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37章 最新更新

第37章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唔……”白新羽轻哼了一声,他伸进被子里抓住俞风城手,“别……别摸了……”

    “不摸?你确定?”俞风城低笑一声,“可你都硬了,怎么办呀。”

    “你……你摸当然会……会硬……”白新羽被他亲得脑袋发懵,自己的命根子被人掌握在手里,肆意玩弄着,那种感觉简直让人……让人欲罢不能啊,好舒服……

    白新羽又情不自禁地夹紧了腿,感觉俞风城时而温柔时而激烈地抚弄,身体跟过电一般,越来越酥麻,他就跟一趟烂泥一般躺在俞风城身下,闭着眼睛直哼哼。

    俞风城抓起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宝贝上,“别光顾着自己享受。”

    身为男人,白新羽觉得俞风城说得很有道理,于是鬼使神差地握住了那大大的小小俞,男人毕竟对男人的身体结构更加了解,知道怎么让自己快活,他就像平时自己打-飞机那样,摸着俞风城的东西,渐渐感受着那大宝贝在他掌心里变硬、胀大,那感觉真是非常神奇,毕竟他可是第一次感受别的男人的东西硬起来的过程,原来跟他的差不多,只是雄壮了一些,光是握在手里,好像都能感觉到那玩意儿勃发的生命力。

    俞风城粗喘出声,火热的吻流连在白新羽的唇瓣间,白新羽那颗精-虫上脑的大脑已经装不下什么理智了,主动含住俞风城的舌头,舔-弄吸允起来。

    白新羽这个人,虽然是二百五了点儿,可却跟所有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一样,在女色上一直都是超前一步的,十来岁就开始和比自己大的女人胡混,这六七年来就没断过女人,这半年的禁欲生活,就跟突然让一个瘾君子戒毒一样,而且戒得特别生硬,还没有药物辅助,因此白新羽戒的是肝肠寸断,这时候俞风城时不时拿点儿料诱惑他,他尽管知道那货不对板,他不该要,可是和人缠绵的滋味儿是如此地美好,那火热的吻、滚烫的皮肤、粗鲁却又痛快的爱-抚,让白新羽寂寞的身体能得到很大的满足,他就越来越抵抗不了俞风城的进攻了,所以说男人是直立行走的JB,这话真是一点儿都没错。

    俩人裹在被子里,像两条成虫一般蠕动着,互相抚慰着对方的欲-望,用仿佛要把对方吞进肚子里的方式接吻,在对方的耳朵上、脖子上、锁骨上,均留下暧昧的吻痕。

    白新羽抵抗不住那快-感的侵袭,身体颤抖得厉害,稀里糊涂地就在俞风城手里射了出来。发泄出来之后,他更是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眼睛困顿得几乎睁不开,很想就这么睡过去。可他感觉得到,俞风城的大宝贝还杵在他手里,来回摩擦着,他却连动都不想动了。

    俞风城亲着他的嘴角,轻哼道:“你射完就算完事儿了?我怎么办,嗯?”

    白新羽嘟囔道:“不知道,我想睡觉……”

    “想得美。”俞风城用沾满了浊-液的湿乎乎的手摸着他的大腿、臀瓣,最后手指滑进了白新羽的臀-缝间,探向了一个隐秘的区域。

    当白新羽感觉到俞风城的手指在摸什么地方的时候,他猛地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俞风城的手,声调都变了,“你干什么?”

    俞风城粗声道:“你说呢?”

    白新羽吓得赶紧捂住屁股往后退,跟男的亲亲摸摸的也就算了,反正他也不损失什么,还爽到了,可是这不表示他可以接受被男的爆-菊啊。

    俞风城按住他的腰,眯起眼睛,“这时候你想跑?”

    白新羽哭丧着脸,“不要,我、我真不……我不干,大哥,你饶了我吧。”俞风城眼里升腾着兽性的光芒,他吓得都语无伦次了。

    俞风城欺身把他压在床上,轻声道:“晚了。”他轻易就按住了白新羽发软的四肢,手指借着浊-液的润滑,硬是挤进了那隐秘处。

    白新羽哇地大叫了一声,剧烈地挣扎起来,“妈呀,救命啊我要被强-奸了啊啊啊啊!”

    俞风城一手扣住他两只手腕压在床上,闷声道:“老实点儿。”说着用膝盖顶开了白新羽的腿,强势地进攻。

    白新羽连哭带叫的,怎么都不干,到最后干脆一会儿喊“班长”,一会儿喊“哥”,一会儿喊“妈”,已然吓得神经错乱了,虽然是喝了酒,可是拼命挣扎起来,力气倒也不小,俞风城烦躁不已,只得抽出了手指,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恶狠狠地说:“爽完了想不认账是吧。”

    白新羽鼻涕眼泪一把,“不是、不是不认账,这账他妈不平等,凭什么你就是摸摸我,我就要给你……给你……我不要,我报警啊我警告你。”

    俞风城啼笑皆非,“你报,手机有电有信号,你现在就报。”

    白新羽哇哇大叫,“强-奸啊——”

    俞风城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矮□,深邃的双眸直视着他湿漉漉的眼睛,“你射了,我没射,这账怎么平等?”

    “我……”白新羽忍辱负重地说:“我给你撸出来总行了吧。”

    “不行,你以为我这么好打发?”俞风城拍了拍他浑圆的屁股蛋子,“我现在只想插-进这里面。”

    白新羽拼命捂着屁股,“不行,我跟你拼命。”

    俞风城用自己粗大的宝贝一下一下地拍打着他的大腿根儿,“想让我不插-进后面也可以。”他捏着白新羽的下巴,露出邪佞的笑,“你给我用嘴。”

    白新羽瞪大了眼睛,“你、你他妈说什么?”

    俞风城的指腹滑过他被亲得通红的唇瓣,一字一字清晰地说:“用嘴。”

    白新羽想也没想,狠狠推了他一把,翻身就想跑,可还没爬到床沿,就被俞风城抓住了他的脚踝,一把拖了回来,俞风城把他的裤子彻底从腿上扯了下来,欺身顶了上去,滚烫的大宝贝直接抵在了白新羽光滑的屁股上,那惊人的触感让白新羽浑身猛地一颤,他哇哇乱叫,“啊啊啊救命啊!”

    俞风城低笑道:“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了,我想插-进这里,你就躺着好好享受吧,我会让你终身难忘的。”

    白新羽差点儿飙泪,可不终身难忘,有哪个男人能忘记被人爆-菊的经历。俞风城已经摸着他的臀-肉,再次试图把手指顶进来,他意识到俞风城是来真的,真的是来真的!他崩溃地大叫:“我用嘴,我给你用嘴!”

    俞风城顿了顿,松开了他,呵呵一笑,“真的?”

    白新羽瘫软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同时还不忘捂住屁股。

    俞风城趴在他身上,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肌肉,在他耳边轻轻呵气,“其实,我还是喜欢你反抗到底呀。”

    白新羽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俞风城在他嘴唇上重重亲了一口,露出魔性的笑容,轻声道:“玩儿过69吗。”

    白新羽一激灵,瞪大了眼睛。

    俞风城用极具蛊惑性的嗓音循循善诱,“我让你在上面,保证你爽。”

    白新羽咽了咽口水,光是在脑海里想象一下那个画面,他整个人就要爆开了。俞风城对他做的,都是他没做过的、新鲜的、偏偏又刺激十足的,就在前一秒,他还觉得让他给一个男人做口-活,那想自杀的程度,也就仅次于被男人爆菊了,可俞风城的提议让他觉得自己就算没占便宜,但好像也没吃亏,而且,听上去又淫-荡又放浪,让人内心深处居然隐隐有些期待。

    俞风城抱着他翻了个身,让他趴在了自己身上,用命令的口气说:“转过去。”

    白新羽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显然还没过心里那道坎儿,俞风城威胁道:“后悔了?没事儿,你随时可以后悔,趴下让我干就行了。”

    白新羽心一横,把身体转了个方向,羞耻地把屁股对着俞风城的脸,在叉开腿跨在俞风城前胸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脑海里名为理智的某样东西已经死了。

    俞风城伸长了胳膊,按了下他的脑袋,“含住。”

    ============本章肉-渣,和谐了======看作者有话说===========

    痛快地发泄完后,白新羽累得瘫倒在俞风城身上,连手指头都懒得动弹。

    俞风城把他抱了过来,大概是爽了一把心情好,难得温柔地亲着白新羽的额头、鼻尖,享受着片刻的温存。

    白新羽看着俞风城俊美的脸蛋,脑内不断地重复:这是个男人,这是个男人,这他妈是个男人啊!他怎么会沦落到跟男人滚床单的地步,还干了那样、那样和那样的事,妈呀,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俞风城抚摸着他的后腰,舔着他的嘴唇,低笑道:“你怎么又傻了,看我看呆了?”

    白新羽轻声道:“放屁。”他干脆闭上了眼睛。

    可俞风城却舔着他的眼皮,把他的睫毛都舔得湿漉漉的,他愤而睁开眼睛,目光确实有些闪躲,不太敢看俞风城戏谑的眼神,“还不睡觉,我困了。”

    “你睡啊,没人拦着你。”俞风城把他抱进怀里,轻声说:“这次虽然也算是酒后乱性,可你这回清醒得很好,明天早上起来你如果敢不认账,哼哼。”

    白新羽疲倦地说:“你让我认什么账啊,你又不会怀孕。”

    俞风城啪地在他屁股上狠拍了一下,白新羽“啊”了一声,敢怒不敢言,“你干嘛呀,我哪儿说错了。”

    俞风城眯着眼睛,“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白新羽看着他,大气都不敢出,“你说是什么关系?”

    “我让你说。”

    白新羽咽了咽口水,“勉强算炮-友吧。”

    俞风城眼底的情绪变幻莫测,让人很是难捉摸,但白新羽可以感觉出来他不太高兴,半晌,他歪着嘴角一笑,“对,炮-友,所以以后不准躲着我,知道吗?”

    白新羽任命地叹了口气,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堕落于不正当男男关系,却无法挽救,把他拖进这个泥潭的,正是自己一开始千方百计躲之唯恐不及的那个人,事实证明自己的直觉还是很敏锐的,可俞煞星不愧是俞煞星,躲都躲不起,如果不是他,自己肯定也能靠五指姑娘度过寂寞的两年,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他居然连在部队都能发展出炮-友来,想来想去,也只能怪自己魅力四射了。

    俞风城用被子把俩人裹紧了,“睡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夜里暖气不给力,白新羽感觉越来越冷了,于是也不自觉地往俞风城怀里靠了靠,最后更是破罐子破摔地把那只无处可放的手搭在了俞风城的腰上,人类的体温真是世界上最舒适的温度,让人很容易就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天没亮,俩人的生物钟已经把他们从睡梦中唤醒了,白新羽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放在以前,打死他也不相信自己能无障碍地早上五六点起床,现在却已经习以为常。俞风城也醒了,他一把搂住白新羽的腰,“看时间。”

    白新羽看了看手机,“五点四十。”

    俞风城哑声道:“再睡二十分钟。”说着把脸埋进了白新羽的颈窝处,早上真是太冷了,俩人其实都不愿意脱离这份温暖。

    白新羽睁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仔细回想着他来到部队这半年多生活的点点滴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一步步被俞风城给放倒了呢?明明当初坚贞不屈、誓死不弯,现在居然跟一个男人光着屁股抱在一起,还觉得怪暖和怪舒服的。他是不是被洗脑了?还是因为周围都是男人,他已经自甘堕落了?

    六点的时候,宾馆打来了叫醒电话,俩人都起床了。

    白新羽进浴室拿冰水洗了把脸,整个人彻底醒了,出来正对上俞风城,感觉一阵尴尬。

    俞风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没忘了昨晚上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吧。”

    白新羽故作轻松地说:“没忘,记性好着呢。”

    俞风城朝他伸出胳膊,“过来。”

    白新羽走过去,“干嘛?”

    “亲一下。”

    白新羽忍不住道:“你幼不幼稚。”

    “亲一下啊。”俞风城指着自己的嘴唇。

    白新羽别别扭扭地凑了过来,照他嘴唇上啵了一下,俞风城两手握住他的腰,低下头,加深了这个早安吻。

    亲完了之后,俞风城看着他笑了起来,一副猫偷吃了罐头得逞的模样。

    白新羽脸皮又开始发烫,他以前觉得自己挺厚颜的,跟俞风城认识之后,动不动就脸红,真是邪了门儿了。

    这时,他们的房门被敲响了,门外传来陈靖的声音,“新羽,风城,你们起来了吗?”

    “起来了。”白新羽赶紧去打开门,陈靖和程旺旺已经穿戴整齐,俩人的脸都有些浮肿,一看就是宿醉的模样。

    陈靖看着他充血的眼睛,笑道:“都喝多了吧,让你们喝,走吧。咱们再去早市买点儿东西,然后就该回去了。”

    白新羽开始还有些担心他们在隔壁听着什么,毕竟昨天他好像挺大动静的,但是看俩人神色如常,看来俞风城说得是真的,这家招待所的墙隔音效果真的很好,想到这里,他不仅打了个寒颤,也就是说,昨晚上俞风城要真把他那啥了,他真是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他啊。

    他们起大早去赶早市,那条街比昨天下午他们来的时候要热闹了好几倍,简直是人挤人,好像整个城镇的人都出动了似的。他们在一个很热闹的早餐铺子吃了大烤馕和羊奶,然后就开始大肆采购。

    白新羽依旧是有钱不花憋得难受,看什么都想买,甚至还买了一套维族人的衣服,像模像样地套在了身上,程旺旺觉得好玩儿,就让他脱下来给自己试试,他干脆就给三人一人买了一套,拿着手机拼命拍照,兴奋得跟来旅游似的。

    正在他们拍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显然是有人起冲突了,四人随着人群挤了过去,均是一惊,那不是昨天卖给他们孜然的那个维族大爷们吗,旁边还有那跟白新羽眉目传情了几下的他的女儿,另一边则是几个壮实的年轻人,他们用维族话叽里呱啦地吵着架,听周围人说,是因为摊位的位置问题吵起来了,那维族大爷先来,那几个年轻的非让他让位置,还挥舞着拳头恐吓着。

    白新羽看着那吓得快哭出来却还想挡在自己父亲身前的姑娘,气不打一处来,他想英雄救美一把,却又不敢自己上,就推了推陈靖,“班长,咱们为民除害去。”

    他依然陈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毕竟就算是以陈靖一个人的武力值,上去几脚就能把这几个混混给踹趴下,可是陈靖却皱着眉摇摇头,“当地人的冲突我们汉人不能管。”

    “啊?为什么?”

    “没为什么,就是不能管。”陈靖道:“你拿手机报警。”

    可是报警已经来不及了,那混混一脚就把大爷踹倒在地,然后去揪那姑娘的辫子。

    俞风城笑着拍了拍陈靖的肩膀,“班长,咱们现在不是汉人啊。”

    陈靖一愣,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反应过劲儿来了,低声道:“别打残了,上。”

    说着把买的东西往地上一放,第一个蹿了出去,一脚就把那个踹人的混混撂倒在地,脚尖对着男人的肚子上狠踹了一脚,那人立刻吐出一对泄物,爬都爬不起来了。

    旁边的同伙一拥而上,有的甚至摸出了弯刀,俞风城也冲了过去,一把抓着那个握刀人的胳膊,一个手刀劈了下去,那人疼得大喊一声,就松了手,俞风城夺过他的刀,拿刀把狠狠敲了下他的后脑勺,把人敲趴下了。

    程旺旺和白新羽也扑了上去,抓着个人就开练。程旺旺别看平时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没想到打起架来这么狠,在不致残的前提下,怎么疼怎么打,白新羽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就再没跟人打过架,都是别人打他,他别他哥打过,被高利贷的打过,到时候他别说反抗了,没吓得尿裤子都不错了,可是从到这群混混面前的时候,他猛地发觉,这些人的速度怎么这么慢,出拳软趴趴的,侧踢的姿势太不标准了,下盘还不稳,用脚一勾就能放平,再对着肚子两脚,人就起不来了,这些看上去壮实的年轻人,居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半年来他从来没真正意识到自己究竟成长了多少,今天他大概知道一点了。

    “当兵的,他们是当兵的!当兵的打人了!”一个混混指着俞风城大叫。

    原本俞风城动作太大,把前襟挣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绿军装。俞风城上去一脚就把他踹翻了。

    陈靖看那些都爬不起来了,抓着俞风城和白新羽叫道:“赶紧跑。”

    “啊?什么?”

    白新羽正尽情挥洒汗水,体会着当英雄的快感呢,这时候哪儿舍得走了,他应该过去温柔地把那姑娘扶起来,潇洒地整整衣襟,说“你没事吗?”,然后环视四周,接受百姓们的敬仰,这他妈还没演完呢,他怎么能走呢!

    陈靖抓着他领子把他拽了出来,以命令地语气说:“撤!”说完拎起地上采购的东西,一溜烟地跑出去好几十米,剩下三个人气喘吁吁地也追了上去。

    四人以百米冲刺地速度一口气跑出去五六百米,拐了弯儿绕紧了小巷里,最后回到了他们的车的地方。

    把东西把车上一放,四人各个气喘吁吁的,半天直不起腰来,他们目目相接,最后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不老歌请去文案上找真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