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三十八章 转折出家

第三十八章 转折出家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阳也是一惊,注意力都在扑过来的李世民身上,可下一刻,她手臂便是一痛,短剑被人卸下,紧接着便是从背后被人死死箍住了。身后就是断崖,怎么会有人?

    她惊诧地回头,怒道:“谁?你给我放开!”

    身后那个侍卫一脸冷色,丝毫不敢放松,只用力把人从岩石上抱了下去。下一刻,高阳就被送进了李世民怀里。

    李世民这回是真的被吓到了,一张脸黑得比当年在战场上杀敌还要冷凝。他用上了大力气,死死把高阳的手扣在身后,半搂半抱地把高阳拖下山崖,沉声呵斥道:“你给朕安分点!”

    高阳气狠了,瞪着李世民,根本不管他铁青的脸色,便是顶嘴道:“你放开!我不会嫁的,你就算把我找回去,我也不嫁!我明儿就让房家变成长安最大的笑话!”

    房遗直跟在身后,听着高阳咬牙切齿的话,眉宇间已是染上了忧郁。他看了看李世民搂紧高阳的身影,眉头就皱得更狠了。其实他也不死心,但同时,他也想不明白如今陛下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是婚礼继续还是告吹了?

    李世民已经把高阳带到马车旁了,他一手伸到高阳腿弯里,一手揽在人身后,一用力便是把人抱了起来,弯腰进了马车。

    待坐进马车里,李世民也没把人放开。他垂着眸子,目光深沉地看着满脸怒气的高阳,半晌才道:“高阳,你是不是特别恨朕?”

    高阳从山上折腾到山下,已经是没力气了,神色怏怏地半靠着李世民,冷哼了一声,是看也不看李世民。

    李世民只觉得心里的疲惫一阵阵涌上来,他却不想在高阳面前流露出来,便只是语气淡淡地说道:“朕知道,自从当年玳姬的事,你和朕就有隔阂了。朕也想不通,父皇难道不疼你?你凭什么就老是为了别人和朕闹脾气?”

    他伸手抬起高阳的下巴,逼着高阳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问道:“先是玳姬,接着是李恪,就连太子,你也能心软,为什么不能设身处地体谅一下朕?朕是你父皇,还能害了你不成?”

    高阳的下巴被李世民捏着,人又被困在他怀里,李世民身上危险而压抑的气息完全笼罩住了她,这个姿势让她心里别扭极了。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别扭,但直觉不对劲。可是想着不能在李世民面前示弱,她便是硬生生压下心里的忸怩,只强撑着冷脸,道:“你逼我的。”

    “朕怎么逼你了?”李世民努力掩藏心绪,但话语里还是忍不住带上了一丝火气。

    “谁受得了天天被人盯着?你派了多少人每天盯着我?一天天,自我出宫,我就每天紧着弦。只要想着我的一举一动,和谁说了几句话,一天睡了多少时辰,吃了多少东西,都被人盯着,我心里就烦躁地想杀人!”高阳已经破罐破摔了,她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李世民皱着眉头看着再也不掩饰情绪的高阳,眼里倒是闪过了一丝困惑。

    见状,高阳便是冷笑了一声:“可那是你的人,你是谁?皇帝!你要盯着我,我就得忍着。就是养只鸟雀,也没谁时时盯着它吃喝的!我呢?每次进宫,你倒是满脸慈父面孔地关心我起居呢,我是听一次,心里就得忍一次气!”

    李世民终于忍不住了:“父皇是关心你……”

    高阳死死盯着他,眼底竟是不屑:“关心我?你有那功夫,怎么不去关心关心废太子、魏王他们?他们还是你储君嫡子呢。你要是也这么盯紧了他们,朝堂上哪还有那些肮脏事?”

    李世民被她问得心里堵得慌。此刻,他倒是也觉得自己的举动可能有些不妥了。他对高阳的独占欲似乎太强了,以至于高阳早已察觉到,甚至长久以来还很反感。但他却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给高阳宠爱、荣耀,还给她寻驸马,忍着、压着,只是关注高阳的起居而已,又有什么错?

    他不动声色的表情、不以为然的眼神,看得高阳心里愈加火起。她看着李世民,冷冷道:“我就想不通了,你是我父皇,为什么就看不得我好?”

    李世民眼神幽暗地看了眼高阳,半晌,沉声道:“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胡闹够了,就给朕安安分分嫁人。”

    高阳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世民,合着她那么多话就都是废话?她做那么多事在李世民看来就是胡闹?再没哪一刻比现在更让她确定了,她的父皇是真的不疼她。高阳眼里的光亮终于熄灭了,就连愤怒的火光都不见了。

    李世民却没注意,他看着一瞬间安分下来的高阳,倒是慢慢放开了手,转身拉开一旁的矮柜,就从里面取出了一身华美的红色长裙,道:“换上。长安立马就到了。”

    高阳怔怔地看着眼前金丝银线织成,又镶嵌无数玉饰珠宝的红衣,手脚冰冷,整个人就僵着,半点不动。

    李世民目光暗沉地看着高阳,说道:“这回跟出来的都是侍卫,没宫人,自己换上。”话语落,他便是转身出去了。

    可是,高阳还是不动。她不想换上,她恨不得拿把剪子把这身衣裙铰了。马车里寂静得很,半晌,她才像是重新掌握了思维一样,忽然松开了攥紧的手。手心里,是刚刚那个侍卫塞给她的一个纸团。

    她怔怔地把那纸团打开,待看清那熟悉的字迹,她的眼泪啪嗒一声就糊了纸团上好几个字。她捂着胸口,忽然就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那是李恪让人传来的,他让她别担心,他已经安排好人去房府了。就算高阳嫁过去,也不会有事的。

    她终于伸手摊开了那身衣裙,又在底下见到了一整套的头面。她看着里面华贵的金簪,伸手将纸团揉成细条,塞进了其中空心的簪身。

    而外面,李世民一直凝神听着里面的动静,直到最终传来窸窣的声音,他才缓了神色。

    马车在房府外停下,李世民一手拉着高阳,就从大门走了进去。高阳的手还是凉的,整个人安分地顺着李世民的动作。

    那身红装实在美,傍晚房府的灯火映在上头折射出无数光华,愈发衬得高阳肤如凝脂,宛如神女下凡,长长的衣摆就铺散在身后,随着高阳的脚步,拖出了一地雍容。李世民执着高阳的手一路进去,无数人的眼睛盯在高阳身上就挪不开了。

    大堂里,长孙皇后竟然高坐在上面。她看着进来的李世民和高阳,以及身后跟着的房遗直,脸上惊诧的神色一闪而过。走进来的李世民看见皇后,心里也是微微一惊。

    他才想说什么,长孙皇后已经急急从上面下来了,虽说脸上看不出来,但步子却是匆忙的。她端着笑走过来,伸手把高阳拉到自己身边。

    近前来,她才看清高阳脸上胭脂也掩不住的苍白脆弱,心里便是一疼,转头看着李世民,便是抢先开口道:“陛下怎么过来了?高阳病着,就该歇着。等过段时间,高阳就得去道观替臣妾祈福了,臣妾这心里都不好受……”

    高阳唰得转过头,惊讶地看着长孙皇后,满脸错愕。

    李世民也是一愣,一时没弄清长孙皇后这是什么意思。

    大堂里的人都关注着这里。长孙皇后笑了笑,袖子底下掩着的手便是捏了捏高阳的手,道:“这几年大唐大事小事不断,臣妾也凤体不安,高阳有这份孝心,愿意替大唐祈福,实属可贵,陛下也该体谅才是。”

    刚刚还只是替皇后祈福,如今却是变成替大唐祈福了。

    高阳脑中灵光一闪,忽然就想到了大唐公主出家当女冠的事,虽然太宗时期似乎是没有的,但皇后如今说了出来,她却是忽然就想到了。

    她的眼睛便越来越亮,看着皇后的眼里皆是惊喜。好在皇后已经用小动作提醒过她了,她当下配合道:“为母后、为大唐祈福,是儿臣应该做的,父皇只是舍不得儿臣……儿臣也明白父皇的爱女之心。”最后四个字,高阳说的有些艰难。

    一旁的李世民深深地看了一眼皇后,又看了看高阳,忽然道:“是啊,朕实在是舍不得高阳啊……”

    见两人都很配合,长孙皇后心下就是一定,嘴角的弧度也自然了些:“陛下安心,好在李道长也说了,高阳是有福之人,替大唐祈福三年,大唐今后必能风调雨顺,只是三年而已……”

    “嗯。”李世民应了一声。

    大堂里注意着帝后的人,听得皇帝皇后的说辞,不管心里琢磨什么,见李世民应声,当下嘴上都开始附和起来。

    房遗直眼神闪烁地看着眉宇间又染上欢喜的高阳公主,心里的苦涩都快溢出来了。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这怕是皇后自己的主意。可是,陛下也配合着演戏,便是尘埃落地了。赐婚的旨意没撤回,但是三年……谁知道三年后是怎么样?他和公主到底是有缘无分吗?

    不管旁人是怎么想的,高阳却是欢喜极了。她看着皇后的眼里满满都是感激和欢喜。就算李恪事先已经有了安排,但毕竟不用嫁出去更好啊。

    眼见着高阳眼里似乎快要落下的眼泪,长孙皇后瞥了她一眼,示意她别失态,接着转身拉着高阳的手就跟着李世民往前面走去。

    李世民看了眼下面喜宴旁站着的房遗爱,目光在他胸前的大红花上一扫,便是似笑非笑地看了眼皇后,接着便是朗声道:“今儿虽不是朕嫁公主的日子,但也是喜事啊!”他端起酒杯,转头看向房玄龄,道:“玄龄啊,朕还得再把掌上明珠留个几年,你可别怪朕啊。”

    房玄龄笑着端起酒杯:“自然。高阳公主是为大唐祈福,臣心中明白。”

    对视间,两人便是仰头将杯中酒喝了个干净。

    长孙皇后看了眼高阳,也端起了酒杯:“今日乃是端阳县主与房家次子的婚宴,本宫在此祝新人白头偕老!”

    “谢皇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