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作者:棒果榕Frucy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Sorry,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时光瞪着手机看了两秒,挂断了电话。

    在她的印象里,周澹然的手机从没有关过机,每天都是及时充好,所以只有打不通的时候,而没有关机的情况。

    她和他在一起之后,这可以说是第一次打不通他电话,而且还是关机。尽管她给他打电话的次数并不多,多数都是他在找她。

    现在怎么办?不开门也不接电话,她还要在楼下等他吗?也许他根本就不在家里,而是沉沦在某个温柔乡里?

    时光边想着,又仰头遥望了一眼高层的窗户,最后转身离开。

    她走了很远的路才拦到了一辆计程车。

    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快一点。

    她站在自己家楼下,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小区四周一片宁静,就连路灯都在悄无声息中暗下,一幢幢高楼和黑夜融为了一体,沉沉入睡,只是一户人家,窗帘背后还透着白炽灯白色的光亮,在黑幕中尤为显眼。

    时光蹙了蹙眉头,确认了好几遍,确实是她家没错。

    亲爱的时太太不会在等她吧?那她一定一进去就会被骂的狗血淋头。

    时光深深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牺牲,抱着大无畏的心态上了楼。

    她小心翼翼地开门,尽量把声音放得很轻很轻,希望自己能够躲过“时太后”的法眼,悄然飘进卧室里不让她发现。

    虽然明知这个希望渺茫到一点儿可能性都没有。

    因为时光才刚开了门,就看见时太太环抱着双肩站在门后,难得冰冷的语调透露着她此刻正在生气。

    “你去哪儿了?”

    时光转了转眼咕噜,“妈,嘿嘿嘿,我去找周澹然了。”

    “是吗?”

    “嗯嗯。”时光忙不迭赔笑点头。

    “去干什么了?”

    “嘿嘿嘿,我们俩能干什么呀。就在他家呀。”时光顿了顿,怕时太太往某些地方想,连忙又遮掩道,“……那个,在他家玩了一会儿后就出去吃饭看电影了呵呵呵呵呵。”

    “看电影看到现在?”时太太又问,不紧不慢地问着她,那神情已经不是将信将疑,而是一副完全不信的样子。

    时光抓了抓头发,有种被抓包的感觉,尽管她不断地提醒自己,时太太才不会知道她今晚去了酒吧,但是心中还是不由自主地大起大落了起来。

    事实上,按照她这个年纪,照理来说,早就不在父母的受控范围之内,只是时光从小就家教甚严,时父忙着公司的事情,时太太一直担负着双重重任,再加上时太太又特别的“事儿妈”,所以除非时光不住家里,时太太管不着,否则时光是一向不敢太晚回家的,除了那段日子,究其原因,也是因为时光找到了很好的借口。

    时光战战兢兢地敷衍:“是呀是呀,妈,我很困了,您就别再质问我了,让我洗洗睡了可以吗?”

    时光正想钻个空隙偷溜,却又被时太太挡住,“你觉得可以吗?时光,不是我不想相信你,事实都摆在面前了,你怎么解释一身酒味?你能不能喝完酒回家之前先嚼个口香糖?而且……”

    话音未落,不远处却陡然出现了一个极其耳熟的显得有些慵懒的声音:“阿姨,时光回来了?”

    就像刚在嘴边吹好的彩色气球因为承受不住太强的气压而爆破,就像刚兴高采烈地购物完从商场出来天却突然阴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就像……前方有一个陷阱她却奋不顾身地跳了进去。

    如果可以骂粗话的话,她现在只想卧槽*10086遍。

    真是太扯了,作为她亲妈,时太太不但不相信她,而且知道她说谎、知道某人在也不提醒她!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还是真像小时候说的,她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其实周澹然才是她亲生的吧?她只是个外人吧?

    时光欲哭无泪,视线越过时太太注意到了在楼梯口那道高挑的身影。他还是白天的一身装扮,只是卸下了外头的风衣,只剩里面靛蓝色的休闲毛衣,他双手插在裤兜里,脸上的表情令时光猜不透或喜或怒。

    时光吞了口口水,迟迟地应了一声:“嗯,回来了。你怎么在这里?”

    他的声音平淡,没有起伏,却听得时光越发地胆战心惊:“打你电话打不通,只好到你家来找你,结果你也不在。”

    “我给你打电话,你关机了。”

    周澹然淡淡地“嗯”了声,“打你电话打到关机。”

    “……”

    所以都是她的不对咯?闹了一天,她替韩棠他妈求情,替自己爸妈着急,烦到她只能逃避了,而就那么一小会儿,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她。

    果真是爱管闲事容易惹祸上身啊。

    时光难堪极了,不想再争辩什么,胸口堵着一口气却又无处可发,只能忍着憋着。

    她快速向房间走去,经过周澹然身边时,她说:“看见我回来了?放心了吧?放心了就回家吧。我很累了,想睡觉。”

    刚走一步,就被周澹然一把握住:“你晚上去哪里了?喝酒了?”

    “嗯,心情不好,喝酒了。有什么话明天说可以吗?”

    不待周澹然开口,她便狠狠甩开了他的手,一路向上。

    回到房间,她重重地跌坐在了床头。

    其实并不困,她本就睡眠很少,况且现在又在气头上,怎么可能睡得着?

    连自己都觉得这个脾气来的莫名其妙,只是克制也克制不了。换做是一般人,没有等到自己男朋友,最后若是发现他为了找自己找到了自己家来,应该会很高兴吧?

    其实他若是等在她的楼下,大半夜的给她一个惊喜,让她知道他一直在等她,她应该就不至于这种反应吧?

    委实郁闷的很,有种周澹然和时太太故意联合起来给自己下圈套的感觉,虽然知道他们没有那么无聊,但是周澹然在她家,时太太为什么也不来一个电话?任由自己编着谎言闹笑话?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时光立刻躺了下来,把被子拉了上来,遮住了脸。

    “嗒——嗒——”敲门声响了很久,过了一会儿,时光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然后是轻轻的脚步声。

    好像有一片阴影投了下来,遮挡了从门外射来的光线。

    光听那沉重的呼吸声,时光就能确定这道阴影究竟来自于谁。

    床的边缘好像陷了下去,接着她额前的刘海被一只手拂开,那只手抚过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尖,最后停留在她的双唇。

    时光刚开始觉得痒,慢慢地,身体竟然开始发烫,好像有一股火在身体里燃烧,她极力抑制自己的呼吸显得平稳,不想让周澹然发现她其实是醒着的。

    他的手如羽毛轻轻划过她的唇瓣,就在她差一点忍不住时,随着他长长的一声叹息,手指终于离开。

    听到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她的心中积满了怅然。不知是因为他的离开,还是这令她无比烦躁的一天,也许两者都是。

    这一夜时光又失眠了。

    望着窗外清晨第一缕阳光到太阳升起,时光只觉得累得身心俱疲,约莫是前一阵睡眠大好的缘故,再次体味失眠带来的后遗症令时光万分的不适。脑子浑浑噩噩的,就像年久失修的机械表,无法再次运作。胃也隐隐的不适,时不时地抽痛。

    她像机器人当机一般,在卫生间里磨蹭了很久,才终于洗漱完毕。

    被冷水浇过的大脑较之刚才清醒了许多。

    犹自想起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下楼后才发现失眠的人不止她一个。时太太的症状要比她明显的多。

    眼下一片乌青,脸色苍白,整个人仿佛笼罩着一层阴云。最严重的是,她连早饭都没有做。时太太一直很重视早饭,反复跟他们说“一日之计在于晨,早餐一定要吃好,吃得好才有力气开始新的一天”,所以十年如一日,每天都会给他们准备丰盛的早餐,就算他们不在家,她也不会漏掉自己的一份。

    但是今天,饭桌上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时光忽然想起昨天临走时,似乎还是一地的碎片,然而昨天夜里回家后,那一地的碎片已经没有了。是时太太收拾的吗?可是看时太太这幅颓丧的样子,时光也不确定起来。不过除了她还会有谁呢?不会是周澹然吧?

    不过,这不是重点。

    “妈?你不吃早餐吗?”时光小心翼翼地问。

    尽管她问的已经十分客套,尽量不触碰到她的雷区,但是没想到这句话也能让她变得尖酸刻薄:“怎么,肚子饿了就想到我了?昨天不是和你爸配合的很好嘛?要吃早餐让你爸去烧啊!”她端正地坐在沙发上,冷哼一声,“我为了你们父女俩付出了多少,你们一个个怎么对我,是不是我就活该当家庭妇女,是不是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你们以为我想一天到晚待在家里伺候你们吗?!我没有自己的生活吗?!还在外面找女人?哈,好啊,出去!出去!都出去好了!滚出这个家!我不需要你们!我一个人可以过得更好!”

    “妈,妈!”时光想要制止时太太越来越响也越来越沙哑的声音,她试图捉住她的手,时太太却甩开她,她再抓,时太太再逃,最后时光只好用比她更响亮的声音,“妈,你冷静点!你先听我说!”

    看时太太那样子分明不想听她说话,时光只好加快语速坚定语气:“妈,连我都早就能看出来的事,我不信你看不出来。你之前对我说,我爸一直不回家,你那语气分明就是已经知道了他在外面养了个小三。你既然以前早就给自己打过预防针,为什么现在又要闹了?”

    不知是被识破,还是有其他的原因,时太太冷冷瞥了她一眼,目光似乎带了把剑,刀光剑影凌厉地投射而来,在这道目光里,时光似乎再也感受不到她是自己的母亲。

    时太太冷声道:“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妈,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小孩子,我懂,但是我已经二十六了,不对,过了年就是二十七了,二十七岁的人还不能分辨孰是孰非吗?你只是不想被我拆穿而已。但是,妈,你要记得我这辈子永远都是你的女儿。说实话,不管是不是爸的错,我都更倾向于你,因为血浓于水,我是你含辛茹苦怀胎十月养大的。”时光顿了顿,吸了口气继续说,“……更何况,确实是爸的原因。所以,妈,无论是什么理由,你如果忍不住了,就和我爸离婚吧。我知道你已经忍无可忍了,既然这样,不要顾虑我,也不要顾虑这个对你来说毫无眷恋、支离破碎的家了,离婚吧,去找你想要的自由。我会一直站在你的那边支持你。”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和今天考了科目三和科目四!都过了!!!大果纸的学车之旅历时将近四个月,终于结束了!!!

    昨天因为是夜考,所以来不及更新了~昨天的更新会在周末补上~

    SO,周末有一天会双更。。。

    咳咳,如果乃们想周末两天都双更的话。。。就看你们的了!

    求蹂躏。。。

    PS.今夜甚好,推个基友的文吧~

    傅渝知道咩?神马?不知道?乃们是凹凸曼吗?!

    傅小妞可是我们大鼎鼎有名的小黄文作者啊!!!

    一看这文的名字是不是就已经感受到神马了。。。咩哈哈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荷尔蒙进化论(高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棒果榕Fruc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棒果榕Frucy并收藏荷尔蒙进化论(高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