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异世盗神 > 第六十八章 去你大爷的天作之合

第六十八章 去你大爷的天作之合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按照影朱队打探回来的情报,沈笑将情报中标记的地方,挨个探查了一遍。

    入目所见,却饶是以他的心智,也是忍不住泛起了怒容!

    他所去之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那位柳姑娘,旗下的几处产业。

    这位柳姑娘,倒当真了得,在撒旦城的各种产业、店铺,不下五百余家!

    下到米铺布店铁匠铺,上到客栈酒店大妓院,都是异常醒目的,挂上了一个大大的“柳”字!甚至听说,撒旦城的城主府,都是她筹钱,建立起来的。

    而沈笑之所以愤怒,是在他探查柳姑娘旗下的妓院的时候,发现有不少可怜少女,正在妓院的后院,挨训。

    这些少女,都是从一些边远小村,抓过来的。当然,也有因为父母被逼无奈,卖过来的。但是这些少女,显然有不少人,都不愿意出去接客。甚至根本,就还没到能够从事这一行业的年纪!于是妓院的管事者,就在妓院的后院,将这些女孩拔光了衣服,使劲的毒打。

    甚至还强bi着这些少女,观看活人表演,学习接客技巧。若是不认真看,又是一顿毒打。

    就沈笑路过观察的这一小会,就有一名少女因为不能忍受这般虐/待,撞墙自尽了。还有一名少女,差点被活活打死!亏得有沈笑装神弄鬼,吓跑了管事者,才将此女,暂时挽救了下来。

    看到这些少女,沈笑不由得又想起了当初在地球上,自己悲惨的童年遭遇。

    沈笑暗暗发誓,这位柳姑娘,定然轻饶不得!

    她所犯下的恶行,可远远不止这些!

    撒旦城,说是一个富饶的城市,其实只是相对于富人来说。撒旦城的大半商业,几乎被柳氏垄断。这就形成了一种,富人富得流油,穷人穷得饿死的极端局面。她柳氏在撒旦城,几乎已经完全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

    撒旦城的真正管事者,不是沈笑,也不是前面的任何一任城主,从头到尾,都只是这位柳姑娘而已!

    巨大的财富,庞大的势力,足已让她在这边远的撒旦城,为所欲为!巧取豪夺,强买强卖,柳氏拥有的,可不单单是撒旦城的商业那么简单。撒旦城这座地理位置尴尬的城市,商业,就是这座城市的命脉。而柳氏,显然已经紧紧握住了这座城市的命脉!

    她一个年轻女子,到底是怎样做到这般的,如果说只是因为那不错的姿色或者两腿之间的东西,是绝对不够的!

    她的背后,定然有什么庞大的势力,在做支撑!

    沈笑之所以才来这里,就得知了如此多的情报,是因为影玄四的商业,俨然已经发展到了这里。

    但是,在其他城市顺顺利利开店,到了这里,却被难住了。动用了一切努力,甚至连行贿和暗杀都用上了,却还是根本无法在这里立足!

    这座城,几乎已经完全被垄断,连根针,都插不进去。

    即便是获得了地方官的允许,开起了店铺,那数字庞大的赋税,也根本交不起!在这座城市开店,根本就是难如登天。

    由于大部分商业都掌握在柳氏的手中,本地的赋税要求,完全是由他们在决定。你要开店?那好,先交赋税。交不起,自己滚蛋!

    就算交了第一次,地方官隔三差五的就又来收一次杂七杂八的赋税,直接就闹得你这小店,鸡犬不宁。

    这也就算了,柳氏的人,明着不阻碍你开门做生意,等你店开起来了,却是一个人也不敢来你店里买东西。买一个,打一个!被打的人多了,谁还敢来?

    柳氏与官府的勾结,已经完全将这座城市,彻底垄断了下来。

    告?

    当地官员全部穿一条裤子,告谁去?

    告御状?

    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山高皇帝远,估计还没走出撒旦城,就被暗杀在路上了……

    敢怒不敢言的撒旦城城民,却是渐渐的,适应了这种日子,放弃了希望,在官府与柳氏的双重镇压下,苟延残喘,忍辱偷生。

    原本,盼着能来一个强势的城主,整治这里的歪风邪气。但是,来一任,又走一任。有的城主一来,直接就被拉下了水,不愿下水的,却是直接没有好下场。

    说是撒旦城匪贼横行,其实真正的匪贼,就是撒旦城的官员以及垄断商业的柳氏!

    所以现在沈笑的到来,众人都是根本不抱什么希望了。那么多任有心改变撒旦城的城主,都没能办到。他一个年仅十六七岁的少年,能干啥?

    ……

    皇城。

    “陛下,以老臣之见,这个沈笑,定然是留不得!才到撒旦城的当日,就公然收受贿赂,如此下去,帝国第一大贪官的名号,可就落在他的头上了。

    然沈笑乃陛下亲赐大臣,若继续由他如此,只怕令天下人,对陛下寒心啊!”

    “哼,这个沈笑,真是太不像话了!”

    司马相如愤怒的一拍案几:

    “来人,拟旨!”

    “是,陛下!”

    见到皇帝如此举动,场下的某位大臣,虽然面露担忧之色,眼神里,却是有得意的光彩在流转。

    “新任撒旦城城主沈笑,任职当日,便大肆收受贿赂,视帝国王法为无物。现,得人举报,证据确凿,立刻革去所有官职,交由刑部严查!

    钦此!”

    ……

    司徒府。

    “小姐,慕容公子拜见。”

    “不见!他以为姑奶奶这是什么地方,岂是他想见就见的?”

    “可是小姐,老爷说,小姐与慕容公子乃是陛下亲赐的姻缘,而且已经举办过订婚仪式。若是小姐再耍性子,便要家法伺候了。”

    “你,是在威胁本小姐?”

    “不敢不敢,奴婢哪里敢威胁小姐,奴婢只是担心小姐被老爷责罚。小姐,依我看你还是见一见慕容公子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总比,承受家法要来得简单吧。

    况且慕容公子才华横溢,年少有为,以奴婢看来,跟小姐一文一武,倒是绝配啊!为何小姐你,还如此闷闷不乐呢?”

    司徒晓月诧异的看了这婢女一眼,忽然笑了:

    “你该不会,是慕容家派来的卧底吧?说,收了慕容家多少好处!明知道本小姐最讨厌那个人,还在本小姐面前慕容公子长慕容公子短的,既然慕容公子那么好,为何你不主动投怀送抱,跑去慕容府?

    你个臭丫头,是看本小姐如今被软禁,故意要气我是吧?

    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不要啊,小姐,求求你,绕了奴婢吧!这些话,都是老爷叫我说的呀……”

    吱呀!

    却是在这个时候,门,被人推开了。

    来人不是别人,却正是慕容明。

    由于两家已经正式举办过订婚仪式,现在慕容明,已经是司徒家的准孙女婿。所以,他能出现在这里,倒也不奇怪。

    只是,没征得司徒晓月的允许而已。

    “司徒小姐,你这是何故?”

    看见司徒晓月正在欺负丫头,慕容明顿时一阵疑惑。

    “滚!”

    迎接他的,却是司徒晓月中气十足的一个字。

    慕容明脸上的不悦,显然加深了。

    “晓悦,你我已经是举行过订婚仪式的准夫妻,以后你可不要,再用这种语气跟我讲话。”

    丫头见此情形,赶紧抽身退了出来,留下了司徒晓月和慕容明两人。

    “呸!晓悦也是你叫的?慕容明,我警告你,以后,不准再踏入我房前半步,否则,我不管你是宰相的孙子还是儿子,照样打得你满地找牙!”

    “你!司徒晓月,你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

    司徒晓月一句“管你是宰相的孙子还是儿子”,显然将将一向古井无波的慕容明,激怒了。其实这话,只是司徒晓月生气之下的脱口而出。但是以饱读诗书的慕容明听来,这其中隐藏的含义,可就多了去了……

    这句话,可能是慕容明有生以来,听过的最难听最难听最邪恶的一句话。

    所以有时候,其实知道的太多,也不见得是啥好事……

    哼!

    司徒晓月将脸转向一边,显然懒得理会慕容明。

    “晓悦,我对你是真心的。虽然在才艺大赛之前,我们举行订婚仪式显得有些太过功利,但是这也是为你我两家考虑。

    即便没有这才艺大赛,我一样会恳求爷爷向圣上进言,向你提亲的。

    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你何尝看见我,对其他女孩有过一丝在意?

    在我的心中,你我终该是一对。你习武,我从文,文武搭配,天作之合!晓悦,为何你始终不肯接受我的真心?”

    “去你大爷的天作之合!就算你是真心我,本小姐也不稀罕!慕容明,我警告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本小姐纵然是自刎身亡,也绝不嫁入你慕容家!”

    “司徒晓月!我对你好言相劝,为何你一再的恶言相向?如今大势已定,我看痴心妄想的人,是你罢!你不嫁入我慕容家,又嫁入谁家?

    沈家?

    哼哼,只怕,那小子会让你失望了!如今他已远在他方,你只怕已不能指望了!何况,他终究会是个死人!”

    “慕容明,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日盼夜盼的沈笑,已经死了!”

    “什么!这不可能,不可能!”

    司徒晓月如糟雷击,身子近乎失去了支柱,软软的跌落到了椅子上。忽地,她又猛然惊醒一般,瞬间蹿到了慕容明的身前,死死抓住他的双手,指甲直接掐进了肉里。力量之大,慕容明几乎当场骨折:

    “他怎么死了?他怎么死的?你告诉我,快说!”

    “哼!”

    见到司徒晓月这副模样,慕容明似乎非常解气,奋力一甩袖子,挣脱了司徒晓月的束缚:

    “我知道,你跟那小子,一直眉来眼去,暗藏情愫。在订婚酒宴上,凭他的一句话,就将你哭丧了整天的臭脸,幻出了笑容!

    我这次来,就是要断绝了你的念想!

    你日盼夜盼的沈笑,已经死定了!圣上罢免的圣旨,已经在路上了。不日,沈笑就将送往刑部,革职严查!

    收受贿赂过百万,足已让他,死上好几回了!

    这下,你可满意了?”

    慕容明说着,脸上愤恨的笑容,却是更深了!

    原本,他对沈笑还只是因为家族的关系,以及在他爷爷的暗示下,有本能的排斥。

    但是自从当然的订婚酒宴开始,他才猛然发现,他对这个臭名昭著的沈笑,是刻骨铭心的仇恨!在那样的场合下,一个自己最痛恨的男人,在自己未婚妻子的面前,叫她等他一年。而且自己的未婚妻,在得到这样不靠谱的承诺之后,还似乎满心欢喜,甚至比这订婚酒宴,欢喜千万倍!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见到当时的情形,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吧!

    所谓还没开始,帽子就变绿了,就是这么个情况吧!

    所以慕容明恨,很恨,非常极其以及特别的恨!他发誓,自己一定要整垮沈笑,整垮沈家!

    原来,爷爷一直是对的!沈家的每一个人,都该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异世盗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耳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耳钻并收藏异世盗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