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56章

第56章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绑起来的兵们渐渐都醒了过来,他们都没料到那么热情的篝火晚会后会遭到这样的对待,一时都懵了。

    “快想办法弄开绳子!”梁小毛气得嗷嗷叫,“我就说昨天怎么给我们好吃好喝的。”

    “绳子挺紧的。”陈靖道:“我们刚才已经挣了半天了,挣不脱。”

    “那么怎么办?”大熊左顾右盼,“有没有什么刀、尖利的石头之类的,快找找,总不会一直绑着我们,那还考核个屁啊。”大熊从草地里抓起一个石头,去磨绳子,可是因为他是背手被绑,这个动作是别着劲儿的,不太使得上力,就算能磨断,天也黑了。

    跟他们一队的别的连的排长,叫王胜的人道:“不会那么简单的,这就是我们的第一道考验。”

    俞风城扭过头看着把他的手绑在背后的绳子,道:“用牙咬吧,这是麻绳,虽然粗了点儿,总能咬断。”

    “咬?我们够不着啊。”

    俞风城看向离他们最近的一队,已经有人醒了,他道:“往那儿挪,我们跟他们队互相咬绳子。”

    这句话提醒了众人,他们八人背靠着背,由于脚也绑着,他们只能像个八脚蜘蛛一样一同在地上挪着屁股,朝另一队靠近,其他队伍也反应过来,纷纷朝着就近的队伍靠拢。

    他们和另一队挨上之后,就分别伸过来几张嘴,咬着对方一个人手脚上的麻绳,那麻绳非常粗糙坚韧,不知道是用多少股亚麻编成的,大熊咬了半天,嘴角和舌头都被割破了,虽然伤口不深,但看着满嘴血,很是吓人。

    其他队伍也在拼命地咬绳子,场面看上去很是狼狈滑稽,但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雪豹大队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把他们从乐园一下子踹进泥地,昨天跟他们把酒言欢的老兵,可能现在正埋伏在森林里狩猎他们,开头已经这么不留情面,后面的路该有多难走?

    大熊咬了半天,嘴疼得不行了,开始转圈换人,这么换了几圈,轮到了白新羽,白新羽看着那混杂着血和唾液的被咬得参差不齐的麻绳,他不觉得恶心,他只觉得心慌,选拔才刚开始,他已经开始心慌,他俯□,用力撕咬着那粗粝的麻绳,那绳子有一股干草的味道,混合着血腥味,咬在嘴里令人想吐,他使劲撕扯它每一股亚麻,直到那些粗糙的绳子划破他的嘴角和口腔,把他的牙扯得生痛。

    他们就这么轮番咬了半天,陈靖第一个被解放了出来,他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开始在现场寻找锋利的东西,在翻找了几个帐篷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一包刮胡刀片,用来割绳子,只是那刀片非常纤薄,往往割不完一根绳子就会弯折,这么弄断几根绳子后,被解放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找来石头等东西,硬是把绳子磨断了。

    他们蓝队是第一个全员挣脱束缚的,几人跑到篝火堆前,拿起了那个蓝色的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串坐标,还有一句话:五十公里奔袭。

    “就、就这样?”梁小毛抢过信封,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就这么一个任务?跑五十公里?那不是天黑就能到了。”

    “怎么可能那么简单。”陈靖蹙起眉,“居然只有这么一句话和一个坐标,折页太简陋了。”

    白新羽注意到脚边一样东西,他叫道:“哎,这里有个东西。”篝火堆旁边放着一块木板,这木板相比篝火堆,太干净太新了。众人都被他吸引,他拿起木板,翻过来一看,上面用炭灰画着一只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动物,然后同样用炭灰写了两个单词:GAME START。

    白新羽一把把木板扔到地上,狠狠踹了两脚:“game你大爷啊!”骂完还往上面吐了口带血的吐沫。

    其他队伍也有人过来了,打开信封一看,跟他们的内容没有任何区别。

    八十个兵有些茫然地站在营地里,有些人气急败坏,朝着朗朗晴空大声骂娘,如果一开始他们面对的就是雪豹大队的严酷考验,他们还不至于生气,毕竟这可是他们自己想要的机会,他们生气是因为感觉被背叛了,被那些昨晚上和他们又笑又闹的老兵们背叛了。虽然这想法有些幼稚,这毕竟只是一个试炼,那些人还是他们的同胞,但愤怒的情绪已经在他们心里埋下了种子。

    他们队里一个叫刘柳的人问道:“咱们现在怎么办?这张纸上没有规定时间,也没有通过或者淘汰的条件……”

    俞风城道:“上面给了坐标,那我们就必须至少该有指北针,在森林里奔袭五十公里,连套基本的装备都没有,不可能完成,我们要先找到装备。”

    几十人开始分头在营地里搜寻起来,他们觉得雪豹大队会把装备留在某个地方,但他们很快就知道装备不在营地了,80人的装备可不是那么好藏的。

    “哎,你们来看看,地上有油印子。”王胜喊道。

    几人走了过来,陈靖蹲□,用手指抹了抹地上的油迹,“没干……再找找,还有没有。”

    他们分头去找,又在一条路上找到一些油迹,汽油柴油都有。

    俞风城低声道:“附近肯定有补给站在提供这座营地发电和车辆用的油料,既然能补给油料,那么肯定也有储备的装具,咱们去那个基地找装备!”

    看着其他队伍还在商量对策,他们八人赶紧悄悄地离开了营地,顺着油迹往那个基地赶去。他们走了没多远,隐约看到后面有队伍也已经跟了上来。

    这条从树林里辟出来的路上很容易就能找到运油车漏的油,他们顺着油迹一路往南走了四、五公里,一个军用补给站的就出现在了道路的一旁,这个补给站应该是专门给这个野外训练基地服务的,看上去规模不大,门口有两个列兵把守,还有车辆偶尔进出,墙上装着监控摄像头。

    他们躲在一旁观察了半天,都没有随便行动。这毕竟是军队的补给站,如果他们去里面偷装备,万一被当成小偷毙了怎么办,那么大大方方走进去要装备?能行吗?

    八人围在一起,商量起来,白新羽道:“咱们现在怎么办?这正常吗?我们真的要进去?”

    陈靖皱起眉,“我们现在犹豫的问题是,这是不是雪豹大队设计好的一个环节,万一这里不是我们应该得到装备的地方,那我们偷东西被发现就犯错误了,万一是,那我们直接走进去肯定就输了。”

    大熊咬了咬牙,“其他队也都跑过来了,这是营地唯一能找到的线索了,不如我们赌一把吧,真赌错了就挨罚呗,又不能枪毙我们。”

    梁小毛点点头,“我同意,目前这是我们唯一知道能有装备的地方,不然接下来的五十公里奔袭可怎么走,这应该是雪豹大队设计好的。”

    陈靖看向众人,“大家都同意吗?”

    俞风城点点头,“赌一把吧,这只是个普通的补给站,又不是什么军事重地,除了看门的和摄像头就没什么警戒了,进去没什么难的。”

    众人都跟着点头。

    “好,那我们就偷溜进去。”陈靖看了看其他队,“我们要赶在他们前面,进去的人越多越容易被发现。”

    “那墙上的摄像头怎么办?”

    队伍里一个叫李佳乐的兵咧嘴笑了笑,“这个交给我。”他从手腕上拽下一串水晶手链,他拿在手里掂了掂,自语道:“回去再把你串好。”说完,他用牙齿把手链里的皮筋咬断了,把水晶珠子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口袋里,然后用那皮筋和树杈做了个简易弹弓。

    刘柳笑道:“原来你也玩儿这个,我小时候经常用它打鸟。”

    “这玩意儿我们老家的小孩儿都会玩儿,打个摄像头不成问题。”李佳乐悄悄绕到补给站的左面围墙,这里靠近小路,来往车辆少,他很快就找了个隐蔽地位置,把石头夹在弹弓上,噗地一下射了出去,那石块正砸在摄像头的镜头上,脆弱的镜头应声而碎。

    李佳乐朝几人挥了挥手,他们快速跨过小路,跑到了墙根儿处。

    陈靖朝白新羽使了个眼色。

    白新羽后退了几步,一个助跑,踩着墙面就扑到了墙沿上,这个动作他在新兵连的时候不知道练过几千次,相比当年的笨拙,他现在可灵巧得很,轻易就能翻过去。他趴在墙沿上,悄悄探出脑袋,观察着补给站,一般这种小型补给站,有一个班驻守就不错了,果然他一眼看过去,没看到任何人。他跳了下来,“没看到人。”

    “描述地形。”

    白新羽快速道:“不规则矩形,从东到南依次是营房、加油站、仓库、仓库、楼房,前方一片停车场,主要是油罐车和军用卡车,西南面是个小的训练场。”

    陈靖道:“咱们选三个人进去吧,太多人容易被发现。”

    众人互相看了看彼此,都没有首先自告奋勇,万一这里真的只是个普通的补给站,不是雪豹大队设计好的任务地之一,那他们的所作所为就太尴尬了。

    陈靖道:“我去,我是你们几个的班长,不管怎么样,我都得负责。”

    “我也去。”俞风城和白新羽异口同声道。

    梁小毛和大熊马上道:“我也去!”

    陈靖笑道:“就我和风城还有新羽吧,去太多人也不好,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们把装备搬出来。”

    “好。”王胜看了看表,“如果你们半个小时内不出来,我们就派一个人进去看,如果那个人还不出来……我们就走进去自首吧,嘿嘿。”

    “好,大家放轻松,这毕竟只是个选拔。”陈靖拍了拍几人的肩膀,然后对俞风城和白新羽道:“走!”他后退几步,一个箭步跃上了墙,利落地翻了过去,然后在墙那头小声说:“安全。”

    俞风城和白新羽都敏捷地翻了过去。

    他们一落地,就快速顺着墙根儿跑到了营房旁,整个补给站静悄悄的,他们一路都没看到一个人,很快就越过营房。在加油站,他们看到了正在卸油的油罐车,有两个兵在那儿干活,他们借着停车场上的车的掩护,悄悄穿过了加油站,终于到达了仓库。

    那仓库大门上着将军锁,根本弄不开。

    俞风城小声道:“去看看窗户。”

    几人猫着腰走到窗户边,窗户也是锁着的,但比铁锁好对付多了,他们趁着下一辆油罐车卸油弄出来的巨大动静,用衣服抱着手肘,悄悄撞碎了玻璃,翻身跳了进去。

    仓库里不怎么透风,散发着一股难闻地霉味儿,光线也非常暗。

    白新羽眼尖地发现墙角堆着的装备,悄声道:“在这里!”

    三人跑了过去,拿起一个标准配置的行军包,打开看了看,他们穿越森林需要的基础装备差不多都有了。

    俞风城道:“找压缩干粮,快。”

    三人正要分头去拿装备,突然,仓库里灯光大亮,一堆人从仓库最黑暗的角落里跑了出来,举着枪对他们喊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三人一惊,放下装备,举起了手,他们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

    仓库门被打开了,霍乔的笑声在他们背后响起,三人转过头去,霍乔双手插兜,悠闲地走了过来,“你们的动作比我想的还晚了一会儿啊。”

    陈靖立刻敬了个军礼,“首长。”

    霍乔道:“恭喜你们成为第一个到达这里的队伍,蓝队,嗯?作为第一个到达的奖励,将由我亲自给你们解释游戏规则。”霍乔微眯着眼睛笑了笑,“简单来说,选拔从现在才正式开始。”他打了个响指,身后有人推着推车走了过来,上面摞放着装备,“这些才是你们的标准装备。”

    白新羽咽了咽口水,“那最后一个到的,有惩罚吗?”

    “有啊。”霍乔笑道:“当你们从这里出发,游戏就开始计时了,最后一个到这里的队伍,就是最后一个出发的,游戏规则一,五十公里奔袭任务,限时72小时,超过时间的,淘汰,最后到达的一半人,淘汰。”

    陈靖皱眉道:“那就是四十人。”

    霍乔哈哈笑道:“四十人?如果你们能有一半人在72小时内到达,那我这个考官就该被革职了。”

    俞风城淡道:“继续。”

    “游戏规则二,你们的无线电里,有一个求救频道,坚持不下去的、受伤的、被困的,必须第一时间求救,放弃选拔。”

    “还有吗?”

    “游戏规则三,在你们奔袭的过程中,会有连队对你们进行围追堵截,中弹的立刻出局。”

    俞风城道:“首长,你光说了淘汰,那通过的条件是什么?”

    霍乔神秘一笑,“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他抓起行军背包和一套衣服扔给俞风城,“换上。”

    白新羽拿过衣服和枪,顿时感到有些兴奋了,他只用过一次这种装备,在一次小型演习中,他们的枪上是激光发射器,枪膛里是包空弹,抢打到身上,衣服里的激光感应器就会冒烟,很是刺激,这种包空弹虽然不是真的子弹,但是如果近距离射击,依然会对人体造成一定伤害,这也是实战演习中无法避免的。

    三人换好衣服,霍乔看了看表,又看向他们,目光如炬,“现在是上午九点整,三天后,我在终点,等你们。”

    三人也深深看了霍乔一眼,拿上另外五人的全部装备,头也不回地跑出了仓库。他们把装备抛过围墙,人也跳了出来。

    梁小毛兴奋道:“拿到了?太好了!”

    陈靖道:“拿上装备赶紧走,路上说。”

    “我靠,果然是他们设计好的。”大熊听了陈靖的描述,忿忿地说,“简直跟耍我们一样。”

    “比耍我们要严酷多了。”王胜看了看表,“50公里的路给我们72小时,看来路上绝对不会轻松了。”

    “怎么轻松。”李佳乐捏着一小袋行军口粮,叹了口气,“72小时,就这么一顿早餐的量。”

    陈靖和刘柳在树林里警戒着周围,陈靖扭头道:“算出来了吗?”

    俞风城道:“快了。”他正在利用指北针算夹角,计算那个坐标指向的目的地的方向,半晌,他道:“出来了,西南方向。”

    其他人也都换好了全套的装备,白新羽拿出一小盒油彩,笑着凑到陈靖面前,“班长,脸递过来。”说着用手指沾着油彩,在陈靖脸上画起了伪装色,“班长啊,我给你脑门儿上画个‘王’字怎么样。”

    陈靖笑道:“别闹。”

    大熊道:“来,给我画个忍者神龟的。”

    几人互相画好伪装色,清点了一下装备,然后,正式出发了。

    前面的几公里还能看到水泥路,后来随着指北针指向的方向,他们彻底进入了森林,朝着目的地小跑着前进。

    一上午都相安无事,他们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感觉肚子饿了,找了个地方休息,白新羽看着那袋单薄的口粮,有些不舍地拆开了,往嘴里倒了一小把。

    其他人也犹豫着要不要吃完。

    俞风城道:“吃完吧,森林里不缺吃的,保持体力是最重要的。”说完把口粮一口气都吃掉了。

    白新羽一咬牙,长大了嘴巴,把口粮往嘴里倒去。

    “有车!有人跟踪我们!”放哨的刘柳从高坡上滑了下来。

    白新羽被吓了一跳,猛地呛了一下,口粮撒了一地,他那个来气,赶紧想去捡,俞风城一把拽起了他,“别捡了,走!”

    八人还没休息上十分钟,又被迫跑了起来,树林里响起了枪声,伴随着山地摩托的声音,正朝着他们的方向追来,他们拼命地往前跑,俞风城低叫道:“两两分散,梁小毛和大熊引诱他们,我们伏击。”

    说着,他抓着白新羽从羊肠小径上跳到了一个坡下面,躲藏在一个枯老的树根下。

    听着渐进的摩托声,白新羽深吸了几大口气,依然感到心脏砰砰直跳。

    俞风城悄声道:“射过真人吗?”

    白新羽摇摇头。

    俞风城道:“我也没有,但肯定很刺激。”他举着枪,悄悄把枪口对准了来路。

    摩托声在不远处就停下了,肯定有人下车了,白新羽握着枪,默念着武清对他说得话,见到考核方的人一枪毙掉,对一枪毙掉!

    俞风城瞄准了第一个踏入他视线的兵,毫不犹豫地开了一枪,砰地一声巨响,中弹的人身上立刻冒起了烟,他看了看自己,无奈地举起了手,他身边的战友立刻猫着身体躲在了树后面。

    俩人打完这枪,往前跑去,他们知道这一枪是侥幸,并非是俞风城侥幸射中,而是对方不知道他们藏身的地方,所以侥幸能发出这一枪,现在他们俩的位置暴露了,就不那么好伏击了。摩托再次追了过来,又是一枪,摩托上的一个人被子弹擦到了,立刻冒起了白烟,但驾驶摩托的人没停,直朝着大熊和梁小毛追去。

    白新羽悄声道:“好像有十来人。”

    陈靖的声音在无线电里响起,“我们从左侧方进攻,风城新羽右侧,李佳乐刘柳从后方包抄。”

    “好。”

    几人借着草木石头的遮蔽,朝着那些人靠拢,半响,俞风城道:“不行,他们散开了,他们实战经验比我们丰富,不会被我们包围的。”

    “小毛、大熊,你们怎么样了?”

    “嘿,他们目标这么大,被我们干掉了。”

    俞风城道:“太好了,把摩托车抢过来。”

    “呃……这好吗?我问问啊。”

    “问个屁,抢。”俞风城抓着白新羽道:“你爬到那个山坡上,我掩护你,你找好狙击位后掩护我们。”

    “好。”白新羽咽了口口水,脸上的汗直冒。

    俞风城关掉了通讯频道,看着白新羽道:“你害怕?紧张?”

    白新羽摇摇头,“有点紧张,不害怕。”

    俞风城抓着他的脑袋,用力亲了他一下,“小心点,去吧。”

    白新羽抱着枪,小心地爬了上去,快速朝着小坡匍匐前进。有人发现了他,一枪打在他身边的草丛上,他感觉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他明知道这里面没有子弹,可这场景实在太真实了,而且如果他中弹,面对的也是真正地失败,他从来没如此紧张过。

    接着又是一声枪响,朝他放枪的那个人暴露了位置,又被俞风城干掉了。

    白新羽猛地冲到了小山坡上,使劲喘着气,快速备好狙击位。

    作者有话要说:自从养父完结之后好久没写作战了,不是寒武那种奇幻型的,是这种实战的,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