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喵 > 第九十一章 萧炎和萧玄(三合一)

第九十一章 萧炎和萧玄(三合一)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墓当中的主基调就是枯燥二字,而萧玄的墓府所在之处正是天墓的最深处,所处的环境更是如同虚无空间当中一般,周遭尽是那种如同墨水一般的漆黑之色,光芒极其黯淡;而萧玄那所谓的墓府,便是处于这般环境之下的一座古老的石碑。

    “你们四人便在石碑之外修炼吧,这里乃是天墓当中能量最为浓郁的地方,其余的能量体也不敢进入此处,所以不用担心安全问题……”萧玄望着萧炎和薰儿身后的青鳞、小医仙以及两个古族之人,淡淡地开口道。

    此时却是萧炎进入天墓之后一路平推来到了天墓第三层之后,而以他半圣能够战平正牌斗圣的实力,在这天墓当中自然是一路平推!纵然是那些真正斗圣层次的能量体,也因为并非生前真正的全盛之姿,实力境界实际上只是一个空架子而无法与他对抗……斗圣能量体都被萧炎灭了几个!

    有了三千焱炎火这一笔回血buff还回血buff的开挂利器在身,如今的萧炎开启秘法颇有点肆无忌惮的意思,偏偏却就是有那个资本可以任性……

    而古族两人能够来到这里,自然便是沾了薰儿的光,进来之前被古族高层叮嘱一切以保护薰儿为要务,虽然觉得有萧炎在多了他们也没啥用——甚至薰儿的实力都比他们强,如今也接近九转成圣的阶段了,但他们也不敢将任务不当回事儿,消极怠工可不好;而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却是平白得了不少好处。

    “萧炎还有那古族的妮子,随我来吧……”将不相干的人随意安顿好,萧玄将视线转向萧炎与薰儿,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便背负双手,缓缓地对着石碑走了过去,最后当其身体碰触到石碑时,也是开始迅速的变淡,直至最后的消失,明显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青鳞和小医仙早知道萧炎进入天墓的目的所在,而古族两人面对萧玄这个这片天地间曾经的至强者之一的吩咐自然是不敢有什么意见的,同时也觉得萧玄不至于处心积虑的坑自己的后辈晚生——毕竟实力构成碾压是绰绰有余的,于是便目送着萧炎和薰儿跟着萧玄而去,而萧炎和薰儿则是也没什么犹豫的跟着萧玄进入到了那石碑当中隐藏着的另一个空间里面。

    像是达到了萧玄这般层次的存在——这里的层次指的是实力,同时也是地位——对物质享受的需求以及并不迫切了,简单地说就是看淡了;但看淡了也只是看淡了而已,只是表示物质享受不再是他们追求的乃至必须的,却不代表他们在明明有条件的情况下还要委屈自己住茅草屋、吃糠咽菜什么的。

    能够做到那样的人当中绝对有心境修为极为高深者,在“返璞归真”一道上走得很远,但肯定也有一部分是单纯地有病而已,而且病的不轻。

    “返璞归真”虽好,可也不是唯一的道路。

    所以萧玄的墓府表面看上去建立在一片死寂当中,不说简单朴素,看着都让人觉得可怜,但实际上那只是因为萧玄本人真正住的地方不是那里罢了,说白了那只是门户所在,其真正居住的这片空间当中与外面就完全是相对的两极一般了。

    说来其实也不太复杂,无非就是一座古老而又神异的殿宇罢了……

    而除了那殿宇之外,这片空间当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一池清澈见底的池水,一朵朵的青莲悬浮其上,渗透着淡淡的清香。当然,这一切的一切,论起引人瞩目的程度都及不上此时正站在那一汪池水之前的身影——萧玄!

    “你的心中没什么疑惑……”听得身后细微的脚步声,萧玄也是一声轻叹,如此开口道。

    “时隔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来到此处的萧族后人,可身上有的却只是萧族之人应有的一部分气息,斗帝血脉的气息稀薄到以我的敏锐也几乎察觉不到……如今的萧族已经没落了吧?”

    萧炎和薰儿静静地听着萧玄说话没有插嘴,而萧玄也没有停下来等待回答的意思,因为有些东西他并不需要人来解惑,此时只是在向自己的后辈倾诉一些东西罢了——

    “其实这也早在我的预料之中的,当年萧族尚还存在时,我以斗圣巅峰的实力感应到萧族的斗帝血脉即将枯竭……你应该明白,在那个时候若是血脉之力枯竭的话,萧族恐怕会立刻被一些虎视眈眈的对手毁灭……”抬起头,此时的萧玄眼中有着一种追忆之色:

    “而想要补充斗帝血脉,唯一的办法便是家族当中再度出现斗帝。这当然是无比困难的,但当年的我却是心高气傲得紧,并不认为自己会被挡在斗圣极限到斗帝的那道瓶颈之前,而在与族中众多长老商议之后,我们决定破釜沉舟……”

    “我们施展秘法,将当时全族绝大部分的血脉之力,转移到了我的体内,我明白那是所有族人最后的期盼……”萧玄深吸了一口气,脸庞上终于走出现了许些痛苦之色,他辜负了所有的萧族族人。

    “最后……应该是众所周知的了,我终究是失败了,并且在冲击斗帝失败之后,遭受到魂族偷袭,重伤陨落……”

    一阵难言的消沉寂寥之感从萧玄身上散发而出。

    但转瞬之间,那种寂寥之感便消散一空,萧玄的眼中燃起了一种希望的神采:“谁知道……大概是天不亡我萧族?我本以为传承之今,我萧族还能剩下一些不知自身根底的旁裔支脉苟延残喘便不错了,但那样也无所谓,只要还有一丝香火残存便代表着未曾达到绝望的地步,我也就知足了……谁知道居然还能出现如你这般的一个人物!”

    说到这里,萧玄猛然转身:“不靠血脉之力,在这般年纪以自身能耐拥有如今这般成就,便是换做当年的我也是赶之不上!”

    毕竟,如今到来的萧炎不是原著中的小小斗尊,而是货真价实的巅峰半圣,在来到萧玄这里的路上更是展现过斗圣层次的战力。

    “大概也是因为如此,崛起的一路上你完全没有依靠萧族这个名头给予的任何东西,所以你的心中对已经衰落的萧族没有任何的疑惑,来到这里也只是很单纯的抱有某个目的而已……不过那都无所谓了,终于让我等到了你这般的优秀后人到来,这就够了……介意和我讲一讲么?你的经历……”

    一大段话语,当中满含着一个心中有愧的家族先辈的真挚情感,纵然是萧炎听到最后也难免有些动容,不想也不忍拒绝先祖这样的一个请求,于是便略微沉默一下组织语言,之后缓缓开口,将自己从小到大以来的几十年经历以生动而详实的语言对萧玄娓娓道来,其中还包含着萧家这些年来的境况——主要还是他自身对于各方面的一些了解。

    虽然萧玄口中说着各方面的事情他已经早有预料、无所谓什么的,但又岂会真的不在意?正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样一个先祖此时又与对子女有愧的父母有何差别?

    ————分割线————

    决定一切的终究还是实力二字。

    原著中的萧炎来到此处,萧玄心中有的也只是欣喜而已,远没有如今这般激动,说到底他是不知道焚诀这玩意的存在,更不知道萧炎本身顶着偌大一道主角光环,只是将他当成了萧族真正延续下去的希望而已——斗尊,拿到外面去说那肯定是很牛逼的人物,但放在远古八族当中就远远谈不上分量多重了,在萧玄这等存在面前更是如同蝼蚁一般!

    而这等势力一旦没落下去,莫说想要重新崛起,便是想要稳定的延续下去所需要的都不仅仅只是斗尊而已,至少要斗圣才行,还得不止一个、同时星级不能太低。至于说真想要重新崛起……

    先来十几个斗圣打底再说,要么就出个巅峰斗圣!当然,要是能出个斗帝的话那就不用多说了,一个斗帝家族瞬间成型!斗帝层次,血脉之力嘛。

    换句话说,是的,原著中的萧玄甚至对萧炎能否成就巅峰斗圣都没什么信心,因为那时来到萧玄面前的萧炎展现出的天赋才情与实力虽然都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远远担不起惊才绝艳之称。

    如今却是不同,一个三十岁左右、不靠斗帝血脉便达到了半圣巅峰随时可能突破斗圣的存在,萧玄从这个萧炎的身上看到了萧族重新崛起的希望!因为他觉得就算萧炎同样做不到突破斗帝,也至少能够达到巅峰斗圣的层次,再加上娶了薰儿这个神品血脉的古族族长之女,他实在是想不出萧炎有什么失败的理由!

    萧玄最大的遗憾在于什么?冲击斗帝失败能算,但却算不上他最大的遗憾,他最大的遗憾是冲击斗帝失败还拖累了整个萧族!至于为什么……说句可能会惹人笑却很应景的话,因为他对萧族爱得深沉。

    如今在面对身为萧族崛起之希望的萧炎的时候,他的心态自然也就没法再那般平稳了……

    “这就是际遇啊……”听完萧炎的自身经历,萧玄也是忍不住这般感慨着——萧炎之前几乎将自身的一切经历都说给他听了,保留的东西仅仅只有一小部分而已,其中便包含了他穿越者的身份之类的、可能引起萧玄负面反应的信息,而其他的却完全就没必要保留——甚至就连焚诀和方元的身份等等都说了。

    因为他知道如今萧玄究竟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说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但如今的萧玄根本就算不上一个“人”,虽然看似还保留着一切甚至包括自身全盛状态相当一部分的实力,但实际上却只是借助天墓当中的特殊规则苟延残喘的一道残魂罢了,离开了天墓的特殊规则很快就会消散在天地之间的那种!

    这都是进来之前方元跟他交代的,萧炎对这个自家老祖也有着先天的一种熟悉和亲近,再加上对人家有事相求,这样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这样说来的话,你此来是想要我当年保留而下的那部分斗帝血脉吧?”萧玄突然笑着对萧炎问道。

    萧炎还没来得及说自己此来的真正目的,却是先一步被萧玄道破了,即便是以他早就磨练了出来的脸皮,此时也是难免有点脸红——这毕竟不是面对别人,而是他家的老祖!

    不过不等萧炎琢磨好自己该说什么,萧玄便又开口了:“其实便是你不说,这斗帝血脉我也是要给你的,哪怕只能够帮你在将来前进的时候省去一星半点的功夫也是好的……当年我拼尽全力保留一些斗帝血脉,并用诸多手段将之封印至今,为的不就是能够再度造就一位拥有着血脉之力的族人么?你可比我想象中的继承者要优秀得太多太多了……”

    微微点头,萧玄脸上的笑容猛然之间变得灿烂了起来,随机身形一闪,脚步便是踏入了那池水之中,然后走到池中将手掌一扬,那一汪池水便缓缓的旋转了起来……而伴随着池水的旋转,一道道血色的光芒也是自萧玄体内缓缓地传涌而出,最后顺着脚掌,尽数的融入了脚下的池水当中。

    伴随着那一道道奇异的血色光芒融入池水中,那清澈见底的池水颜色逐渐的变得血红起来,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座血池一般,而与此同时,萧玄那原本的一头黑发居然也是开始逐渐的变得苍白了起来!脸庞更是迅速显得苍老起来。

    见到这一幕,萧炎面色一变,刚欲说话,池水中的萧玄却是冲着他缓缓地摇了摇头,微笑道:“现在的我仅仅只是一道残魂而已,只能够在这天墓之中飘荡,这血脉之力虽然能够让我更强大一些,但没了这血脉之力我在这天墓当中也依旧是无敌……振兴萧族的事,我已无法完成,但天不亡我萧族,我相信,你会做得比我更好,这在我身上可有可无的血脉之力自然是要归于你身才好。”

    “你那位来自异界的老师说的没错,有了这斗帝血脉的帮助,远了姑且不说,为现在的你提供最后一丝助力、让你打破现在面临的瓶颈直接成就斗圣应该还是有那么七八成把握的……萧炎,进入血池,传承萧族最后的血脉之力吧。”

    望着萧玄那副衰老的模样,萧炎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一路成长至今家族对他并未起到什么帮助,但早已经懂得了很多的他对家族还是有感情的,对这位老祖之前只是尊敬,但如今听了他的这些话,心中却是难免生出了一份浓郁的感情。

    双方毕竟存在着一份血脉亲情的联系,虽然很久远,但却是不容否认、毋庸置疑的。

    但他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以萧玄的骄傲,若不是为了将萧族最后的血脉遗留给他,是绝不会使用这种手段将自己变得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的。所以,他现在所需要的,并非是拒绝,而是接受,并且在自己原本的所有目标当中添加一条——

    萧炎曾经的目标是什么?按部就班的不断变强下去,强到能够支撑自己潇洒的活在这片天地间,然后和薰儿结婚生娃啥的……或许还有些其他的,但整体上而言其实就是挺没志气那种,谁让一路走来诸多成就都是被逼的或者机缘巧合取得的呢?

    但如今,他打算重振萧族威名了!最简单的办法……

    ‘成就斗帝……’

    ————分割线————

    “以萧炎如今的实力,想要置换血脉虽然不会有多少危险可言,但耗时却是少不了的……如此,我这个做长辈的也不好就让你这么等着,这几枚能量核你拿去吸收了吧,配合这里浓郁的天地能量,应该也是足以帮助你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将斗气压缩几次,在那九转成圣的道路上踏出几步了。”

    看着萧炎顺利的在血池当中修炼、置换着体内的血脉,萧玄跟着转脸看向了一旁脸上带着些许担心的薰儿,随手扔出十几颗泛着斗圣层次波动的能量核并这般说道。

    薰儿一愣,随后将那能量核接了下来而没有拒绝,躬身施礼拜谢:“多谢萧玄前……”

    “还叫前辈么?”萧玄却是这般打断道。

    薰儿脸色跟着便是一红,然后却是明悟了些什么,带着些许羞涩的改口了:“多谢先祖。”

    这是什么意思?萧玄这个老祖宗同意了他和萧炎之间的事情了呗……虽然她不觉得自己和萧炎之间的事情还会有什么阻碍,更不觉得只能存在于这天墓当中、才与萧炎初次见面的萧玄能够对他们之间的感情产生什么影响,但有着这样一位先祖的祝福总是求之不得的。

    于是薰儿跟着也闭关了,随后萧玄轻轻一挥手,以自身强横的实力直接将小两口所在位置的空间都隔绝了去,保证不让外界的动静打扰到他们,随后方才正色对着四周略微一拱手:

    “阁下想必便是帮助萧炎的那位异界来客了吧?萧玄在此谢过,还请现身一见!”

    “果然还是瞒不过……巅峰斗圣,尤其是你这种在巅峰斗圣当中都算顶尖的存在,果然不简单。”没有什么空白与沉默,随着萧玄的话语之声传开,一道声音也是自虚无当中回应而来,紧跟着空间微微泛起一阵波动,方元的身影轻轻浮现而出。

    “呵呵,阁下自谦了……阁下的实力比我全盛时期只强不弱,以我如今的状态能够发现阁下的存在,恐怕更多的还是阁下刻意如此吧?”萧玄脸上淡笑着,眼神当中却满是郑重,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轻慢存在。

    “……何必说得这么透?看透不说透懂不懂?”方元略微一沉默,翻个白眼之后道,之前自虚空当中传音所塑造而起的那种逼格瞬间全面崩溃,一如既往地难以正经得起来。

    但严格的说起来,方元这般做法某些意义上也可以算得上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一种手段了,很多与他平等相对的存在面对这般的他之时都难免会稍微乱一下方寸,此时的萧玄也未能例外。不过毕竟是远古时期的顶尖人物,又在这天墓当中可谓修身养性了如此多年,单论那一份淡定的话萧玄却是当今之世谁都不怵的,所以也只是稍稍一愣,随后便做出了回应。

    “……想不到阁下还真如萧炎所说一般……”

    “怎么,以为我在萧炎面前都是装的?觉得我对他不怀好意?”方元的话语一如既往的直白,他是懒得绕弯子的。

    “在所难免的不是么?刚才毕竟只是他自己在说,我却是没有见过阁下的……”萧玄同样直言不讳,之前他听萧炎话语当中对方元的描述,心中自然是充塞着许多不信的——不是不信萧炎,而是不信世上居然真有那般无私的强者,萧炎或许就是经验阅历不够加上从小与之接触所以没能看透罢了,但他却不知道自己该从什么立场开口提点,毕竟相比而言,他只是与萧炎之间多了一重血脉关联而已,关系却是刚刚从陌生人进步至此……

    但如今真的与方元见了面,他以自身的经验发现世界上居然真的存在着那等纯粹的强者!不是说方元在他的赶制当中多么单纯,而是他发现以自己的眼光居然也看不出方元有什么恶意。

    这就由不得他不信了,他毕竟不是那种总喜欢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其他人的人,那种人学名应该叫做被迫害妄想症。

    “现在见到了……怎么样,对我挺好奇的?”方元自身表示无所谓,反正他对很多东西都是完全不在意的,其中自然也包括萧玄对他的观感。实际上萧玄本身对他并没有什么诱惑力存在,毕竟如今这货的状态太惨了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穿越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山小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山小树并收藏穿越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