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31章

第31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新羽真是憋急了,也不管自己的小兄弟现在被谁扶着呢,冲着草丛就快意解决了一番,他身体有点儿站不稳,几乎整个人靠在俞风城身上,俞风城背部抵着墙,搂着白新羽的腰,手里握着那半硬起来的宝贝,那滴滴答答的水声听得人脸皮发紧。

    解决完后,白新羽舒服地吁出一口气,被酒精灌得混沌的大脑似乎也觉出一丁点不好意思,他摸索着拉链,却不小心摸到了俞风城的手。

    俞风城把下巴抵在了他肩膀上,轻声说:“说起来,我跟你这老二也挺有缘分啊,不是第一次碰到了。”他抚摸着那团软-肉,技巧地逗弄了起来。

    “唔……你干嘛……”白新羽无力地抓着他的手腕,但下-身却传来一阵难耐地悸动。自从上次他在俞风城手里那啥了之后,他自己也撸过那么一两次,可每次都觉得不够尽兴,自己摸和别人摸那感觉肯定不一样,害得他时常想起俞风城那只作孽的手,毕竟那天晚上确实挺爽的。此时那种又刺激又罪恶的感觉再一次回来了,他虽然残存的理智告诉他必须停止这种行为,可腰却不自觉地拱了起来,让自己的小兄弟更往俞风城的手心里蹭去。

    俞风城一边抚弄着他的**,一边轻舔啃咬着他的脖子,皮肤里那种温暖的味道真让人上瘾。

    白新羽的身体越来越不对劲儿了,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屁股那儿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他,他知道那是什么,他只觉得脸烫得好像要烧起来了,自己这是在干什么?身后的人可是俞风城啊!可是……可是好舒服啊……

    俞风城咬了咬他的耳垂,哑声道:“爽吗?爽的话叫一声让我听听。”

    “嗯……呃……”

    “你还真敢叫啊,不怕人听着啊。”

    “我、我没叫……”

    “那这动静是谁发出来的?嗯?”俞风城用另一只手掰过他的下巴,用力吻住他的唇,舌头肆无忌惮地伸进了他的嘴里,勾缠着他的舌头,情-色地挑逗着。

    那热乎乎又略带粗暴的吻,在这寒冷的夜晚里,催-情的效果简直翻倍,白新羽被俞风城那种攻城略地的吻法亲得脸红脖子粗,心想就你他妈会接吻怎么的,炫耀个屁啊,老子吻技也很牛逼的好不好,想着想着,不自觉地就开始回应了,甚至反客为主地用舌头逗着俞风城的舌尖,湿-热的津液顺着他合不拢的嘴角流了下来,他被俞风城亲得几乎喘不上气来,本来就喝多了酒,现在大脑还缺氧,整个人更是云里雾里,一丝理智都不剩了,完全沉溺在了最原始的快-感里。

    俞风城把白新羽翻了过来,让俩人面对面,他把自己早已经硬起来的性-器掏了出来,和白新羽的握在一起,来回摩擦起来。

    白新羽已经完全不知道俞风城在干什么了,他此时精虫上脑,除了爽就不知道别的了,他靠在俞风城身上,粗声喘着气,他的手被俞风城拉过来,一同握住俩人的小兄弟,来回撸动着,白新羽握住的一瞬间就知道那不是自己的玩意儿,太粗了、太大了,他甚至能抚摸出那上面阳-筋的纹路,他的不是这个手感,这个是……俞风城的……

    俩人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体内翻滚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俞风城的手伸进了白新羽的衣服里,尽情抚摸着那光滑的皮肤,三个月的训练下来,白新羽壮了一圈,肚子上的小赘肉都不见了,剩下的是手感极好的柔韧的肌肉,白新羽趴在俞风城身上,轻轻地哼着,完全像是被摸舒服了的小狗,早不知自己姓甚名谁了。

    最后,俩人一前一后地射了出来,互相喷了对方一裤子。

    白新羽射完之后,就跟漏完了电一般,软软地倒在了俞风城怀里,满足地哼唧着,好像快睡着了。

    俞风城舒服地呼出一口气,他虽然挺想现在就把白新羽扒光了办了的,但是时间地点显然都不对,而且这小子好像真他娘的睡着了。他拍了拍白新羽的脸,白新羽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裤子都没穿,就那么挂在俞风城身上,形象有点儿猥琐……

    俞风城拿白新羽的衣袖蹭掉他们裤子上的体-液,然后把俩人的裤子都穿好,期间白新羽就跟死人一般任人摆布,俞风城忍不住狠掐了一下他的脸蛋,低骂道:“你这副德行强-奸都没快感。”

    白新羽疼得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没睁开眼睛,直嘟囔着:“困,困。”

    俞风城架起他,往宿舍走去。

    回到宿舍,班上大部分人都已经昏睡过去了,屋子里一股酒臭味儿,这是最后一天了,也没人管,大家都睡得四仰八叉,呼噜声震天响。

    俞风城刚把白新羽扶到床边,发现白新羽的床被一个战友给占了,看来不少人都睡蹿了床,他只能把白新羽放到了自己床上,部队的床就1.2米宽,一个大男人睡不会掉下去,两个人几乎挤不下,好在他们床与床之间的距离非常窄,勉强能当连铺睡,俞风城硬是挤了上去,屁股和腿几乎都在白新羽的床上,他侧身把白新羽抱在怀里,被子一盖,眼前也开始迷糊起来。新疆的晚上非常冷,俩人在外边儿打了个野炮,已经冻得直哆嗦了,此时在意识迷糊的时候,白新羽找着了温暖的地方,就下意识地往俞风城怀里钻,俞风城揽住了他的腰,贴在一起果真暖和多了,虽然床铺太窄,几乎无法翻身,但是累了一天,又喝了不少酒,俞风城最后还是抵抗不住困意,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号没响,他们一气儿睡到了天亮。

    也不知道谁第一个醒了,坐起来就嚷嚷着:“我靠,这都怎么睡的,跟横尸现场似的。”

    他一叫,很多人也醒了过来,大家起床一看,都乐了,几乎没几个人是在自己床上睡的,尤其是上铺的兵,昨天喝的两脚发软,都懒得爬上去,大部分人都挤到了下铺,搂抱在一起睡的比比皆是,俞风城和白新羽反倒一点都不突兀了。

    白新羽眼睛肿得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他从被子里探出个脑袋,迷迷糊糊地说:“别吵,困死了。”说完就想翻个身继续睡。可一动,才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因为一个姿势睡了一晚上,他身子都快麻了,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挨着一个热乎乎的东西,腰上还搭着一只胳膊。他用力睁开眼睛,正对上俞风城惺忪的睡眼。

    白新羽吓得精神了三分,抻直了脖子看着俞风城。

    俞风城睨了他一眼,就闭上了眼睛,明显没打算起来。

    白新羽感受了一下,自己现在确实和俞风城抱着,睡在一个被窝里,俩人的腿还缠在一起……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白新羽用力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一切,他昨天虽然喝多了,但没有醉,至少没有醉到失忆,可是当他一点点儿把昨晚发生的事都回想起来时,他真巴不得自己失忆算了。天打雷劈啊,他跟俞风城怎么能干出那种事儿啊!

    本来那天在被窝里被俞风城摸鸟,已经够他悔恨半辈子了,昨天还互相……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难道他真的有潜在的同性恋情节,或者,自己真是饥-渴到男的也可以了?想来想去,应该还是后面那个可能性大一点儿,他从来不避讳自己好色这个事实,不好色还能叫男人吗,看来这三个月真是把他憋出问题了,他如果这时候打电话给他妈,告诉他再不把他弄回去他可能就要变成同性恋了,说不定他马上就能回家了……

    “你到底醒了还是打算继续睡。”俞风城略带沙哑的嗓音在白新羽耳畔响起。

    白新羽把脸拱进了被子里,闷声道:“你现在别和我说话。”

    “你睡在我床上。”

    “谁让你把我放你床上的。”

    “你的床被人占了。”

    白新羽拧过脖子,果然发现自己床上那哥们儿还睡得跟死猪似的呢。他转过头,尴尬地看着俞风城,“那什么,你起来吧,我再睡会儿。”

    俞风城的手在被子里捏了下他的屁股。

    “啊!”白新羽低叫一声。

    钱亮闭着眼睛道:“新羽,怎么了?”

    “没、没怎么。”

    “没怎么就闭嘴,难得可以睡个懒觉,谁也别拦着我。”

    白新羽瞪着俞风城,低声道:“你干什么。”

    “我还想再睡一会儿呢,要起来你起来。”

    白新羽看了看天,刚蒙蒙亮,过去的三个月,他每天都是天还黑着的时候就得出操了,前两说得对,他们真是难得可以睡一个懒觉,而且外边儿好冷啊,他鼻子都冰凉,他实在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他想了想,很没出息地说:“那、那就接着睡吧。”

    俞风城有些霸道地把他搂进怀里,低声道:“睡你的。”

    “唉唉唉,你们俩别吵吵了,还能不能让人睡个懒觉了。”有人不耐烦地来了一句。

    俞风城闭上了眼睛,俩人面贴面,只要稍微再往前一点,就能亲个正着,这种亲密相拥的姿势,比起情侣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放在两个男人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但是他们现在懒得思考这个问题了,似乎抓紧时间再睡一会儿比什么都重要,简直是这世界上最大的享受。

    白新羽慢慢地偎进俞风城怀里,他想,真暖和啊……

    他们也没能睡太久,八点多的时候,终于被陈靖叫醒了,急急忙忙地洗漱吃饭,然后到操场集合了。

    早上如此慌忙,正好让俩人没时间说上一句话,白新羽感觉暂时逃过了一劫,不然俞风城这回再问他舒不舒服,他是真没办法回答了。

    许闯和王顺威开始公布这两百人的去向,王顺威拿着名单,一个接着一个地念了起来。

    白新羽眼看着好几个人认识的人都被分去了侦查三连,也就是许闯的那个连,俞风城、钱亮、冯东元、大熊、巴图尔、梁小毛,这些表现不错的兵,果然都被许闯挑走了,最后剩下的人越来越少,白新羽掌心开始出汗,不知道自己会面临怎样的命运。

    终于,王顺威的名单翻到了最后一页,他抬起头看着白新羽,“白新羽。”

    “到!”

    “侦查三连。”

    白新羽又惊又喜,他没想到许闯居然会要他?这样至少他能和冯东元还有钱亮一个连队,这样见面也方便很多,就连俞风城也……他悄悄看了俞风城一眼,俞风城也正好看着他,目光很是玩味,白新羽转过了脸去,冲着冯东元和钱亮挤眉弄眼。

    “你们回去收拾行李,一个小时后车来了,按照指示上车。”

    “是!”

    解散之后,白新羽连蹦带跳地跑到冯东元旁边,一把抱住了他,“小亲亲啊,哥哥又跟你们一个连队了,哈哈哈哈。”

    钱亮笑道:“太好了,这样就算不是一个班,也肯定在一个宿舍楼。”

    “是啊,太好了,以后也能一起洗澡、出操、吃饭了。”冯东元高兴地说,“看来连长对你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要不然也不会带你去三连了。”

    白新羽得意地笑了起来,“肯定是我的射击成绩让他刮目相看了。”

    众人回到宿舍,开始收拾起了行李。在这里住了三个月,虽然地方没什么好让人留恋的,但毕竟是人生中第一次参军呆的地方,肯定会成为很多人一辈子的回忆,所以他们收拾完后,很自觉地把宿舍、水房都打扫了一遍,所有东西都归整好,留给以后的新兵使用。

    坐上军车,两百个新兵分别往各自的连队开去。其实新兵营和连队都在一个营区,只不过这个军营面积极大,从新兵营到各个连队,开车也要10来分钟,他们还是第一次进入正规军的军营,在车上不停地左顾右盼,畅想着他们即将开始的正式的部队生活。

    他们到了连队后,许闯带领几个排长、班长,给他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然后就把他们分到了各个班去了。

    白新羽正满心期待着能和冯东元或者钱亮分一个班,这时候,陈靖走了过来,“新羽,你跟我来。”

    “啊?班长,这边儿分班呢。”

    “我知道,你过来。”

    白新羽跟着他走了,走的时候还三步一回头,给冯东元使眼色,意思是等他一起吃午饭。

    俩人一气儿走出了宿舍院的大门,陈靖越走越快,白新羽实在忍不住了,小跑几步追了上去,“班长,班长,你这干嘛啊,一声不响的带我去哪儿啊。”

    陈靖转过了头来,白新羽这才发现他脸色很不好。

    白新羽皱起眉,“班长,你怎么了?宿醉没好啊?”

    陈靖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新羽,我现在要带你去你的班上报道,报道完了,你再回宿舍。”

    “啊?哪个班啊?他们不就在分班级吗?”

    陈靖看着他,一瞬间有些不忍心开口,但还是直白地说:“炊事班。”

    白新羽一下子傻眼了。

    陈靖道:“新羽,其实这件事我应该提前跟你沟通的,但是你最后这段时间表现不错,我以为……但是连长已经这么决定了,我希望能端正一下你对炊事班的态度。炊事班不是你想象得那样,你们也要训练,也要考核,兵种不分贵贱,只是分工不同,无论是什么兵种,都在军队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所以你不要对炊事班有抵触情绪,我希望你……”陈靖说着说着,有点儿说不下去了,因为白新羽的眼圈红了。

    白新羽梗着脖子,腮帮子轻颤,半天没说话,那表情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却还是生生忍着。三个月的时间虽短,但也让白新羽成长了不少,他早就明白,在这个地方,哭、撒娇、耍赖,是不会有人心疼他的,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再那么做了,所以他忍着没哭,虽然他真的很伤心。

    他没想到,他付出了努力,最后还是没逃过去喂猪做饭的命运。陈靖说得他都明白,他们这些上级给人做思想工作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可是每个人都知道,去炊事班的极小部分是为了培养未来干部,大部分是实在练不出来的兵,而他毫无疑问是后者,并不会有人瞧不起炊事班,可那地方大部分人都不想去,说是会训练,会考核,可谁都知道去了炊事班,其实就成了闲人。白新羽曾经以为,他会很高兴成为一个闲人,不用出早操,没人管内务,只要混过两年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回家了,多好,可是当他真的要去炊事班的时候,他体会到的却是不甘心。

    他第一次那么渴望跟其他人一样,去训练专业技能,去射击,去操练,而不是喂猪种地,围着锅台转,等他退伍回家了,他要怎么跟家里人说自己在部队的经历?他觉得好丢人。

    陈靖叹了口气,拍了拍白新羽的肩膀,“新羽,你知道你有点不甘心,你最后确实付出了努力,我都看到了,但是你的成绩依然不太理想,我想你应该知道原因,那就是你付出的,远不及别人的多。你不比别人差,也不比别人笨,你在射击方面也很有天赋,我本来想从这方面好好培养你,只是……你也不要灰心,只要你表现得好,无论在哪里都会发光,我总觉得,你可以成为一个上进的好兵,只要你努力,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调回连队,只要你努力,你明白吗?让连长看到你的努力。”

    白新羽吸了吸鼻子,“班长,我不知道我还努力什么,我本来也没多想当兵的,可能去炊事班正适合我,可以偷懒,可以吃好吃的……”

    陈靖拍了拍他的脸蛋,“你可不能这么想,你还年轻,你爸妈把你送到部队里,是希望看到你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军人,即使是在炊事班,你也不能想着好吃懒做,你要挺起腰板,时刻记着自己是个军人,有一天国家需要你的时候,无论你是什么兵种,都要贡献自己的力量。新羽,到了那里好好干,知道吗?”

    白新羽点点头,哽咽道:“班长,去炊事班是不是特别丢脸。”

    陈靖揉着他的脸,“你瞎想什么呢,不会有人看不起你,但是如果你自己放弃你自己,那有一天你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白新羽咧了咧嘴,有点想哭,“班长,你今天这么温柔,我不习惯啊,也不知道炊事班的班长会不会比你好,应该没你那么爱罚人吧。”

    陈靖扑哧笑了笑,“去了你就知道了,记住,不管在哪里,不要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白新羽勉强点了点头,其实他心里已经死灰一片了,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去喂猪了,他要去喂猪了,他要去喂猪了,真他奶奶的给俞风城说中了,他白小少爷真的要去喂!猪!了!

    陈靖带着他去了食堂,这时候正是准备午饭的时候,看来炊事班的人都在这里。

    陈靖走进后厨,厨房里的人都抬头看向他们。

    “哎哟,来新人啦。”一个精瘦的男人高兴地走了过来,“这么年轻啊,小同志,你是新兵过来的?”

    白新羽点点头,他微微皱起鼻子,厨房里混杂着各种各样的味道,实在不太好闻。

    “班长,班长,来新人啦。”有人朝着后门吆喝道。

    不一会儿,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端着一盆青菜从后门走了进来,他身材高大魁梧,跟头熊一样,他看了俩人一眼,“哦,小陈?”

    陈靖道:“武班长,连长给你们送来个新兵,他叫白新羽,是你老乡。”

    武清打量了一下白新羽,皮笑肉不笑地说:“小伙子张挺帅啊,行了,就算你报道完了,把行李放宿舍去,然后过来干活儿。”

    白新羽脑子嗡地一声响,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片昏暗。

    作者有话要说:可怜的小白要去喂猪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