珍把脸别向一边,说:“不想。”

    “为什么呀?”

    “我……”袖珍站起来,说:“我很酷的,不跟别人一样。”

    “哦……”

    “还有啊,”袖珍又蹲下来,小声的说:“以后在外面,不可以叫我名字,知道吗?”

    “那要叫你什么?”无名问。

    “什么都不要叫。”袖珍也没多想就应了。

    “好吧,我知道了。”无名点点头,脸上有点失落。

    她叹了口气,说:“要不,叫姐姐也可以。”

    无名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没说什么。

    “那就什么都不要叫。”袖珍不耐烦的说,想了想,又问:“小子,为什么不叫姐姐呀?”

    “因为我也是很酷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明星宝贝:腹黑爹地你去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倩兮盼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倩兮盼兮并收藏明星宝贝:腹黑爹地你去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