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四十一章 阴私疑心

第四十一章 阴私疑心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阳勾了勾唇,却没再说什么,只噙着一抹淡淡的笑,看着杯中清澈的茶汤。

    见状,李泰也不再追问,只脑子转了一圈,努力把李世民近来宠信的后宫妃嫔想了一遍,但他确实是真的不关注这些,翻遍记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眼见着高阳是真的不会再多说了,李泰也见好就收,他这个妹妹,今儿说这么多已经算是给他面子了。

    李泰想着回去就让人去查查,当下便是也笑着端起了茶杯,道:“妹妹的好意,四哥也得投桃报李才是。”他笑吟吟地看了眼高阳,微微上挑的眼睛带出点狡黠:“听说,一直为那位讲经的那位大师,因着上次的事已是出了净土寺……想来妹妹怕是还不知道这件事,四哥便在这卖个好。”

    高阳讶异地看了眼李泰,本来膈应的心也舒坦了不少。她是真不知道辩机的事,接回锦奴后,她也知道当时没牵扯上辩机,就放了心。至于之后辩机离开净土寺的事,她是真没去关注……其中缘由多是因为那段时间她自己尚且自顾不暇,尘埃落定后甚至有些心灰意懒。

    李泰能卖这个好,她也接受这个好意,当下笑道:“多谢四哥。”

    “兄妹间,说什么谢。”李泰站起身,理了理衣衫,道,“就像妹妹说的,不管最后是谁登上那个位置,都是妹妹的亲兄长。四哥也只是想着,既然都是血亲,希望妹妹也能不要太过偏颇才好。”

    翻译一下,知道她和吴王亲近,但除吴王外,能不能也帮他一把?

    高阳款款地站起身,将李泰送出去,也不点头、也不摇头,只道:“四哥这是不把妹妹当外人,妹妹便也多句嘴……四哥想做什么时,先想想当年的大哥是怎么落下来的。”

    李泰跨出去的步子顿了顿,眼睛眯了眯,一时间没琢磨明白高阳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拱手谢道:“多谢妹妹,四哥谨记。”

    大概李泰是真把高阳的话听进去了。回去后,他琢磨了半天,也没确定高阳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魏王。”房遗爱走进来,行礼道。

    李泰抬眼看了看房遗爱,揶揄道:“是遗爱啊。燕尔新婚,不我屑已啊!”

    房遗爱正和端阳县主好的如胶似漆,被魏王这么一说,当下抿着嘴角笑道:“岂敢忘魏王?不敢忘魏王。”

    李泰感慨地看了看房遗爱,似有所感道:“你真是运气啊。”

    闻言,房遗爱脸色便是一淡。想到房府皱眉不展的大哥,他心里也是不悦,更有不平,还有一点心虚愧疚,当下道:“……可能问魏王一个问题?”

    李泰好奇地道:“哦?说来听听。”

    “高阳公主……”房遗爱支支吾吾,含糊道,“与家兄之事一波三折,公主究竟是……”

    李泰的脸色变了变,但今儿高阳才给他面子,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道:“我这个十七妹,不是俗人。”

    “什么意思啊?”房遗爱满头雾水,干脆道,“魏王,我就想知道公主对我哥是怎么想的!”

    李泰挑了挑眉:“高阳能对你哥有什么想法?我说她不是俗人。别人能因为你哥的条件欢喜上,她可不一定。我这妹妹,就是父皇,都得让她三分,何况你哥?这事儿,就算是亏欠了房遗直,也没什么说法。”

    房遗爱急了:“可公主看不上我哥,我哥却看得上公主啊。”他看了眼魏王,掩嘴小声道:“其实我也劝我哥想开点,可我哥明显是早就把公主放心里头去了。”

    “哦?有这回事?”李泰大感兴趣,当下笑道,“看不出来啊。”

    “我哥如今那张脸绷得多紧?”房遗爱叹道,“我就没见他松过面皮。”

    李泰眼珠子一转,当下道:“我那妹妹从小被父皇宠着,就是她对大唐的江山感兴趣,我父皇都能割下半壁来给她玩儿。要是房遗直当真情根深种,找谁都不管用,就得让我十七妹看上他才行。”

    房遗爱听得一愣一愣的,不可思议道:“真的啊?……得亏了她是公主。”

    李泰被他嘀咕得脸色也有点不好看,吸了口气,转了个话题道:“我这儿有件事让你去办。”

    “什么?”房遗爱回了神。

    “去帮我查查,父皇最近都找哪位嫔妃随侍?她和晋王可有关联?”李泰沉声道。

    房遗爱一惊:“……去查陛下的事?”随即更是大惊:“晋王?和晋王……”

    李泰瞪了他一眼,见他自己闭上了嘴,才道:“对,给我务必查清楚,小心些。”

    房遗爱心里没底,可看着李泰的神情却是不容他拒绝了。他点头应下,却想着回去得和房遗直说说。他还记得房家之前是想求稳,如今没娶公主,却也迎了一位县主,也不知道还要不要搀和这些事?

    查甘露殿的事到底是打眼,不好明着来,再加上晋王和武才人的事实在隐秘,不好查,直到朝堂上立太子之事闹得沸沸扬扬,高阳也没听到李泰那儿有什么动静。若是真查准了,李泰就不会还在朝堂上和晋王一党打口水战了。眼见着辽东的战事进行到关键时刻,高阳心也提着。

    关注辽东战事的不止高阳。李世民手底下已经压了好几封捷报。他眯着眼看着李恪上的折子,提笔批了几句话,眼见着砚台里的墨不多了,便是喊道:“武媚!”

    内殿珠帘后的武媚娘正一脸动容地看着李治悄悄给她的情书,听到李世民的喊声,心里便是重重一跳。她着急慌忙地把写着甜言蜜语的白绢塞进袖口,伸手拍了拍脸颊,深吸了口气,才端起一旁的砚台,走了出去。

    外面,李世民正皱着眉头看着奏折,听到脚步声,不悦道:“做什么呢?磨磨蹭蹭的。”

    武媚娘被李世民的火气吓了一跳,赶紧把磨耗的墨放到桌子上,小心翼翼地说道:“磨墨。”

    李世民抬头冷冷看了她一眼:“你倒是有先见之明。”

    武媚娘不敢答话。李世民对她不阴不阳的态度,她心里怕的很,却只能小心翼翼的。自从前几月太史令深夜进宫,说天有白虹贯日,凶兆,预示女主昌,有女武代王,李世民心里就有了顾忌。虽说当时李世民声称都是迷信,甚至让太史令将那些记载毁掉,但武媚娘却能感觉到,他对自己不放心,把她留在身边伺候、却又不亲近,恐怕只是就近监视而已。

    她忐忑不安地看着李世民,见他的注意力又回到奏折上去了,心里才微微松了松,伸手就想把之前没墨的砚台端下去。可是,砚台没端起来,她慌忙中塞进袖子的白绢却是忽然落到了桌上。武媚娘的心一瞬间就提起来了。

    李世民眯了眯,看向桌上的白绢,沉声道:“这是什么?”

    武媚娘屏着气,僵着身子,颤着声音道:“家书。”

    “家书?”李世民怀疑地伸手,就想拿起来看看,“家书会写在白绢上?”

    武媚娘咽了咽口水,急智道:“是奴婢的父亲……去了。”

    李世民的手一顿,怀疑的目光在武媚娘脸上扫了一遍,待看见她一脸苍白,以及微微泛红的眼眶,这才缓缓收了手,又低头看起了奏折。

    武媚娘简直觉得是劫后余生啊,当下端起砚台,快步走到了后殿。将砚台放回架子上,她才靠到墙上,捂着胸口,深深吸了口气。这日子,何时是个头?晋王……她如今只能靠晋王了。只有晋王即位,她才有出头之日!

    殿外,守门的太监忽然一声通报:“镇国高阳公主觐见——”

    武媚娘一个激灵,赶紧理了理衣衫,将那白绢塞进贴身衣襟内,这才走出去,站到边角,毕恭毕敬地低眉颔首站着。

    那边,李世民听到通报,立马就已经把笔搁到了一边,站起身,就往外走去。武媚娘就看见刚刚比修罗阎王还骇人的皇帝一脸纵容宠溺地拉着高阳公主的手走了进来,她的手便是紧了紧,指甲掐进了手心。

    “高阳啊,你如今在道观是不是比宫里都过的高兴啊?”李世民笑着把人拉到椅子上和自己一起坐着,状似责备地说道,“都不进宫看看父皇了。”

    高阳看了眼李世民,心里其实挺奇怪的。因着之前的事,如今她对李世民心里其实挺难受的,可李世民却好像完全不介意似的,就跟没发生什么一样,以往怎么对她如今还是怎样。她却放不下,只淡淡道:“哪里都一样,没什么高兴不高兴的,我也就在道观念念老庄什么的。”

    “哎~”李世民不赞同地皱了皱眉,“这出家祈福的事本就不是什么大事,经书偶尔念念就是了,那些个什么长生都是糊弄无知百姓的,你可不要沉溺进去。”

    高阳不在意地点点头:“道家经书总是比佛家的好,儿臣也就是看看。”

    李世民点点头,转头指了指武媚娘,就吩咐道:“站在那做什么?还不去给公主倒杯茶!”

    武媚娘赶紧应是。

    高阳抬头看了眼妆容精致的武媚娘,蹙眉道:“这是谁?看打扮也不像宫女啊。”

    李世民不在意道:“是个才人,给你端个茶而已,不必理会。”

    高阳眼皮子一跳,等到武媚娘低眉顺眼地奉上茶,才盯着她道:“别走,抬起头让我瞧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