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33章

第33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武清带着他去了射击场,装甲步兵四连正在打胸环靶,四连连长看着他们,老远就朝他们招手,“哟,老武,你怎么来了。”

    武清过去后,从兜里掏出颗烟,递给了四连长,“来根儿?”

    四连长眯着眼睛左右看了看,“算了算了,我这儿正监督呢。”他目光落到了白新羽身上,“你手上的新兵?”

    武清点点头,“周连长,他想打靶,你给他只八一杠练练呗。”

    四连长意外地挑起眉,“你们不是三连的吗,怎么跑我这儿练射击。”

    “这不是正赶上你们在这儿嘛,我们刚忙完,你给他支玩玩儿呗。”

    四连长嘿嘿一笑,“那不成问题,不过吧,我有个要求。”

    武清“啧”了一声,“想给你们加餐可不行啊,我没那个功夫。”

    “哎呀,不是。”四连长朝他的兵努了努嘴,“你给这群新兵蛋子露两手,让他们看看自己的努力方向。”

    武清顿了顿,随即摇头,“我都好久没碰枪了,手生。”

    “你跟我装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偷摸地练呢,再说你就算真的手生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咱们从前的神枪手也绝对能叫这群新兵开开眼。”

    白新羽一惊,神枪手?武班长?到炊事班一个星期了,他对武班长的手的唯一印象只有掂勺。

    武班长瞪了他一眼,“别寒碜我,神个屁啊,都多少年的事儿了。”

    四连长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多少年我都忘不了,谁让我赶上你最好的时候了呢,老武,你就当让我重温一下你当年的风采,给兄弟打几枪。”

    武清沉默了两秒,“你这儿有什么枪?”

    “眼前就八一杠,我去给你调一只85狙去?”

    “不用了。”武清把烟踩灭了,他拿手指头戳了戳白新羽的肩膀,“跟你说啊,我要是丢丑了全赖你,你还得接着刷盘子。”

    白新羽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心里将信将疑,怎么都无法把雄壮的武班长那双粗粝的手跟神枪手联系到一起。

    四连长拍了拍手,“都停下,全体起立,立正!”

    打靶的兵都站了起来,退到了一边,四连长亲手拿起一把枪,换上一个新弹夹,递给了武清,并喊道:“你们都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

    武清以标准的射击立姿举起枪的一瞬间,整个人突然不一样了,双眼变得炯炯有神,唇线微抿,气质特别沉着冷静,他甚至没有校准瞄具就开枪了,应该说,他恐怕根本就没有借助瞄具,当他的枪眼儿对准了靶子的一瞬间,他的本能就告诉他往哪儿开抢。

    他快速地、不停歇地在一个新的靶纸上打了10发子弹。

    靶子那边很快传来了计算结果,99环!

    全场哗然。

    立姿因为手臂和上身没有地面支撑来缓冲后座力,比卧姿对枪的控制力要求更加严格。在新兵营的时候,10发子弹能打出70环以上的成绩,就已经是优秀了,百米立姿打靶,白新羽最好的成绩是85环,俞风城考核时打出了94环的成绩,但还是在校准了半天瞄具,打完一个弹夹30发子弹,取成绩最好的10发子弹计算出来的,武清今天露的这一手,整个营区就没有几个老兵能办得到。

    武清听到这个结果,却皱了皱眉头,不是很满意的样子,他冲四连长说:“我说了我半年没摸枪了,你还不信。”

    四连长略有些激动地拍了拍武清的肩膀,“老武啊……”他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最后报以一声遗憾的叹息。

    白新羽眼中闪烁着崇拜的光芒,一直以来沉默掂勺的“厨子”突然变成了牛逼的神枪手,武清的形象顿时在他眼中光辉万丈起来,他赶紧冲了过去,两眼放光,“武班长,你真厉害,你这么厉害来炊事班干嘛?”

    四连长瞪起眼睛,心说这个新兵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哪壶不开提哪壶。

    武清却是表情没什么变化,淡淡地说了一句“老了”,他把枪推给白新羽,“你说自己射击成绩好,让我看看究竟怎么样。”

    白新羽脸有点发烫,他本来今天跟武清说得时候,就有点儿吹牛的成分,再说他的成绩好,也只是在新兵营好,这里新兵老兵都有,比他厉害的太多了,武清还这么震慑了全场一番,他哪儿有脸显摆。但见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他只能硬着头皮拿过枪,趴在地上校了一下瞄具,然后打了十发子弹。

    “88环!”

    88环,以卧姿来说,并不是非常突出的成绩,只要勤奋训练,几乎所有的兵都能达到,但在新兵中还算挺优秀的。

    白新羽看着面无表情的武清,有些紧张,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武清轻哼了一声,“凑合吧。”

    四连长搂着武清的肩膀,“来来来,反正你下午也没什么事儿,指导指导你的兵,顺道也指导指导我的兵。”

    “谁说我没事儿。”武清看了看表,“一会儿就得开始准备晚饭了,不然拿什么喂你们。”

    “一会儿说一会儿的事,你就说两句,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四连长这个一毛二的对武清一个士官如此客气,白新羽更加觉得他们武班长神秘莫测,以前肯定有什么故事,他的好奇心全都被调动了起来,准备晚上回去一定要找人好好打听打听。

    武清拗不过四连长,只得留了下来,他蹲在白新羽旁边,从瞄准经验、射击姿势到基础的弹道学,一一给白新羽矫正和传授,他只说了几句话,白新羽立刻就意识到他比陈靖教得好得多,丰富的经验积累下来的知识,让他能够了解每个人射击时可能遇到的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障碍,然后他用通俗的语言分析和给出解决方法,让人特别能够感同身受,按照他说的,一试就凑效。

    四连长在旁边看得连连摇头,“老武啊,你说你来当教官多好。”

    武清头也不回地说:“不行,我脾气不好。”说完就一巴掌拍在白新羽后脑勺上,“耳朵听哪儿了?听风、听草动、听飞沙走石,就是不能听外界的干扰。”

    白新羽缩了缩脖子,认真地训练起来。

    那一个下午过得飞快,白新羽的心情也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当他抓着枪打靶时,他意识到这才是他想要的军营生活,而不是围着锅台菜地转,在炊事班只能获得身体上的轻松,却永远不能安抚他躁动的心,他羡慕俞风城,羡慕冯东元和钱亮,就算他两年之后就会退役,他想带走的是一身男人的本事。

    快到晚饭时间,武清带他回了炊事班,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中,白新羽不免有些沮丧。武清就好像什么都发生似的,进了厨房就开始干起活儿来。

    白新羽拿着个土豆,一边削皮一边凑到武清身边,“武班长,你以前……”

    武清手起刀落,那把又厚又重的剔骨刀咣地一声剁在了白杨树劈出来的大菜板上,稳稳地立着,刚磨过的刀刃闪着银白的光,吓得白新羽一激灵,默默地走开了。

    程旺旺打着嗓门儿说:“新羽,你下午跟班长上哪儿玩儿去了?”

    白新羽刚要说话,武清喝道:“还有功夫闲聊?”

    炊事班的人感觉到武清心情似乎不太好,纷纷闭了嘴。

    忙完晚饭后,白新羽偷偷溜了出去,他去找了陈靖。

    陈靖一听来意,颇为意外,“你想打听武班长?”

    “嗯哪,班长,你知道武班长的事儿吗?”

    陈靖摇摇头,“没怎么听过,我刚来当兵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炊事班了,很有年头的老兵,你们相处得好吗?”

    “还行,他就是性格有点儿阴沉吓人,人倒还不错。”

    “你打听他做什么?”

    白新羽就把今天下午的事儿跟陈靖说了。

    陈靖听着也很惊讶,“真的这么厉害?”

    白新羽用力点头。

    陈靖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两秒,“这事儿你别跟别人说,看上去武班长也不想提,我找人打听打听,过两天再告诉你。”

    “好。”

    陈靖看着他,“你好像瘦了点儿?”

    白新羽是一有人关心就可劲儿想撒娇的性格,他重重叹了口气,“累的吧。”

    陈靖捏了捏他的脖子,“你是新兵,多干点儿活是应该的,无论在哪里,都要努力做到最好……”陈靖又是一番思想教育,说得白新羽直想打哈欠。

    白新羽跟陈靖聊完了,又打算去找冯东元聊聊,但是冯东元和俞风城一个班,会不会碰上呢?他说不清自己怎么想的,又不想碰上俞风城,可又有点好奇……就在他站在门口犹豫不决的时候,俞风城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你干什么呢。”

    白新羽心脏猛地一蹦,想也没想就迈开步子,头也没回地踏进了宿舍,大声喊冯东元的名字。

    冯东元正跟战友聊天呢,看到他就连忙跑了过来,“新羽,你忙完啦。”

    白新羽一把搂住他的肩膀,“走走走,咱们洗衣服去。”

    冯东元看了看他,“那你衣服呢?”

    白新羽尴尬地眨巴着眼睛。

    俞风城绕到了俩人面前,看着白新羽,不咸不淡地说:“在炊事班养得不错吧。”

    白新羽白了他一眼,“好得很。”

    旁边响起一个讨厌的声音,“那肯定好啊,什么大鱼大肉你都能第一个尝鲜,过几个月估计能胖出两个你来,那地方简直是你的天堂了,是吧。”

    白新羽不用扭头,就知道是那个烦人的梁小毛,自从去了炊事班,他在宿舍楼碰上梁小毛两回都躲着走,这小子嘴贱的功力,颇有他当年的风采,只可恨自己老是处于劣势,一直抬不起头来,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那是,炊事班不知道多爽,你能天天抽烟喝酒吗,能逮着空闲就睡觉吗,能有时间打牌吗。”

    梁小毛嗤笑一声,“哎哟哎哟,嫉妒死人了,两年后你厨艺出师了,回家你爸妈一问你在部队干什么了呀,你现场就能给他们露两手,倍儿有面子。”

    白新羽气得发抖,却还是忍着不表现出来,只是冷笑,“多好啊,你要回去想露两手,一没枪二没炮,只能原地翻跟头了。”

    梁小毛大笑道:“是啊多好啊,你除了学做饭,还能学种地喂猪呢,哎不对,这种活计咱们很多兄弟在家就学了,你还非得不远万里跑新疆的部队学,你这是图什么呀,哈哈哈哈。”

    宿舍里的一群新兵老兵,都跟着偷笑了起来。

    白新羽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冯东元轻咳了两声,瞪着梁小毛,似乎有点生气了,他轻轻抓起白新羽的手,示意白新羽跟自己出去,白新羽却觉得脚生根了似的,把冯东元的手握得死紧,他明知道继续留下来肯定被笑话得更狠,可就是拉不下脸来逃走,他真想揍梁小毛这孙子一顿。

    他还没有动作,俞风城却先他一步冲了上去,把梁小毛从凳子上拽了起来。

    梁小毛瞪大了眼睛,“你干什么?你想打架?”

    俞风城笑着说:“怎么会呢,部队不许打架。”

    “那你这是要干什么?”梁小毛有点儿紧张。

    “兵种不分贵贱,部队是个整体的力量,每一个军人各司其职,才能保证这股力量有效发挥,所以无论是勤务兵还是炊事兵,都是我们的战友,但是在你眼里,炊事班的兵就是厨师?你敢把这话当着班长、或者连长说出来吗?”

    梁小毛有些心虚,“我……我什么时候说炊事班的就是……厨师了。”

    “你记性这么差?要不要我把你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

    梁小毛忿忿地看着俞风城,小声说:“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俞风城义正言辞地说:“这是原则问题,跟私交没有关系。”

    梁小毛哼了一声,不再搭理他们了,这么一闹,宿舍里的人也不适合太直白地看热闹了,纷纷假装忙自己的事儿去了。

    白新羽不敢置信地看着俞风城,俞风城刚才居然为他出头了!哪怕只是说几句话,可这几句话掷地有声,堵得梁小毛无话可说,狠狠给他出了口恶气。

    俞风城走了过来,抓着白新羽的胳膊,头也不回地把人拖出了宿舍。

    “哎,新羽……”冯东元追了上来,俞风城扭过头,直接用眼神阻止了他跟上的脚步。

    俩人走出宿舍楼,白新羽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哎,哎,我会走路。”

    俞风城停了下来,转过身,冷冷地瞪着他,“不止吧,我看你都快会飞了。”

    白新羽撇撇嘴,“说什么呢,没听懂。”

    “你这是跑我们班上来炫耀自己过得多舒坦?你是真缺心眼儿啊。”

    “谁他妈炫耀了,我是去找东元玩儿的,你没看梁小毛那傻逼主动招我的吗。”

    “他招你你就回应?你这么听话,我他妈让你脱裤子你怎么不回应一下?还有你成天找冯东元玩儿个屁啊,他磨唧得要命。”

    “嘿,我还就爱听他磨唧,怎么了?我知道你厉害,你能耐,你全连第一,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又不是你家孙子,凭什么挨你训啊!”白新羽刚聚集起来的那么一丝丝感激,都被俞风城给气跑了。

    俞风城看了看四周,月黑风高,四下无人,他低下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白新羽,沉声道:“你听好了,我这人有个毛病,你虽然就是个孙子,但我没玩儿够呢,也轮不到别人,下次再让我看着你上赶着送上去给人欺负,我一定干死你。”

    白新羽脸皮烫了起来,闷声道:“你以为自己能捅穿地球呢,成天意-淫……”

    “捅穿地球我办不到,捅你的话绰……”

    白新羽一巴掌捂他嘴上了,“滚蛋!”他推了俞风城一把,转身就要走。

    俞风城一手揽住了他的腰,“说起来我十来天没去招你,你自己送上门儿来了,这回是蛋疼还是屁股痒痒?”

    白新羽瞪着他,“你稍微要点脸能死吗?我是去找你的吗?”

    俞风城贴着他耳朵说,“亲一下。”

    “赶紧放开!”

    “那天你把我推门外去了,你不会以为就这么完了吧,亲一下,快点。”

    白新羽都快给他气乐,“不是,你以为咱们俩什么关系啊,我凭什么……滚!”

    俞风城用手卡着他的脸颊,强迫他抬起头,快速地亲了一口,白新羽已经被俞煞星不要脸的程度彻底打倒了,连反抗的力气都省了,反正亲一下也不能怀孕。结果人俞煞星亲完之后还皱起眉,“身上一股老干妈的味儿,你洗澡没有。”

    白新羽心里想着,杀人犯法,忍着吧。

    回到宿舍,正赶上班上的人要去洗澡,白新羽在外边儿吹了寒风,味道散去不少,一回宿舍闻到他们脱下来的衣服,发现确实是一股股饭菜的味儿,他以前虽然懒,但是挺爱干净的,一想到自己连这都习惯了,希望这成长的结果他爸妈能满意。

    他拿上洗漱用品,跟他们一起去澡堂洗澡去了。

    这边的条件确实比新兵营好,不但住宿宽敞很多,还不用跟打仗似的抢时间洗澡,虽然也排顺序,但是时间是充裕的一个小时,最重要的是,他不跟俞风城那个班一起洗。这也就避免了那晚酒后乱-性-后,再面对俞风城的大丁丁的尴尬,毕竟一想到那玩意儿他的手和小弟弟都碰过,他就觉得自己肯定无法直视了。只是偶尔洗澡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的小小白,再回想一下那晚握着小小俞那种充实的、饱胀的手感,就忍不住会轻叹一口气。

    从那天起,他隔三差五就会缠着武班长带他去打靶,不过他提前打听好了三连打靶的时间,故意都跟他们错开,他一点儿都不想在靶场碰到任何以前的战友。

    武清第一次带他去打靶,以为他只是闲得慌了想玩玩儿,没想到这小子有点儿来劲儿,他就很不情愿,不客气地指出白新羽资历平平,没什么练的必要,白新羽脸皮的厚度,是多年来听人讽刺和教育锻造出来的,哪儿是武清三言两语能吓退的,还是死皮赖脸地要去。

    其实白新羽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不想把自己的军营生涯都扔在厨房里,偶尔能打打真枪、过过瘾,那才感觉像是当兵的。炊事班是忙能忙死、闲能闲死,闲的时候,白新羽拍几句马屁,武清心情好了就会指导他射击,打来打去,白新羽的射击水准稳步提高,枪械的种类也从81杠,增加了54手枪,最近又开始碰95短突击步枪

    ,那段时间白新羽迷上了百步穿杨的快-感,恨不得天天黏在武清身上,求他去给自己申请枪弹,教自己射击,慢慢地,炊事班闲得发慌的一些老兵,也开始频繁出现在了射击场,一时成为了营区的一个奇怪现象。

    不过,白新羽高兴了没几天,程旺旺就嬉笑着告诉了他一个让他想撞墙的消息,之前因为传染病处理了几头猪而空出来的猪圈,如今经过打扫消毒后,即将迎来新的住客——一车活蹦乱跳的猪。

    白新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瞪着程旺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不出话来。

    程旺旺用力点点头,“对,就是你。其实吧,之前那批猪我们也是第一次养,大家都没什么经验,结果猪生病了都没发现,一窝都被传染了,可惜死了。然后呢……”程旺旺做了个让他等等的手势,颠颠儿跑到书柜哪儿,抱了一摞书回来,往白新羽桌子上一放。

    白新羽瞄了一眼标题,《现代实用养猪技术》、《科学养猪》、《养猪其实很简单》《三天!让你成为专业养猪技术员》,他差点儿吐血。

    程旺旺拍了拍那摞书,“班长弄了这些书回来,咱们一起学习学习,齐心协力,把这几头猪苗好好养起来。你知道吗,伙食费里支出最大的一块儿就是肉,尤其是猪肉,要是咱们能自己养猪,那能给剩下多少伙食费啊,身为炊事班的一员,要把给弟兄们提供更好的伙食作为自己的第一奋斗目标!”

    白新羽眼睛瞪着溜圆,越瞪越发现,自己不认识“猪”这个字了。

    作者有话要说:哎呀,才那样大家就觉得小俞渣了吗?觉得小俞渣的,可能是没看过老千其他的文,强烈推荐《娘娘腔》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