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荷尔蒙进化论(高干) > 37请给我鸡血好嘛

37请给我鸡血好嘛

作者:棒果榕Frucy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趁着她睡过去的时候,周澹然又把CT拿出来看了一遍。

    晚上对着夜光什么都看不出,他只好凑到灯光下,一眼就找到了沈志鹏只给他看的那个白点。沈志鹏告诉他,这个白点是颅内淤血,范围非常小。

    他问沈志鹏有没有什么危害。沈志鹏出于医生的习惯,回答地模棱两可。他说,照理说,这么小块的淤血对生命没有什么大的影响,而且应该会慢慢自然吸收。但是他并不确定时光的这块淤血在脑中存在了多久的时间。如果这块淤血只是因为周澹然的拳头引起的,那没有大碍,吃点药就可以复原。但他发现时光多年前脑子好像受过重伤,由于当时医术和医学设备受限,这块淤血极有可能是当时遗留下来的,这也就意味着这块淤血有可能在脑中存留了很多年。他无法判别淤血面积是否会增大,有可能不会,也有可能会,当然也有可能正在吸收中。但无论如何,颅内的淤血肯定会对她的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或大或小,后遗症有可能是神志不清,有可能是失眠等等。

    沈志鹏说了很多,周澹然听到最后,脑海中只剩下了“时光以前有可能做过开颅手术”这句话。

    沈志鹏是医生,说出这样的话,十有□是真的。

    周澹然终于明白,时光为什么要看心理医生了。只是,好好的怎么会受伤呢?

    难道她出过车祸?

    他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白光——

    他记得时光好像跟他说过,之前路过建筑工地的时候墙体坍塌,当时有一个建筑工人直接死在了她的面前。

    难道……他恨恨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子,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她说的时候就该问问她有没有受伤。有一个工人直接在她旁边死了,她怎么会就这么幸运地逃过了一截?

    **

    时光非常郁闷,极其郁闷,郁闷到想砸东西。

    元旦的这三天她可是从国庆盼到了现在,本来还准备和傅琢玉、陶醉去周边溜达一圈的,哪知居然在医院浪费了整整三天。

    沈志鹏时不时地来一次病房提高他的存在感,他算是周澹然的发小之一,以前周澹然和这群发小玩的很好,所以他对他们俩的事应该也有所耳闻。

    但是周澹然好像现在和他那群发小们玩的少了,不知是是不是她的错觉。也许是因为大家成家的成家,工作的工作,各忙各的,就来往的少了。

    不过关键的时候,他的发小似乎还挺靠谱的。

    她本来还头晕恶心的厉害,吃了他的药后好了很多。

    陶醉在她住院的第一天就来探望她了。

    只是,这小妮子在医院待了多久,就滔滔不绝地抱怨了多久那个她口中的“杀千刀”的小交警。

    陶醉说,在她一个月的围堵下,小交警终于答应她元旦着三天辅导她,而她元旦过后马上就要第五次大路考,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她不能多陪她,等会儿还得去跟小交警学车呢。

    听到陶醉说这句话之后,坐在一边连话都插不上的周澹然重重地吁了口气。

    不巧,这一口气落在了陶醉的耳朵里。

    陶醉努着嘴郁闷地瞥了他一眼:“你叹什么气!是嫌弃我花太多吗?!”

    周澹然:“……你也知道你话太多啊。你到底是来探望时光的,还是来跟她讲你和你男人的故事的?”

    陶醉脸一红,“什么我和我男人,周澹然你再瞎说我让时光休了你!”

    “……”周澹然无奈地看着时光,那眼神分明在说“你这闺蜜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啊……”

    陶醉走的时候对时光说,这两天她都要开车,没时间来探望她了,让她自己好好保重身体,等她拿到驾照了直接开车去H市找她。

    时光深知陶醉最近这么勤奋练车的原因绝对不止是拿驾照而已,君子成人之美,当然不能因为自己的小毛小病影响了女博士的终身大事,遂欣然答应。

    等陶醉一走,周澹然连连摇头,“时光,你确定陶醉是你的闺蜜而不是你的损友?”

    时光哼了一声:“你这种人怎么能懂女生之间友谊。”

    周澹然:“……好吧,我是不懂。”

    时光本是不想告诉傅琢玉她晕倒了这件事的。傅琢玉既然还在香港没有回来,就说明她最近肯定很忙,她也没什么大事,没有必要去打扰她。

    哪知陶醉把这件事告诉了傅琢玉,傅琢玉一听这个消息,立刻搭了飞机从香港飞了回来。

    傅琢玉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出院了。

    自从以前出事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医院后,她就特别讨厌医院这个地方,所以她在医院住了三天之后死活不肯再住下去。

    周澹然还想让她观察几天,实在拗不过她。好在沈志鹏对他说了,时光脑内的淤血并不严重,不用太大惊小怪,时光的状态还不错,似乎没有太大的后遗症,他这样担心这样只会影响病人的心态。沈志鹏给她配了一点药,让他平时注意,时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立刻通知他。

    既然医生大人给了这样的承诺,周澹然也放下了心来。

    他面带犹豫点头的时候,还被时光嘲讽了一顿:“周澹然,你是我爹还是我娘啊,怎么管我这么多,我想出院就出院,为什么还要得到你同意!”

    虽然时光这么说,但周澹然却没有半分不悦,伸手想敲她的头顶,手举到半空中顿了一下,最后捏了捏她的脸:“就凭我是你的男人!你早晚得离开你爸妈和我生活,我是你男人我不管你谁还该来管你?”

    时光横了他一眼:“谁说你是我男人的?我可没同意。”

    周澹然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小土妞,我第一次都给你了,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

    时光作惊恐状:“你在跟我开玩笑吧?你第一次给我的?你当我跟三岁小孩一样好骗啊?谁信你第一次是在二十七岁?”

    周澹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摇了摇食指:“你不会忘了吧?我记得清清楚楚,我的第一次可是在旧房子那里……给你的。”

    时光一怔,回忆如海浪波涛汹涌铺天盖地地涌来,充斥着她的大脑。

    她想起那一次。

    十七岁的青春电影,少男少女最青涩的年纪、最赤~裸的荷尔蒙冲动——他和她躲在当时的客房里,看电视机里的男女赤着身子交缠在了一起,难分难舍。然后他再一次亲了她,她自然是不介意的,甚至也跃跃欲试。再然后,他拉着她的手解开自己的裤子,又扯下了她的衣物,两个人很快也如电视里的两个人一样。

    他只探了个头进去,她就疼到直叫,周澹然怕隔壁的爷爷奶奶发现,连忙吻住她的嘴,试图抹去她的泪水。又挤了一点进去,她的眼泪掉的他满手都是。最终还是没有做成,刚开始找不到地方,找到了她又疼得根本不肯让他进去,其实他也疼,终究他的第一次缴械在了洞口。

    当时虽然那么疼,还是觉得难以言喻的激动,就好像已经把神圣的第一次交给了最喜欢的他。然而如今想起来,没有激动,只剩难堪。

    时光不想再和他谈论这个问题,这个只会让她想起那些不堪不快乐的事,她皱眉瞪了他一眼:“你少跟我说那些,如果那次也算你的第一次,你不如说你第一次是给你的五指姑娘的。”

    “这怎么能不算。你太欺负人了,占了便宜还不承认!”

    “……你别给我装可爱,你一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好意思吗?”

    “怎么不好意思,我本来就很可爱。”

    “……”

    快收拾完时,就听见门口的敲门声,时光和周澹然向门口看过去,只见傅琢玉径直走来,到时光面前停下,扶着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一会儿,皱着眉问她:“好了?”

    时光忙不迭点头:“本来就没什么事,我只是晕倒了而已。”

    “你这样突然晕倒医生没有给你检查过吗?怎么可能没有问题就这样放你走?最近的医生怎么回事儿?脑子里只有浆糊吗?!不行,我得找医生谈谈。你主治医生是哪个?”傅琢玉一直都是这样,对她的身体有种过分的关心,特别是她生病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傅琢玉是跟颜老师一起看着她从身心都伤痕累累一路走到一点点痊愈,所以特别心疼她。

    时光拉住她,半开玩笑地说:“嗳,肉肉,我怎么感觉你这话的意思是希望我的身体有问题呢,我真没事儿,其实我是没注意不小心撞墙上了,所以才晕的,医生早说我没什么事让我出院了,我还在这儿住了三天观察了三天呢,放心吧,准没事儿!”

    傅琢玉半信半疑地问:“真的?”

    时光刚想回答,就被周澹然插了话:“其实是我把她砸晕的。当时我和时光在一起,和韩棠发生了冲突,时光替韩棠挡了我的一拳。”

    傅琢玉双手环抱,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周澹然,又看了眼时光。

    时光回头狠狠瞪了周澹然一眼。那眼神似乎在抗议“我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竟然还给我添事儿,魂淡”!

    周澹然伸手握住时光的手,一本正经、严肃着脸认真地说:“时光,是我的错,你不用替我遮掩。”

    “……”时光想说,我没说不是你的错,但你为什么一定要告诉傅琢玉!!!

    傅琢玉睨了一眼周澹然:“你的帐等会儿再算。”她拉住时光的另一只手,“我还是不放心,你带我去见见你的主治医生,听他确认了你再出院。”

    时光无奈,好不容易让傅琢玉放下心来,周澹然还多此一举,按照傅琢玉的性格,一定会把沈志鹏问倒的……

    傅琢玉正要拉着她出去,突然一个黑影挡在了傅琢玉的面前:“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喜欢强人所难?”

    傅琢玉看着他:“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还是喜欢强人所难?我强过你了吗?难过你了吗?”

    那人淡淡地一笑:“你从一开始接触我就是在强人所难。看来你都忘记了。”

    那人说完话,傅琢玉竟然顿了一下,噤了声。

    这是时光第一次看到傅琢玉对着别人失语。傅琢玉虽然不是律师,但她有一张比律师更利落的嘴,时光从没有看见她在任何人嘴下处于下风过。这是第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看来这个男人和傅琢玉关系匪浅。

    不过……这个男人怎么会突然出现?

    周澹然从她身后站了出来,对男人伸出右手,眼中露出惊讶又钦赞的目光:“你是石晋阳吧?”

    作者有话要说:三条评论!!!小伙伴们!!!乃们是神马意思!!!

    大果纸有写的这么难看吗!!!还有木有比大果纸更杯具的作者!!!

    /(tot)/~~

    本来想告诉你们,虽然没有上月榜,但是大果纸还是想在十一假期抽两三天双更的!!!

    但是你们一点都不热情!!!大果纸上来一看评论居然只有三条!!!这个鸡血绝对不够双更啊!!!连日更的动力都不够啊!!!

    乃们真的要这样嘛。。。

    就算不好看。。。也可以说出来的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荷尔蒙进化论(高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棒果榕Fruc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棒果榕Frucy并收藏荷尔蒙进化论(高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