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最新章节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十四章

    苏林的声音洪亮,说话像炸雷一样轰得苏星辰有点耳朵疼,但看着苏林心急跳墙的模样,苏星辰不由微笑。

    苏林指着苏星辰严肃道:“大哥你就算要喜欢也应该喜欢我才对,天天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我,每天跟你说话,陪你吃饭的也是我,和你双修的也是我,而且我们已经结婚了,虽然我们以前是兄弟,但是我反而更高兴,我可能永远不会对不是外人这么在乎。苏林教授的长相的确好看,可如果没有我的灵魂,这具身体已经化为灰烬,或者已经腐烂在棺材里,大哥你永远不可能见到他,更不可能说什么心动,我才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

    苏林说着说着不停喘气,一头的冷汗,明明话中说明了情意,样子却像面试的应届生,紧张的汗水淋淋,脑子发沉,自己说了什么,没说什么,都没有反应在脑中,渐渐的好像模糊了一切,只知道应该说话,应该好好表现,应该让对方满意。

    “大哥你说以己度人,是不是代表在你眼里,我长什么样子也不重要?你和我一样对不对?所以大哥你心动的是我?”

    苏林一口气说完,狠狠吐了口气。先是一低头,很快又刷拉抬起来盯着苏星辰:“大哥你要说实话。”

    苏星辰没辙了,揉着头说:“你今天话特别多,说的大哥都快晕了。但是总结起来都是你自己笨,胡思乱想。”

    苏林也不否认:“我现在很紧张,心里也很乱,大哥你呢?”

    “我说了,以己度人,意思很明白。在我眼里,你长什么样子不重要,大哥肯定不是在乎皮囊的肤浅男人,苏林就是苏林,我弟弟。”

    苏林豁然抬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苏星辰,一激动飞了过去,抱住苏星辰的脖子张狂大笑:“哈哈哈哈哈!!”

    “……”

    “我就知道大哥你肯定喜欢我!你怎么可能喜欢一个陌生人,大哥怎么可能那么肤浅,苏林教授长相英俊,可是我也有个人魅力,而且我和大哥从小在一起,大哥对我那么好,没有道理不喜欢我。”

    苏星辰嘴角抽了抽:“请问你的个人魅力在哪里?”

    苏林张口结舌的看着他:“我没有魅力吗?”

    苏星辰毫不客气的摇头。

    苏林心裂了:“不可能……我要是没有个人魅力,你大哥喜欢我哪一点?”

    “我有说喜欢你?”

    “大哥你还不承认!你别狡辩,我都看出来了!说我是你恋人的是你,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也是你,说我们结婚的还是你,要双修的也是你,最先吻嘴巴的也是你!而且大哥你骗我跟你睡一起,你晚上还不穿上衣……”

    苏星辰抱起手臂,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林:“还有呢?继续说,怎么不说呢?”

    “……你……你怎么这么嘴硬。”苏林甩手愤愤说了一句,饭也不想吃了,话也说不下去了,眨眼消失在房间,进入了苍霞洞府。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和满桌菜肴,苏星辰坐回桌边,拿起酒杯自酌自饮。

    如今待在苍霞洞府内的只有苏雪琪和苏瑶以及一些功力不高的小妖兽。

    苏瑶正带着妹妹和一些小妖兽在照顾花草,看到苏林脸色不好的出现,苏雪琪没在意,苏瑶则当即放下手中活计走近苏林:“今天怎么不高兴?脸色很不好,遇到什么难事?”苏林的性格很少在乎什么麻烦事,真露出不好的情绪,多半是大麻烦。

    苏林抿嘴不语。

    苏瑶指了指不远处的凉亭:“去那里坐坐,尝尝我新作的点心。”

    苏林犹豫了下,跟了上去。

    他不是喜欢把心思藏起来的人,有心藏也藏不了多久,何况是对自己姐姐。正因为是姐姐,他才更有倾吐的**。如果连自己亲人都无法理解他的心情,又怎么能指望外人理解?就算是对刘文斌,他也没有说心思的**。

    “姐,我问你,如果我喜欢大哥,你会觉得无法接受吗?”

    苏瑶一愣,惊愕的看着苏林。

    苏林继续道:“我说的喜欢是爱情,反正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说是不是?”

    苏瑶迟疑良久,才说:“跟你说实话,我可以接受……而且我觉得挺好的……”苏瑶不好意思的垂下头,脸色有点红。

    “……”苏林也愣住了,不可置信道:“姐你这么想?为什么啊?”

    苏瑶轻咳:“你要是找别人,我觉得不放心,你那个脾气有谁可以忍受一辈子?”

    苏林脸色都绿了:“姐!你有那么挫吗?”

    苏瑶微笑:“在我眼里小林当然不挫,你就是不正经。”

    苏林又要发作,苏瑶忙转移话题:“而且大哥对你很用心……大哥他……我无法想象什么人会陪伴他一生。如果真有一个人很爱他,我会替那个人感到难过和不公平,因为大哥肯定无法回报她同样的爱。在大哥心里,星灿,雪琪,我,你,我们这些人永远是他最重要的,如果一天二十四小时,他可能会用两个小时去陪伴她,八个小时去工作,剩下的十四个小时,四个小时在家里陪我们。”

    “剩下十个小时,为你繁忙。”

    苏林一震,呆呆望着苏瑶。

    “姐……不至于十个小时为我擦屁股吧……我以前没那么混。”

    苏瑶噗嗤一笑:“知道大哥每次下班回家第一句话是什么?”

    苏林愣了愣,欲言又止,心跳如鼓擂。

    “永远是‘老二呢?’‘小林在不在家?’‘那个混蛋又死哪里去玩呢?’”苏瑶学着苏星辰的语气一句一句复述。

    久远的过去一幕幕重回脑中,十几年如一日,平淡又幸福的日子。

    “姐!”苏林制止了苏瑶。

    苏瑶喝口茶继续说:“不管是什么感情,真诚就可以。而且过去你们是血缘兄弟,现在却没有那个顾忌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犹豫心中的感情?”

    苏林冷哼:“我又不会藏着掖着,可是大哥他就不肯承认,还总是说些模棱两可的话,他要不喜欢我,我都不相信,呵呵。”

    “这样啊……”苏瑶认真想了想,猜测道:“大哥不肯说就是不想坦白这份感情,一旦说了,你们就真的不仅仅是兄弟了。大哥之所以不肯说……会不会是因为……”

    “因为什么?”苏林急切追问。

    苏瑶轻咳:“因为你以前太风流花心了……”

    “……什么!!”苏林跳起来:“怎么可能!我以前怎么花心了?大家都是你情我愿,而且我对那些人没有多用心,都是短暂的心动而已,很快就烦了……那些怎么可以和大哥比。再说自从我重生后,到现在都快十年了,我一个女人都没碰过,也没有交往过,早就改邪归正了,十年还不足以证明我已经很可靠?”

    “咳咳。”苏瑶忍住笑,继续分析:“你这么说也是,大哥的确不像会介意过去的人。”

    “就是,只有对自己没自信,缺乏安全感的才会胆怯退缩。”

    “你这话错了,感情的事不分你我,多的是精明的人一旦爱上就变成了傻瓜。坚强的人被伤了也会痛彻心扉甚至想自杀。感情本来就是患得患失捉摸不定的东西,何况是人心。”

    苏林摆手:“行了行了,我不听这些被感情玩死的案例。我和大哥怎么一样,我们肯定比爱情要深刻,不说兄弟情,说起来我们还是青梅竹马。”苏林对这个词喜欢得很。

    苏瑶扑哧一笑:“元首和苏林教授也是青梅竹马……”

    “……大哥比元首好一万倍,苏林教授明显是从小被骗进了黄鼠狼家。”

    “你既然说不是这个原因,那我也想不出来了,大哥如果真的对你有别的想法,应该不会这么吞吞吐吐才对。”

    苏林脸色一白:“难道你是说大哥不喜欢我?”

    “没有,你想多了。”

    “那姐说是怎么回事?”

    “我也说不准,找机会我可以亲自问大哥。”

    “……也好,反正不管是生是死,总要说个明白!”

    和苏瑶倾述一番,苏林的心情舒服多了,不管如何最起码有个人已经表示理解。

    苏林没有急着出去,而是留在苍霞洞府一鼓作气的炼器,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患得患失却不肯闲下来。唯独炼器,慢慢的就沉入在奇妙的世界里,将所有烦恼抛弃。眼中只有跳跃的火焰和法器。

    苏林没想到他在烦乱的情绪下以炼器进入无人之境,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一心一意只有手里的神奇。

    苏瑶和苏雪琪早就发现他的情况,两人便以半天为单位,轮流为苏林护法。

    饶是她们做好了准备,也万万没料到苏林这一沉迷就是漫长几个月!从秋天坐到了寒冬。她们不知道苏林沉入在一种什么样的境界里,能看到的只有苏林手中的火焰和每天不断成型,不断被改变,不断散发出迷人光彩的法器。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从外面看,苏林的身上连一丝灰尘都没有,唯有头发不知不觉的长到了脖子里。

    对此情况苏雪琪一点不担心,每天为苏林护法时都会专注的看苏林用什么手法操作火焰,又是如何炼器的,并且万分期待这件慢慢成形的法器会是什么样的神奇宝贝。

    苏瑶对此也很开心期待,同时更多的还有忧虑。苏林是苍霞洞府的主人,没有他的允许,谁也无法进出苍霞洞府。苏林在苍霞洞府一座就是几个月,而苍霞洞府外面的苏星辰无法进来,她们又无法出去。如此一来,谁也无法联系谁。

    “好大的雪。”

    走出医院时,秦王看着雪白的天地,一时停住了脚步。

    唐轩昂坐进车里,见秦王望着天空发呆便催促:“快点上车,雪大了不好走。”

    下雪,代表寒冬。

    这样的天气让秦王觉得寒冷刺骨,很多年没有这种感受了,自从他幼年进化后,身体非常人,一场雪怎会让他觉得寒冷?

    可是在医院住了好久好久,今天是出院的日子,常见的阳光消失了,漫天的大雪飞扬,让他恍如隔世。

    听到喊声的秦王看向元首的车,望着车内那个熟悉的男人,秦王握紧了手中的包,脚步在雪地上落下深深的印子。

    苏雪琪一眨不眨的盯着苏林手中散发着莹润光辉的法器,苏瑶也紧张的盯着,但还是在警惕周围,生怕这紧要关头有人不小心闯过来扰了苏林。

    法器已经彻底成型,就差最后一步铸灵。

    二人对炼器不熟,只知道那个流程,知道最后一步是铸灵,万物皆有灵,法器更当有,铸灵就如一副药中的药引,是精髓,不可缺少。有灵性的武器才能称为法器,而铸灵的材料有很多种,不在乎好与不好,最重和不和契。

    只见沉迷于无人之境中的苏林单手掐诀,小盒中如雪花般的洁白薄晶有序的融入了法器中,原本温和的法器忽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骤然脱离了苏林的手心一飞冲天,灵动的器鸣声响彻在苍霞洞府的天空。

    苏雪琪和苏瑶愕然,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在她们看来还以为法器失控飞走了。

    就在这时苏林一跃而起,悬上半空掐诀施法,那飞走的法器如流星般坠回苏林的手心,刺目的光芒慢慢收敛,回归平静。

    苏林落地,喜不胜收道:“这是我炼器以来最好的作品。”

    “恭喜小林。”

    “恭喜二哥。”

    苏林乐不可滋,拿着新法器爱不释手的把玩,苏瑶道:“你赶紧回去吧,大哥肯定担心了。”

    苏林一愣,感觉到不对劲:“我进来多久?”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

    “什么?”

    苏林吓一跳,风风火火冲出了藏下洞府。

    不巧外面正是黑夜,房间里没开灯,只听到苏星辰冷飕飕的说:“你还知道回来?”

    “大哥……”

    “一点不顺心,你就离家出走?”

    苏林摇头:“当然不是,是忘记了时间。”

    “……连大哥也忘了?”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虽然很晚啦额~不过2更完成了&……

    第八十四章

    苏林的声音洪亮,说话像炸雷一样轰得苏星辰有点耳朵疼,但看着苏林心急跳墙的模样,苏星辰不由微笑。

    苏林指着苏星辰严肃道:“大哥你就算要喜欢也应该喜欢我才对,天天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我,每天跟你说话,陪你吃饭的也是我,和你双修的也是我,而且我们已经结婚了,虽然我们以前是兄弟,但是我反而更高兴,我可能永远不会对不是外人这么在乎。苏林教授的长相的确好看,可如果没有我的灵魂,这具身体已经化为灰烬,或者已经腐烂在棺材里,大哥你永远不可能见到他,更不可能说什么心动,我才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

    苏林说着说着不停喘气,一头的冷汗,明明话中说明了情意,样子却像面试的应届生,紧张的汗水淋淋,脑子发沉,自己说了什么,没说什么,都没有反应在脑中,渐渐的好像模糊了一切,只知道应该说话,应该好好表现,应该让对方满意。

    “大哥你说以己度人,是不是代表在你眼里,我长什么样子也不重要?你和我一样对不对?所以大哥你心动的是我?”

    苏林一口气说完,狠狠吐了口气。先是一低头,很快又刷拉抬起来盯着苏星辰:“大哥你要说实话。”

    苏星辰没辙了,揉着头说:“你今天话特别多,说的大哥都快晕了。但是总结起来都是你自己笨,胡思乱想。”

    苏林也不否认:“我现在很紧张,心里也很乱,大哥你呢?”

    “我说了,以己度人,意思很明白。在我眼里,你长什么样子不重要,大哥肯定不是在乎皮囊的肤浅男人,苏林就是苏林,我弟弟。”

    苏林豁然抬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苏星辰,一激动飞了过去,抱住苏星辰的脖子张狂大笑:“哈哈哈哈哈!!”

    “……”

    “我就知道大哥你肯定喜欢我!你怎么可能喜欢一个陌生人,大哥怎么可能那么肤浅,苏林教授长相英俊,可是我也有个人魅力,而且我和大哥从小在一起,大哥对我那么好,没有道理不喜欢我。”

    苏星辰嘴角抽了抽:“请问你的个人魅力在哪里?”

    苏林张口结舌的看着他:“我没有魅力吗?”

    苏星辰毫不客气的摇头。

    苏林心裂了:“不可能……我要是没有个人魅力,你大哥喜欢我哪一点?”

    “我有说喜欢你?”

    “大哥你还不承认!你别狡辩,我都看出来了!说我是你恋人的是你,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也是你,说我们结婚的还是你,要双修的也是你,最先吻嘴巴的也是你!而且大哥你骗我跟你睡一起,你晚上还不穿上衣……”

    苏星辰抱起手臂,居高临下的看着苏林:“还有呢?继续说,怎么不说呢?”

    “……你……你怎么这么嘴硬。”苏林甩手愤愤说了一句,饭也不想吃了,话也说不下去了,眨眼消失在房间,进入了苍霞洞府。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和满桌菜肴,苏星辰坐回桌边,拿起酒杯自酌自饮。

    如今待在苍霞洞府内的只有苏雪琪和苏瑶以及一些功力不高的小妖兽。

    苏瑶正带着妹妹和一些小妖兽在照顾花草,看到苏林脸色不好的出现,苏雪琪没在意,苏瑶则当即放下手中活计走近苏林:“今天怎么不高兴?脸色很不好,遇到什么难事?”苏林的性格很少在乎什么麻烦事,真露出不好的情绪,多半是大麻烦。

    苏林抿嘴不语。

    苏瑶指了指不远处的凉亭:“去那里坐坐,尝尝我新作的点心。”

    苏林犹豫了下,跟了上去。

    他不是喜欢把心思藏起来的人,有心藏也藏不了多久,何况是对自己姐姐。正因为是姐姐,他才更有倾吐的**。如果连自己亲人都无法理解他的心情,又怎么能指望外人理解?就算是对刘文斌,他也没有说心思的**。

    “姐,我问你,如果我喜欢大哥,你会觉得无法接受吗?”

    苏瑶一愣,惊愕的看着苏林。

    苏林继续道:“我说的喜欢是爱情,反正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说是不是?”

    苏瑶迟疑良久,才说:“跟你说实话,我可以接受……而且我觉得挺好的……”苏瑶不好意思的垂下头,脸色有点红。

    “……”苏林也愣住了,不可置信道:“姐你这么想?为什么啊?”

    苏瑶轻咳:“你要是找别人,我觉得不放心,你那个脾气有谁可以忍受一辈子?”

    苏林脸色都绿了:“姐!你有那么挫吗?”

    苏瑶微笑:“在我眼里小林当然不挫,你就是不正经。”

    苏林又要发作,苏瑶忙转移话题:“而且大哥对你很用心……大哥他……我无法想象什么人会陪伴他一生。如果真有一个人很爱他,我会替那个人感到难过和不公平,因为大哥肯定无法回报她同样的爱。在大哥心里,星灿,雪琪,我,你,我们这些人永远是他最重要的,如果一天二十四小时,他可能会用两个小时去陪伴她,八个小时去工作,剩下的十四个小时,四个小时在家里陪我们。”

    “剩下十个小时,为你繁忙。”

    苏林一震,呆呆望着苏瑶。

    “姐……不至于十个小时为我擦屁股吧……我以前没那么混。”

    苏瑶噗嗤一笑:“知道大哥每次下班回家第一句话是什么?”

    苏林愣了愣,欲言又止,心跳如鼓擂。

    “永远是‘老二呢?’‘小林在不在家?’‘那个混蛋又死哪里去玩呢?’”苏瑶学着苏星辰的语气一句一句复述。

    久远的过去一幕幕重回脑中,十几年如一日,平淡又幸福的日子。

    “姐!”苏林制止了苏瑶。

    苏瑶喝口茶继续说:“不管是什么感情,真诚就可以。而且过去你们是血缘兄弟,现在却没有那个顾忌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犹豫心中的感情?”

    苏林冷哼:“我又不会藏着掖着,可是大哥他就不肯承认,还总是说些模棱两可的话,他要不喜欢我,我都不相信,呵呵。”

    “这样啊……”苏瑶认真想了想,猜测道:“大哥不肯说就是不想坦白这份感情,一旦说了,你们就真的不仅仅是兄弟了。大哥之所以不肯说……会不会是因为……”

    “因为什么?”苏林急切追问。

    苏瑶轻咳:“因为你以前太风流花心了……”

    “……什么!!”苏林跳起来:“怎么可能!我以前怎么花心了?大家都是你情我愿,而且我对那些人没有多用心,都是短暂的心动而已,很快就烦了……那些怎么可以和大哥比。再说自从我重生后,到现在都快十年了,我一个女人都没碰过,也没有交往过,早就改邪归正了,十年还不足以证明我已经很可靠?”

    “咳咳。”苏瑶忍住笑,继续分析:“你这么说也是,大哥的确不像会介意过去的人。”

    “就是,只有对自己没自信,缺乏安全感的才会胆怯退缩。”

    “你这话错了,感情的事不分你我,多的是精明的人一旦爱上就变成了傻瓜。坚强的人被伤了也会痛彻心扉甚至想自杀。感情本来就是患得患失捉摸不定的东西,何况是人心。”

    苏林摆手:“行了行了,我不听这些被感情玩死的案例。我和大哥怎么一样,我们肯定比爱情要深刻,不说兄弟情,说起来我们还是青梅竹马。”苏林对这个词喜欢得很。

    苏瑶扑哧一笑:“元首和苏林教授也是青梅竹马……”

    “……大哥比元首好一万倍,苏林教授明显是从小被骗进了黄鼠狼家。”

    “你既然说不是这个原因,那我也想不出来了,大哥如果真的对你有别的想法,应该不会这么吞吞吐吐才对。”

    苏林脸色一白:“难道你是说大哥不喜欢我?”

    “没有,你想多了。”

    “那姐说是怎么回事?”

    “我也说不准,找机会我可以亲自问大哥。”

    “……也好,反正不管是生是死,总要说个明白!”

    和苏瑶倾述一番,苏林的心情舒服多了,不管如何最起码有个人已经表示理解。

    苏林没有急着出去,而是留在苍霞洞府一鼓作气的炼器,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患得患失却不肯闲下来。唯独炼器,慢慢的就沉入在奇妙的世界里,将所有烦恼抛弃。眼中只有跳跃的火焰和法器。

    苏林没想到他在烦乱的情绪下以炼器进入无人之境,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一心一意只有手里的神奇。

    苏瑶和苏雪琪早就发现他的情况,两人便以半天为单位,轮流为苏林护法。

    饶是她们做好了准备,也万万没料到苏林这一沉迷就是漫长几个月!从秋天坐到了寒冬。她们不知道苏林沉入在一种什么样的境界里,能看到的只有苏林手中的火焰和每天不断成型,不断被改变,不断散发出迷人光彩的法器。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从外面看,苏林的身上连一丝灰尘都没有,唯有头发不知不觉的长到了脖子里。

    对此情况苏雪琪一点不担心,每天为苏林护法时都会专注的看苏林用什么手法操作火焰,又是如何炼器的,并且万分期待这件慢慢成形的法器会是什么样的神奇宝贝。

    苏瑶对此也很开心期待,同时更多的还有忧虑。苏林是苍霞洞府的主人,没有他的允许,谁也无法进出苍霞洞府。苏林在苍霞洞府一座就是几个月,而苍霞洞府外面的苏星辰无法进来,她们又无法出去。如此一来,谁也无法联系谁。

    “好大的雪。”

    走出医院时,秦王看着雪白的天地,一时停住了脚步。

    唐轩昂坐进车里,见秦王望着天空发呆便催促:“快点上车,雪大了不好走。”

    下雪,代表寒冬。

    这样的天气让秦王觉得寒冷刺骨,很多年没有这种感受了,自从他幼年进化后,身体非常人,一场雪怎会让他觉得寒冷?

    可是在医院住了好久好久,今天是出院的日子,常见的阳光消失了,漫天的大雪飞扬,让他恍如隔世。

    听到喊声的秦王看向元首的车,望着车内那个熟悉的男人,秦王握紧了手中的包,脚步在雪地上落下深深的印子。

    苏雪琪一眨不眨的盯着苏林手中散发着莹润光辉的法器,苏瑶也紧张的盯着,但还是在警惕周围,生怕这紧要关头有人不小心闯过来扰了苏林。

    法器已经彻底成型,就差最后一步铸灵。

    二人对炼器不熟,只知道那个流程,知道最后一步是铸灵,万物皆有灵,法器更当有,铸灵就如一副药中的药引,是精髓,不可缺少。有灵性的武器才能称为法器,而铸灵的材料有很多种,不在乎好与不好,最重和不和契。

    只见沉迷于无人之境中的苏林单手掐诀,小盒中如雪花般的洁白薄晶有序的融入了法器中,原本温和的法器忽然爆发出强烈的光芒,骤然脱离了苏林的手心一飞冲天,灵动的器鸣声响彻在苍霞洞府的天空。

    苏雪琪和苏瑶愕然,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在她们看来还以为法器失控飞走了。

    就在这时苏林一跃而起,悬上半空掐诀施法,那飞走的法器如流星般坠回苏林的手心,刺目的光芒慢慢收敛,回归平静。

    苏林落地,喜不胜收道:“这是我炼器以来最好的作品。”

    “恭喜小林。”

    “恭喜二哥。”

    苏林乐不可滋,拿着新法器爱不释手的把玩,苏瑶道:“你赶紧回去吧,大哥肯定担心了。”

    苏林一愣,感觉到不对劲:“我进来多久?”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

    “什么?”

    苏林吓一跳,风风火火冲出了藏下洞府。

    不巧外面正是黑夜,房间里没开灯,只听到苏星辰冷飕飕的说:“你还知道回来?”

    “大哥……”

    “一点不顺心,你就离家出走?”

    苏林摇头:“当然不是,是忘记了时间。”

    “……连大哥也忘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未来]都市仙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夜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嘀并收藏[重生未来]都市仙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