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76章

第76章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边防站,下水的十几人已经冻得路都快走不了了,嘴唇发白,手直哆嗦,他们换了身衣服,围着大厚被烤火炉,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可惜他们没休息多久,吃了顿饭就出发了,边防站的人接到消息,说发现了逃跑的四个人的踪迹,那四人很可能是要去跟其他队伍汇合的,他们追上去就有希望一网打尽。

    他们顺着马匹留下的痕迹追踪了一整天,这群人并没有急着往境内跑,反而又绕回了近国境线的位置,甚至很可能是打算再回到那些村子中的某一个,他们猜的差不多,这四个人会钓出更多人来。

    第二天下午,他们和老沙带领的队伍汇合了。交换消息得知,那伙人为了躲避追踪,跑进了大山深处,数量可能还不少。

    老沙道:“这附近最近的村子离我们只有四五公里,这批人肯定曾经在这里躲藏,村子里有接应他们的人,我们得进村子看看,但是这里民风彪悍,我们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入夜之后潜进去吧。”

    白天,他们绕到村子附近,把整个村子的地形摸了一遍,今天下了一整天雪,晚上他们肯定能通过每户人家周围的蛛丝马迹,判断哪户人家藏过人……

    调查完后,他们躲在山上休息。

    霍乔看了看表,“抓紧时间睡一觉,我们今天晚上必须找到那伙人。”

    白新羽抬头盯着霍乔看,越看越觉得……是挺好看的。

    霍乔注意到他的眼神,俯视着他,“看什么呢?”

    白新羽道:“看副队长得帅。”

    霍乔拿脚踢了踢他的大腿,笑道:“真上道啊。”

    白新羽看向俞风城,俞风城正低头擦枪呢,闻言也抬起头,朝霍乔笑了笑,那笑容真够阳光的,白新羽心里不大是滋味儿,俞风城在别人面前是严肃的狼,在他面前是嚣张的猎豹,到了霍乔面前,最多是个忠实的拉布拉多,白新羽知道猎豹才是俞风城的真面目,他是不是应该为俞风城从不在他面前掩饰自己的劣根性而高兴呢?

    白新羽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俞风城,“你小时候是副队把你带大的吗?”

    俞风城莫名其妙,“他就比我大七岁,怎么带我。”

    “我的意思是,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常跟着他啊,就像我经常跟着我哥那样,我哥也就比我大五六岁,他从小就带我玩儿的。”

    俞风城点点头,“有一段时间我姥姥身体不好,他在我家住了好几年,因为他跟我妈相差十九岁,我妈几乎把他当儿子带的。”

    白新羽高兴地说:“那跟我哥差不多嘛,我小姨去世之后,我哥就时不时来我家住,我特别能理解你为什么崇拜副队,我也特崇拜我哥,小时候什么都学他,也希望长大之后能像他那样。”听到这个白新羽就释怀了不少,如果比照他对简隋英的感情,俞风城对霍乔这种从小生根发芽、深植心底的憧憬也就不难理解了。

    俞风城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白新羽又问道:“那副队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部队,也不交女朋友?我哥那么花心的都稳定下来了,肯定还是没碰上那个人。”

    俞风城皱起眉,“你干嘛突然打听起我小舅来了,他跟你哥不一样,他的时间都奉献给党和国家了,你哥……”俞风城轻哼一声,没再往下说。

    白新羽听这口气,心里有些不爽,“我哥怎么了,我哥还把时间都奉献给家和亲人了呢,虽然养了一窝白眼狼,但是……大家小家不都是家,你有什么不服气的。”

    “我没有不服气。”俞风城淡道。

    “那你……”白新羽学着他的口气轻哼一声,“这是什么意思?”

    俞风城瞪着他,“你今天发什么神经啊,是你先跟我提我小舅的。”

    白新羽飞快地说:“你小舅不能提吗?”

    俞风城眯起眼睛,“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莫名其妙的。”

    白新羽也觉得自己有写莫名其妙,可他心里就是有什么东西堵着,不太爽,他翻了翻眼皮,“嗯,我累的,我休息了。”说完闭上眼睛,靠在石头上睡了起来。

    俞风城盯着白新羽看了一会儿,眼中情绪有些复杂。

    躺了一会儿,白新羽也睡不着,索性起来上厕所去了,回来的时候,看到角落里的燕少榛,忍不住走了过去,踢了他一脚。

    燕少榛睁开一只眼睛,“怎么了?”

    “跟你聊聊。”

    燕少榛坐起身,看了看远处的俞风城,俞风城正休息呢,他笑道:“坐吧。”

    白新羽盘腿坐在雪地里,玩儿着手里的石头,闷声道:“你上次说的,是什么意思?”

    “什么呀?没头没尾的。”燕少榛打了个哈欠。

    “就是咱们临去小黑屋考核前,你在宿舍里跟我说的。”白新羽低声道:“你说,俞风城的眼睛,总跟着……”

    燕少榛笑了笑,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你发现他的眼睛总跟着睡了吗?”

    白新羽反问道:“你发现了?”

    燕少榛嗤笑道:“我大学辅修社会心理学,说辅修有点不准确,因为后来闲着无聊我就考了个学位。”

    “那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燕少榛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特别会观察人。”

    白新羽悄声道:“那你观察俞风城的时候,发现了什么?”

    “你又发现了什么?”

    白新羽白了他一眼,“我要是知道还问你。”

    燕少榛道:“你已经猜到了,只是不敢确定罢了。”

    白新羽瞪着他,“你别瞎说,你知道我知道什么吗。”

    燕少榛耸耸肩,“你要是真知道什么,就不会来问我了。”

    白新羽微怒,“不跟你说了,神神叨叨的。”说着就要走。

    燕少榛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拽了回来,倾身在他耳边道:“新羽,我们是朋友,所以我想提醒你,有些事别太认真了。”

    白新羽皱眉道:“什么意思?”

    燕少榛笑着说:“以后你就明白了。”他的目光飘向了白新羽后方,看着俞风城正一脸煞气地朝他们走来。

    白新羽正回味着那句话呢,突然身体一轻,被人从地上提溜了起来,他回头一看,俞风城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上个厕所这么半天,用不用我给你治治肾虚?”

    白新羽一阵发懵。

    燕少榛笑着对俞风城说:“他早就上完了,我们聊天呢,你也一起来聊聊?”

    俞风城瞪着他,“不用了,他必须休息。”说完把白新羽拽走了。

    燕少榛看着俩人的背影,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容。

    白新羽把俞风城拉回了他们刚才呆的地方,俞风城把他按回雪地里,“睡你的觉,你要怎么精力充沛就给我擦枪管。”

    白新羽推开枪,“不要。”

    俞风城搂着他的肩膀,嘴唇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你们刚才说什么呢?”

    “瞎聊。”

    “瞎聊什么?”

    “瞎聊能聊什么,忘了。”

    俞风城眯起眼睛,“你不会有什么想瞒着我吧。”

    白新羽不耐烦地说:“我现在生活这么简单,能有什么瞒着你。”他越想燕少榛的话越不舒服,那小子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啊?

    俞风城偷偷掐了他的腰一把。

    白新羽低声叫了一下,咬牙道:“你干什么!”

    俞风城冷哼道:“手痒。”

    白新羽朝他竖了竖中指。

    俞风城抓住他的手,塞进了自己兜里,低声道:“睡你的觉,不准再去找他。”

    白新羽看着他霸道的样子,有些好笑,悄声道:“又吃醋了?”

    俞风城捏了捏他的掌心。

    白新羽紧挨着他,闭上了眼睛。自己也没资格说俞风城,他这么疑神疑鬼的,也是在吃醋吧……真是有意思,从前他因为女人争风吃醋,为的都是面子,现在,他在乎的竟然只是俞风城究竟看着谁。不管是出于什么心思,至少俞风城时常看着的不是他,如果是的话,他就早感觉到了吧……

    天黑之后,他们开始行动了。那村子里住户之间都隔得很远,而且太阳下山之后非常冷,一般没人出来活动了,所以他们派了几个人悄无声息地潜进村子,搜索着那伙恐怖分子留下的痕迹。

    找了两个多小时,老沙用无线电通知他们找到了线索,他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发现了两头新宰的羊,一些脚印,以及别的一些别的蛛丝马迹,判断这里可能最近两天有很多客人。

    霍乔道:“想办法把屋子里的主人带出来。”

    “好。”老沙说完之后就没声音了。

    半个小时后,他带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回来了,那老汉眼窝深陷,骨瘦如柴,目光充满了敌意和畏惧。

    老沙找了个维族兵过来问话,很快就问出来了,那伙人确实在他家住过两天,给了他一些金子,带走了一些吃的。

    霍乔道:“问他那伙人去哪儿了。”

    维族战友叽里呱啦地问着,白新羽学了一段时间的维语,还是听得云里雾里的。

    “他说他不知道。”

    “他在撒谎。”霍乔指着他,“你们上过心理分析课吧,看看他的表情和眼神。”

    白新羽看了看,这老汉没有文化,自然不太会隐藏自己的情绪,目光闪躲、眉毛轻颤,典型地在撒谎。

    老沙道:“昆仑山这么大,没有当地人带路,怎么敢随便进山,那伙人肯定是进山躲起来了,很可能就是他领的路,继续问。”

    维族战友继续逼问,对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他们也不好刑讯,最后霍乔把老头上衣脱了,绑在石头上,然后带着人假装要走。

    当时零下二十度的低温,真要绑在这儿,没多久人就完了,老头终于害怕了,叫嚷着说了实话。

    那伙人果然躲藏在山上,想等他们走了之后再下山。

    霍乔要求老头带路,老头无奈,带着他们上了山。

    山上的雪越下越大,路也越来越难走,一脚踩进雪里,还得费力拔出来,他们都担心那老头能不能撑得住,结果老头显然习惯了这样的环境,一点儿也不打怵。

    走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来到了两峰之间,中间有一条窄路通行,两边是奇形怪状的岩石和山洞,这样复杂的地形,真是太适合游击了,他们立刻起了戒心。

    老头到这里就不走了,说那些人就在这附近,具体哪里他也不清楚,老头原本和他们说好三天后来接他们,现在不到时候,也不确定人还在不在这儿。

    没寻到人的踪迹,霍乔不放他走,“我们分成两队去山上侦查,如果有紧急情况就放烟花。”

    他们顶着风雪,分别往两座山上爬,这里海拔超过了五千米,干燥缺氧,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呼吸有些困难。

    白新羽大口喘气,一张嘴灌进一肚子风雪,越往上爬风越大,吹得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这里能见度这么低,如果遭遇敌人,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正想着,前面突然传来一声喊:“卧倒!”

    众人想也没想,本能地噗咚一声趴在雪地里,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了几声枪响。白新羽连滚几圈,躲到一块石头后面,迅速举起枪,喊道:“什么情况!”

    老沙急促地说:“发现敌人踪迹。”

    霍乔骂道:“妈的,风雪这么大,天这么黑,看得清是敌是友就有鬼了,大家看清楚再开枪!”因为无线电电波不稳定,他的声音带着聒噪的杂音,特别刺耳。

    白新羽看了看旁边的俞风城,“你看到人了吗?”

    “看到人影,不确定是什么人。”俞风城皱起眉。

    他们都在等霍乔的下一步指示。

    霍乔快速说:“一小队左翼,二小队右翼,三小队掩护,切记,看清楚再开枪,别误伤自己人。”

    “是!”

    俞风城和白新羽抱着枪,默念两声,猛地朝左面冲去,漆黑的夜色下,勉强能看到几个人影在岩石后闪动,朝他们比划着枪,三队拼命放枪掩护,他们和二队顶着子弹的压力往前冲,把那伙人逼得连连后退。

    霍乔冷笑道:“兄弟们,这次不能再让他们跑了,有几个算几个,杀干净!”

    一群人大吼着冲了过去,虽然看上去是横冲直撞,其实每个人都谨慎地边冲边躲闪,吼得厉害点儿只是为了吓唬敌人。

    子弹伴着刺骨的寒风从身边呼啸而过,在这个风雪交加、没有星星的夜里,几十人在雪山上上演了一出亡命追击。

    敌人被他们逼得节节后退,很快就溃不成军。这些人虽然受过军事训练,但是那种训练跟正规军是没法比的,跟他们这些千挑万选的精英特种兵更是云泥之别,在山上逃散开后,更方便了他们的逐个击破。

    霍乔大喊道:“别让他们跑了,你们两个去东面拦截,快!小鱼,带着小班长和公主去北面,别让任何人溜掉。”

    “是!”

    俞风城一马当先,白新羽和陈靖紧随其后,三人像三条黑夜之狼,在纯白的雪地里快速奔跑,追击着前方落荒而逃的猎物。当时的雪已经快及膝深,在那么深的雪里保持奔跑速度,对体力的要求非常苛刻,他们追了两天,身体已经是超负荷运作,可长期挑战极限锻炼出来的结果是,在关键时刻,他们依然能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撕咬猎物不放。

    很快,逃跑的五个人离他们越来越近,白新羽一边跑一边举起枪,砰地一声响,却没打中,但把那五人吓得速度又慢了几分。

    三人在背后接连开枪,终于击中了一个人,其他四人见一人中枪,更加慌了,也不跑了,就近躲在石头后面,朝他们开枪。

    三人迅速找好掩蔽,双方枪来枪往,战况一时胶着。

    俞风城低声道:“你们两个掩护我,他们枪打得这么小气,肯定快没子弹了。”

    白新羽和陈靖用力点头。

    俞风城探出身体,砰砰放了两枪,打得对方无法冒头,他猛地冲了出去,白新羽和陈靖朝那些人藏身的岩石射击,掩护着俞风城一路往前冲,很快就距离那些人不到四米了。

    俞风城一枪毙了一个,同时拉开了一枚手榴弹的拉环,扔向了另一边,自己猛地扑倒在地。

    手榴弹轰然炸响,整个山峰好像都跟着颤了颤。

    剩下的最后一个人刚瞄准了俞风城,白新羽大喊一声,一发子弹穿过风雪,猛地射进了那人的身体。

    一切归于平静了。

    俞风城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落的雪。

    白新羽和陈靖跑了过来,“风城,没事吧?”

    俞风城摇摇头。

    三人过去检查了一下,只有一个还有一口气,但眼看也不行了。白新羽看着那被他打穿肺叶,在雪地里垂死挣扎的敌人,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自己变得冷酷了,经历过心理剥离,又亲手杀了人之后,他才觉得自己真的成为了一个特种兵。一个冷静的、冷酷的、在战场上不为任何不必要的事影响自己的战士。

    他们回去跟其他人汇合,只见雪地里躺着一个人,身下已经被血染透了,霍乔正在给他包扎。

    跑过去一看,是他们这里年纪最小的一个新兵,只有19岁,左腿被流弹打中了,情况很不乐观。霍乔急得满头是汗,包扎完后,看着众人,“我有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们,就是把他带下山,他正在失血,坚持不了多久,你们必须以最快的联系上边防部队抢救他,谁能完成这个任务?”

    一圈人都沉默了几秒,最后老沙道:“给我三个人。”

    霍乔道:“好,你点名。”

    老沙点了三个脚程最快的,都是老兵,他把那个兵背到了背上,“你听得到我说话吗,一定坚持住,知道吗?”

    那个兵有气无力地说:“一定……一定坚持住。”

    老沙深吸一口气,“走!”说完,背着他快速往山下跑去,其他三人紧随其后。

    其他人则继续清剿躲藏在山里的恐怖分子,一剿就是一整夜,到了第二天天明,老头所说的31人已经全部被剿,还抓了四个活着的。

    战士们一夜没睡,各个疲倦不堪,他们绑着那些人下了山,又在天寒地冻的昆仑山里步行了半天,终于和边防部队接上头,被拉回了营区。

    回到营区,他们才知道老沙他们背回去的那个兵已经做完手术,脱离危险了,但是他的腿伤至少有好几个月不能下床,如果恢复情况不好,很可能不能留在雪豹大队了。

    这是那个兵第一次执行任务,他成为雪豹大队的一员还不到两个月,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一伙人在边防部队的营区里烤火的时候,沉默了很久都没说话,这次任务虽然完成了,但任何有伤亡的成功,都是让人愉快不起来的,尤其是这次有这么多新兵加入,对于新兵来说,第一次总是伴随着很多困惑和阴翳的,他们一时之间不容易调和那种心情。

    三天之后,他们乘飞机离开了昆仑山。白新羽一路看着底下的雪山,还是幻想着能看到他从前的营区,可那营区跟漫漫雪山相比太渺小了,他对从前战友的思念也没找到寄托的地方。那个受伤的新兵,让他不禁联想到了自己,如果有一天他也重伤,甚至死了……他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些结果,每个加入雪豹大队的人,都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只是,当他在枪林弹雨中顶着压力冲锋时,他第一次感觉到死神离他那么近,他不知道如果自己中了弹,或者俞风城中了弹,他会怎么样。

    下飞机前,霍乔表情无奈地说:“你们这一整天嘴是被缝上了吗?咱们这趟清剿了一百多人,却一个没死,仅仅是部分受伤,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所以我最讨厌带新兵了,前几次总是那么多事儿。”

    众人沉默不语。

    霍乔倚着机舱壁,轻笑一声,“没关系,多几次经验就好了,这不,过几天又有任务了。”

    白新羽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

    霍乔嘴角轻扯,“这就是雪豹大队的生活,欢迎领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