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二十二章 选婿花会

第二十二章 选婿花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阳心里就是一咯噔,一双美目眨巴着看向长孙皇后,便是带出了几分羞怯忐忑之意:“是什么?”

    长孙皇后好笑地看着高阳的神色,心里倒是涌起了几分感慨。想着好像不久前,高阳还是襁褓中的孩儿,如今一晃眼,却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长孙皇后的语气里也不免带上了几分唏嘘,只语重心长地说道:“能是什么?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古之常理,就算是皇子公主也不例外。”

    高阳微垂下了脑袋,纤长白皙的手指绕着手臂上挽着的披帛,小声道:“既然这样,母后当初为什么不把我嫁到吐蕃去呢?”

    长孙皇后一愣,随即便伸手将高阳微垂的脑袋抬了起来,认真地看着高阳的眼睛,道:“高阳啊,父皇和母后怎么舍得你远嫁吐蕃呢?你的驸马,必须千挑万选,必定要是人中龙凤。”

    长孙皇后说着便点了点头,似是在肯定自己的话一样,语气笃定,却是莫名地让高阳心生愧疚。她继续说道:“母后心里想着念着,你将来无论如何也不可以离开东都西京,最好啊,就不出长安,就让母后能近前照看着。”

    高阳心里一软,神色动容地伏到了长孙皇后怀里。

    长孙皇后爱怜地抚着高阳的头发,道:“高阳啊,母后就想看着你嫁个好人家,然后生儿育女,无忧无虑地过一辈子。”

    “母后……”高阳轻轻地唤了一声,眨了眨眼,把想要落下来的眼泪逼回去,满是依赖地抱住了长孙皇后的腰。

    长孙皇后也有些感伤,半晌回过神,便是拍了拍高阳的背,语气有些打趣地问道:“高阳,母后这有几个待选的,说给你听听,怎么样?”

    高阳被长孙皇后的话说得脸便是一红,当下把头埋进了长孙皇后怀里,嘴硬道:“我啊,无可无不可的……”

    其实说是几个人选,但长孙皇后心里最中意的只有一个,便是她的亲侄子,长孙嫱儿。长孙嫱儿的父亲是长孙皇后同父异母的哥哥长孙安成,当年因罪被流放,不久后他母亲也去世了。长孙嫱儿虽不是由长孙皇后亲自照看着长大的,却也是时常受皇后关照的。

    在长孙皇后看来,自小聪明伶俐、如今也英俊挺拔的长孙嫱儿,倒也算得上是才俊,配得上高阳。嫱儿娶了高阳,前途便也安稳了,而高阳若是嫁进长孙家,长孙无忌也就不能再忌惮、防备高阳了。

    于是,几日后的花会,即使长安的青年才俊、各府的大家闺秀都一一出席,晋王治却只是和一个俊秀的青年说笑在一块儿。

    荷塘上的石桥弯弯曲曲,晋王治和长孙嫱儿欣赏着园林美景,谈笑间便是说到了美人。李治试探地问道:“我说嫱儿,你觉得什么样的女人才真称得上是美女啊?”

    长孙嫱儿闻言便是一笑,飞扬的眉梢带着三分不羁、三分多情、三分倜傥,随着这一笑便又添了一分张扬:“美女的条件,最早记载于《诗经卫风硕人》。”

    “这个我知道。”李治笑着道,“不就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吗?”

    长孙嫱儿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道:“这里面的学问,大得很!”

    “哦?”李治好奇道:“详细说说。”

    长孙嫱儿“刷”地收回了扇子,侧头想了想,当真认真地把他心目中的美女形象说了出来:“这个手指,要细芊芊,皮肤要细洁,就像乳汁一样……眼睛要是凤眼,像栗子一样的大眼,直勾勾地盯着人看的,那已属下乘……肩如削玉……j□j以丰满隆起为最佳……”

    李治听得认真,心里倒也赞同这标准,却不免觉得长孙嫱儿的要求太高了些,当下问道:“你觉得按你这个要求,长安的女人有几个符合标准?”

    “哎——”长孙嫱儿不屑道,“不多,一两个而已。”

    李治心里有点急:“谁?”

    “一位是司卫少卿白崇简的女儿白小姐,另一位吗,便是晋王的十七妹,高阳公主。”

    李治当下放了心,却忍不住再开口问道:“白小姐,高阳,两者谁最美?!”

    李治的神色都在长孙嫱儿眼里,长孙嫱儿微微一笑,便是说道:“那这还得回到《诗经卫风硕人》,诗中的首句就限定了美人的身份地位。‘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如果再加上这一层意思,最美的当然是高阳。”

    李治满意了。既然长孙嫱儿也属意高阳,那么长孙皇后让他来试探嫱儿心意的目的便也达到了。他当下揽住长孙嫱儿的肩,便是笑道:“好你个嫱儿,你既说高阳最美,那么……”

    “九哥!”一声略带严厉的女声打断了李治要说的话。

    李治下意识转头,就见那石桥尽头的湖心亭中,高阳正婷婷站在那儿。他当下收回了手,有些无措道:“十七妹,你怎么来了?”

    长孙嫱儿心里吃了一惊,顺着李治的视线转头看去,随即便又是一愣。

    水波荡漾、莲花碧叶围绕的亭子里,高阳一身红衣,俏生生地站在那,满池的荷花也压不下她的艳光。那姣好清丽的容颜上,花钿妆点出点点精致,眼角眉梢更是带着说不出的骄傲与高贵。

    长孙嫱儿眼里流露出一丝痴迷,嘴里不禁喃喃道:“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

    李治皱着眉头伸手拍了拍长孙嫱儿,示意他回神。

    高阳却已是有些不悦地撇过头去,只对着李治道:“这花会,九哥做什么来了,我便是做什么来了。不过,九哥怎么不去看看未来的晋王妃,反倒在这儿和个登徒子说些不知所谓的话?”

    李治可怜地看了还没回过神来的长孙嫱儿一眼,嘴上却说道:“就去,就去。你可见到她了?”

    这下,长孙嫱儿可算是静下心了,他理了理衣衫,刚想行个礼,却忽然想到好像就在方才,高阳公主似乎给自己贴了个“登徒子”的标签。他的动作便是一僵,转过头苦笑着给李治打眼色,却被回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长孙嫱儿心下直叹自己运气不好。本来嘛,男儿间聊聊美人,实在正常的很,只不过他运气背了点,竟是被当事人听到了。

    见李治是帮不上忙了,长孙嫱儿当下调整了神色,拱手行了个礼,一脸正色道:“臣长孙嫱儿,见过公主。”那姿态,要多正经有多正经,根本看不出他刚刚还一脸风流地在评说美女。

    高阳被他的厚脸皮惊了一下,随即便勾了个笑,说道:“我闻公子评说美人,竟是颇有道理,可见公子学识不错。”

    这话说出来,语气都半点不带嘲讽的,甚至高阳脸上神色都是带着温和笑意的,就像是跟平时称赞旁人一样。是反常必有妖,长孙嫱儿心里当即一紧,方才还从容行礼呢,如今脸上的笑已是有些撑不下去了。

    高阳却是抿着嘴笑出了声,语气轻柔道:“美女评价过了,公子可否也为高阳解一下惑,按公子的标准,男子中,要何种人才能称得上美男子呢?”

    这下,李治眼里也闪过了一丝好笑,看向长孙嫱儿的眼神不免带上了几分,落在长孙嫱儿眼里,便成了幸灾乐祸。

    长孙嫱儿狠狠地瞪了李治一眼,心里却是苦笑连连。这要怎么说?是按着长孙嫱儿自己的长相标准来说,还是往旁人那儿说?按自己的说,就算长孙嫱儿脸皮厚,也不免觉得有自夸的嫌疑。可往旁人那儿说,要是高阳公主就真的按那标准去了呢,那岂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长孙嫱儿支吾了半晌,方才道:“说起美男子,应是最早记载于《诗经卫风淇奥》。‘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想来这便是标准了。”

    高阳玩味地挑了挑眉:“那这里面的学问,是不是也大得很吶?公子可要细细评说一番才好。”这话,才是长孙嫱儿对着李治说过的,如今却又被高阳拿来堵他了。

    看着长孙嫱儿窘迫、懊恼地恨不得钻进地洞里去的模样,李治不厚道地笑出了声。这一笑,当下就换来了长孙嫱儿的又一个怒视和高阳浅笑的一瞥。

    李治被长孙嫱儿瞪得也有点不好意思,想着好歹长孙皇后看好他,便是解围道:“十七妹当真促狭,怪道父皇说起妹妹来时也是又爱又恨的。”

    “九哥说笑了。”说到李世民,高阳脸上的笑意就淡了淡。可惜这点变化,在场的竟是无人察觉。

    一旁的长孙嫱儿,感激地看了李治一眼,随即便是风度翩翩地说道:“这园林景致果真是好,不知在下可有幸陪公主赏赏景?”

    高阳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一旁的李治听他这么一说,倒是醒过神来了,当下附和道:“对啊,十七妹,嫱儿颇有名士风流之态,有他陪着,妹妹肯定能尽兴而归。”

    名士风流?高阳在心里暗暗摇头。名士没看出来,可按他刚刚评说美女的情形来看,风流倒可能是真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