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50章 最新更新

第50章 最新更新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俞风城转过了脸去,沉声道:“你这么想正好。”

    白新羽用力扒了几口饭,感觉自己被噎住了,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一定是俞风城在这里,害他连饭都咽不下去了,这煞星果然晦气,从俩人相遇的第一天开始,把他的生活搅得乱七八糟,能远离这种煞星,他以后的路一定会越走越顺的,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儿!

    下午,许闯带着他们负重爬山,山顶海拔约4600米,他提前在上面插了一面旗,就是下个月的先进班级旗,谁先拿到旗就算谁的,但是班长不能拿。战士们原本已经适应了现在的海拔,突然要往更高海拔的地方全副武装急速前进,每上升百米,都有人感到身体不适。山顶的雪非常地厚,由于是较平缓的山势,没有什么雪崩的危险,但是及膝深的积雪大大增加了他们的攀爬难度,到海拔四千米的时候,很多人都开始气喘,但他们已经不是新兵,没有人躺地上不干,而是咬着牙继续往上冲,甚至是往上爬。

    白新羽在炊事班起早贪黑干了半年活儿,耐力也锻炼出来了,尽管感到胸口发闷,呼吸黏着,也没有生出放弃的念头,事实上许闯也不会让人放弃,除非晕过去。白新羽觉得自己在部队里最受到锻炼的,就是这种意志力。

    许闯大喊道:“还有四百米啊,流动红旗就在眼前了!”

    此时,俞风城、大熊和1班的一个尖子兵遥遥领先,三人卯足了劲做最后地冲刺。

    许闯站在陈靖身边,指着他们笑道:“看着没,我的兵就是要争强好胜,哪怕我奖的是根牙签,也要全力以赴。”

    陈靖笑了笑,“连长教导有方。”

    许闯瞥了他一眼,“怎么听着像你在挤兑我呢。”

    陈靖低声道:“连长,今天的训练强度已经够大了,差不多就行了。”

    许闯眯起眼睛,看着这群累得东倒西歪的兵,“不行,离我的期望差远了。”

    白新羽在旁边儿听得汗涔涔的,这个许闯真是个疯子啊,按许闯的标准,整个连能符合他标准的,不会超过十个。

    白新羽经过许闯身边的时候,许闯一把抓住了他的武装带,差点儿把他拽一跟头,他抹了抹汗,“连长?”

    许闯看着他,“去了炊事班还能调回来的,你是咱们团第一个,目前你还没让我看到调你回来的价值,别让我看走了眼,否则你还得回去,知道了吗?”

    白新羽咬牙道:“连长,我不会回去的。”

    “你不想回去,下一次全连考核,你综合成绩要达到中等,能办到吗?”

    白新羽高声道:“能!”

    “去吧。”

    白新羽跑远之后,陈靖皱了皱眉,“连长,你干嘛吓唬他。”

    许闯斜睨着他,“你是我最优秀的班长,不是个别兵的奶妈。”

    陈靖叹了口气。

    最后,是俞风城抢到了流动红旗,结果丝毫不出人意料。白新羽看着被三班的人拥簇着欢呼的俞风城,觉得有些刺眼。部队是个挺温暖的地方,但部队也是个很残酷的地方,想要获得掌声和尊重,钱和人缘都派不上用场,只有成绩,唯有成绩,白新羽很想念他拿到射击比赛第一时,夸奖和祝贺如海浪般朝他汹涌而来的感觉,他这辈子就体会过那么一次,却让他回味良久,常常体会那种成就感的俞风城,难怪会如此地傲慢。他渴望好成绩、渴望被人夸赞,那种渴望越来越压抑不住,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他迫切地想知道,如果他也能成为一个尖子兵,成为团队里耀眼的那一个,俞风城会怎么看他,会不会目光也总是追随着他,就像他的目光总是不自觉地追随着俞风城那般。

    拿到红旗后,全连人开始原路下山,等他们回到营地的时候,一批一批地趴在雪地里,累得半天动弹不得。

    白新羽拍了拍冯东元的脸,“东元,你没事儿吧?”

    冯东元摇摇脑袋,脸上沾满了雪,“累死我了,哎,你不累吗?”

    “累啊。”白新羽隔着厚厚的棉服敲着腿,但没躺下。

    冯东元有些惊讶,“你以前体力可比我还差的。”

    白新羽笑道:“你以为我在炊事班半年都在睡觉啊,每天起早贪黑,做饭种地喂猪,除了比你们自由点儿,根本闲不着。”

    冯东元点点头,“所以我早就跟你说过,人是有无限潜能的,就看你努不努力,你努力,什么都能做好。”

    白新羽想了想,“那我要是努力,能比俞风城还厉害吗?”

    “啊”冯东元愣了愣,随即支吾道:“嗯……这个,不一定的……”

    “你就说可不可能吧,说实话。”

    “可能当然是可能的,但是,人的成功除了努力之外,也有很多其他因素的……”

    “呿。”白新羽白了他一眼,“你是想跟我说,俞风城天生就比我厉害,我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比过他对吧。”

    冯东元斟酌着措辞,“不是这样的,你看你射击比赛不就赢了他吗,这证明你在这方面比他有天赋,只要努力,你肯定在某一个领域会比他厉害的。”

    白新羽听着听着就笑了,他摸摸冯东元的脑袋,“不愧是读书好的优等生啊,这么会说话。”

    冯东元笑了起来,白新羽趁着他张嘴,抓起一团雪就扔到了他脸上,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冯东元快速反击,抓着雪团砸到了白新羽脑袋上,白新羽一下子扑到了冯东元身上,俩人抓着雪互相攻击,他们穿得都很厚,远处看就像两只熊在地上打滚。

    钱亮在旁边直乐,“你们俩知不知道累啊。”

    俩人一边笑一边闹,明明身上酸痛得动都懒得动,却也玩儿得不亦乐乎。

    远处,俞风城正在喝水,拿着水壶的手却僵在了半空中,他看着笑得脸红扑扑的白新羽,心里涌上莫名地感触,让他无法形容那一刻是什么心情。去了雪豹大队,就很难再见到白新羽了,俩人的关系本就不明不白,到时候断了,也是顺理成章的,他一直都知道这些,只是他常常不去想,不想去想。可现在他却不得不想,因为随着白新羽的变化,他对这个人的想法在变,俩人的关系也在跟着变,事到如今,他们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他的预料,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最开始听到白新羽,只是存在于他儿时记忆中的一个小混球,因为辗转的关系,他小舅托他照顾这个人,他表面上答应了,却嗤之以鼻,以为部队是托儿所吗,照顾个屁。他生长在军人世家,成为职业军人是他从小的梦想,对他来说,军队是严肃和神圣的,不是让人来瞎混的,第一次的见面,更是让他对这个人的印象差到了极点。所以他恐吓他、威胁他,希望能把他赶回去,后来见实在赶不走,长得不错、逗弄起来也好玩儿,就打算放在身边解解闷,他没想到白新羽会改变、会成长,也会有让他惊讶的行为、意外的成绩,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很多东西都变了味儿了。

    他看着白新羽,眼神越来越深沉。

    晚上,他们在雪地里架起了大锅熬粥,另一边则蒸着热腾腾的馒头、猪肉,这一天体力消耗太大,不吃面食和肉

    ,根本就填补饱肚子。

    开饭的时候,一百来人几乎是抢着去打饭的,各个狼吞虎咽的,刚吃了没两口,许闯一嗓子,“紧急集合——”

    战士们心里叫苦不已,赶紧把碗往地上一放,快步跑到空地上集合。

    “半个小时,三到四人一组,建造单兵掩体,谁的掩体不合格,今晚上就埋在雪里睡,开始!”

    战士们拿起撑子、铁锹,忍着饥饿和寒冷,开始在地上刨雪。

    半小时后,许闯慢悠悠地站起来,一个一个检查,所有人都心惊胆战,在掩体下睡一晚上可不是开玩笑的,真的有可能冻死人,许闯虽然不可能让他们冻死,但让他们在下面趴两个小时,也够人受的。

    检查了一圈,许闯点点头,“全部合格,吃饭吧。”

    战士们如获大赦,就地解散了,但是等他们拿起碗一看,粥已经彻底结冰了,馒头硬得跟石头一样,猪肘子一咬一嘴冰碴子,能把人牙冻掉,就是这样,他们也得吃,不吃就没有体力,不吃,明天更难熬。

    把那些冰块儿送进了胃里,他们钻进帐篷准备休息。一个帐篷睡一个班的人,十个人并排躺着,几乎无法翻身。

    白新羽刚躺下,俞风城就躺在了他旁边,白新羽看了他一眼,俞风城也看着他,理直气壮地说:“干嘛,没看见没位置了吗。”

    白新羽看了看,自己睡在最里面,俞风城最后一个进来,确实就他这儿还稍微能空出点儿地方了,他撇了撇嘴,没搭理他,径自背冲着俞风城躺下了。

    冯东元笑了笑,“你们俩真是的,有时候看着特好,有时候又闹别扭,和我弟弟妹妹好像。”

    白新羽道:“你弟弟妹妹几岁了。”

    “一个十三一个十岁。”

    “去你的。”白新羽盖上被子,使劲哆嗦了一下,“这被子是泡过水吗,怎么这么冰。”

    “太薄了呗。”冯东元裹紧被子,“真的好冷啊。”

    帐篷里的战士们纷纷抱怨冷,一个个缩得跟虾球似的。

    陈靖道:“这被子够大,跟身边的战友盖一床,凑近点儿睡,能暖和很多。”

    众人一听,赶紧和身边的人蹿被子,俩人睡两床被子,果然比刚才好多了。

    白新羽挪到冯东元身边,“来来来,对了,你不抢被子吧?你要是抢我会踹人的。”

    “我睡觉可老实了……”冯东元愣了愣,“新羽,不行啊,我得和巴图尔一床,要不不是剩下单的了。”

    巴图尔个子小,已经一下子钻进了冯东元的被子里,哆嗦道:“冷哟,冷哟。”

    白新羽怔住了,看着冯东元和巴图尔正在整理被子准备睡觉,瞬间感觉自己被抛弃了,他慢慢地扭过头,看着俞风城。

    俞风城挑眉看着他,一副“命运的安排”的表情。

    白新羽撇了撇嘴,内心挣扎了起来,俞风城已经掀开被子罩住了他,并把他拽到了自己身边,两床被子一叠,再加上对方的体温,身体一下子暖和了不少,在这种死冷寒天的地方,这种温暖根本让人欲罢不能。

    俞风城搂着他的腰,额头顶着他的额头,俩人在黑暗中悄悄对视着,谁都不敢说话,不管说得多小声,肯定会被别人听见,因为他们连彼此沉重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谁先动了一下,四片温热的唇瓣贴在了一起,白新羽闭上了眼睛,细细吮吻着那柔软的嘴唇,俞风城的手贴在他后背,他就感觉从背心的地方传来无限暖意,这隐秘又刺激的吻,让人很有偷情的快-感,白新羽一想到他身后躺着一个班的战友,心脏就怦怦直跳,唯恐弄出一点动静,因此那个吻清浅而安静,似乎没有任何目的,仅仅只是想要碰触彼此的嘴唇。

    白新羽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正不正常,就好像他明明意识到一件事有危险,可还是禁受不住诱惑向前,他告诉自己,他只是从俞风城身上寻求一点儿安慰和刺激,纾解他枯燥的军营生活,就像俞风城对他那样,无论是接吻还是抚摸,都是他自愿去享受的一件舒服的事,谁也不吃亏,挺好的。

    在这令人胆寒的冬夜里,俩人抱在一起,交颈而眠,彼此呼吸同调、心跳同步,罩住他们的这一方棉被,温暖了他们周身的每一个细胞。

    天没亮,他们就被集合哨给叫醒了,战士们火速跳了起来,三分钟时间就整装完毕,出现在了许闯面前。许闯带着他们再爬了一次山,不过这次没有负重,权当晨跑了。

    白新羽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憋着一股劲儿想跟上俞风城,他就是想试试,他和俞风城之间的差距有都远。

    本来是匀速跑着的冯东元,发现白新羽速度一直过快,就提醒了他一次,白新羽充耳不闻,反而撇下他,跟俞风城并肩跑了起来。

    俞风城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跑步还能怎么了。”

    俞风城莫名其妙,过了一会儿,他嗤笑道:“你难道是想跟上我?”

    白新羽哼道:“我只是早上突然有劲儿使不出去,想跑快点儿。”

    “那你就跟吧。”俞风城也没提高速度,还是以他的匀速往前跑着,保持着呼吸的节奏,虽然高原反应也让他难受,但他的状态并没有下降太多。

    开始白新羽还能勉强跟上,可上了四千米后,他开始胸闷气短,跑得也越来越慢,俞风城的背影就在他前方不远处,他不服气,咬着牙往前跑,可距离却越来越大,最后俞风城到达山顶,折返往回跑的时候,他还差了至少三百米。

    俞风城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轻轻一笑,明明是不带什么情绪的笑容,可看在白新羽眼里就好像在讽刺他一般,妈的,真气人。白新羽大吼一声,拼足了劲儿跑到了山顶,然后快速往山下折返,看着俞风城越变越小的背影,他都恨不得能滚下去了。

    他听到冯东元惊讶地说:“新羽,你跑得好快啊!”

    白新羽充耳不闻,由于积雪太厚,一脚下去踩得太实,没j□j,他整个人噗咚一声扑倒在雪地里,摔倒的人很多,也没人注意他,他吐掉嘴里的雪,爬起来就继续跑。

    等他跑回营地的时候,只有寥寥几个人回来了,回头一看,大部分人都还在山上,许闯有些意外地看着他,“第五个回来的,今天怎么了,吃大力丸了?”

    白新羽这才回过神来,不知不觉间,他一个劲儿地追着俞风城跑,居然把大部分人都甩在后面了。

    战斗们陆续都回来了,冯东元 跑到白新羽身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新羽,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跑……跑这么快。”

    白新羽嘿嘿笑了笑,“今天状态好吧。”

    俞风城笑看了他一眼,“还差三四百米呢。”

    别人听不懂俞风城说什么,白新羽当然听懂了,他哼道:“下次就不差了。”追赶俞风城的脚步也许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但却能让他充满干劲儿。

    吃过早饭后,他们休息了半小时,开始上雪地侦查课,一上午的课结束后,许闯要求他们全副武装,步行回营区。这里离营区有近三十公里的路,在这种大雪天里,走到天黑都走不到,他们早料到许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最后肯定要放大招,只能暗地里腹诽。

    许闯坐在吉普车上,盯着他们行军,时而让他们急行两公里,时而让他们匍匐前进五百米,一路上变着花样儿地折腾他们。白新羽才下连队一个星期,就经受这样的训练,身体上和心理上都很难适应,这训练强度可比在新兵连的时候大多了,但他还是咬牙坚持着,几次掉队,都被战友拽了上来。

    下山之后,雪浅了很多,路也稍微好走了,但走了三个多小时,所有人的脚都冻得发麻,几乎没有知觉了,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们饥寒交迫,几乎是靠意志力在前行。

    白新羽和冯东元搀扶着往前走,走着走着,本来累得都不想开口的冯东元突然笑了。

    白新羽无奈道:“你还有劲儿笑,笑什么呢。”

    “你记得吗,你第一次参加晨跑,才三公里你就跑不动了,坐在地上耍赖,被班长教训了一番。”

    白新羽也笑了,“当然记得了。”

    “新羽,我觉得这一届新兵,就你变化最大,进步也最大,我挺为你高兴的。”

    白新羽感慨道:“如果没有你们鼓励我,我可能早就放弃了。”

    “跟我们关系不大,是你真的有这个潜力,射击比赛也是,其他训练也是,你要相信自己什么都能做到,然后努力去做就行了。”

    白新羽感觉心脏被填得满满的,他用力点了点头,眼神是前所未有地坚定。

    回到营区,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战士们累得直翻白眼,脱了衣服躺床上就睡着了。

    睡了没多久,白新羽被鸟憋醒了,他忍了半天,想着长夜慢慢,长痛不如短痛,一咬牙,掀开被子跳下床,跑出去上厕所。

    结果他刚走出宿舍,就见许闯和陈靖站在楼梯口那儿低声说着什么,陈靖穿戴整齐,完全不像要睡觉的样子,俩人看到白新羽,都愣了愣。

    白新羽解释道:“我、我上厕所。”

    “去啊。”许闯道。

    白新羽一溜烟钻进厕所,再出来的时候,发现许闯和陈靖已经移到了厕所外面,好像在等他。白新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

    陈靖轻叹一声,“我们在商量紧急集合呢。”

    白新羽瞪直了眼睛,心里大骂这个许闯有没有人性啊,他们都快累成死狗了,还紧急集合,要命啊!

    许闯挑眉看着他,“你们挺不愿意的吧,你们班长也劝我换我一天,来,我听听你的意见。”

    白新羽咽了口口水,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他觉得以许闯的性格,越说不愿意,许闯越来劲,可万一昧着良心说愿意,许闯真听他的怎么办,于是他支吾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许闯道:“说话啊。”

    白新羽心一横,“服从首长指挥!”

    许闯笑了笑,指着白新羽道:“陈靖,你看着没,这才是正确的态度嘛,哎,也不怪你,是我太惯着你了。”

    陈靖无奈道:“连长,那你干嘛还来问我意见呢,直接吹哨不就行了。”

    许闯一时语塞,“你比较了解他们嘛。”

    “所以我的意见就是换一天啊,今天大家太累了,超负荷的训练可能适得其反。”

    许闯摸了摸下巴,“行吧行吧,那就换一天吧。”许闯撇了撇嘴,裹紧大衣走了,走的时候还低声嘀咕什么。

    白新羽松了口气,吓得腿都软了,等许闯走远了,他才笑道:“班长啊,还好连长听你话啊。”

    “连长有时候跟小孩儿似的,想一出是一出。”

    白新羽笑道:“那是因为班长最优秀,连长喜欢你嘛,最好班长能一直当我们班长。”

    陈靖微怔,一下子沉默了。

    白新羽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他觉得这气氛不太对,“班长?”

    陈靖抬头看着他,“新羽,我跟你说件事,你暂时别告诉其他人好吗?”

    白新羽心里一紧,“班长,你怎么说这种话,有点儿奇怪啊……”

    “本来也不该跟你说的,可是……一想到我要走,但是还不能告诉你们,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憋得难受,就想找个人说说。”

    白新羽急道:“班长,你要去哪儿啊?你要退伍吗?”

    “不是。”陈靖摇了摇头,“我已经决定去参加雪豹大队的选拔了。”

    作者有话要说:大伙的命运要换个更牛逼的地方继续演绎~~ =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