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白杨 > 第117章 番外一小鱼2

第117章 番外一小鱼2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燕少榛调回北京后,俞风城搬到了陈靖的宿舍。

    时隔大半年,他的宿舍里终于再次有了除他以外走动的影子和声音,可他知道那不是白新羽。

    他和陈靖是一个班出来的,俩人关系一直很近,可一开始的时候,俞风城却很少说话,尤其是但凡陈靖提到白新羽,俞风城会立刻沉默。

    可渐渐地,俞风城开始主动地提起白新羽,哪怕只是和陈靖聊聊他们以前在新兵连、在三班时候的事。陈靖是整个雪豹大队唯一可以和他聊白新羽的人,他需要一个人帮他回忆关于白新羽的细节、点滴,那会让他冰封般的心脏感到一丝丝暖意,哪怕仅仅是从别人耳朵里听到这个名字。他需要陈靖时不时提醒他,白新羽并没有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他们仅仅是不在一个地方。

    一天,俞风城看到陈靖在缝背心,他瞄了一眼,发现陈靖在往背心上缝名字,他想起不少老雪豹都有这个传统,在贴身衣物的左胸处缝上自己最亲之人的名字,既可以寄托思念,又是一种祈福。

    想起在雪豹大队执行的这几次任务,哪一次都是险象环生,随时可能丧命,这歪歪扭扭的名字是这些铁血战士们内心最柔软的一块,激励着他们活下去。

    陈靖看了看他,“我缝我爸妈的。 ”

    俞风城点点头,“针线借我。”

    陈靖把针线包扔给他。

    他把自己的背心翻了出来,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左胸口的位置。他记得他第一次看到有老兵这么干的时候,还觉得有点儿娘,现在他明白了,当拼命思念一个人却无法拥抱的时候,真的需要什么东西来转移一点思念,否则那思念太重,很可能把人压垮。

    陈靖道:“你打算缝谁的名字?”

    俞风城没回答,穿针引线,先缝了一个简单地“白”字,那字歪歪扭扭,简直像被肢解的,俞风城看着那个字,感觉鼻头一阵酸涩。他深吸一口气,瘫靠在椅背上,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

    陈靖走了过来,看了一眼那个“白”字,“五划的字你缝得这么扭曲,‘新’字你绝对要逢到肚子上了。”

    俞风城把目光移向他,“班长,我想回去找他,马上。”

    “马上是不太可能了,你正常入伍两年有探亲假,过年回去吧。”

    俞风城苦笑一声,“还有两个月啊……”

    陈靖拍了拍他的肩膀,“新羽给赵哥和金雕家寄了不少钱。”

    “我知道。”

    陈靖叹道:“我当兵这么多年,他是最出乎我意料的兵,从他入伍那天到现在,简直像回炉重造了,可是仔细想想,是因为他本身就善良,本身就有潜力,才会有今天的他,部队激发了他,他也回馈了部队,总之,他真是个很精彩的人,我想跟他接触过的人,没有一个会忘记他。”

    俞风城点点头,轻声道:“再多说一些。”再多说一些关于白新羽的事,最好能让白新羽这个人充满他全部的思维和生活,让他感觉白新羽就在他周围。

    过年时,他申请了探亲假,迫不及待地回家了,他没回家,到了北京之后,稍作休整,就直奔白新羽上班的公司。

    这大半年他虽然看不到白新羽,但对白新羽的近况却知道不少。他在停车场找到了白新羽的车,默默在不远处等着。

    接近下班时间,白新羽出现在了停车场。

    俞风城看到他的一瞬间,心脏陡然被揪紧了。

    大半年不见,白新羽皮肤白了不少,头发也比以前长了一点,但那步履生风的走路姿势和眉宇间的英气,已经彻底融入了他的气质中,和在部队时没有丝毫改变,还是那么耀眼。

    俞风城握紧了拳头,他和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只隔着那么短的距离,他却没有勇气冲上去,他咬了咬,默默地跟着白新羽身后。

    他能从白新羽微微僵了僵的肩膀判断出白新羽发现有人跟踪了,他知道自己的动作并不小心,他甚至觉得整个停车场都在回荡着他剧烈的心跳声。

    在转过一根立柱时,白新羽猛地回身,抬脚踹来。

    俞风城早有准备,偏头闪过。他的眼睛死死盯着白新羽,用那种想把人吞进肚子里一般的专注盯着白新羽。

    白新羽脸色很平静,但眼眸中却闪过惊讶、不解,最后归于冷漠。

    俞风城感到心痛如绞。表面上却装着很淡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脏下一秒就会炸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着眼前的男人,他想紧紧抱住白新羽,紧紧地……再也不松开。

    在他的纠缠下,白新羽勉强同意和他吃饭。他当时脑子里一团乱,但他时刻提醒着自己,他要表现得像那个白新羽曾喜欢的俞风城。

    那顿饭,他们说了很多话,可他无论如何坦白自己的感情,白新羽都不相信。他其实早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他在昆仑山上做的事,如何能让人轻易原谅。

    一顿饭不欢而散,白新羽走后,俞风城强装出来的表象就支撑不住了,他看着白新羽绝尘而去的车,感觉整个空间都在他面前扭曲了。

    因为白新羽的出现,他才能把自己对霍乔模糊了的想法理清晰,白新羽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喜欢一个人,甜蜜、嫉妒、担忧、心酸、责任、痛苦、思念、绝望,这些都是白新羽让他体会到的,这辈子,也再不可能有人能一句话、一个眼神就击透他的心脏。

    可他明白得太晚了,如果他能早点看透自己,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现在,白新羽已经彻底把他隔绝在了远处,他不知道自己需要撞多少堵墙,才能再次拉近俩人的距离。

    可哪怕他眼前横着一座山,他也一定会翻过去。

    他的假期很短,很快,他就返回了雪豹大队。训练、学习、出任务,生活一成不变地进行着,他在数着日子过,他要回北京上学,他要去尽量靠近白新羽的地方。

    离开雪豹前夕,他在一次任务中受伤,肺部吸入了毒性气体,在医院躺了近一个月。

    在反复洗肺和理疗的痛苦中,他不止一次回想着白新羽肩膀受伤,躺在病床上的那半个月。

    当初他将白新羽带进雪豹大队,他一直挣扎不已,一方面,是自己的私心和白新羽的渴望,另一方面,是对白新羽安慰地担忧,当白新羽通过最后的心理剥离训练成为真正的雪豹一员时,他曾暗自发誓,只要自己能动,决不让白新羽受伤。可最终却是白新羽保护了他,而他却……

    愧疚和痛苦比身体的创伤还要让他绝望,他拿着手机,反复播着白新羽的电话,只希望能听听那熟悉的声音,但他听到的不是拒绝,就是盲音,绵长地、令人心碎的盲音。

    当他孤独地躺在病床上时,他知道比起康复、比起世界上任何东西,他更想的是白新羽出现在他自己面前,哪怕只是生疏地说一句“祝你早日康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那个人的思念伴随着自己的愧疚与日俱增,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上战场了,他心里有太多牵挂,他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只是回到白新羽身边,在这里的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折磨,与其这样,他宁愿在离白新羽近一点的地方受折磨。

    他出院不久,就从私家侦探那里得知白新羽来了乌鲁木齐,似乎是跟他表哥来考察项目的。那天陈靖请假,他就知道肯定是去见白新羽的,于是他悄悄跟上了。

    他那天其实原本只想远远看看,他能想象自己突然出现,白新羽会说什么,只要想一想,就让他心脏颤抖。可是白新羽发烧了,在马路上晃荡,相当危险,他硬是把人送回了酒店。

    他在白新羽床前守了很久,那大概是他们在昆仑山决裂以来,他觉得最幸福、最满足地一刻,他一动不动地坐着,仔细看着白新羽的睡脸,一遍又一遍,细致到能在脑海中勾勒那睫毛的形状。他亲吻那柔软的嘴唇,那散发着热气的熟悉的唇,让他血液沸腾,他多希望他们还能回到从前,那个白新羽睁开眼睛会对他笑、对他撒娇的从前。

    他最终被白新羽的表哥赶了出去,那个让他嫉妒万分的男人,在他心目中甚至比燕少榛还让他担忧。

    离开酒店后,他去了酒吧,不顾伤口未愈,喝了个烂醉。

    他从前年少轻狂,觉得自己是无畏的,现在他才明白,只有心底没有任何爱的人,才可能真的无畏,否则谁都可能软弱得不堪一击。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晚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小白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千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千丞并收藏小白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