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96章

第96章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总沉着脸打开了屋里的密码柜,里面摆着一柜子的武器,他抓起一把92式手枪,扔给白新羽,“来,给你一把习惯用的。”他自己也拿上一把,几人一起走了出去。

    白新羽用力握了握那沉甸甸的手枪,体会到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和亢奋,他把手枪别在后腰处,跟了上去。

    出去一看,果然是守在基地外的罗吉黑帮和博茨瓦纳的边境警察发生了冲突,现在已经是半夜三点多了,这两方虽然一直对峙但暂时相安无事,如果突然在应该熟睡的时候起冲突,那么必定是某一方预谋好了要在这个人精神最疲倦的时候发动攻击。

    徐总低喝道:“快,把咱们的员工转移到地下室去,让翻译过来 。”

    几人悄悄摸到门边,大铁门外,警察和罗吉人吵嚷不止,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翻译很快跑了出来,他紧张地冷汗直冒。

    “他们说什么?”

    “太远了,听不太清,好像是在争论是谁先开的枪。”

    “扯他妈的蛋。”徐总骂道:“这要闹起来就真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嗯?怎么回事?警察撤了?”白新羽瞪起眼睛,他视力极好,黑夜中也隐隐能看见对方的行动。

    “什么?”徐总惊道:“警察真的撤了?”

    他们刚说完,就见两辆警车顺着他们门前的公路开走了,连车灯都没开。

    大灰咬牙道:“警察可能被贿赂了,这里的警察一向很好贿赂。”

    白新羽简直不敢相信,“靠,他们就这么扔下我们跑了?”

    “这里是边境,本来就人烟稀少,真发生什么,公众可能要好几天之后才会知道,如果警察有意掩盖,那就更麻烦了。”徐总抓住一个安保人员,“马上去把我们的情况反馈给大使馆。”

    “是。”

    大灰道:“徐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眼看着罗吉人已经气势汹汹地朝他们的大门走了过来,对方至少有四五十人,全都带枪,而且离这里七八公里外就是他们的地盘,援军随时可能到,如果打起来,哪怕他们能把这一波人弄死,也成了瓮中之鳖,而且这个基站以后肯定也保不住了。

    徐总处理过的突发事件很多,此时依然很冷静,想要和平解决。他站在铁门前,用罗吉人的语言问了一句好,然后把翻译拽了过来,问他们想怎么样。

    罗吉人要求进入基地,查看近半个月的监控录像,以及搜索其他证据。

    徐总强调基地里有很多商业机密,他们可以把监控录像交出去,但不希望罗吉人进入基地。

    警察走之后,罗吉人态度很强硬,就差直接掏枪了。

    两方僵持了大约五分钟,徐总知道不能吃眼前亏,只好打开门让他们进来了。

    白新羽的手一直按在枪上,戒备地看着那伙人长驱直入。

    徐总退到他身边,低声道:“别轻举妄动。”

    罗吉人进入基地后,开始在基地唯一的一栋三层楼里搜索了起来,但他们进屋之后不奔向监控室,反而直接去宿舍搜寻起来,最终在地下室里发现了躲藏起来的12名员工。

    徐总见情况不对,猛地掏出了枪,指着他们用英语喊道:“你们想干什么?”

    白新羽等人齐刷刷地都举起了枪,事态演变到这里,罗吉人恐怕不是冲着录像来的。

    更多罗吉人从屋外冲了进来,手里均拿着冲锋枪,将他们团团包围了起来。这伙持步枪的人,装束跟黑帮的人不太一样,而武器更是黑帮不太常携带的冲锋枪,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众人冷汗都下来了,如果在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被杀了,尸体挖个坑一埋,真是没地儿找去。

    罗吉人用枪逼着地下室里的员工,安保人员则被团团包围,他们完全没办法反抗了。

    事到如今,他们全明白了,可也晚了。这场车祸从头到尾都是个局,罗吉人,或者说这伙带冲锋枪的人,就是冲着他们来的,伪造这起车祸,让他们在想要息事宁人的情况下放弃抵抗,直接打开门把敌人放了进来,这一招太黑了,他们本就处在别人的地盘,顾忌颇多,这伙人正是利用了他们的弱点,没费一兵一卒就把他们控制住了,还避免了在他国境内发生冲突可能引发的纠纷。

    一个蒙面人说:“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的枪,我们不会伤害你们。”

    徐总冷道:“我们只是一个电子产品公司的员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现在放下枪,你们已经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白新羽的手伸进了裤兜里,掏出了手机。

    蒙面人把枪指向了白新羽,厉声道:“放下手机。”

    白新羽也用枪指着他,冷道:“我要给家人发一条短信,就一条,你可以开枪试试,你杀了我的同时,这颗子弹也会从你的眼球穿过去。”

    蒙面人沉默地看着他。

    白新羽快速解锁屏幕,最近通话记录里的第一个人就是俞风城,他摸索着打下两个字:“绑架”。

    徐总深吸一口气,垂下了手,众人也纷纷放下枪,扔到了地上。

    蒙面人上前抢过白新羽的手机扔到了地上,一脚踩碎,“搜身,把所有人带走。”

    他们被缴了身上所有的武器和通讯设备,套上头套,推上了车。

    黑暗中,他听到徐总低声道:“阿凌,把消息发给大使馆没有?”

    “发了,公司也发了。”

    有人暴喊一声:“不许说话。”

    白新羽就坐在徐总旁边,他一直闭着眼睛感受着车辆的运行,在大脑内计算路程、上下坡、大的转弯、经过的减速带以及坑路,还有一路上听到的所有明显的声音,比如鹅的叫声、火车的声音,这一段路程至少走了两个多小时,他集中精力记了一路,大脑晕的想吐。

    车终于听了下来,他们下了车,白新羽能明显感觉到这里的空气湿度很大,这种非洲国家大部分地方都是干燥缺水的,空气如此湿润的地方,一定靠近水源。

    他们被赶进了一个房间,厚重的铁门关闭时,发出铁锈摩擦的声音,非常地刺耳,听的人心情沉重。

    门关上好,他们用力把头套甩掉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个仓库,显然已经废弃很多年了,墙面斑驳残破,地上积着厚厚地灰,通风口很小,勉强能容一人通过。

    白新羽道:“徐哥呢?”

    徐总不见了,可能是被那帮人带走了。

    大灰苦笑一声,“这帮黑猴子,居然有点儿脑子。”

    白新羽晃了晃手上的手铐,“绑架我们的并不是黑人,口音我有点熟悉……大灰,让我看看你的手铐。”

    大灰把身子凑了过来,白新羽趴下仔细研究着那手铐,“A型军用手铐,是南非惯用的65号锰钢涂炭电镀。”那伙人的口音他一直觉得在哪儿听过,根据手铐的线索,他几乎能确定这伙人是南非雇佣兵,又是南非雇佣兵,那次在昆仑山,他们碰上的那伙南非雇佣兵,不仅让他们损失了两个战友,也让他和俞风城就此决裂,他对南非雇佣兵的憎恶程度简直要不共戴天了。

    俞风城……白新羽想到这个名字,心里重重叹了口气。当时他发的那条短信,俞风城收到了吗?他第一时间就想向俞风城求救,也不知道是因为俞风城的名字在通话列表的第一位,还是因为,他内心深处认为俞风城能救他们。这伙绑匪的目的不明,他们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除了自救,外界的救援是他们最大的希望。只是这个时间,俞风城还在睡觉吧,就算俞风城看到了,又能做什么呢,他想出国,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而且也不可能马上就做好准备来救他们,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俞风城怎么可能找到他们?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把重要的一条短信发给俞风城了……

    白新羽靠在墙上,后脑勺撞了两下墙壁,懊恼不已。

    过了半个小时,徐总回来了。

    众人齐刷刷地看着他。

    徐总一屁股坐在地上,叹道:“他们想要中伟的一个机密资料,这个资料涉及到的东西关系重大,我也只知道一点皮毛,而且无法告诉你们。我只能说,如果这个资料泄密,那是叛国罪,能不能用这个资料赎回我们,根本不是中伟能做主的。”

    白新羽沉声道:“胆子真他妈大,背后是哪个国家或者团体操控的,有线索吗?”

    徐总点点头:“我大概能猜到,但是涉及保密,我还是不能说。”

    阿凌骂了一声,“这帮王八蛋,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就不怕因为纳米比亚和中国的国际纠纷吗。”

    “我们很可能不在纳米比亚,鬼他妈知道我们在哪儿。”

    徐总看着白新羽,愧疚道:“新羽,是我考虑不周,把你牵扯进来了,你本来现在应该准备回国了。”

    白新羽苦笑道:“是我坚持要来的,这怎么能怪你呢。”他也没想到出国做个商务考察,都能碰到绑架,这是什么命啊。

    徐总正色道:“咱们不能干等着别人来救。”

    “对,我们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徐总把他刚才被带去审问时观察到的这个废弃工厂的结构描述了一遍,“主控室在楼上,有通讯设备,但有人把手,不过大部分人都集中在楼下,人数超过40个。”

    白新羽道:“如果能用通讯设备把我们的大致位置告诉大使馆,就还有希望获救。”

    “关键是怎么出去啊?”一个经理凑了过来,看了看离地两米多高的通风口,“那么高,咱们手还拷着。而且,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啊。”

    徐总没理他,“我们把各自记下的地形和方位串一遍。”

    几个当过特种兵的,都受过相关训练,快速地串联和纠正他们一路经过的路程,最终串出了一个最一致的。

    这时候,天已经亮了,绑匪给他们送来了饭,是一些干硬的面包和矿泉水。

    徐总晃了晃手铐,“我们这样怎么吃。”

    绑匪轻蔑地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可以饿着。”

    绑匪走后,白新羽用膝盖夹着矿泉水,用牙齿拧开了瓶盖,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然后叼起干面包吃了起来。他们在这样紧张的环境下度过了一整个晚上,早已经又饿又渴。

    最后,他们商定天黑行动。所有人都休息了起来。

    白新羽窝在角落里,脑袋贴着冰凉地、布满灰尘地地面,闭着眼睛却睡不着。人真是奇怪,当他退伍回家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部队的硬板床和执行任务时的幕天席地,再睡那柔软的席梦思,他经常整夜睡不着觉,可睡惯了席梦思,他又一时无法适应这样的环境了。他是不是变得软弱了?也可能他从来没有真正刚强过,他的身体素质已经合格,可心理素质差了一截,他想起武班长说得话,心里是满满地感慨。

    今天他没有给家里报平安,过不了多久,他爸妈、他哥,都会知道他出事了,他哥应该要气疯了吧,一意孤行地要来,结果出事了,就算他这次能平安回去,也肯定会被他哥揍个半死。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笑,目光却变得异常坚定。他一定会回去,他不会让父母和亲友承受他客死他乡的悲痛,他是特种兵,这种破烂水泥房子,困不住他!

    夜幕降临后,徐总悄声说:“我这身材是出不去了,你们几个瘦的,谁去?”

    大灰和阿凌齐声道:“我去。”

    白新羽道:“我去。”

    徐总道:“人太多了容易打草惊蛇,只能一个人去。”

    白新羽正色道:“让我去吧,我比你们都瘦,那个通风口那么小,恐怕只有我能出去。”

    徐总满脸愧色,“新羽,你不是中伟的人,你不必……”

    “现在还分中不中伟的?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是朋友、同胞,我也是为了自己能获救。”

    一旁的经理用很小的音量说:“要是你出去了不回来了怎么办。”

    黑暗中,其他员工都传来高低不齐的抽气声,没错,如果白新羽自己跑了,明天绑匪发现少了人,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而他们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

    徐哥怒道:“胡说八道什么。”

    白新羽沉声道:“我是西北第一特种部队——雪豹大队的退伍兵,我就是死,也做不出背弃同伴自己逃跑的事。”

    大灰道:“没错,白总一定会回来。”

    一个女员工疑惑道:“可你要怎么出去,这手铐……”

    白新羽一笑,昏暗的月光下只能看到他露出的一口编贝般的白牙,他深吸一口气,只听咔嚓一声,手上一阵剧痛传来,他的大拇指关节被他硬生生卸掉了。

    作者有话要说:写点紧张的情节好过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