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末世挣扎 > 第一百章 吃(一)

第一百章 吃(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搜索队伍紧贴着街道旁边的墙壁小心而行,周围任何微小的声响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不过那些由于风化引起的石头滚落或者是在雨水浸泡下腐烂的干枯树枝它们本身并不具备任何意义,只能徒劳地在人群中带来阵阵警觉。

    四头长有昂长獠牙的马身怪物成了最先的猎杀目标。就在街道拐角一间没有任何门面遮挡的店铺中它们正围拢在一具死亡人类的尸体旁大快朵颐。如果不是锋利牙齿嚼碎骨头出的清脆声响,还有那飘散在空气中的浓郁血腥,隐蔽位置极好的它们恐怕实在难以被搜寻小队现。持刀的牛头怪首先发现了情况的异常。虽然不清楚这些干枯的二级进化生物究竟是怎么拥有对气味的辨别能力,可是它们却仍然在本能的反应下以不输于人类主人的敏捷和身手,相比之下其它手持利斧的牛头人身怪斯卡通动作就缓慢得多。不过这样的劣势在小魔怪爱帕特施放的“加”法术辅助下使其瞬间拥有了与之壮实身体难以匹配的敏捷。

    在两只粗大黑蹄的支撑下丑陋的牛怪猛然一个蹲身借助强大的肌肉爆力将巨斧狠轮过头顶朝着墙壁背后对手可能存在的位置高高跳去。临机施放相应的魔法这是陈京对小魔怪的命令。这种没有任何肉搏近战能力的小东西往往会依靠给其它生物添加辅助能力而成为战胜者。在弄清楚自己拥有所有生物的优劣后,陈京按照现代战争理论对它们进行了一系列相关的训练。当然训练科目与内容在一些滋生军人看来也许根本不值一提。那不过是最简单的多兵种配合与协调攻击而已。但是不管怎么样这种看似不起眼的训练却让十七小队拥有的所有怪物战力整整提高了一倍以上。

    “体力恢复”、“力量增强”。

    这些原本应该通过体力训练或生物改造才可获得的能力在小魔怪吟唱的咒语中好像一件神秘的隐形外衣悄然披在了施予对象的身上。然而奇怪的是这些所谓的加持魔法对于它们的人类主人却丝毫没有任何作用。

    曾经的陈京一直是个无神论者。然而进化生物的入侵却让他不得不重新正视起那些本属于荒诞的神话传说。那些很久以来被斥为虚幻的魔法与异教神灵如今却真实无比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如果可以,陈京实在很想像莫清那样认真对这些可怕的生物做一番系统研究以揭开其中的秘密。然而现实却令他不得不放弃这样的妄想。毕竟与知道秘密获得的快感相比活着才是拥有这一切的标准和基础。

    陈京没有命令队员们冲锋在前。与其让自己的队友受伤还不如让怪物奴仆们先上。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而怪物如果阵亡大不了重新抓几只补充损失的数量就行。

    所以当十七小队随后转过街角时有着狂热嗜血爱好的骷髅们已经乱刀将四头獠牙马砍成了碎片。对于同类来袭丝毫没有任何防备的怪马根本就连生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弄清楚就连着口中尚在咀嚼的人肉一起变成了一堆新鲜的烂肉骨头。与陈京等人灵活的刀法相比,牛怪的斧头虽然沉重却也一击致命。从空中挥舞而下的斧头将一头根本无法躲避的怪马活活劈成了两片。其切口之光滑实在令人不得不赞叹这种无法抗拒的死亡之力。

    鲜肉对于丧尸甚至是进化生物有着难以抵挡的诱惑。不及陈京命令,魔怪与牛怪顿时猛扑进被砍碎的马尸中乱嚼起来。那种疯狂的模样活像是几百年都没吃过东西的地狱饿鬼。

    “不要动中间那具人类尸体。其余的随便。”死者是一名女性。喉咙处被咬碎的骨头以及歪向一边仅仅只有少许皮肉相连的脖子是造成死亡的原因。已经翻白的双眼已经覆盖上一层干粘的液体。苍白泛黄的脸上因为削瘦的凸现得尤其明显的骨头在薄薄皮肤的阻拦下最终还是没能冲破这层简单的障碍。

    怪马似乎很喜欢啃吃尸体的内脏。柔软的腹部被撕开一个巨大的血洞混杂着已经黑血液的粘滑脏器正从中缓缓流出。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团形状莫名的恶心淤泥。

    “太瘦了。”望着形容可怖的女尸陈章轻轻地叹息着。他说的没错。与其说这是一具人尸还不如说是一架包皮的骨头。除了那些附带在其中的必要肌肉这名死亡女性的周身上杀几乎找不到丝毫脂肪的存在。

    这间店铺的货架上摆放着一些散乱的饼干和食品。显然它们是吸引饥饿人类的最佳物体。也是狡猾的怪物们获得猎物的诱饵。罗大童拨弄着脚边一团莫名的肉块。精通人体解剖的雷成一眼看出:那是属于人体胃袋的部分。可是完全被撕烂的它却空空如也除了一些粘稠的黄液与附带的黑血外再也找不到任何异物。黄色的液体那是胃酸。也是人体用于消化的必要物质。

    “看样子她应该被饿了很久。竟然连一点食物的残渣都找不到,可怜啊。。”见惯死亡的陈京以为自己的内心世界早已被冷漠所代替。可是当他看到这种凄惨场面的时候却也忍不住想要怒骂出声。这个女人实在忍受不了饥饿的折磨疯狂地冲进店来寻找食物。却被守候多时的怪马活活分尸。

    “杀!见一个杀一个。绝对不要手下留情。”这番话是对所有召唤物说的。如果不是有过那种悲惨经历的人们根本不会理解其中所蕴含的愤怒。陈京并不冲动。武汉市里的人几乎被怪物吃光。没有丰富猎物的地方自然不可能吸引大量异类聚集。凭着十七小队的实力他完全敢于在有限的程度下向至今仍然盘据在城市里的怪物们宣战。“这都是你们这些杂种自找的。”

    从血肉模糊的尸堆中捡起四颗晶莹的宝石,陈京随手扔进了口袋。他知道对于这样的决定所有队员都不会表示异议。毕竟在人类的字典中“报仇”始终都是一种充满死亡与疯狂**的产物。

    “杀!杀光它们!不灭不休!”

    小队的行进路线并不是随意制订。太空中飘荡在各个城市上空的监控卫星早已将一张张通过红外线侦测获得的图片回指挥中心。再由电脑经过数据分析处理后剔除其中不属于人类的部分将最后的结果传递到各队员头盔上的信息储存器。由现场的执行者自由挑选出最适合自己完成的任务路线。

    由北方进入城市的高公路上并没有现那种伪装成死者的丧尸。而那些已经干硬黑的人类遗骸也似乎在宣告着时间留下的一切痕迹。除了呼啸而过的风沉寂的废墟与亡者的骨骸再也没有别的伴随物。来自神话中的生物已经代替人类成为了城市新的主人。

    一个满是残垣断壁的瓦砾堆成了小队目前的行进目标。卫星图象显示在废墟的东南角是一个被伪装起来的地下室。其中还有三名幸存者。入口的所在就在一堵厚实的墙壁旁边。一道用木条和纸箱作为遮掩的小铁门在经过仔细搜索后落入了人们的视线。将所有收服的怪物布置在废墟四周警戒后,罗大童轮起自己的粗臂轻而易举地拧碎了门上的铁锁。确定没有任何危险后五人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入了其中。

    “嘭——”防护服头盔上附带的红外探测仪显示一团红色热源体正对前方的罗大童进行攻击。不过这并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相反在机械臂上砸出一团火花的金属器具体掉落在地后被激怒的肌肉男一把揪住暗处潜伏的袭击者。将之从光线无法照到的墙角狠很拖了出来。

    “救命,救命!别不要吃我。。”尽管光线有些模糊但是足以看清楚这是一个须连髯且浑身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

    “别紧张我们是来救你的。”

    陈京一手拉住气势汹汹的高大勇一手推下自己的头盔。将防护服上的射灯开亮连声道:“我们是军队救援部队。不是那些吃人的生物。”

    “。。军队?你们真的是军队,军队。。”男子喃喃着目光呆滞地望着相继放下头盔的其余几人。从他那翕张抖动的嘴唇看来其实已经相信了眼前的一切。

    “你们怎么才来啊。。”忽然呆坐在地上的男子猛扑上前紧紧抱起陈京的肩膀不顾一切地号嚎大哭起来。

    刘明天是一个幸福的男人。与大多数同龄人相比三十二岁的他拥有了太多值得别人羡慕的东西。一间每年能够给他赚进十数万联邦元的商铺一个美丽贤惠且对自己绝无二心的妻子还有一个已上幼儿园刚过完四岁生日的大胖小子。外无经济堪忧内无家乱之祸。小日子的甜美与富足就连其身边一些腰缠万贯但是却不得不为众多琐事烦恼的大款朋友都为之羡慕不已。回家的路上买一束花进门先给妻子一个拥吻再后便是抱起儿子在沙上一起打滚。直到老婆做好满桌热气腾腾的好菜嗔怒着让高兴过头的父子俩开饭。每当这种时候刘明天总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就在那个充满恐怖回忆的下午刘明天和往常一样驾着自己的轿车回家。路过平时买花小店的时候却奇怪地现店主没有像往常那样站在门口招呼生意。相反被几十个装满鲜花水桶所簇拥的店铺附近也丝毫看不到半个人影。这让刘明天心里不禁有些疑惑。要知道这里可是商业热点区域。像这样出奇的冷清恐怕连大年三十所有人都忙着回家吃团员饭的时候也不多见。

    不知为什么刘明天只觉得身上一阵冷。他忽然想起自己从早上到店里后就一直埋头在仓库里点算货物。就连中午也是随便泡了点食面随便对付。仔细想来到也奇怪平时来店里买东西的老顾客今天竟然一个也没有出现。而且从自己开车回家的沿途中似乎也根本没有看到过什么人。偶尔有几个出现在路边感觉也上模样也有些怪异。不过一心忙着回家且浑身疲惫不堪的刘明天并没有多加注意。如果不是停下车来买花恐怕他根本不会有任何警觉。人呢?人都到哪儿去了?

    “老汪——汪老板——你在吗?”

    刘明天走下车来从一个装满红色玫瑰的塑料桶里抽了一枝。将手边的两元零钱轻轻放在了旁边的小木桌上。他是这里的老顾客了。既然老板不在他也不想耽误时间。虽然这里的气氛实在古怪可生性谨慎的刘明天却不喜欢刨根究底。在他看来什么事情都比不上自己回家与妻儿团聚重要。

    “啪——”重物从高处落下的声音从半开的房间内清晰地传来。刘明天不禁下意识地打了个冷战连忙转身朝屋子里叫道:“老汪!是你在里面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一种听上去似乎是从喉咙深处憋出的低沉呵声以无比诡异的节奏轻哼着。感觉就好像是一名患了严重哮喘的病人正在艰难而大口呼吸着身体所必须的氧气。听到这里刘明天再也没有犹豫。他直接撞开房间的小门飞快地冲了进去。他很清楚哮喘会要人命。自己那过世的父亲正是因为独自在家无人照顾而病被活活憋死。气味儿一股馥郁的花香搀杂着浓烈刺鼻的血腥在小门被推开的瞬间扑面而来。被刺激得鼻孔里直痒痒的刘明天正忍不住想要打个喷嚏。却不留神睹见旁边的花架上赫然挂着一只仅剩一半烂肉的手掌。没错!那的确是一只手。除了拇指外其余四个指头连同腕部的皮肉都已不在。取而代之的则是几根即将掉落的散碎骨头还有那些仍旧牢牢依附在残余肌肉之上的亮白韧带。

    “嗬——嗬嗬——”正当刘明天下意识掏出手机颤抖着想要报警的时候。那种吸引他进来的古怪声音再次从被鲜花掩映的空处出。透过那些被枝条与花瓣重重堆叠的缝隙间刘明天终于惊恐无比地现:声音的出者正是他刚刚叫了半天一直没有回应的店主老汪。只不过与平时相比老汪的身体下半部分已经不在脖子上也被开出一个酒杯大小的破洞。每当呼吸或说话大团鲜红的液体就会像泉水一样从中咕嘟嘟地涌出。听上去就好像哮喘病人绝命前的呼唤。

    “救,救命。。”

    刘明天的脚在软口中喃喃着不知意义的话。他想逃也想救老汪更想离开这个恐怖血腥的地方。在他此刻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有人被杀了。报警!赶快报警!

    也许是看到有人来了濒死的店主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那双充血的眼睛睁得斗大满是血沫的口中也不住渗出混杂着倒翻而上的液体。尽管喉咙已经破裂可他仍然拼尽全身力气挣扎着吼出已经不甚清楚的最后声音。

    “刘,救,救我。。”

    “咔嚓——”正当刘明天手忙脚乱刚刚拨通11o报警电话的时候只听随着一道清脆的声响花店主人的头颅被一张满是尖利牙齿的大嘴活活咬碎。在那种巨大力量的挤压下一颗连带着粘稠液体的死者眼珠甚至直接弹到了他的衣服上。在残余神经的作用下尚在微微扭动着。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上了条能够自由跳动的玩具。

    “天啊!那究竟是什么!啊?”刘明天的双手的颤抖上下两排牙齿在拼命打架。那种因为撞击而出的“得得”声就连他自己听了也觉得浑身冷。从缝隙中他仅仅只看到那张可怕的大嘴。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怪物也不想知道对方的真实面目。他只想逃逃得越远越好。人在紧张时刻的动作不是异常灵敏就是笨拙无比。很幸运刘明天倍受刺激的大脑明智地选择了第一项。从花房内飞快冲上车内的他事后都觉得惊讶:自己那日益福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敏捷?

    打火、踩离合器、挂挡、油门。这一连串动作完全是在下意识情况下凭着本能而完成。当“qq”轿车以不符合它那微小身躯的百码度冲出时从倒后镜中刘明天惊恐地看见:一头长有巨大獠牙的怪牛正叼着半边死者的身体从花房内疯狂冲出。朝着自己的车厢尾部狠狠扑来。什么交规、什么逆行、什么单行道在这一刻刘明天已经根本无法考虑那些平时他必须循规蹈矩为之遵守的东西。他只想离开那个血腥的案现场。以最快的度回家。四条腿的怪物显然不是汽车的对手。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心情稍觉放缓的刘明天才现: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车人的影子。偶尔有几辆小车出现也是和自己一样在拼命狂奔。似乎车中的主人也看到了本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老婆!儿子!你们千万不能有事。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在这种无比虔诚的祈祷下刘明天飞快地冲进了自己居住小区的大门。当他走下车门的时候这才现:整个小区内的所有隔离墙都被拉起一道由警察和保安人员构成的警戒线正牢牢架设在居民与街道的中央。刘明天的妻儿都没事。几只头部被子弹贯穿的异界怪物横死在隔离墙前。接到居民电话火赶来的警察成功将其拦在了外面。小区内的居民有数百人仅靠数十名武装人员显然无法保护他们的安全。就在警察们指挥人群驾驶各家车辆离开城市之际人们忽然惊恐地现:更多的怪物正从街道尽头蜂拥而来。堵塞了道路的它们甚至将已经离开的车辆生生撞翻。虽然由于距离的关系无法听清车内人们被怪物拖出撕咬的哀号声但是那种人体被活活拉扯成碎片的惨状却随着风向把那种浓浓的血腥一直传送到了存活者的面前。“快!快进地下室!”相信警察是平民在危急时刻的本能举动。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当上百人冲进地下停车场并且将厚重大门紧紧关起时对于他们来说这又会意味着什么。

    刘明天很欣慰他觉得神是存在的。甚至也是仁慈的。毕竟他听到了自己的祈祷让美丽的妻子与可爱的儿子都活着。

    几天过去了通过了望孔人们现守候在外面的怪物们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它们似乎是在等待这群被关在地牢里的羊群自己出来。就好像古代寓言中那个守株待兔的愚蠢傻瓜。

    然而人们很快现怪物们的举动并不傻。相反它们还非常聪明。地下室的空间虽然足够宽敝但是却无法给人们提供任何饮食。干渴与饥饿很快代替恐惧成了折磨人们的大敌。砸开一条与供水系统相连的管道人们顺利获得了饮水的来源。然而那种自内心深处的可怕饥饿却是无法解决也难以面对的敌人。老鼠、蟑螂、各种外表恶心的小虫子成为了饥饿人群的第一批猎杀对象。可是寄居在阴暗角落里的它们数量实在太少。以每人一条老鼠腿肉的配给来看根本无法维持人群的正常食物供应。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只能把食物的概念转换成为自己所能理解的部分。两周后由于饥饿第一名死者出现了。那是一个年近八旬的老妇人。一起逃进地下室的还有她的儿子。只不过当人们为死者感到悲伤与难过时却惊异地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死者的儿子竟然悄悄割下自己母亲遗体上的肉用以填充自己的辘辘饥肠。

    有了第一个带头者余者自然一拥而上。在饥饿的驱使下人性与道德就好像一件廉价的外衣从人们的视线中逐渐淡出。吃人刘明天觉得难以接受。但是没有办法不吃人就得死。妻子怎么办?儿子怎么办?想到这里他几乎是用颤抖的双手将一条已经有些臭的腐肉硬逼着眼泪汪汪的儿子吞下。。

    “爸爸!我饿我想吃麦当劳的炸鸡。”童稚的语言引起了几乎所有人的悲伤。一条炸鸡腿这要在平时根本就是餐桌上在普通不过的东西。然而现在却成了一种仅仅存在与幻想中的奢望。连几岁大的孩子也要吃人这实在令人心酸。与外界的联系已经中断。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难以接受吃人事实的人们组织了两次向外的冲击。然而结果除了白白搭上几十条人命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改观。

    “就守在这里吧!起码这里很安全。虽然没有什么吃的。。”这样的念头占据了人们的大脑。只不过当饥饿再次降临时友爱与善良开始从人们的身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完全被**统治的邪恶。

    一名警察枪杀了一个颇为壮实的男子。杀他的理由很简单:他很胖。身上的肉足够大家吃上几天。与刚开始吃人相比那种血腥的肉块已经不会引起人们的反感。他们甚至有些乐于接受这种新鲜的肉食。作为日常无聊的调剂有的人甚至津津有味地比较起人体各部分器官哪里比较好吃之类的话题。奇怪的是这种本该被众人怒斥的举动却没有引起幸存者的太大反应。除了冷漠与来自胃袋的需要外他们已经没有兴趣思考任何与道德有关的事情。刘明天活着他的妻儿也仍然活着。但是他却感到无比的恐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末世挣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地狱之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地狱之光并收藏末世挣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