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109章

第109章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新羽心存侥幸,希望他妈没发现那封信,可走过去一看,那信也平摊在桌子上呢,他故作镇定地说:“妈,你看照片呢。”

    李蔚芝抬起头来,眼圈发红,定定地看着他,眼神里满是不安和难过。

    白新羽一下子心疼了起来,他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妈,我……”他想撒个谎敷衍过去,可面对她妈有些惊慌地表情,谎言到了嘴边,却吐不出口了,想起以前他张嘴就能扯谎地技能,现在居然已经快要退化干净了。他既不忍心欺骗自己的母亲,也不想否认这无法驳斥地证据了。

    李蔚芝颤声道:“这都是真的吗?”

    白新羽低声道:“妈,对不起。”

    李蔚芝抽回手就想扇他,可手举起来了又舍不得了,就那么顿在了半空中。

    白新羽抓住她的手,用力往自己脸上打了一耳光,他重复道:“妈,对不起。”他不敢看自己母亲失望地眼神,他以前真的不知道,那眼神会让他如此地无地自容。

    李蔚芝小声啜泣了起来,“你这个混蛋,为什么都不能让妈妈省心。”

    白新羽默默把相册合上了,那些照片上,他和俞风城的笑容太灿烂,简直能刺伤他的眼睛。

    李蔚芝抹了抹眼泪,“你是在部队太寂寞了吧,现在已经分开了吧?”

    白新羽迟疑地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交女朋友?你以前不是很多女朋友吗?”

    白新羽回避道:“我工作忙。”

    “你胡说!”李蔚芝有女人的直觉,这么多年来,儿子从来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领回家,或者存她的照片,儿子为一个男人挡子弹,俩人有过命的交情,她以前就有点犯嘀咕,现在这些照片和信简直坐实了她的猜想,她觉得儿子对俞风城绝不是简单地玩玩儿,她没有依据,可当妈的就是感觉得出来。

    白新羽搂住他妈的脖子,柔声道:“妈妈,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李蔚芝瞪着他,“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你霍阿姨。”

    白新羽实在不忍心告诉他妈真相,他觉得霍洁这个女人太高杆了,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李蔚芝见他不说话,“你跟我发誓,你以后不再见他,也不再跟他联系!”

    白新羽微怔,目光闪烁着,“我……”

    “你不愿意?”李蔚芝拔高了音量,“新羽,你还喜欢他吗?他是男的呀,你是不是受你哥影响的!”

    白新羽忙道:“这跟我哥没关系,我要是受他影响,也不会到现在才……总之这件事跟我跟哥没关系,妈,你给我点时间处理好吗。”

    李蔚芝闭了闭眼睛,“我现在真不知道该不该后悔送你去部队,虽然你确实变好了,可你又是受伤,又是……可我后悔有什么用,新羽,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爸要是知道了,你看他不打死你!”

    白新羽心里倒不是很担心他爸会把他怎么样,他爸一直是个比较功利的人,当初他哥和李玉在一起的时候,他妈大呼不理解,他爸最开始也觉得别扭,可听了李玉的背景,态度就完全变了,他现在只是担心他妈气坏了。他感到心脏直往下沉,他蹲在他妈腿边,轻声道:“妈妈,你别生气了,其实我现在特别迷茫,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要是生气,我就更难过了。”

    李蔚芝看着他眼底那一丝委屈和哀求,心里难受极了,她摸着白新羽的肩头,那曾经削瘦的肩膀,如今壮实到她一只手都握不住,她总是忍不住把儿子当成孩子,可她也比谁都清楚,儿子早已经成长了,长成了一个可靠的、有担当的男人,她越来越无法影响他的决定,这让她恐慌。

    白新羽把脑袋歪在李蔚芝的膝上,喃喃道:“妈妈,给我点时间……”给我点时间,让我做决定。

    李蔚芝叹息一声,脸上满是愁色。

    白新羽躺在床上,怔愣地看着天花板,自他妈走后,好长地时间,他就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什么都没想进去,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乱成了一个线团,而他至今仍然没有找到解开的方式。

    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伴随着轰隆隆地雷鸣闪电,他的心就跟这天气一样阴翳不堪。

    也不知道几点了,他的电话响了,他拿过来一看,不意外地发现是俞风城打来的。他想起他和霍洁第一次见面时,霍洁问他俞风城会不会追人,他心里的答案是不会,俞风城明显没追过任何人,不知道以退为进、欲擒故纵、有张有弛这些基本技巧,他要是想追求人,手段比俞风城高杆不知道多少倍,其实说白了,俞风城不会讨好人,所以做起来除了生硬还是生硬。可即使是这样,也能把他搅合得混乱不已。他盯着来电显示的名字看了两秒,接通了电话,放在耳边,却不知道说什么,在他感到无比疲倦的此刻,他也许……仅仅是想听听俞风城的声音。

    “新羽,还没睡吧。”俞风城磁性地嗓音钻进鼓膜,“今天一天真是累死我了,从白天到现在我都没闲着,现在才有时间给你打电话。”

    白新羽“嗯”了一声。

    “对了,我今天把复健的时间表确定下来了,有了医院证明,我需要复健的时候可以不用请假就能离开学校,这样我就能趁机去看你了。”

    “我妈知道了。”白新羽脱口而出,他声音听上去很平静,拳头却不自觉地握紧了。

    俞风城愣了愣,静默半晌后,沉声道:“知道了……我们的事吗?”

    “俞风城,我当初跟你好的时候,从来没考虑过未来,你考虑过吗?”

    “我说一开始就考虑了,你肯定不信,但从我确定我喜欢你的那一刻起,到现在,我每天都在考虑,我的未来里一定要有你。”

    “可哪怕是我喜欢你的时候,我也没考虑过,我这人向来没有高瞻远瞩地目光,也不喜欢拿未来的事难为自己,所以我当时想都不愿意想,其实是因为我知道,就算想了,我也无能为力,只有真到了现实已经逼在眼前的时候,我才必须有个选择。”白新羽哑声道:“我妈很伤心、很失望,我爸还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会做什么反应……俞风城,我本可以娶妻生子,过正常男人的日子,我为什么要跟你走这独木桥呢?”

    俞风城深吸一口气,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因为你喜欢我……新羽,你喜欢我吗?每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都装得特别有自信,我觉得只要我这么说了,你就能当真,可你真的还喜欢我吗?你说得对,我一开始不该招惹你,我只想跟你玩玩儿来着,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们要纠结未来的路怎么走,那个时候我的未来里没有你,可现在不行了,新羽,现在真的不行,我天天……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一想到你可能不属于我,我就想把所有靠近你的人都弄死,你别放弃我,再给我一次机会,新羽,我求你。”

    白新羽眼前水汽氤氲,头顶的灯越发模糊起来,俞风城哀求的声音简直让他心如刀割,他如果早知道谈感情能让人肝肠寸断,当初打死他他也不会动心,可现在一切都晚了,他们两个陷得太深,这片泥沼困住了他们的心,越挣扎便越下沉。

    “新羽……”俞风城的声音戛然而止。

    白新羽看了看手机,发现原来是没电了,他露出一个特别讽刺地笑容,接着眼圈*,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淌了出来。

    白新羽衣服都没脱,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半梦半醒间,他突然听到有什么东西敲击玻璃的声音,他睁开浮肿惺忪地眼睛,他完全睡迷糊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突然,窗外叮地一声响,窗户跟着震了震,白新羽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离开部队一年多,他的警惕性下降了,但他还是很快清醒了起来,他悄悄拉开窗帘,窗外依然雨雾弥漫,漆黑一片,他隐约看到他家围墙外面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影,那人影原本应该隐没在雨夜里,极难发现,可偏偏那个人腿上打着刺眼地白色石膏。

    那一瞬间,白新羽感觉到一股电流在他身体里蔓延开来,让他浑身一抖,心里五味陈杂。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冲下了楼,拿起一把伞就开门出去了。

    外面的雨下得非常大,每次下雨的时候,白新羽都能想起他们专挑大雨天训练时候的场景,那冰冷地雨点子打在皮肤上,跟针刺一样地疼,现在已是秋季,夜晚的北京非常阴冷,他不知道俞风城在雨里等了起来……

    白新羽打开大门,站在路灯下的人抬起了脸来,他浑身已经被雨水打透,修长地睫毛下汇起一小撮雨帘,他表情哀伤、满脸是水,让人分不清那上面究竟有没有参杂热泪。

    白新羽快步走了过去,看着如同石化了一般的俞风城,心脏传来阵阵窒息般地痛,他颤声道:“你他妈有病啊,你这是跟我玩儿苦肉计?”

    俞风城看着他,黑眸深不可测,声音沙哑不已,“我只是想见你。”

    白新羽大骂道:“我明天又不会死!”

    俞风城哑声道:“你哭了吗?”

    白新羽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想起自己肯定肿得不像话的眼睛,沉默了。

    俞风城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最开始,你一哭我就想欺负你,后来你一哭我就想操-你,现在你如果还愿意为我哭的话,让我挨枪子儿我都乐意。”

    白新羽怔怔地看着俞风城,这张刀削般线条分明地俊脸上,此时只有伤心和狼狈,就像雨夜里找不到回家路的小兽,那无法掩饰地迷茫和慌张让白新羽不知所措。

    俞风城的手绕过脖子,固定住了他的后脑勺,然后用力堵住了那淡色地唇。

    俞风城地唇带着一丝凉意,当碰触到白新羽温热的嘴唇时,瞬间引发了无限地激情,他用力地吸允着那柔软的唇瓣,舌头顶开白新羽的牙关,长驱直入,火热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个吻的热度就将他们彻底点燃了。白新羽情不自禁地抱紧了俞风城冻得发抖地身体,他的衣服被俞风城的衣服彻底沾湿了,可他无暇顾忌,他只知道在这个四下无人、雷霆暴雨地深夜,静谧而孤独的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人,抱着这个男人让他以为自己拥有一切。

    这个吻粗暴而温柔、深情而绵长,俞风城简直像是要倾尽所有感情那般亲吻着,直到白新羽感到呼吸不畅、头晕目眩,他觉得自己大脑里全都是俞风城的味道,全都是。

    俩人分开后,在夜色中盯着对方看了良久,直到俞风城打了个喷嚏,白新羽才回过神来,他尴尬地甩了甩脑袋,“我送你去医院,你石膏里肯定进水了。”

    俞风城一把抱住他的腰,双臂坚实有力,“进水算什么,现在让我淹死都行。”

    白新羽掰开他的手,“你是不是真想当瘸子。”他撑着伞,扶着俞风城走进院子,他去楼上拿了钱包和钥匙,开车载着俞风城往医院赶去。

    俞风城在车上就有点发烧地迹象,但他丝毫不在意,就斜靠在副驾驶,静静看着白新羽,好像百看不厌。

    白新羽终于给他看得心里发毛了,“你在我家外面站了多久了?”

    “忘了。”

    “你就不会早点叫我?”

    “你睡得跟猪一样,我怕把你窗户砸了。”俞风城说完笑了起来,看着白新羽的眼神满是温柔。

    白新羽不敢直视那样的目光,他到现在脑子还有点发懵,从他被吵醒,到发现俞风城,再到下楼,最后俩人抱着亲了起来,这一系列的事他好像都是在一种极度浑噩地状态下完成的,他就好像……中邪了一般,他不知道自己是睡糊涂了,还是憋了太久趁机爆发了。

    把俞风城送到医院后,白新羽去办手续了,等把该办的都办完了,白新羽来到那间独立病房,发现俞风城已经睡着了,只是他悄悄关门的时候,俞风城立刻就醒了。

    白新羽道:“你睡吧。”

    俞风城朝他伸出手。

    白新羽犹豫了一下,坐了过去,看着俞风城烧得绯红地脸颊,他忍不住讽刺道:“你真该办个医院VIP卡,攒够积分能免费来灌个肠什么的。”

    俞风城咧嘴笑了笑,“我给你攒着。”

    白新羽看了看表,“天快亮了,我要回去了。”

    俞风城抓住他的手,“别走,你陪陪我。”

    “不行,我妈该发现了。”

    “她不是早发现了吗。”

    白新羽僵住了,眼中浮现一丝担忧。

    俞风城定定看着他,轻声道:“新羽,你现在给我的希望是我愿意用一切去换的,别收回去。”

    白新羽张了张嘴,最后却没说出话来。

    俞风城紧紧攥着他的手,“如果你只是顾虑你父母和你哥,我会为你搞定,任何人、事都别想阻止我得到你。”

    白新羽低下头,“我家的事,我要自己处理。”他站起身,“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俞风城手臂一个用力,白新羽毫无防备,重心不稳之下,跌进了俞风城怀里。

    俩人胸膛贴着胸膛,鼻尖几乎顶着鼻尖,他们凝视彼此,俞风城轻声道:“你想做-爱吗。”

    白新羽抓着他的胳膊,慢慢往床上压去,俩人暗中较了较劲儿,俞风城最后妥协了,松开了手。白新羽低声道:“想,但不想跟瘸子,赶紧把你那条破腿养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的内容写得好爽(*^_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