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三十六章 安排逃婚

第三十六章 安排逃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哥?”房遗爱好奇地走近坐在喜房门前的房遗直,问道,“你怎么坐在这里啊?”

    房遗直抬起头,看了一眼房遗爱,没动。

    房遗爱挑了挑眉,一抬手,也撩了袍脚,坐到了房遗直身边,用手肘撞了撞房遗直,道:“怎么了?哥,你都要迎娶公主了,怎么今儿这副表情?”他回头看了看喜房里面,道:“还是这里布置得有哪里不好?我说,哥,你都折腾这喜房好久了,还不满意?”

    房遗直听着房遗爱絮絮叨叨的话,只觉得额角都在跳,叹道:“没事。只是这喜房……”怕是用不上了。

    他没说明白,房遗爱只当真是喜房布置出了问题,瞪大了眼,一手就拍上了膝盖,道:“还真是喜房有问题啊?哥,你放心,交给我,我给你办妥了!”

    房遗直眼角就是一阵抽搐,看着这样的房遗爱,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倒是有了个注意,只道:“遗爱啊,哥有事托给你,你能帮哥一把吗?”

    “没问题啊,交给我就好了。”房遗爱兴致勃勃道,“我明天就去请风水先生测一测这喜房的风水……”

    “不是喜房!”房遗直无奈地打断了一根筋的房遗爱,说道,“不是喜房的事,是另一件事。”

    房遗爱有些惊奇地看向房遗直:“什么事?该不会是哥你闹出什么风流债……哎呦!”

    房遗直忍无可忍地拍了房遗爱一掌,狠狠瞪了他一眼,才沉声道:“我又不是你……是公主的事。”

    “公主?”房遗爱眼珠子便是一转,“高阳公主?她有什么事?”

    “你轻声。”房遗直又瞪了一眼房遗爱,才道,“你手里不是有几个兵吗?我想让你关注一下公主近日的动向。”

    房遗爱听着心里就是一咯噔:“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人会对公主不利?”

    房遗直摇了摇头,看在房遗爱眼里便成了不确定,他心下便是一怒: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还有人敢对公主不利?!

    房遗直却没注意到房遗爱的神情,他心里也乱得很。按理,高阳都和他说明白了,他作为一个君子,实在不应该再纠缠不清。最好的做法就是,不管皇上是不是真的不会撤消圣旨,他都应该在得知公主的不乐意后主动去请皇上撤消旨意。

    但房遗直他心里不甘心啊。就算是高阳说了那么多的绝情的话,他仍是不甘心,心里又是伤心、又是嫉妒,还有翻滚的酸涩。这种不甘心直接就表现在,他出了公主府,没去请旨,而是坐在了喜房门口发呆。

    终于,房遗直按捺下了心里翻滚的情绪,抬头定定地看着房遗爱,道:“你帮哥一把,只要哥能平安地把公主娶回来,我就帮你在父亲母亲面前说上一声,让你能再逍遥几年。”

    闻言,房遗爱心里便是一喜:“那感情好!交给我,不就是这几日的事吗?那群兔崽子,这点事还是做得好的!”

    公主府

    高阳正坐在桌案前奋笔疾书,手边写好的书信已经一层层叠了整整一个匣子了。

    锦奴端着泡好的新茶走进来,欲言又止道:“公主。还有两天,公主就要出阁了,我们真的不做点准备吗?”

    高阳手里的笔不停,倒是开了口,问道:“锦奴,你还记得自己的家人吗?”

    锦奴犹疑地看了眼高阳,摇了摇头道:“奴婢不是被人牙子拐卖的,是被奴婢的亲爹亲妈卖给人牙子的。”

    高阳一愣,终于抬了头,看向锦奴,眼神一闪,还是接着问道:“锦奴啊,那你可有心上人了?若是有了,便告诉我,我给你添份厚厚的妆奁。”

    “公主!”锦奴急了,直接跪到了高阳身前,“公主是不要奴婢了吗?就算是公主要嫁人了,也请带上奴婢啊!奴婢就想伺候公主一辈子!”

    高阳怔怔地看着锦奴,放下笔,亲自上前把人扶了起来:“我没不要你。只是,我想去做件事……我怕连累到你。”

    锦奴瞪大了眼,几秒后,便是坚定道:“公主要做什么,也请带上锦奴!”

    “我不能带上你。”高阳轻叹了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锦奴的表情都像是要哭出来了,却还是努力压低声音道:“就算公主是想逃婚,也请把掩饰的事留给奴婢,奴婢帮公主……”

    高阳抓着锦奴的手紧了紧,半晌,她却仍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不,我要做的事比逃婚严重多了……”她看了看一脸视死如归的锦奴,终于无奈道:“……那你就在我成婚那天早晨,乘着我的车架、带着这匣子书信,去净土寺找辩机,不呆到天黑不要回来。”

    锦奴眨了眨眼,看了看高阳桌案上的大匣子,怔怔道:“找辩机?”

    高阳点了点头:“对。你告诉辩机,以后每月就从这匣子里拿一封信,按着顺序拿,我都已经放好了……”

    她话还未说完,一旁的锦奴已是扒着高阳的胳膊痛哭了起来。这个忠心耿耿伺候了高阳五年的女子,在高阳的话语里听出了不祥,终是忍不住心里的哀痛了。

    高阳的话语也是一顿。看着这样的锦奴,她脸上从容镇定的面具终于裂了,露出了底下绝望伤痛的容颜。她苍白着脸,倔强地站着,任由锦奴抓着自己的手痛哭,颤着嘴唇,却是再也发不出一声。

    大婚那天早上,高阳穿了一身简单的蓝裙,头上戴了一顶帷帽,站在公主府的角门旁,看着大门口同样一个戴帷帽的女子上了公主的马车。马车辚辚,便是向城外而去。

    她手里拿了一柄轻巧的短剑,一手执着缰绳,抬眼望了望日头,才牵着马,晃悠悠地出了长安城的城门。一出城门,她便快马加鞭,向着益州的方向而去。

    巳时,奉了李世民的命令来给高阳公主画像的阎立本,前脚进了公主府,后脚便急急奔了出来,上马便是奔向了皇宫。同时,公主府外的一个汉子见状,也转身去了房府。

    巳时末,房遗爱带人去了净土寺。房遗直作为新郎官,留守房府。

    午时,所有去找高阳的人尽皆无功而返。

    婚礼自然是在黄昏时开始的,如今得到消息,离黄昏还有几个时辰。李世民沉着脸,定定地看了看宫殿里的刻漏,沉声道:“去找,必须在婚礼前把人找到!”

    一旁的长孙皇后满脸担忧:“陛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天是高阳的大喜日子,她怎么会不见呢?”

    李世民眼底里也尽是不悦之色,闻言,冷哼了一声,道:“她这是想干什么?她这是在向朕反抗!”

    “陛下——”长孙皇后蹙了眉头。从李世民的话里,她倒是明白了点什么,当下心里便是一个咯噔,细细看着李世民神色,她才道,“……高阳是不满意这桩婚事?那她之前怎么都不说呢?”

    李世民被问得回了神,心里倒是一虚,语气也弱了:“她跟朕说过,朕没同意。”

    长孙皇后大惊:“她跟陛下说过?那陛下怎么还坚持了这桩婚事?您不是说过,要给高阳找个最好的驸马吗?”

    闻言,李世民心里的火气又是一旺:“房家还不是最好的人家?皇后不也看中了吗?”

    长孙皇后一噎,心里是直叹气。这事情弄的,她是看中了房遗直不错,但她也只是提议啊,成不成不是还得看高阳乐不乐意吗?当初她看中长孙嫱儿,还安排了一个花会,又默许着长孙嫱儿约高阳出去,最后见着高阳点了头,她才跟李世民请旨赐婚的。如今,李世民倒好,高阳都跟他说了不乐意了,他还是下了圣旨。

    这也有她的不对。给公主选婿的事本就是皇后的责任,若不是她身子不争气,又怎么会托给皇帝呢?不管怎么说,男子倒地是不比女子细致。皇上就算再疼高阳,也难以理解女儿家的心思。这婚事,简直是两头不着好啊!

    “那今日高阳的事,陛下准备怎么办呢?”长孙皇后叹了口气,绕过李世民不同意的那回事,转而问了个更现实的问题,“还有房家,房家那边又要怎么说?不管高阳心里乐不乐意,如今却是皇家对不住他们了。”

    这个问题被皇后提出来,李世民心里也是一阵烦躁。若是能在婚礼前把人找回来,自然是努力把事情掩住,让婚礼继续;若是没找到……李世民按捺下心底隐隐的妄想,一时间倒是说不清自己心底里是希望找到还是不希望找到人了,只能长叹道:“这些事,还是等找到高阳后,再说吧。”

    派出去的人,都不是笨蛋,嘴巴都是紧的,能力又是强的,不少人也是向着益州方向追的。而去益州的路上,有些关卡是要有度牒的,谁都知道公主是跑不到益州的。可是,在去往益州的路上,直到追到下一座城池,又追了一个来回,也没看见高阳公主的半点影子。这回,倒是真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找了。

    那边,盘算了好几天的高阳自然也没天真地以为自己能成功去益州找李恪,而且,就算到了益州,又能怎么样呢?他父皇的权威,有谁能反抗?真去了,才是真的在害李恪。

    所以,高阳出了长安,一开始在官道上的确是往益州的方向去的,但半道上,她便从官道上下来了,策马入了原野,就在周边的山野里晃荡了起来。

    于是,就在众人找她找的人仰马翻的时候,高阳已经把马拴在了某个不知名的树林,自己则登上了一座高山,坐在山巅的岩石上,悠闲地吹起了山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