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五章 生气哭泣

第五章 生气哭泣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女子被问得愣了神,她茫然地看着高阳,无措地像个孩子:“我……是……谁?”她深深地看着高阳,眼底里满是委屈,似乎再问:为什么你不认识我?

    高阳抿了抿嘴角,在她的目光下硬着心肠说道:“武德是旧年号,武德九年后便是贞观元年,那一年我父皇登基了……你只说武德十年,你从那个时候就被关在这里了?”

    在高阳的问话里,女子抓着栏杆的手慢慢收紧,她脸上浮现出痛恨、痛苦的表情:“武德九年……发生了一件大事……”

    “是玄武门?”自从高阳出现后一直没开口的小和尚突然出了声。他语气里的激动惹得高阳怪异地瞥了他一眼。

    “是啊是啊,那一年死了好多人……”女子的话里带上了哭音,情绪猛地就奔溃了。她颤着手想去够高阳:“血流成河,尸骨成山啊!第二年,第二年就有了你!”

    见到女子情绪如此不稳,高阳狠狠地瞪了那和尚一眼。她根本不关心玄武门之事,那在后世,连历史书都毫不避讳。她更关心这女人的身份,此刻只沉声道:“你是谁?你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我?我!”女子激动地望着高阳,眼里盈满了泪水,“我是你……”

    “我的小祖宗唉!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走走走!”

    高阳惊讶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老太监,猝不及防下便被他拽住了手腕。

    “快跟老奴走!你这回可要了老奴的性命了!”老太监毫不客气地拽着高阳就往外走,力道大得让高阳打了个趔趄。

    女子也被这一发展惊呆了,眼看着高阳被拽出了十几步,当下怒喝道:“你要把她带去哪?!你放开她!快放开她!”

    被她的声音一激,高阳终于也反应过来了。回过神,老太监的举动直让她大为火光,当下一边挣扎,一边怒斥道:“大胆!还不给我放开!”

    可她才十二岁,哪里敌得过这干粗活的老货?拉拉扯扯间,最终还是被他硬拽出了宫殿。

    身后,那女子凄厉的声音还在回响着:“……你把她还给我!还给我!!”

    高阳一步三回头,拼命往回抽胳膊,可那老太监的手稳得很,一路拽着高阳出了北宫,他才把手松开。

    空旷的路上,高阳气呼呼地喘着气,死死盯着那太监:“……你!你竟敢?!”

    那太监低头弯着腰,姿态恭敬地说道:“公主,以后别到这地方来了,万一出了点什么事,老奴怎么向皇上和皇后交代啊?”

    高阳瞪着他,死死抿着嘴角。老太监那满脸的褶子,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副笑脸,可高阳只觉得他根本没把自己放眼里。一个奴才,一个太监……一个……

    她狠狠吸了口气,伸手摸了摸方才被拽着的手腕,终于转身大踏步离开了北宫。

    她不能去找李世民、长孙皇后告状,去了,他们就会立马知道自己来了北宫。而北宫里关着的那个女人……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哪儿关着的是谁?!关着她,又怎会允许旁人去见她?!可不去告状,没了皇帝皇后撑腰的高阳公主,当真连个奴才也处置不了!

    高阳心里头窝着一股气,一路像个炮仗一样直直冲到了李恪那儿。

    李恪正看着书,他不比太子,能参与朝政,便只能手不释卷地多研究点学问。魏王不就是专注编书、得了赞誉的吗?可他也不想像魏王一样研究四书五经,大学问家,有李泰一个就够了,所以,他看得是兵书,想学的是谋略。

    他正看得入神,可一眨眼,手里的书就被人大力抽了出去,然后又被随手扔到了地上。李恪被来人无礼的举动一惊,接着便想发火。可他的火气刚冒头,就被怀里多出来的人惊得忘到了脑后。

    “高阳?”李恪试探着唤了一声,手搭在她肩上就想把人拉开。可高阳窝在李恪怀里,手扒得死紧,李恪竟是没拉动。

    他皱了眉头,心下有些不自在,手虚虚搭着,只疑惑道:“高阳,怎么了?”

    高阳窝在他怀里,摇了摇头,就是不吭声。

    李恪终于察觉到不对了,他也顾不上别扭了,手下使上了力气把高阳拉了出来,又把人的脸抬了起来。果不其然,就看见了高阳红着的眼眶。

    “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李恪脸色立马就是一肃,语气里也带上了三分煞气,“是太子?还是……”

    高阳咬着下唇,用力摇头:“不是!”她抬头看着李恪,语气就带上了哭腔:“三哥,三哥,呜呜呜……”她撑不住了,扑进李恪怀里就是一阵号啕大哭。近日来的负面情绪终于在今天到了临界点,在李恪关心的眼神下,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奔涌而出。

    李恪被她哭得手足无措,俊朗的眉宇间笼上了阴影。可他根本就不清楚高阳为什么哭,只能抱着她,轻轻哄着,等她哭过去。

    终于,等到高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再也没力气了,只能小声抽噎着,李恪才无奈地把人从自己怀里扶到一边坐下。他自己却是在高阳面前半蹲下身子,面对面,给哭成花猫的人擦眼泪。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就委屈成这样了?父皇、皇后呢?他们不给你做主?”李恪轻手轻脚地用帕子给高阳擦脸,语气担忧地问道。

    高阳眨巴着眼,一脸委屈地看着李恪,刚哭过的大眼水汪汪的,还带着几分楚楚,可开口,却带着几分任性:“你,你不能说出去。不准,不准把我哭的事儿说出去!”

    李恪被她这副模样弄得哭笑不得:“你现在知道丢脸了?刚刚哭成那样的是谁啊?还不准我说出去,哈~”

    “就不准!”高阳不高兴地抽着气,道,“你要是说出去,要是……呜呜呜,你也要欺负我吗?”她说着说着就又伤起了心,眼里便又泛起了泪光。

    “哪里欺负你了?”李恪急急道,“我不说,不说!一定不说!谁欺负你我也不会欺负你啊!”

    “真的?”高阳不确定地询问着。

    “真的。”李恪用力地点了点头。他把湿掉的帕子扔到一边,四下环顾,一时也没找到能给高阳擦眼泪的,索性就拿着自己的衣袖给她抹眼泪:“你哭成这样,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被他一问,高阳鼻子就又有点泛酸,这回,她倒是没再大哭,只伸手拉过李恪另一边的衣袖抹了抹泪,哽咽道:“母后……咯……母后可能要不是我母后了……”

    李恪无奈地看着自己衣袖被高阳拽在手里蹂躏,疑惑道:“什么叫皇后娘娘就要不是……你……母……”话到一半,他有些惊疑地转头看向高阳:“皇后娘娘不是你母亲吗?”

    高阳瞪着双红红的眼睛,看着一脸惊讶的李恪,嘟囔道:“可能真的不是。”

    李恪一脸空白地看着高阳,半晌才咽了咽口水,道:“……你听谁说的?”

    “没人告诉我。”高阳从椅子上下来,也蹲到了李恪旁边,“我自己猜的。”

    “猜的?”李恪不可思议地看着高阳,“就算是猜的,你没事也不会猜这个啊!”

    高阳不高兴地瞥了他一眼,蹲着身子往李恪那儿挪了几步,凑到他耳边,小声地把北宫的事说了一遍,说完,又没精打采地蹲了回去,垂着头,情绪低落着。

    李恪被她的话说得心里直打鼓,嘴里却还说着:“可能你猜错了呢?父皇、皇后那么宠你,连太子都比不上你,皇后怎么可能会不是你生母呢?”

    高阳抬头,白了李恪一眼。她之前已经激动过了,哭也哭过了,现在平复下来,大脑一片清明,事情的前因后果她都能猜到几分,她的生母是谁,就算不能完全确定,她也有六七分把握。

    “当然可能。”高阳盯着自己的手,喃喃道,“你是没看见那女人看我的眼神,就算是父皇,他那样宠我,也没用这样的眼神看过我。”

    李恪有些不明白,可高阳还在往下说:“她老是在说‘武德’,不是因为不知道‘贞观’,只是她不愿意承认‘贞观’而已……她必定和当年玄武门之变有关……因为看不顺眼父皇,甚至是恨父皇,所以才说‘武德’……说不定她当年是隐太子党唔!”高阳不满地瞪着捂住她嘴的李恪,伸手要去扒拉下自己嘴上的手。

    李恪皱着眉头看了看外头,低声道:“这种话你也敢说!好在我午休不愿人伺候,不然让人听见了还得了?!”

    闻言,高阳也懂了,有些讪讪地放下手。李恪见她安分下来了,也收了手,道:“你这些话可不能再说了。既然宫里都说皇后娘娘是你母亲,那她就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高阳不高兴地打断李恪的话,撅着嘴站起身,便是说道:“不管是不是的问题了,现在有很重要的一件事,你帮不帮我?”

    李恪狐疑地打量了高阳一眼,疑惑道:“什么事?”

    高阳勾起了嘴角,露出一个坏坏的笑,道:“帮我教训一把那个老太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