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90章

第90章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新羽顿时愣住了。他已经把俞风城的手机号屏蔽了,但俞风城要找他,总有办法。

    俞风城续道:“明天我去公司找你吧,我带了很多特产想给你。”

    “别来。”白新羽皱眉道:“你还想干什么。”

    “我马上就要在北京常住了,你说我想干什么。”俞风城轻笑道:“好想马上出现在你面前。”

    “我他妈不想见你,你听力有问题吗!”白新羽低吼了一声,他吼完之后,看到冯东元惊讶的眼神,顿时后悔了,手指一滑,挂了电话。

    冯东元眨巴着眼睛,他听得出电话那头是男的,但不确定是谁,“新羽,没事吧。”

    白新羽道:“没事。”

    冯东元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也没问。

    白新羽沉默地看着旅游地图,憋了一肚子的愤懑,特别想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倾诉,却不能。冯东元不知道他和俞风城之间的那些纠葛,就算说了,又能怎么样呢,没人帮得了他。

    冯东元抓着白新羽的手轻轻晃了晃,特别温柔地说:“你要不要和我聊聊呀?”

    白新羽心头一热,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我觉得咱们还是去青岛吧……”

    白新羽跟东元商量完后,就回他父母那边了。

    刚到家楼下,他发现院子里停着个河北牌照的越野车,家里时常有人拜访,他也没放在心上,进屋之后,却在自己家的沙发上看到了正大大方方喝茶的俞风城。

    白新羽看到俞风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李蔚芝从厨房里探出一个脑袋,高兴地说:“新羽回来了,你战友来看你了。”

    白新羽噔噔噔跑了进去,“俞风城?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俞风城抬头冲他粲然一笑,“我带了好多特产给你,要是送去公司你还是得折腾回来,我想不如就直接送你家来。阿姨,这茶点真好吃,是哪家店买的呀。”

    李蔚芝眉开眼笑,“是我自己做的啦。”

    白新羽背着他妈,朝俞风城挥了挥拳头,用嘴型道:“赶紧走。”

    俞风城假装没看见,“这些全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陈靖他们听说我要给你带,给我装了三大包的行李。”

    李蔚芝端着果盘走出来了,“新羽,你别关顾站着啊,跟战友好好聊聊。”

    白新羽干笑两声,在俞风城旁边坐下了。

    李蔚芝笑眯眯地看着俞风城,“小俞,你开学就去读军校了呀,像你这样当完兵又去读军校的,是不是很多呀。”

    俞风城笑笑,“不算很多。”

    李蔚芝又问了些他们在部队的事情,白新羽坐立难安,最后忍不住道:“妈,你去跟王姨说一声,晚上我不在家吃了,我带我战友出去吃。”

    李蔚芝皱眉道:“干嘛不在家吃啊,人都来了,外面有什么好的,家里什么都有。”她笑着对俞风城说:“小俞,要不要在家吃饭呀?”

    俞风城马上道:“好啊,谢谢阿姨。”

    李蔚芝站起身,“那你们聊,我去帮帮你王姨。”

    李蔚芝走后,白新羽怒目而视,低声道:“你跑我家来干什么?”

    俞风城朝着门口的行李抬了抬下巴,“给你送特产。”

    “放屁,谁让你随便来我家的。”

    俞风城抿了口茶,含笑道:“来看看未来的丈母娘。”

    白新羽一把揪起他的领子,“你要点脸行不行。”

    俞风城抓住他的手,颇为怀念地说:“咱们俩刚认识的时候,你也经常跟我说这句话,结果怎么样呢?”

    结果这个人完全不知道羞耻,白新羽想。他推开俞风城,“趁我妈不在,你赶紧走吧,我不想闹得太难看。”

    俞风城很是淡定,“阿姨留我吃晚饭呢。”

    “你……”白新羽恨不得在他脸上印个大鞋印!

    俞风城笑道:“你不想问问陈靖的情况吗?”

    白新羽压着火气问道:“他们怎么样?”

    “都挺好的,让我给你带好,陈靖过两个月也休探亲假,说到时候来看看我们。”

    “哦……”

    俞风城拉着他的手腕让他坐下了,“先把我当战友吧,这对你来说也为难吗?”

    白新羽脸色阴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害怕俞风城,这种害怕不是刚开始认识的时候那种对强者的畏惧,他单纯只是害怕看到俞风城,害怕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因为那会把他好不容易平静一点的心,又给搅得一团乱。每次当他想把所有的经历都投入到工作中时,俞风城总会时不时地出现,提醒着自己,心里面还有一块地方长期拥堵,怎么都无法疏通,只要一想到拥堵的结症,依然会胸口发闷、难以呼吸。一年半了,他以为时间已经足够长了,可他还是不能视俞风城如粪土。他就想不明白了,他从前可是见天换女朋友的,从来没对谁真的上过心,“专情”这个词离他明明应该很远很远,他为什么会独独对一个男人至今念念不忘?他是不是中毒了?

    白新羽深吸一口气,“你说当战友,你想怎么当战友?”

    俞风城反问道:“你想怎么当?”

    “战友聚会的时候我会叫你,平时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俞风城深深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揪住他的衣领,附身压了过来,用力堵住了他的唇。

    白新羽一惊,这可是在他家的客厅啊!他举拳就要打,但俞风城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薄唇用力吸吮着他的嘴唇,舌尖舔过他光滑的牙齿,最后缠绕住了他的舌头,火热的四片唇不留余地地碰撞在一起,擦出激情地火花。

    白新羽不敢弄出太大动静,另一只手照着俞风城的肚子毫不留情地来了一拳。

    俞风城吃痛,闷哼一声,不得不放开他,白新羽又狠狠踹了他一脚,低声道:“你他妈找死是不是?”他看了看厨房,还好里面没人出来。

    俞风城笑了笑,轻轻舔了舔嘴角,“你的味道还是那么好,我想了好久了。”

    白新羽脸憋得通红,简直要被俞风城的不要脸给气坏了。

    俞风城回味着那个吻,“这一年多,你跟别人好过吗?”

    白新羽粗声道:“废话,离开部队,我还用得着当和尚吗。”

    俞风城眼神暗了暗,“我回来之后就行了,你只能跟我。”

    “放你妈的屁,你算哪根葱。”

    俞风城摸了摸他的脸颊,“我会看着你的。”

    白新羽拍开他的手,“从我家滚出去。”

    俞风城的指腹滑过自己的嘴唇,似乎意犹未尽,“不,我要吃晚饭。”

    “吃你大……”

    “新羽。”李蔚芝从厨房里探出身子,“你战友吃不吃辣呀。”

    白新羽吓得立刻坐直了身体。

    俞风城笑道:“阿姨,我都可以。”

    “你们不要老在沙发上坐着,多闷啊,新羽你带战友去房间看看嘛,去后院看看你王姨种的菜也好啊,还有咱们养的锦鲤。”

    白新羽抓起俞风城,“走。”

    他把俞风城带到了后院,后院没人,他终于能尽情说话了,“吃完饭你就赶紧走,别赖在我家。”

    俞风城看着小池塘里游来游去的锦鲤,“晚上不跟我出去喝一杯吗。”

    “不去。”

    “什么时候把东元约出来让我见见,哦,还有燕少榛。”提到燕少榛,他眼神暗了暗,“你们俩,没什么吧?”

    白新羽冷笑,“跟你没什么关系吧,我跟少榛相处得挺好的,他心里没有一个‘小舅’,光这一点就比你好太多了。”

    俞风城眼神一暗,“我心里也只有你,你为什么还是不愿意相信?我对副队的感情模糊过,但从你出现后,一切就已经变了,我现在再清醒不过,新羽,你不能相信我一回吗。”

    白新羽深深皱起眉,“你叫我相信你?俞风城,换做是你,你会不会相信我呢?我凭什么相信你,我不想在往后的日子里,都猜测你究竟是不是心里只有我一个,对副队是不是真的只剩下亲情,我一个男人成天猜忌这猜忌那,我还用不用干别的了,在那次跟你打架之前,我就过过一段这样的日子,那段时间我都烦那样的自己,我再也不想变成那副德行了。”

    俞风城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住了,他强忍着那种窒息的痛感,轻声道:“我要做什么,你才能相信?”

    白新羽自嘲地笑了笑,“这话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会永远烂在肚子里,不过我突然觉得,说了也没什么,因为我已经不在乎了。你听好了,如果在昆仑山上的事重演,那一次你选的是我,我就会相信你。”

    俞风城扭头看着他,眼眸闪动着,眼中是弄得化不开的哀伤,那种情绪不加掩饰地弥漫在空气中,让俩人都尝到了无法形容地苦涩。

    白新羽轻声叹道:“说出来了……说出来好多了。我一直跟自己说,我不怪你当时选的是副队,因为副队情况比我危机,你做的是正确的选择。可心里很深处,我还是希望你当时选的是我,我愿意把更好的医疗资源给副队,我愿意副队比我先得到治疗,可唯独不希望当时是你为了副队,扔下了我……我一直不想说出来,是因为我觉得我这么想不应该,我现在也觉得,我这种想法自私又无知,所以我还是不能拿这件事怪你。只是那件事让我明白了,你心里孰重孰轻,没有谁对谁错,只是孰重孰轻,而我接受不了自己是轻的那一个,俞风城,你明白吗,当时你的决定,已经一辈子改不过来了,所以咱们俩之间,就到那一天结束了。算我求你了,你放过我吧,也放过自己吧,天底下的路这么宽,咱们何必挤一条呢。”

    俞风城握紧了拳头,眼里渐渐蓄满了血丝,“新羽,我没法再重回昆仑山,就算能重回那一天,我也还是会先背副队下山。换做是你,你也会做一样的选择。”

    白新羽心脏狠狠一颤,好像瞬间被一柄利剑贯穿了。

    他曾经幻想过很多次,幻想自己问俞风城,“如果时间倒流,你选谁”,他不知道俞风城会如何回答,其实无论是哪一种答案,都不会让他好过半点,可俞风城如此直白地说出这个答案,更是让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可于此同时,他又有一种奇怪的释然感。

    没错,其实他早知道这会是俞风城的答案,如果俞风城违心说会选择他,他也不会相信,如果当初他和俞风城的情况对调,为了顾全大局,他也该先带副队下山,这件事上俞风城从来没错,哪怕现在,也像个男人一样说了实话。他突然就觉得心里通透了起来,也许……俞风城对这件事的考虑,是理性多于感情的,他一直强调自己理解这个决定,其实只是表面上装着理解,心里一直在埋怨,他突然觉得,在当时那样的危机背景下,纠结于“选我还是选他”这个问题的自己,一点都不配曾经那枚雪豹大队的臂章,这件事就算没有俞风城和霍乔,他也失职了。

    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重回那一天,俞风城选了他,霍乔如果出了事,俞风城不会原谅自己,他也不会原谅自己,说来说去,那一天对俞风城来说,竟然也是别无选择的。他刚才那番话果真应该烂在肚子里,因为说出来之后,爽过之后,只剩下无尽的羞愧。

    他也突然明白了武班长那种悔恨的心情,那种明明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好,到头来却发现自己输在了某些最根本的东西上。

    因为俞风城的一句话,他突然想通了很多。

    也罢,俞风城连最后一刻也像个男人,他也可以不后悔自己真心喜欢过。昆仑山的生死一幕无法重来,缺失的感情也补不回去,他无法和俞风城回到从前,那但一刻,他豁然放下了对俞风城难以启齿的怨恨,和对霍乔微妙的、更加难以启齿的嫉妒。

    他万万没想到,会因为和俞风城的一番对话,在自己家后院解开了郁结一年多的心结,就好像身体里某个堵塞的血管突然疏通了,他顿时觉得身体都轻松了起来。他淡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俞风城深深看着他,“我不想骗你,从今往后,也都不会跟你说一句假话。我做过的事,我就敢当,但我认定的事,我也一步不会退,我们两个会永远在一起,就像在部队那样形影不离,新羽,给我一个弥补你的机会吧。”

    白新羽清明地双眸盯着俞风城,轻声道:“俞风城,我不怪你了,但我们的缘分已经过了。你对副队的感情,是从小就深植心底,伴随着年岁一起长起来的,他是你的目标、你的偶像,你前进的方向,这样的人,我自认比不过,也不想比,我有我自己的人生,在我自己的人生里,我是唯一的主角,不用跟别人抢戏份。俞风城,我们结束了,就真的结束吧。”

    俞风城哑声道:“我们没有结束。我喜欢的是你,不是副队!”

    白新羽垂下了眼帘,这一点,他怎么都无法相信。

    李蔚芝打开门叫道:“新羽,小俞,吃饭了哦。”

    “妈,就来。”他答应了一声,看向俞风城,“以后不要随便来我家。”

    “我可以去你公司找你吗?”

    “不行。”

    俞风城耸耸肩,“那么你来学校找我吧,如果你怎么都不见我,那我只能随时出现在你面前了。”

    白新羽咬了咬牙,“俞风城,你有这力气干什么不好。”

    俞风城淡淡一笑,“不把媳妇儿搞定了,我茶饭不思,还能做什么。”

    白新羽无语,转身往屋里走去。

    俞风城在他背后道:“我知道你想办保全公司的事。”

    白新羽一愣,“你怎么知道?”

    “燕少榛说的,他和陈靖提起过,我在旁边。”俞风城走了过来,“你知道这种公司的很多从业资格需要政府批准才行吗。”

    “当然知道。”

    “我可以帮你把所有手续都办好,还能提供注册资本。”俞风城笑看着他。

    白新羽皱起眉,“我没要你帮忙。”

    “我上赶着想帮你不行吗。那些从业资格有些涉及公共安全的,不是你哥有钱就能帮你批下来的,简家老爷子退了那么多年,已经很难说上话了,这件事没有部队背景,几乎办不下来。”俞风城摸了摸他的脸颊,“这里就有一个愿意为你卖命的,你想要的,我都想为你实现。”

    白新羽后退了一步,“你不用吓唬我,难不难办,我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俞风城耸耸肩,“你不用试,去打听打听就行了。我做这个也不光是为了你,我知道你的初衷是希望能给兄弟们在退伍之后有个容身之处,我也希望能出一份力,让我帮你吧,新羽,我想帮你。”

    白新羽皱起眉,“我……以后再说吧。”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转身进屋了。

    李蔚芝和保姆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热情地款待俞风城。她是有心想帮着白新羽巩固和俞家的这段难得的关系,俞家的能量太大了,在北部军区几乎一手遮天,说白了,以后白新羽想做什么,俞家人能给说上一句话,结果都会天差地别。

    可惜白新羽没有这样的心思,反而只想和俞风城撇清关系,他并不是不会趋炎附势的清高之人,只是他和俞风城之间,已经完全超脱了这些东西,俩人的相遇和相处,一开始就很单纯,一路过来更是单纯,白新羽打谁的主意,也不会把马屁拍到俞家或是霍家人头上。可他却没法阻止他妈向俞风城献殷勤,那一顿饭吃得他相当难受。

    吃完饭后,俞风城还赖着不走,想让白新羽出去和他喝一杯,白新羽把他推到了院子里,指着他的车说:“上车,从哪儿来的开会哪儿去。”

    俞风城道:“我在你们公司附近买了个房子,晚上如果来不及吃饭,就来我这儿吧。”

    “你疯了吗,你觉得我会去吗。”

    俞风城轻声道:“你早晚会的。”

    白新羽把他推进了车里,“赶紧走吧。”

    俞风城抓着他的手,快速地亲了他一下。

    白新羽刚要发作,俞风城快速道:“听说我,正事。后天,我带你见一个人,是中伟集团的国际安全部部长,你知道中伟是干什么的,他们的国际安全部其实就是一个大型的安保公司,只不过专门只保证他们在动荡国家的员工安全,你从他那儿能得到很多信息。最重要的是,中伟现在因为一些敏感原因,必须把国际安全部独立出去,成立安保公司,然后这个安保公司再向中伟提供安保服务,其实是换汤不换药,还是同一批人。但就像我说的,安保公司,尤其是涉及国际的,审批手续非常复杂,他们找到了我爸,我让我爸把这件事交给我,我想牵头你们合作,这样一来,我们提供公司的壳子,他们提供各项资源,我们占股份,你想往里面安插谁都行。公司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主要为中伟服务,另一部分,你可以拿着他们的庞大资金和人脉,运作自己的生意,我觉得这比你独自一个人开公司,跑关系,承担所有风险,要好得多,对不对?。”

    白新羽怔住了,俞风城说得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一分钱不用花,还白得公司股份?一下子启动资金和客源全都有了,上哪儿找这么好的机会去。他皱眉看着俞风城,“你……你不是开玩笑吧。”

    俞风城笑道:“我跟你开什么玩笑。”

    “有这么好的事你找我合作干嘛,这里面根本没我什么事儿。”

    “谁说没你的事儿。我们全家身份特殊,不可能直接参与这种商业活动,你就不一样了,你已经退伍了,你可以代我去做生意,赚了钱你愿意给我就给我,想自己收着就自己收着,反正你是我的媳妇儿,没差别。”

    “你别胡说八道。”

    俞风城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这么好的事儿你要是拒绝,你就不是白新羽了,白新羽没那么傻,对不对?”

    白新羽低下头,心里很是犹豫。俞风城说得对,这么好的事儿傻子才会拒绝,可他如果答应了,他跟俞风城就撇不清了,拿人手短,他以什么理由、什么身份替俞风城赚这份钱啊。他一咬牙,摇了摇头,“我没法替你赚这份钱。”

    俞风城道:“就算你不答应,见见那个安全部长,吸收一下经验,也没什么损失吧。”

    白新羽犹豫着。

    俞风城道:“新羽,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别在正事儿上闹别扭,好不好?我是真的想帮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你哥能给你买兰博基尼,我也可以,你想要的,我都会为你实现,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

    白新羽道:“我考虑考虑。”

    俞风城笑了,“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俞风城走后,白新羽感觉双腿有些发软,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俞风城就好像把什么东西渗透进了他的防线,让他心中警铃大作。

    在昆仑山上结束的一切,应该已经被冰雪永远冻结了,就让那些永远冻结吧!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这个月终于熬过去了!明天可能不更新了,这段时间太累了,让我休息休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