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113章

第113章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新羽回到家,发现他爸妈正在看电视,他爸心情极好的样子,“儿子,回来啦。”

    “爸。”他笑着走了过去,坐在他爸旁边,“今天没有应酬啊。”

    “是啊,这几天可累死我了,判决书那件事解决之后,我也能清闲几天了。”白庆民道:“跟中伟那个项目怎么样了?我这几天忙,都没跟上进度,正好你跟徐总熟悉,给我说说。”

    白新羽说起了最近进度,白亲民听得不住点头,很是满意,“要是这个项目能成,你保全公司的大头投资就有着落了,所以跟着你哥好好干,同时也要维护好跟俞家的关系,这事儿需要他们的支持啊。”

    “嗯,我明白。”白新羽看着他爸,欲言又止。

    白庆民感叹道:“这年头有钱的比不上有权的,你在部队能交上这么个人,是你当兵一回最大的收获之一了,以后咱们家的路子会越走越顺。你真该好好谢谢你哥,要不是你哥当初执意把你送部队,你可真不能有今天。”

    白新羽点头,“确实。”他偷偷看了他妈一样,他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朝他使眼色,他心跳快得像打鼓一样,犹豫着要不要开口。真是奇怪,这两年他的厚脸皮好像被磨薄了,以前为了找他爸要钱或者求饶,他可是一点儿颜面不要的,如今他做足了心理准备,他和俞风城的事他却开不了口,其实他怕的不是挨骂、挨揍,而是在此看到他爸失望的眼神。

    “你怎么了?”白亲民看了看他们母子俩,觉出不对劲儿来。

    白新羽咽了咽口水,艰涩地说:“爸,我有件事,想向你坦白。”

    白庆民皱起眉,小心翼翼地问:“你不会又去赌了吧。”

    白新羽哭笑不得,“不是,那玩意儿我不可能再沾了,你放心吧。”

    白庆民松了口气,“那就好,你在部队变得这么好,我真是谢天谢地的,你可千万别回到以前那样。”

    白新羽道:“爸,我哥说他过两年打算要孩子了。”

    “哦,好事儿啊。”白庆民心不在焉地说:“那他和李玉是不是得一人要一个啊。”

    “是啊,他说他们要找一个代孕,这样孩子生出来彼此有血缘关系,以后更亲一些。”

    “哦,那挺好。”

    “我觉得他们这样也挺好的,小日子过得什么都不缺。”

    白庆民还盯着电视,心不在焉地说:“可不是,他们两家也是强强联手,李玉我开始还觉得不太靠谱,时间久了看这小伙子也还不错。”

    “是啊,现在同性恋真的挺多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了。”白新羽拼命给他爸打预防针,心里还是很忐忑。

    白庆民嗯嗯啊啊了一会儿,突然道:“你今天怎么说起这个了?”

    白新羽看了他妈一眼,眉头轻蹙,李蔚芝腾地站了起来,“你吃不吃水果,我给洗去。”

    白庆民敏感地捕捉到了什么,“你们俩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干什么遮遮掩掩的。”

    白新羽深吸一口气,“爸,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白庆民皱起眉,把电视关了,正色道:“你好。”

    白新羽嘴唇抖了抖,一字一顿地说:“我……我跟一个男人好了。”

    白庆民瞪起眼睛,“你再说一遍?”

    李蔚芝扭过头去。

    “我跟男人好了,跟俞风城。”

    白庆民浑身发抖,头顶好像要冒烟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似乎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抬起手,狠狠给了白新羽一记耳光。

    白新羽眼都没眨一下,他觉得他爸打得太轻了,他记忆中能让他疼得嗷嗷叫的铁掌,如今还比不上他们练搏击时战友打在他身上的拳头重,这不足以抵消他心头地愧疚,他真希望他爸能打得更重一些,否则他都没勇气抬头看他爸的表情。

    白庆民冷声道:“你们母子俩这是玩儿我呢?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李蔚芝小声说:“庆民,我们不想故意瞒着你……”

    “闭嘴!”白庆民怒喊一声,他狠狠踹了白新羽一脚,腾地站起身上楼了。

    楼上书房的门被用力摔上,客厅里的母子俩面面相觑,一片沉默。

    良久,白新羽才叹道:“妈,你去我大舅那儿住两天吧,眼不见心不烦。”这时候他妈留下,就要一起承担他爸的怒火,他自己一个人担着就够了。

    李蔚芝点点头,“好吧。”

    “妈,对不起。”

    李蔚芝撇过脸去,“听你说这句话都听烦了,从小到大,你有错必认,认了却未必会改,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犯错,你这么大了,我不想在为你操心了。”

    白新羽抓着他妈的手,郑重道:“这是最后一次。”

    李蔚芝摸了摸他肿起来的脸颊,有些心疼,“痛不痛?”

    白新羽摇摇头,“没什么感觉。”

    李蔚芝又叹息了一声,满脸地无奈,白新羽心里五味陈杂,无论如何,当他坦白的那一刻,他心中有块石头放下了,人生就是不断地出现问题,解决问题,他已经足够成熟,能面对所有困难了。

    第二天,他爸一大早人就没影了,他让司机把他妈送去了他大舅家,他估计他爸心里现在也很乱,不想见他,他能理解他爸那种无力感,毕竟从以前到现在,他爸就从来没成功管住过他,以前他是烂泥扶不上墙,现在他已经独立,更无法管束了。

    星期六那天,俞风城一大早打来电话,要和他去农家乐玩儿。

    白新羽正好心烦,也想出去玩玩儿,就答应了。他想来想去,把简隋英和李玉也叫上了,上次说好和简隋英去钓鱼,还没倒出空来,这次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去,姑且试试吧。

    没想到他打电话一说,简隋英立刻就答应了,“去啊,为什么不去,那小子现在不是瘸着吗,我看他还怎么跟我横。”

    白新羽想起在乌鲁木齐的时候,自己发烧了俞风城呆在宾馆死活不肯走,那时候他们似乎有过一点肢体冲突,简隋英可不是个心胸宽广的人,原来一直憋着要报复呢。

    白新羽又给俞风城打电话,把他哥和李玉要去的事情说了,给他个心理准备,俞风城没什么特别反应,从容地说:“好啊,都来吧。”

    他们驾车去了通州的一个农家乐,这里比较偏僻,空气清新、风景怡人,也不知道俞风城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

    简隋英一见到俞风城,就开启了嘲讽模式,“哟,这腿还能不能好了,可别让我弟弟后半辈子照顾个瘸子。”

    俞风城一点儿不恼,“三四个月就能好,明年就能跑能跳了,哥,你放心吧。”

    “谁是你哥,别乱叫。”简隋英白了他一眼。

    俞风城笑得落落大方,“你是新羽的哥,自然也是我哥。”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两个弟弟一个王八蛋,一个二百五,你这样的我更看不上。”简隋英抓着白新羽,“走,进屋吃饭去。”

    白新羽想把俞风城扶进去,俞风城笑道:“没事儿,我有拐杖,你进去吧。”

    这农家乐人特别少,他们几乎是包场了,点了几个菜,很快就上了,味道还很不错。

    吃饭的时候,简隋英时不时就要挤兑俞风城两句,以俞风城那缺德的嘴,真要和简隋英斗起来,白新羽也预料不到是谁胜谁负,不过俞风城特别克制,全程低调,白新羽和李玉在旁边看热闹。简隋英几次拳头打在棉花上,渐渐地觉得没意思,也就不再说了。

    吃完饭后,他们去水塘边钓鱼,白新羽正专注地看着水面,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把他吓了一跳。他掏出手机一看,是他爸打来的。他紧张地搓了搓手,接了电话:“喂,爸。”

    “你上哪儿去了。”白庆民粗声道。

    “我跟我哥出来钓鱼。”

    “你妈呢?”

    “我妈去我大舅那儿了。”

    白庆民怒火中烧,“你们两个什么意思?躲着我?”

    “不是不是,我大舅妈前两天崴着脚了,我妈正好去看看。”

    “你不是跟那个俞风城在一起吧。”

    白新羽看了看旁边的人,俞风城也在定定地看着他,他迟疑了一下,“是。”

    “你哥好的地方你不学,你怎么净学这些混账事!”

    白新羽站起身,往一边走去,他爸妈对这件事的第一反应,都是他受他哥影响,这个他一定要解释清楚,“爸,我发誓,这事儿跟我哥没关系,我和他是在部队……日久生情的。”他说完这句话,有点儿牙酸,不过仔细想想也没错,“爸,我知道你难以接受,但是昨晚你也说了,我哥和李玉那样也挺好的……”

    “你昨晚就是他妈故意套我话!”白庆民怒道:“我昨晚一晚上没睡,我想着你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也许我该尊重你的想法,可是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还是没法接受自己儿子跟男人在一起,你现在马上给我回家,我要找俞风城的父母谈谈。”

    白新羽深吸一口气,“爸,他们知道。”

    “你说什么?”

    “我说,他们都知道,所以才会……”

    白庆民显然跟自己老婆当初一样震惊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白新羽道:“爸,我晚点就会回去,你想打想骂,我绝对不躲。”

    白庆民挂了电话,白新羽听着电话那头的盲音,脑子里一片混乱。

    背后传来拐杖拄地的声音,白新羽回过头,就见俞风城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他。

    白新羽道:“你听到了?”

    俞风城点点头,“我早就看到你脸颊肿了,当着你哥的面儿,我没问。”他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白新羽的脸,“还好,两天就能消了。”

    “嗯,我爸其实也不舍得打我,没事儿的。”

    “今晚我跟你回家好不好?”

    白新羽愣道:“回我家?”

    “是啊。”俞风城坦然道:“我不怕面对你爸。”

    “拉倒吧,你现在去那是刺激我爸。”

    俞风城皱起眉,嘟囔道:“他要怎么样才肯把儿子给我。”

    白新羽乐了,“胡说八道什么呢。”

    俞风城举起拐杖,敲了敲他的小腿,“那我明天还能见到你吗?”

    白新羽故意逗他,“每天见你不腻歪吗?”

    俞风城叫道:“我们什么时候每天见了!我要到大三以后才能比较自由,以后去了部队,一个月难见上几次,又要好几年才能把家属接进军区,我们相处的时间根本不多,每一次我都不想浪费。”

    白新羽一下子心软了,“好了,明天我要是能出来,一定去找你。”

    俞风城这才笑了。

    不知道能不能算天公作美,下午时分天开始下起了大雨,他们来这个农家乐要走一段土路,那段路一下雨车相当难走,轮胎很容易泞在泥里,老板连哄带吓的,他们只好晚上留宿。

    晚上,他们坐在起居室,靠着暖气,喝着烧酒,窝在沙发上聊天。四人聊起生意上的事儿,有说不完的话题,俞风城侃侃而谈,给简隋英介绍了不少资源,把简隋英听得颇为满意,白新羽看得出来,俞风城是真的在下功夫讨好他哥。简隋英自然不傻,有利可图,对俞风城的态度就没那么生硬了。

    他们聊到深夜,就回房睡觉去了。

    白新羽把俞风城扶到床上,用手指敲了敲他的石膏,嬉笑道:“我现在欺负你跟玩儿一样,以前在新兵连的时候你可没少挤兑我,我是不是应该报复一下。”

    俞风城张开双臂,唇角勾住一抹邪笑,眼里是纵情地春意,“来呀,你想对我做什么都行。”

    “去你的。”白新羽捶了他一下,爬上了床。

    俞风城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在床上,不由分说地吻住了他的唇,温柔地吸吮着,仅仅是一个吻,也能透出强烈地渴望。

    白新羽搂着他的脖子,静静看着他,“俞风城,你想过孩子的事儿吗?”

    “按你的意思来吧。”俞风城把玩儿着他的耳垂,心不在焉地说。

    白新羽无奈道:“你真是什么都不愁啊,你父母怎么被你逼成这样的?”

    “小时候一天三顿打,永远不认错,永远不改,动不动就消失个把月,经常上医院,逆反心理极其严重,你要是养了这么个熊孩子,自然就看开了。”

    白新羽嗤笑道:“你可真有脸说啊。”

    “我小时候不懂事嘛。”俞风城无辜地说:“我妈说了,非要以后有个老婆管着我,这不是你就出现了吗。”

    “我才懒得管你。”

    “你管不管不重要,你在我身边,我会很安分,我爸妈知道这点。”俞风城搂紧了他的腰,“为了我以后不再祸害周围的人,你可千万不能离开我。”

    白新羽得意地一笑:“看你表现呗。”他不禁想起俩人在新兵连的时光,那时候俞风城对他满是戏弄,他则又惧又怕,谁知道两三年之后,俩人会变成现在这样,要是能穿越回去,他一定对当时的自己说,别怕,这小子早晚有一天能被你收服帖,到时候有多少怨气,压着他使劲捶,不要钱。

    想到这里,白新羽自顾自地乐了起来,俞风城搂紧他,嘴角也不自觉地在微笑。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几章完结了,真有点舍不得。。。。。每一次完结一本书,都是这种又高兴又惆怅的心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