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41章 最新更新

第41章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临近比武大会那几天,武清天天抽出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指导白新羽射击,尤其是针对风雪天的风速和弹道计算方面的知识,传授了很多普通部队里根本用不着的知识,白新羽脑瓜子并不笨,就是不爱学,可现在他憋着一股劲儿想要赢过俞风城,简直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在学习、训练着,就连喂猪的时候都碰着本弹道学的书在那儿研究,那勤奋的劲儿简直是白小爷此生仅有。

    比武大会终于开始了。

    军区的领导检阅全团官兵的时候,炊事班的没参加,他们正忙得晕头转向地在准备吃的,但是从厨房里,能听到士兵们嘹亮的咆哮声,那种铿锵有力的声音真是非常振奋人心,哪怕不用看,光是用耳朵听,也能感受到共和**人威武的精气神儿。

    第一天的比武全是体能项目,炊事班的人只要一闲下来,就赶紧跑去操场看热闹,看长跑、散打、障碍,个个比得精彩绝伦,全团官兵的参与度和热情,都不亚于奥运会了,沉闷了大半年的军营,也因为这次的比武大会热闹了起来。

    白新羽拿着两罐儿饮料,七扭八拐地找到了冯东元和钱亮,俩人都参加了项目,不过一个结束了,一个明天,现在都在看热闹。

    白新羽把饮料塞到钱亮手里,“哎,障碍怎么样?”

    钱亮嘿嘿笑道:“别提了,拿了个倒数第三。”

    冯东元笑着说:“重在参与。”

    “现在比什么呢?负重越野?”

    “嗯。”

    “咱们班……”白新羽意识到不对,改口道:“3班谁参加呀。”

    “巴图尔。”

    “啊?他?”白新羽对巴图尔的印象,还是那个一米七出头,长着洋娃娃一般大眼睛和可爱的小梨涡的维族男孩儿。

    “别小看人家,他在耐力方面真是不简单,喏,他们回来了。”

    负重越野的人跑了一圈一万米已经回来了,他们身上的装备加起来超过30公斤,这对体能是个相当大的考验,白新羽自认一万米能跑下来,但如果负重的话就不好说了。只见三两个兵背着沉重的装备从白杨林深处跑来,白新羽一眼就认出其中最矮的那个,肯定就是巴图尔。

    梁小毛叫道:“唉唉唉,来了来了,大家准备好给巴图尔呐喊助威啊。”

    大熊道:“我嗓门儿大,大家跟着我喊。”

    “好。”

    巴图尔目前排在第四位,前面三个平均比他高半头,都是人高马大的型,只有他一个小个子,那装备在他身上,就跟小孩儿驮米似的,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忍心,可是巴图尔咬紧牙关,眼神坚毅,尽管身上脸上全是汗,到了最后冲刺的关头,却依然开始慢慢提速了。

    “巴图尔,加油!巴图尔,必胜!”大熊大喊一声。

    “巴图尔,加油!巴图尔,必胜!”三班的人跟着用力吼了起来,白新羽也是扯着嗓子在喊。

    其他比赛者的战友自然不甘落后,也纷纷给他们的战友呐喊起来,一时加油的声浪能掀翻天,可谓群情激动。

    离终点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巴图尔加快了速度,奋力朝着终点进发,一下子就超过了两个人,跑到了第二名。

    三班的人都激动得心怦怦直跳,他和第一名只差个一米多了,只要再加把劲儿……

    前面那个兵还是先巴图尔一步抵达了终点,俩人当时的距离也就差个三四步,众人失望地叹了口气,但马上就跑过去,递水的递水,擦汗的擦汗,巴图尔累得倒在地上,他喘得说不上话来,就直傻笑,看上去还是很开心。

    白新羽感到热血沸腾,想到明天自己也要站在比赛场上,会不会也经历这么惊心动魄的比试呢,他能赢过俞风城吗?

    冯东元道:“怎么样,咱们小巴图尔厉害吧,你看他个子最小,负重是最困难的,但是他是真能跑。”

    白新羽由衷地佩服,“厉害。”他道:“今天三班还有谁比赛啊。”

    “好几个呢,俞风城,大熊,梁小毛……哎,你不是跟俞风城挺好的吗,你怎么没去看他比赛?”

    白新羽腹诽道,傻逼才和俞风城好呢,他道:“没空,忙着呢……”他没忍住,问道:“他比得怎么样?”

    “你没听广播啊?”钱亮喝了口饮料,“这小子真是个神经病啊,他今天到目前为止比的六个项目,拿了四个全团第一,一个第二,一个第三,哎,要不说人比人气死人呢,不怕人家又帅又有出身,就怕人家又帅又有出身本人还比你牛逼。”

    白新羽听在心里,真是嫉妒得牙都酸了。

    冯东元笑道:“风城确实很努力啊,不服气不行,三班有这么一个能包揽一堆项目的兵,班长肯定很高兴,恐怕这一年的先进班级都要住在我们班了。”

    钱亮羡慕地说:“也不知道他到底哪儿来的这股劲儿,他要是想往上升吧,为什么要放弃读军校呢,他要是不想往上升,他这么拼命干嘛呀。”

    白新羽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他放弃读军校了?”

    “嘿,入伍第一天,我在火车站偷听到连长和指导员聊天。”钱亮勾着他俩的脖子,悄悄地说:“我当时听他们的话,就猜出来,俞风城肯定有背景,想来想去,军委里姓俞的不就那么一个吗,你们懂吧。”

    冯东元吓了一大跳,音量跟着降了好几度,“不、不可能吧,真是那个人的孙子,怎么会跑到新疆来当兵。”

    白新羽咽了咽口水,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不能说,俞风城可不就是那个人的宝贝孙子,这么抽风地放弃军校,跑到新疆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当兵,就是为了他那个了不起的小舅,哼,真是有毛病。

    钱亮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这么一猜,未必是真的,你们就当八卦听听吧,别和别人说。”

    冯东元点点头,他心里也不怎么信,所以就没太当回事儿。

    白新羽当时想,如果他和俞风城不是在部队,而是在北京之类的地方相遇,没有这里的特殊环境,俞风城会怎么对他呢?要么就是和他做个点头之交,太子党之间,面子上过得去就行,要么可能对他根本不屑一顾,毕竟俩人的背景差距也挺大的,反正,肯定不会一眼就看上他,出了部队,回到灯红酒绿的世界,什么样漂亮的男人没有,俞风城怎么会对他特别感兴趣呢。这么一想,白新羽就感到了一丝悲哀,俞风城是没得选了才来招惹他的吧,虽然一边瞧不起他,但一边又想着只有他还算对胃口,真够操蛋的,幸好俩人只是j□j,互相摸摸鸟,他也没吃亏,就当找了个免费的鸭子吧,谁叫这儿没女人呢,这么想的话,他心里舒坦多了。

    第一天的比赛结束后,俞风城成了全团的风云人物,满载而归,虽然得奖之后送得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儿,暖壶啊、水缸子啊之类的,但是晚上吃饭的时候,却能得到首长赏的一杯酒、一句夸奖,以及全团官兵的注目,这对很多军人而言,可比任何奖品都珍贵多了。

    白新羽看着被叫到军区领导那桌敬酒的俞风城,那意气风发的俊帅模样,让很多人都自惭形秽,当时白新羽正站在后厨传菜,俩人之间不过十来米的距离,可是食堂里人坐得满满的,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厨房忙碌的那些人,俞风城更不可能看到他,明明相隔没多远,白新羽却是第一次,感到他和俞风城之间的差距很大、很大。俞风城简直是用飞的速度在进步,而他却只是不紧不慢地跑,这样下去,他们之间会差出一条鸿沟,他在俞风城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永远被瞧不起。白新羽暗自握紧了拳头,他一定要在俞风城面前争回一口气来。

    第二天的下午,是射击项目的比试,白新羽忐忑地站在靶场,心里很是紧张。

    突然,一个人拍了下他的后背,白新羽回头一看,正对上一双戏谑地眼眸,相比他的不安,俞风城却是闲适得很,好像胜券在握,真是恨的人牙痒痒。

    俞风城道:“看你这样儿,很紧张?”

    白新羽哼了一声,“你从哪儿看出我紧张了,我巴不得快点儿开始,让你看看小爷的实力。”

    俞风城笑了笑,勾住他的脖子,低声道:“知不知道哥哥这两天拿了多少个第一?”

    “哥你个头啊。”

    “知不知道?”

    “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一下。”俞风城伸出两根手指头,比划了一个八,明晃晃地在白新羽眼前晃悠,晃得他眼睛疼。

    白新羽故作轻松地说:“什么大不了的,你也就这八个了。”

    俞风城趁着没人看,快速亲了白新羽脸蛋一下,“让我看看你究竟涨了多少本事吧。”

    那边的准备已经结束了,参赛人员开始就位。

    他们每个人都要经历卧姿、立姿、匍匐射击、移动靶等等的比试,全团一共选送了22个人,这22个人都是各个连队的高手,白新羽相信这里面没有一个是炊事班出身的,他这时候才意识到,全团2000士兵,不知道想参加射击比赛的有多少,而他又没有过往的优秀记录做参考,班长为了能给他拿到这个推荐名额,恐怕是费了心思的吧。

    白新羽集中精神,把全部的心思都投入到了远处的靶心上,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手里握着的不仅仅是一柄枪,更是他赌上的尊严和吹出去的牛逼,如果不能在这里压倒俞风城,不仅俞风城瞧不起他,他自己也会瞧不起自己。

    那一刻,他的心脏变得出奇的平静,周围所有的吵杂声都变成了虚妄的背景音,他不再去想自己在部队这个几月的经历,不再去想那群总是张大嘴要饭吃的猪,更不去想俞风城略带嘲弄的笑容,所有的这些都被他阻隔在思想和耳膜之外,他的世界好像只剩下手里的枪,和透过准星看到的红色的靶心,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充满了力量了,那是自信的力量,专注地力量,他相信自己一定能集中那颗正红的中心!

    砰地一声枪响,白新羽打响了他的第一枪。第一枪打完之后,他整个人渐入佳境,行云流水般把第一轮的比试打完了。

    成绩很快出来了,99.6环!

    白新羽兴奋地大叫一声,他朝着场外的武班长又蹦又跳,高兴得跟猴子一样。

    武班长皱着眉,做了个让他冷静的手势。

    白新羽前前后后比了个七八个人,都没有一个人超过他。这让白新羽信心倍增。

    很快,就到俞风城上场了,俞风城表现得极为冷静,看也没看白新羽挑衅的眼神,熟练地装枪、卧倒,开始了射击。

    一轮射击结束后,靶纸那边传来报环:99.4环。

    白新羽一拍大腿,爽得差点儿飞起来,他比俞风城高,哈哈哈哈哈哈他比俞风城高!

    俞风城淡笑看了他一眼,道:“还没结束呢。”

    由于比赛人数不少,项目进行得很缓慢,白新羽在卧姿、远程狙击两项上分别拿了第一,俞风城则在立姿、匍匐射击上拿了第一,俩人的分数只差0.2环,俞风城暂时领先,最后的移动靶射击就成了比试的关键。

    这个时候,整个射击场的人都开始注意白新羽,俞风城他们是早就熟悉了,可是这个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和俞风城较劲儿的兵是谁?问谁谁都说没见过,但都说很眼熟,最后对了一圈,发现他居然是炊事班的,这让众人大跌眼镜。

    只要最后一项不脱靶,比赛的一二名肯定就在俞风城和白新羽俩人之间产生了,这时候,俞风城也感到了一丝紧张,白新羽更是情绪不稳定起来,他人生中从来没在任何比赛中脱颖而出过,应该说他就从来没参加过任何比赛,运动会、学习竞赛,全都没他的份儿,他没有试过为了某一个目标和人死磕的感觉,很多时候他既懒得努力,也因为害怕就算努力了也成功不了而干脆放弃,可是现在不同,他终于找到了能让自己为之骄傲的长项,他喜欢这种争夺的感觉,这一刻,在全场都在瞩目他和俞风城决赛的这一刻,他感到热血沸腾,身体里属于男人的争强好胜的本能被彻底激活了,他想赢,想站在胜利的舞台上,想成为让其他雄性生物仰视的那个牛人。

    俞风城提着枪,第一个上场了,经过白新羽身边的时候,他笑着说:“你让我很意外。”

    白新羽双眼发光,俞风城的一句话,让他感觉整个人都被涨得满满的。对,就是这样,他就是要让俞风城意外,让所有瞧不起他的人意外,他还要让他爸妈、他哥都感到意外,因为现在的白新羽,是敢像男人一样拼搏的白新羽!

    移动靶是所有射击项目中难度最高的,却也是最近接实战的,敌人可不会站着不动给你当靶子打。

    俞风城半跪在地上瞄准,他标准的射击姿势、刀削般俊美无匹的侧脸和冷静、专注的眼神,被无数宣传兵收录进了相机里,很多年以后,这个营区的兵们都能在一些宣传图上看到当年俞风城令人惊艳风采。

    十个移动靶打完后,俞风城的成绩是97.1环,完全不出意料的好成绩。

    白新羽一听到这个数字,顿时感觉到压力有些大,他打移动靶时,最好的成绩是97环,但也仅仅只那一次上过95环,就算是武清这种几十万子弹喂出来的超级神枪手,也不敢保证每弹皆中红心,俞风城在领先他0.2环的情况下又打出这个成绩,他必须至少打出97.4环才能赢……

    几个士兵轮流打过后,很快就到白新羽了。

    武清这时候走了过来,拍拍他的后背,“紧张了?”

    白新羽道:“有点儿。”

    “移动靶不好打,不过你只要记住我告诉你的规律,计算好靶子移动的时间,跟固定靶也差不多,这玩意儿毕竟是匀速的机器,不是满地乱跑的人,别紧张。”

    “班长,你第一次打真人的时候,不紧张吗?”

    武清想了想,“当然紧张,不过我一想到那是威胁咱们国家和人民的坏人,我就觉得他怎么看怎么该死,所以我就开枪了,一枪,正中右胸,血喷得满地都是,我当时的感觉是,真他妈爽。”他用力拍了下白新羽的后背,“就把那些移动靶子都当成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去吧。”

    白新羽伸出手,和武清一击掌,笑道:“班长,等我给你赢个热水袋回来!”

    武清笑了笑,“我等着你的热水袋。”

    白新羽深吸一口气,稳步走了过去,他经过俞风城身边的时候,笑道:“我还会让你再意外一把。”

    俞风城微微一怔,白新羽的脸上浮现一抹自信的笑容,双目炯炯有神,他见过白新羽各式各样的表情,窝囊的、畏缩的、胆小的、耍赖的、撒娇的,但独独没有过这样自信满满的、斗志昂扬的,这笑容让白新羽整个人都发光一般亮了起来,俞风城感到心脏猛地漏跳了一拍,看着现在的白新羽,他几乎有点想不起来这个人刚进部队时候的样子了,明明不到一年的时间,一个人可能变得这么多吗?

    就在俞风城怔愣间,白新羽已经就位,沉着地拿起枪,对着慢慢滑来的移动靶,扣动了扳机……

    十发子弹很快就打完了,白新羽站起身,心脏怦怦直跳,他在等着那个最终的成绩,他能赢过俞风城吗?他能吗?他这个叫人失望了二十多年的草包纨绔子弟,能干一回让自己都骄傲的事儿吗!

    “97.5环!”

    白新羽瞪大眼睛,随即反应过来,疯狂地大吼了一声。

    赢了!他赢了!他赢了俞风城!他赢了全团的兵!

    他兴奋的又吼又叫,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一下子跳到了俞风城身上,抱着俞风城的脑袋兴奋地大喊:“我赢了!我赢了!”

    俞风城被他那音量震得耳膜都疼,他托着白新羽的屁股,笑看着他,“恭喜你,你赢了。”

    白新羽回过神来,才发现整个射击场的人都在看着他,大概都在想,这小子就赢了个热水袋,怎么跟得了奥运冠军似的那么激动。

    白新羽脸一红,从俞风城身上跳了下来,俞风城在他耳边低声说:“咱们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你要是也这么主动就好了。”

    白新羽暗暗拿手肘撞了他一下,然后赶紧跑到武清和陈靖身边,蹦得跟个兔子似的,“班长,班长,我赢啦。”

    武清和陈靖都含笑看着他,很是满意。

    冯东元和钱亮挤过人群,激动地抓着他大喊,“新羽你太牛逼了,太牛逼了!当初怎么没看出来呢。”

    白新羽得意地大笑起来,“怎么说话呢,小爷这叫深藏不露,哈哈哈哈哈——”

    三人高兴地又蹦又跳的,都为白新羽的成绩感到真心地喜悦。

    四连长这时候走了过来,笑着拍了拍白新羽的肩膀,“小同志,很了不起啊,团长可是一直在关注这个比赛呢,听说你是炊事班的兵,团长惊讶得半天没合上嘴,哈哈哈哈。”

    白新羽笑道:“谢谢首长。”

    四连长笑道:“怎么样啊,我上次说得事情,你考虑好了吗?”

    武清佯怒道:“你怎么回事儿,跑我这儿挖人来,老许知道吗。”

    “哼哼,许老三把这么有潜力的兵放在炊事班里,你说呢。”

    白新羽想起那天俞风城和武清说过的话,又看看身边的陈靖、冯东元和钱亮,他一是觉得,俞风城和武班长说得都有道理,四连长可能是为了让他过去,所以才多少有点儿夸张的成分,他枪打得再好,性格也不是狙击手的料,再者,他也舍不得三连的这些人,他道:“谢谢首长赏识,但是我……我还是喜欢三连,喜欢我这些兄弟们,我想留在三连。”

    四连长无奈地笑了起来,“真是让我失望啊。其实吧,我早已经去跟许老三要过人了,结果你猜怎么着?人家不放,说什么都不放,问原因也不说,就说不爱给我,你说气不气人,不过现在我算是反应过来了。”他看了武清一眼,“许老三别看表面是个莽汉,还真是有勇有谋,他把你扔到炊事班,恐怕是早就计算好的,你要是依然像在新兵连似的那么烂泥扶不上墙,那么让你去炊事班喂猪也不委屈你,但是如果你心里还有那么点儿志气,武班长就是能激发你潜能的那个人。所以他不放人,我也能理解,你们连长,也算是用心良苦。”

    白新羽愣住了,看着远远的主席台上,那个总是对他大呼小叫,从来没给过他半点好脸色的男人。真的是这样吗?这一切,连长都别有深意?

    作者有话要说:哟哟~小白今天扬眉吐气了一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