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108章

第108章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俞风城上台后,对着全场行了个标准军礼,僵硬的石膏和碍眼地拐杖丝毫无损他挺拔英武地风采。他一句话没说,台下已经开始鼓掌,对于新生代表的身份,很多学生都有所耳闻,一个刚因为执行任务而受伤的特种兵,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代表这些未来的国之栋梁致入学词。

    他行完礼后,开始调麦克风支架的高度,那支架调到了最高,仍然需要他弯腰,他干脆把麦克风拿了起来,台下响起一阵笑声。

    俞风城也笑了笑,他环视观众席,似乎在寻找什么,但因为人太多,最终好像没找到。他轻咳两声,开始了自己的入学演讲。在说完千篇一律地开场白后,他进入了正题:“我知道很多人好奇我为什么带着伤,我是以雪豹大队现役特种兵的身份保送来军校深造的,这伤是最近一次执行任务留下的,我是此次任务受伤最重的一个,但对于我和我的战友来说,这次的战损比非常令人满意。我进雪豹大队的时间不长,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失去了六位战友,我能清楚记得他们每个人脸上的细节、说话的方式、家里的情况,以及他们是何时、如何牺牲的,有中枪的,有高处坠落的,有受伤感染的,有和敌人同归于尽的,甚至有活活累死的。这些牺牲的人中,大部分都是不远万里从老家去到边疆,我们训练严酷,工资不高,安全没有保障,时时要与最穷凶极恶的敌人战斗,但再苦再累,我没听我的战友们抱怨过一句,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男人的选择。很多时候当我们冲锋陷阵的时候,其实来不及思考家国大义,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们做的是正确的事,我们还要为受伤和牺牲的战友报仇。”

    偌大的操场陷入了一片沉默。

    俞风城的眼睛终于寻觅到了白新羽的身影,他怔怔地看了白新羽两秒,眼神里有一种难以形容地依赖。

    这停顿的两秒让很多人都往他看的方向看去,白新羽明知道那些人不会知道俞风城在看他,可还是感到双颊有些发烫。

    幸好俞风城很快就移开了目光,他继续说道:“当我们踏进军校的那一天起,成为军人就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四年后我们将可能被派遣到任何地方的任何部队,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我们之中有指挥者,有科研人员,也有技术,更有人会像我一样去前线,无论我们未来在部队里扮演什么角色,我相信没有人会抱怨和后悔,因为我们在这所全国最好的军校里学到的每一样知识、在这片土地上贡献的每一滴汗水,都将被赋予神圣地意义。操场雕像上镌刻的那些校友前辈们,都是过去60年为祖国的崛起做出过毫无保留的牺牲的勇士,他们的英灵震慑整个校园,他们的贡献福泽神州大地,我们将一直受到前辈们的督促,努力学习、刻苦训练,在我们求学期间,我们将始终牢记,我们付出的努力,是为了身后的祖国和我们所爱的人。”俞风城的目光再次移向了白新羽,“我们是枪、是盾、是防线,我们要把自己磨练得更强、更硬、更坚实,这就是我们站在这里的意义!”

    整个操场响起了雷鸣般地掌声,持久不衰。

    白新羽被那掌声震得心脏直发颤,隔着半个操场,他和俞风城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那一瞬间,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彼此,此起彼伏地掌声也成了天外之音,隔绝于他们所属的空间外,俞风城的眼睛如燃烧地火焰,将他的某一部分神经点着了。

    燕少榛推了推他,有些吃味地说:“喂,傻了?”

    白新羽回过神来,发现俞风城已经离开主席台了。他有些恍惚地说:“哦,他说完了?我们走吧。”

    冯东元还在鼓掌呢,他满脸骄傲地说:“风城说得这好,不愧是咱们三连三班的。”

    三人走出观众席,白新羽一直没有说话,他的心脏到现在还在砰砰乱跳。

    冯东元道:“我得回学校了,新羽,我确定课表之后,再告诉你我兼职的时间。”

    燕少榛看了看表,“我去你们学校附近办事,一起走吧……”他看了看还愣神的白新羽,“新羽,你没事吧?”

    白新羽笑道:“怎么了?你们走吧,大热天的让你们陪我来,下次请你们吃饭啊。”

    燕少榛拍了拍他的头发,“客气什么。”

    俩人走后,白新羽站在操场外围,看着正在分批解散的学生们,那成片成片地绿色迷彩服让他恍然间觉得自己回到了昆仑山上的新兵营,当年他是不是也是这样一脸懵懂青涩呢?真怀念啊,真怀念在部队的点滴。

    他感叹了一声,往校园外走去。刚走了没多远,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住了他,他回头一看,居然是霍洁。

    霍洁道:“真巧,人这么多,还是碰到你了。”

    白新羽客气地笑了笑,“阿姨好。”

    “司机送风城去宿舍了,我现在就要过去,你要不要也去看看?”

    白新羽摇摇头,“我还有事,先走了。”

    霍洁淡笑道:“前天我和你妈妈去逛商场了。”

    白新羽怔了怔,“嗯,我妈说了……”他心里有一丝戒备,但又觉得万一是自己想多了,是对长辈不敬。

    “你妈妈跟我说,平时最常陪她逛街购物的是你,你会帮她拎包、挑衣服、搭配,逛累了还带她去按摩。”霍洁笑了笑,“很少有男孩子像你这么贴心的。”

    白新羽笑道:“陪自己的妈是应该的嘛。”

    霍洁轻轻一叹,“要是我能生二胎,真想要个女孩儿,儿子真是十有□□不贴心,风城别说陪我逛街了,不在家的时候,有时候都要我催着才想起来往家里打电话。不过,要是有你这样的儿子,其实有没有女儿也无所谓了。”

    白新羽微讪,不知道怎么接话。

    霍洁慈祥地说:“你和风城还是朋友吧?真希望你们多接触接触,也许他能跟你学学。”

    白新羽窘道:“呃,嗯,好。”

    霍洁扑哧一笑,“你是不是吓着了,觉得我们一家人都挺不正常的。”

    白新羽心想,原来你还知道。

    “说实话,我这辈子没见过比风城还难管的孩子,你要是知道他小时候什么样子,喜欢男的真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他也不是胡闹或者犯罪,他就是……什么不要命玩儿什么,什么危险干什么,从来不让人省心,你在部队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成熟多了,这次离开雪豹回来,更是变了很多。我听你妈妈说,你在部队里脱胎换骨,我想,改变的不只是你一个人,风城变得比以前懂事,我觉得有你的功劳。”

    白新羽尴尬道:“在部队每个人都会变的,跟我关系不大。”

    霍洁摇摇头,“至少他愿意离开雪豹大队这一点,是因为你,他爸爸老是说,不能阻碍军人的理想,可是作为一个母亲,他在雪豹大队的每一天我都寝食难安,所以,无论这件事跟你有多少关系,我都从心底感谢你。”

    白新羽低着头,总觉得这种“夸奖”和感谢他承担不起。

    霍洁走近一步,轻轻拍了拍白新羽的肩膀,她淡笑道:“孩子,你去忙吧。”

    白新羽简直是落荒而逃,他在这个不紧不慢、大气从容的女人面前,总有一种被彻底看穿地错觉,好像他在想什么,霍洁已经一清二楚,可笑他连自己真正想什么都还理不清呢。

    他刚走到停车场,俞风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白新羽接下电话,还没等俞风城开口就道:“你看到我了,我来了,我现在要回公司了。”

    俞风城顿了顿,“军校管得严,只有周末能出校园,我现在正往停车场来,你等我一下行不行。”

    “我公司还有事。你腿那个样就别乱跑了。”

    “没事,司机送我,我现在就想见你。”

    白新羽叹道:“俞风城,你让我单独呆几天行吗。”

    俞风城沉默了一下,“如果不联系的时间长了,你就会变得更冷漠,新羽,我这辈子没怕过什么人、什么事,唯独怕你对我不理不睬。”

    白新羽心中一酸,无奈道:“行吧,你来吧。”

    司机很快把俞风城送了过来,俞风城不让人扶,拄着拐杖走了过来。

    白新羽看着他身穿迷彩服的样子,恍惚间觉得看到了新兵营的那个俞风城,那个狂妄不羁,有着邪气地笑容,以戏弄他为乐的俞风城,仿佛就在昨天,可如今那双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不加掩饰地调戏和鄙夷,只剩下了专注和执着。白新羽有一股想要冲上去扶住他的冲动,他知道,自己见惯了步如疾风地俞风城,看不惯俞风城这样走路都吃力的样子。

    俞风城走到他面前,笑着行了个军礼,“我今天帅吗。”

    白新羽点点头,“帅,不少人找你要电话吧。”

    “嗯,回宿舍路上好几个,我告诉她们我有主了。”俞风城微微低下头,“要不是怕我爸揍死我,我真想在主席台上就指着你说‘那是我媳妇,别打我主意了’。”

    白新羽禁不住笑骂道:“别扯淡了。”

    俞风城愣了愣,突然好像不会说话了似的,表情就那么僵住了,眼眸变得亮晶晶的。

    白新羽道:“怎么了?”

    “这么久了,从昆仑山下来到现在,你第一次对我笑。”俞风城声音突然有些不对劲儿,他扭过头去,轻咳两声,确定自己恢复正常了,才把脸转过来,但眼睛依然有点发红。

    白新羽也怔住了,他已经回想不起来了,但俩人自那之后,确实就没有好好地谈过一次话。

    俞风城哑声道:“好想现在就亲你。”

    白新羽赶紧后退一步,停车场到处都是人,但俞风城这脾性上来,真亲下去也不是不可能。

    俞风城很是不舍地看着他,“下次就得一周之后才能见了。”

    白新羽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自己把自己弄懵了,怔怔地看着俞风城。

    俞风城眼眸含笑,他轻轻抓住白新羽的手,捏了捏他的掌心,“开车小心点。”

    白新羽把车开出停车场,从后视镜里,他看到俞风城一直在看着他,直到他拐弯。他悄悄握了握拳头,掌心处似乎汇聚着一股细小地温暖,他握得越紧,感受得就越真实。

    白新羽知道自己动心了,如果一年前他还想用大嘴巴子把俞风城扇走,现在他已经愈发无法抑制对俞风城地渴望,以及对俩人曾经有过的好时光的怀念。当他从心底放下对霍乔的怨念时,他就该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他从小到大交过那么女朋友,唯独只有俞风城,让他尝遍了所有传说中谈恋爱该体会到的心情,这让他觉得,除俞风城以外,他再也不可能遇到喜欢的人了,尽管未来的事他说不准,但至少现在,他说服不了自己改变这个想法。

    他这辈子也没被人如此发神经病地追求过,而这个人还是他无论如何无法忘怀的,他还能抗得了多久?他想念俞风城,想念俞风城的手、嘴唇、头发、眼睛、身体……甚至是那轻慢地笑容和玩味地表情,还有对着他诚恳表白时的深情、以及被他拒绝时拼命掩饰地难过。

    俞风城说自己栽他手里了,他又何尝不是栽俞风城身上了?无论他以后究竟会不会再遇到喜欢的人,他都可以肯定,再也不会有人能让他像当初那样奋不顾身。

    回到家之后,他意外地发现简隋英和李玉来家里了。

    白新羽若无其事地过去打招呼,“哥,李玉,来吃饭啊。”

    简隋英臭着脸,爱搭不理地“嗯”了一声。

    李玉道:“上次说好你要给我他小时候的照片的。”

    白新羽一拍脑门,“哦哦,我给忘了,我一会儿上去给你找去,你复制完了再给我送回来啊。”

    “好。”

    李蔚芝端着水果走了过来,“来来,尝尝新下来的龙眼。”

    李玉拿起一颗龙眼,顺手剥了塞进简隋英嘴里,简隋英眼都没抬,嘴一张就吃进去了,然后很快把果核吐了出来,李玉的手还等在他嘴边。俩人完全是理所当然地样子,表情没有一丝异样。

    白新羽已经看习惯了,他自己也是半个基佬,没资格看不惯别人,但李蔚芝就不行了,她跟李玉见面的次数不多,虽然她惯不着简隋英,但看到这一幕还是有点儿别扭。

    李玉似乎感受到了李蔚芝的眼神,便冲着她微微一笑,礼貌而周到,那张俊脸配上这样的笑容,简直秒杀一切中年妇女,果然,李蔚芝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白新羽心里有些想笑,但没表现出来。

    李蔚芝推了推他,“你不是要给他们找相片吗,我陪你去找吧,你这丢三落四的性格,估计也找不着。”

    “好啊。”

    俩人上了楼,很多照片都放在白新羽房间的书架上。

    一进屋,李蔚芝就小声说:“哎呀,还是有点儿不习惯,你说你哥也是,李玉也是,那么帅气的小伙子,怎么偏偏喜欢男的呢。”

    白新羽有些心虚,“不挺好的吗,人家乐意就行。”

    “那倒也是,最重要的还是人家乐意,你哥跟他处得挺好的吧?”

    “好着呢,他们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生活上又互补,李玉也是少有的能适应我哥脾气的人。”白新羽说完之后,忍不住想呸一声,他干嘛替李玉说话啊,他可没忘了那小子以前还坑过他哥,可能是李玉表现太好了,他有时根本想不起来。

    李蔚芝顺着书架找起了相册,一边发愁地说:“那孩子怎么办呀?老了之后总得有人照顾吧。”

    “我哥不是说了找代孕吗,他们现在年轻不想要,怎么也得三十以后吧。”白新羽翻开一个相册,“这里面有几张。”他把相册拿到桌边,把有简隋英的照片一张张地拿出来。

    “那还行,不找老婆可以,孩子是肯定要有的,不然老了之后可是很孤独的。”她拿起一本相册,发现那相册很新,一看就是新买的,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用相册存照片的习惯,白新羽也是都用电脑存的,所以这些相册都很旧,这本崭新地相册让她有些好奇,她顺手翻开了,一打眼看到的就是自己儿子和俞风城的照片。她还以为是在部队的相册,可是翻了几张后,主角居然除了他儿子和俞风城就没别人了,而且那些照片总让人觉得他们俩……有些亲密。

    白新羽头也不回地道:“妈,还找着其他的没有?”

    李蔚芝一惊,赶紧把相册插回了书架里,她拿起其他几本,“啊,还、还有。”

    “都拿来吧,我一起挑出来。”

    李蔚芝又看了一眼那相册,眼神很是复杂。

    晚上吃饭的时候,几个男人都在聊生意上的事,李蔚芝一言不发地吃着饭,也没人多想。

    吃完饭后,简隋英和李玉要走,白新羽出门送他们。

    在院子里,一晚上没怎么跟他说话的简隋英,把他拽到了一边,“我听说霍洁在故意接近大姨,是不是?”

    白新羽点点头,“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简隋英露咬了咬牙,“这一家人是我见过最奇葩的,比我家都奇葩。”

    李玉忍不住噗嗤一笑。

    简隋英恼羞成怒,“你笑什么?你没听霍乔话里那意思?”

    李玉淡笑道:“听出来了,你也拿他们没办法啊。”

    白新羽道:“啊?他说什么了?”

    “他说那是俞家的事,他管不了,靠,要不是看朋友一场,我真想抽他。”简隋英盯着白新羽,“你给我一句话,如果你真的想跟俞风城从此断的干干净净,我找我爷爷出面,直接找他们家老爷子去,我不信没人治得了那个兔崽子。”

    白新羽神情尴尬不已,“哥,你别为这种破事儿惊动他老人家了,说出去我都觉得丢人。”

    “你还知道丢人啊,可惜俞风城不知道啊,要脸的对付不要脸,你说能怎么办?”

    白新羽抹了把脸,“哥,还是让我自己解决吧。”

    “你已经越解决越糊成一锅粥了。”

    白新羽拉起简隋英的胳膊,笑道:“哥,我是说真的,这件事你以后别再费心了,我大了,让我自己处理吧,好吗?”

    简隋英定定地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

    白新羽撒娇地一笑,“哥,我知道你管我管习惯了,但你应该也明白,这件事你帮不了我,唯独这件事,我只能自己去解决。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就是有你这么牛逼的表哥,这一点永远不变,我愿意你一辈子管我,但只有这件事,让我自己处理吧。”

    简隋英别过了脸去,重重叹了口气,转身上了车。

    白新羽扒着车窗,笑嘻嘻地说:“哥,明天我们去钓鱼吧,好不好。”

    “不好,松开。”

    “我们去钓鱼嘛,就咱们俩,不带李玉。”

    李玉挑了挑眉。

    简隋英不耐烦道:“赶紧松手。”

    白新羽不依不饶,恨不得晃尾巴,“哥,去钓鱼嘛,咱们俩好久没单独出去玩儿了。”

    简隋英烦躁道:“行了行了知道了。”

    白新羽松了口气,他哥是世界上最容易惹毛的,但有时候也是最好哄的。

    把简隋英送走后,白新羽回了屋里。保姆正在收拾碗筷,白新羽道:“我妈呢?”往常这个时候应该开始看肥皂剧了。

    保姆道:“上你房间去了。”

    “我房间?”白新羽有些奇怪,径直上了楼。

    推开房门,他看到他妈坐在书桌前,面前放着一本厚厚地相册,她低着头,一言不发。

    白新羽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觉得那相册有点眼熟,等他反应过来时,他脸色立刻变了,那本相册里放的,是在库尔勒军训时,那个喜欢他的女孩子拍的他跟俞风城的照片!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有粗长一点吧~

    今晚开始修稿了,希望小白的实体书能赶上CP14,预计是在五月中旬开预售,如果赶得及,就会在CP14首发~~

    这段时间和谐这么严重,rou神马的是肯定不能放在网上了,也没处放了,博客都锁了,所以会把剩下的rou都放在实体书里。不想收实体书的小伙伴也不用担心,等到和谐期过去了我肯定会把它们再发上来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