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六章 宫中禁忌

第六章 宫中禁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立政殿

    长孙皇后正和李世民下着棋,黑白的棋子交错分明。

    李世民在国事上可以算作是个明君,但他在孩子的事儿上却似乎总是在泛着糊涂。好在长孙皇后并不糊涂。

    近日来,魏王泰文学馆一事闹得太大,连处在后宫的皇后都已对其著书立说、对太子咄咄逼人之事略有耳闻,心下虽是知道这是李世民的一片慈父之心,但到底要提上一提。眼见着今日李世民心情不错,长孙皇后便是笑道:“陛下对泰儿的宠爱,似乎超过了承乾?”

    李世民端着茶杯,抿了一口,道:“有吗?朕不过是遍选学士,帮泰儿著书而已。”

    长孙皇后捻起一枚棋子,眼底神色略略凝重,道:“泰儿不会辜负陛下的一番苦心的。但承乾那儿,也还请陛下不要放松。”

    李世民看了看依旧笑着的皇后,语气无奈道:“原本天策府的十八学士,业已移至太子东宫,朕是一番苦心啊……咦?外头是怎么回事?”李世民不悦地看向门口,询问道。

    一个小黄门战战兢兢地从外面小跑进来,“啪”地一声就趴到了地上,惶恐道:“启禀陛下,高阳公主身边的小娘子来回话说,方才公主从北宫跑回来,去找了吴王,不久吴王宫里就传出了公主的哭声。”

    长孙皇后惊讶地和李世民对看了一眼,连忙问道:“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小黄门趴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一下,颤着声音道:“不,不知。”

    “怎么会不知道呢?”李世民唰得站起身,背着手走到小黄门面前,怒喝道,“公主身边伺候的人呢?都是死的不成!公主受了委屈,竟然不知道?!”

    小黄门抖得更厉害了:“具体缘由,奴才们真不知道。公主没带人,奴才们也只敢远远跟着……”

    李世民不要听这些废话,他只想知道高阳为什么哭了。

    眼看着皇帝要发大火,长孙皇后赶忙朝着地上的小太监呵斥道:“说这些做什么?还不说正经的,可是有谁冲撞公主了?”

    被皇后这么一问,小黄门眼珠子一转,便是急急道:“是,是,奴才们看见公主是被北宫那儿的一个老管事儿连拖带拽拉出来的。公主出来时,脸上就有怒色。其他的,奴才们就不知道了。”

    长孙皇后有些忐忑地看了眼沉默的李世民,又看了看吓得快瘫倒在地的奴才,也不敢让人下去,更不敢在此刻开口说话。事情涉及到北宫和高阳,就算是皇后,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李世明的霉头。事情不清不楚的,究竟高阳做什么哭,因为奴才?还是北宫的那个女人?长孙皇后的心都提起来了。

    李世民背着手站着,也不说话,只眉头皱得死紧,知道是问不出什么了,可他心里到底是不安定。

    “北宫……”李世民长长地叹了口气,最终甩袖出了立政殿。

    身后,长孙皇后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堪堪扶住一边的把手。宫女秀儿吓得赶紧上前把人扶住,手忙脚乱就想宣太医。

    皇后的手都是抖得,她死死拉着秀儿的手,阻止道:“别惊动别人,我没事。”

    “娘娘!”秀儿神色焦急地给皇后喂了水,又找出顺气的药丸给她服下,见她缓过了气来,这才放了心。

    长孙皇后闭着眼靠在秀儿身上,眼皮下的眼珠子却是不停地转着,心里乱成一锅粥:高阳啊,我的女儿……要是知道了,可怎么办啊?

    同样心绪不宁的,还有高阳。

    晚上,躺在床上的高阳是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会儿想着北宫那女人的神情,一会儿盘算着自己今天的举动会有怎样的后果。

    她和李恪去找那老太监的晦气了,亲眼见着他一天做什么都不顺的模样了。当然不是他们出的手,她和李恪不过是动动嘴,下头的小太监们就发动起来,把事儿办好了。如今怕是不少人都知道,高阳公主看不顺眼那个老太监。这样,能不能遮掩上一二?

    想着想着,高阳心里头就有些难过。她在床上翻了个身,一手按在了自己心口儿。她虽是无意,但到底利用了李恪。她不想承认,自己让李恪帮忙,是因为她潜意识里就确定,李恪在后宫是有势力的。她不想这样想自己,那样让她怀疑自我。

    可她又否认不掉,心里有个声音小声又清晰地说着:“你就是这样想的!你觉得,有杨妃娘娘在后宫,李恪怎么也不会像你一样看似风光,实则孤立无援。你宫里的人,哪个不是皇后皇帝安排的?你今儿说一句话,估计还不到晚上,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高阳越想越觉得心里头堵得慌。她干脆起了身,赤着脚在寝宫里晃荡。脚下的大理石透着凉气儿,高阳的脚渐渐失了温度,心口儿却像是烧着一团火。她蹲了下来,抱着腿,把头埋进了双臂间。小小的空间里,她听着自己的呼吸声,一呼一吸地。她在想着,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多去看看北宫的女子?要怎么样才能求着李世民把那女子放出来?

    夜里静的很,鞋底踏在地上的声音“踢踏踢踏”的。

    “公主睡了?”李世民压低的声音在门外边响起。

    小宫女恭恭敬敬地应了个“是”。

    高阳动了动,抬了头,转过脸去,就看见了一脚迈进来的李世民。

    李世民的动作顿了顿,紧接着便大踏步朝着高阳走了过来。他弯下腰,动作迅速地把坐在地上的高阳抱进了怀里。他那高大的身子,有一瞬间将本就不甚明亮的烛光又挡了大半。

    高阳只觉得眼前光线一暗又一亮,自己就到了一个暖和的地方。她有些怔怔地揽住李世民的脖颈,神情茫然低落,像是迷路的小兽,直直看着李世民,像是还没回过神。

    李世民拍了拍高阳的后背,低头,和高阳额头碰额头,道:“怎么?认不出父皇了?”

    高阳眨了眨眼睛,手臂一收,侧了侧头,便把脑袋搭在了李世民肩膀上。

    “怎么了,我的小公主?”李世民皱了皱眉头,抱着高阳往床那儿走去,“这么晚了还不睡,那些宫人竟然都不知道?”

    高阳抬了头,撅着嘴道:“不怪他们,是我睡不着。”

    李世民把她放到床上,自己也坐在了床沿上,责怪地看着高阳道:“那你告诉父皇,为什么睡不着?还光着脚,坐在地上?”

    “就是睡不着罢了。”高阳瞥过眼去。

    李世民看着她,叹了口气,道:“是因为今天去北宫的事儿?”

    高阳不说话。

    李世民接着道:“是那个太监的事?一个奴才,你不高兴了,打发了便是。”

    高阳还是不说话。

    李世民靠了过去,盯着她,沉声道:“还是北宫那个疯女人和你说了什么?”

    高阳抬眼,看着李世民的眼睛,开口道:“父皇,我是不是很……嗯……”她皱了眉头,像是在找一个确切的形容词,最后还是词不达意地说道:“是不是很没有威仪?”

    李世民被她问得一愣:“威仪?”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十二岁的小姑娘,实在不太忍心点头,只说道:“你是公主,谁都得敬着你。”

    “才不是……”高阳以一种“你骗人”的眼神看着李世民,“我不过是因为父皇宠我,他们才哄着我,做出敬着我的样子而已。没了父皇的宠爱,我根本什么都不是!”她的眼眶又红了,却倔强地看着李世民,硬撑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李世民有些惊讶着高阳的话,可此刻看见她这副模样,又心疼了。他长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高阳的脑袋,道:“可你是高阳,是父皇最疼爱的公主,是大唐的公主,你从出生就已经是了。你理应得到所有人的敬爱,别人不敬你,那是以下犯上……”

    “你骗人!”高阳本还是安静听着的,可李世民的话让她气恼,她气道:“什么理应得到?哪有什么理应得到?他们惯会装模作样了!你们都在骗我罢了。”

    李世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看着高阳抽抽搭搭地哭着,一边哭一边说:“他们根本不会听我的。我看见北宫关了个女人,他们就敢把我拉出去!我不走,呵斥,也不听我的。哪有什么恭敬?就会骗人!”

    李世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手上却是把人抱到了自己腿上,一手揽着高阳,一手拍着高阳的背给她顺气,良久,才叹道:“你长大了。”

    高阳在他怀里瓮声瓮气道:“父皇又骗人,你之前还说我小,连手都遮不住你的眼睛。”

    李世民被她这句话逗笑了,胸腔起伏着,嘴边便溢出了几声轻笑。

    高阳老大不高兴地瞪着他:“你笑什么?”

    李世民伸手遮了遮翘着的嘴角,道:“没笑什么。”

    高阳不相信地看着他。

    李世民见再笑下去,她就要恼羞成怒了,便是收敛了笑意,认真道:“高阳啊,你说的对,也不对。确实没有理所当然的敬爱,要获得别人的尊敬,那是要你自己去争取的。不过,这是对臣子、对朋友、对兄弟姐妹的。对奴才,你并不需要去获取他们的敬爱,你只要让他们知道害怕,就可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