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二十五章 动摇嫁妆

第二十五章 动摇嫁妆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李恪不是在哄她,高阳这才安了心。心神一定,她的脸却蓦地红了。

    她和李恪挨得太近了。刚刚情急之下,她下意识就伸手拉住了李恪的袖子。而李恪如今正低着头,满脸认真、眼神柔和地看着她。

    高阳心里一悸,刷的就撒了手,还想往后退,李恪却不干了。他当下反手一握,就把高阳的手包进了他的大手里,笑着揶揄道:“妹妹这是要过河拆桥吗?”

    高阳被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只觉得心下慌乱,恨不得当场掩面而去,但在抽不出手的情况下,却也只小声道:“什么过河拆桥,三哥别胡说!”

    但话一出口,高阳整个人就僵住了。那一声似嗔非嗔、撒娇似的三哥是她叫的?她神色懊恼地咬了咬下唇,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才想着要疏远李恪,可转眼就来了吴王府;才想着要断了李恪的心思,她无意识的行为就更像是欲拒还迎。

    她满心懊恼,可李恪却是被高阳那一声三哥叫的浑身都顺畅了。自从那日说漏了嘴,高阳就在疏远他,两人见面也像是隔着一层一样。已经有多久没听到高阳不带疏离地叫他一声“三哥”了?李恪自己都记不清了,恍惚就觉得以前高阳对他信任依赖的日子像是做梦一样。

    李恪眼里的笑意都快满出来了。他一手握着高阳的手,一手便情不自禁地挑起了高阳鬓角的一缕头发,身子缓缓地倾了过去。

    这**似的动作让高阳一惊。她回过神,脸色又是一白,当下猛地一抽手,转身就往外跑。

    李恪指尖的那缕秀发忽的就溜走了。他也是一愣,抬起头,脸上还有没有掩去的惊讶,似是茫茫然还不知所以的样子。

    高阳却是已经跑到了门外,她的神色还有些惊惶,脸色有些发白,却更像是香腮落雪一样。她本是落荒而逃的,却在跑出十几步后,不知从哪得了力量,心里瞬间就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步子一顿,就又走了回来。

    但最后,高阳也没再进屋,只站在门槛外,看着李恪,声音有些发紧地说道:“三哥,这样是不对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我,我……”

    李恪背起了手,目光平静地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高阳,语气轻柔道:“高阳,既然你开口了,那我们今天就都说清楚。三哥明白地告诉你,三哥已经在地狱了。”

    “三哥!”高阳一怔,随即便闭了闭眼,劝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回不了头了。”李恪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柔, “一开始,我也想回头的,可是现实却只是让我越陷越深而已。”

    “高阳,你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三哥都被那些念头折磨着。一闭眼,就能看见你对我笑、对我哭、对我撒娇、对我抱怨……睁开眼,又时常能见着你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我在心里唾弃自己、用最严厉的话语骂自己,想骂醒自己。你以为三哥没试着疏远你吗?可是,只要看见你,你的眉头一蹙,眼神一瞥,我就把所有的都忘了。”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再也爬不出来了。后来,我又想,既然已经挣不开了,那就呆在地狱里吧,只要抬头间,能看见你就可以了。”

    “可是,大抵人之贪婪欲念果真是永无止境的。那天,我开了口,虽也有点后悔,但更多的却是轻松。我说出来了,你知道了。我就想着,真好,我思慕的人终于知晓我的心意了……高阳,现在,你也在挣扎了,是不是?”

    李恪嘴角浮现了一个温柔的笑,看着高阳的眼神柔和地能溺死人。高阳却是冒了满手心的冷汗。李恪的话语平静而柔和,这是他第二次直白地表述他的心意,不似之前情感浓烈的哀求,却更让人能感觉到其中的认真。

    高阳感受到了,她也听懂了。李恪嘴角的那抹笑,似是在说:你在挣扎了,这岂不就表明,对我的感情,你也并不是无动于衷的?

    高阳攥紧了拳头,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三哥,你真是疯了!”

    李恪半点不悦也没有,只含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高阳狠狠吸了口气,坚决道:“三哥若执意如此,高阳不得不……”

    “高阳,别说。”李恪开口就打断了高阳的话,笑道,“别那么坚定地说什么‘不得不’,高阳。否则,将来说不定我会笑你的。”

    高阳被噎了一下,看着李恪纵容宠溺的眼神,一口气就梗在了那。半晌,她才冷哼了一声,转身而去。

    几日后,高阳就知道当日李恪做什么那么堵她了。看着手里只有寥寥几个字的信纸,高阳的眼神却像是要把它吞下去一样。什么叫辩机交给他一封信,妹妹怕是惦记已久?什么叫午后设宴,望妹妹前来一聚?!

    高阳忿忿地把信纸往书桌上一拍,直灌了两三杯凉茶,才把火气消下去。

    锦奴在一旁看得心忧,大着胆子瞄了一眼信纸上的内容,也没见着什么不对的信息,便是略带疑惑地对高阳道:“公主,吴王设宴,您要去吗?”

    闻言,高阳便是转头瞪了锦奴一眼。

    锦奴被瞪得有些不明所以,但高阳脸上的不悦委实太过明显了,她当下话锋一转,又说道:“要是公主实在不想去,就别去了。皇后娘娘还催着公主进宫呢。虽说陛下还没下旨,但毕竟婚事也算是敲定了,事儿也忙,不去,吴王也不会怪公主的。”

    高阳眼神蓦地就一亮,有些惊喜地看向锦奴,道:“对啊,婚事!太子也要大婚了,母后都快忙不过来了。走,进宫去,我就不信了,我不去,李恪还能把信烧了不成!他要是敢烧,我就敢立马去找长孙嫱儿!”

    锦奴听得一头雾水,什么烧信?又和未来驸马有什么关系啊?但看着好像想通了什么的高阳,锦奴便把自己的疑问放到了一边。想那么多做什么,公主高兴就好了。她脸上也带上了笑,只安下心帮高阳换衣梳妆。

    立政殿

    长孙皇后一见高阳,略带病容的脸上便多了几分神采。她一把拉过高阳的手,便是将一本账册当着高阳面儿翻开,指着里面的一条条记录,对高阳道:“高阳啊,这是父皇和母后给你安排的嫁妆。以前赏给你的园林别庄都不在这上面,你来看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高阳凑过去,笑道:“怎么这么多?这厚厚一册子,都快赶上太子下定的聘礼了。”

    “胡说什么?”长孙皇后笑着瞥了高阳一眼,不屑道,“那白崇简的女儿虽是下任太子妃,但也不是承乾的元妃,上一任苏氏才是呢。白崇简官职也不大,那白小姐哪能和你比?”

    高阳疑惑地看了长孙皇后一眼,好奇道:“母后,什么意思啊?那不也是太子妃吗?”

    长孙皇后笑着看了看一脸好奇探究的高阳,终是倾过身去,轻声道:“母后悄悄告诉你。高阳啊,这白小姐能当上太子妃,不过是因为她那张脸而已。若论才德,比起苏氏,实在是差远了。她嫁进宫里,母后都不敢让她协理后宫的。你以后见着她,也不用多敬着,论理,怎么也该是她敬着你才对。”

    高阳一惊,诧异地伸手掩了掩嘴。长孙皇后这话什么意思?明显是在说,因为近年来太子亲近男色,所以就嫁个美女给他收收心啊。这白小姐就是个以色侍人的,所以,皇后其实也是看她不上。

    高阳瞪大了眼,小声道:“所以,母后,这白小姐嫁进来也不过是个摆设喽?”

    长孙皇后拍了拍高阳的手,没再答话,但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高阳也心里有了数,当下转了话题道:“那母后,我这嫁妆肯定比那白小姐多喽?”

    长孙皇后笑了:“你呀,怎么还要攀比攀比?是怕丢了面子?”

    高阳故作娇蛮道:“那当然,她和我出嫁就在前后脚,我当然担心啦~”

    “那你可把心放回肚子里去。”长孙皇后笑着点了点高阳的额头,道,“母后绝对让我们高阳风风光光嫁出去。谁也比不过你去?”

    高阳笑着挽住了皇后的手臂,收了俏皮话,只安下心听着长孙皇后和她说嫁妆和以后管家的事儿。长孙皇后才说到以后不必特意求皇帝给长孙嫱儿多大的官职呢,外头就进来了一个神色匆忙的小黄门。

    长孙皇后敛了笑意,端庄道:“怎么回事?”

    那小黄门头也不敢抬,只鼓着胆子道:“回娘娘,长孙嫱儿与太子妃私通,已经被抓起来了。”不是驸马,只是长孙嫱儿,这小黄门改口的也当真快。

    “你说什么?!”长孙皇后大惊,还没站起来,身子便是一晃。

    高阳也吃惊呢,可眼见着长孙皇后要往下倒,她当下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皇后,大声道:“母后!快,快去叫太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