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四十三章 回京离世

第四十三章 回京离世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这样的李治,李世民脸上浮现出一抹失望。被戴绿帽子,是个人都有火气,更何况是他?但看着自己儿子这副没出息的样子,他也是止不住的失望。

    当年,他在隐太子府上看见玳姬,一见钟情,那是当着李建成的面,在和玳姬**的情形下喝了毒酒。李治作为他儿子,目前储君的热门候选人,竟是连一点魄力都没有。不得不说,虽然这个比较有点不妥当,但李世民心里确实是对李治大失所望的。

    “你是昏了头?”李世民的声音淡淡的,“既是如此,那这贱婢也该打死,竟是勾引皇子,罪不可恕!”

    李治面朝地面的脸上闪过一丝绝望,有心想保下心爱的女人,却不敢开口。

    大概是知道在劫难逃了,一旁的武媚娘反倒忽然膝行到李世民面前,大声道:“奴婢罪该万死,但奴婢死不足惜,却会污了晋王与陛下的威德……”

    她语气里带着哭音,吸了吸鼻子,却语气坚定地说道:“奴婢愿剃度出家,众生侍奉佛祖。陛下看在晋王年幼,被奴婢蛊惑……求陛下保全晋王的名声。”

    李治闻言,心中大恸。

    李世民心里倒是有些动容,他看了眼李治,又看了眼说的在理的武媚娘,终于点了头:“既然如此,来人!武媚妖行媚主,德行有亏,贬入感业寺。”

    他又看向李治,失望道:“晋王年幼无知,不堪重用,罚其闭门思过。”话语落,李世民终是满脸疲惫地甩袖而去,再不看李治,已是对其失望透顶。

    竟是不如一个女人!

    夜半,终于将一干奏折都批复好的李世民,还是忍不住又拿起了那几叠李恪的捷报。看着上面累累的战功,他长叹了一口气,终是无奈写下了招其回京的圣旨。

    消息一经传出,魏王府里,李泰就摔了一支笔,飞溅的墨汁撒的满桌都是。

    一旁的房遗直冷眼看着失态的李泰,浅笑道:“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李泰怒气滂湃地看回去:“可不是?”这三个字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他看着房遗直,冷笑道:“我那十七妹,可是了不得,进一趟宫,就废了晋王,又把吴王弄回了京城。她倒是不曾为你这个驸马上过心……”

    房遗直本就冷峻的脸愈发面无表情了,心里虽不痛快,却也不会因为这么几句话失了分寸,他只道:“魏王翻脸倒是快。晋王倒下,难道魏王没有获益?”

    “我自然是受益……受益匪浅啊!”李泰扯了桌上写好的那个“忍”字,手指用力间便将其撕成了碎片,“晋王倒下,仅剩我一个嫡子,可不是受益匪浅?”

    房遗直根本不看好这样的魏王,他本身就是投的吴王恪门下,房家从武的次子房遗爱倒是跟随了自诩文人的魏王,这已经隐约体现出房家的态度了。

    他会来见魏王,本是为了房遗爱探寻圣上私事来寻魏王要个说法,原是想着既不得罪魏王,又能让李泰有些分寸,莫要把房家当垫脚石。但如今,吴王恪即将回京,长安局势恐怕会愈加迷离……

    房遗直眯了眯眼,思量了片刻,便是告辞道:“在下也该走了,多谢魏王款待,遗爱不懂事,要劳烦魏王了。”

    李泰冷哼了一声。

    骊山

    高阳拢了拢肩头的雪狐斗篷,抬脚走向山林的草庵。

    “辩机,可在?”高阳伸手扣了扣木门,即使门一推就会开。

    “谁啊?”草庵里传出一声女声,紧接着,门外站着的高阳就看一个村姑样的姑娘从里面走了出来。

    孚由刚刚还在洗菜做饭的手往围裙上抹了抹,抬头间,本是不耐的神色在看见高阳时成了惊讶,接着便又多了几分敌意:“你是谁?来找辩机,做什么?”

    高阳没错过那女子偷偷打量自己的小动作,也看到了她悄悄整理衣衫,又把粗糙宽大的手掩到身后的动作。她心里恍然,便不再把女子的敌意放在心上,只温声道:“我是辩机的故人,找他有事。”

    孚由眨了眨眼,面对好声好气的高阳,她颇有些自卑难堪的感觉。高阳仅仅是站在那,一身的气度就让孚由觉得自己好像做什么也不可能像她一样优雅高贵。孚由的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好说道:“他去寺庙与人谈论佛法了。”

    高阳蹙了蹙眉,抬脚走进来:“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在这儿等他。”

    见她进来,孚由忙退了几步,脑子一片空白,眼见着高阳自己寻了一方矮凳坐下,她才回了神,懊恼地皱眉道:“快了,吃饭时总是会回来的。”

    高阳取下了肩上的斗篷揽进臂弯里,对着好像很紧张的孚由笑了笑,道:“他到这里隐居,是你一直照顾他的?”

    “是。”孚由不想再和高阳呆一块儿,便是转身到了灶间,做出一副忙碌的样子,天知道她的注意力还在高阳身上,“这草庵还是我爷爷帮他建的。”

    闻言,高阳抬头打量了一下整个草庵的格局,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草庵虽小,但该有的也都有,高阳便放了心,知道辩机是真的没被连累到什么。

    “真是劳烦你和你爷爷了。”高阳真心地道谢。

    但听到孚由耳朵里,她就不舒服了。在她心里,她和她爷爷帮辩机是尊敬辩机的缘故,管高阳什么事?要她替辩机道谢?孚由心里说不出的酸涩和醋意,她不想承认,她嫉妒这个女人。

    她将锅里的素菜炒出来,看着那热腾腾的斋菜,她眼眶也是一阵阵的酸涩,她终于忍不住语气冲冲地说道:“辩机大师学识好,我们佩服他。”

    高阳一愣,抬眼看去,却看不到埋头烧柴的孚由的神色,便微微蹙了眉,不再开口。

    好在只须臾,辩机便回来了。

    原本看着冒着袅袅炊烟的草庵,他就想再次和孚由道谢,可一脚进门,他却是看见了端坐着的高阳,当下一惊,双手合十道:“公主。”

    高阳站了起来,回礼:“辩机。”

    那边的孚由瞪大了眼,可心里的嫉妒却没了。她既是公主,自然是该这般尊贵的,她比不上也是应该。可下一刻,她站起身,端起斋菜,抬头间看见辩机的神色,心里就像是被突然灌了几大杯苦汁子一样,步子也蓦地停了。

    “公主怎会来此?”辩机看了眼高阳臂弯里雪白的斗篷,就皱了眉头,“这儿不该是您该来的地方。”

    高阳不以为意,只歉意地笑道:“你瘦了,都是被我连累的。”

    辩机一愣,随即就低下了头,接着才道:“与公主无关。”他顿了顿,才轻声道:“公主也瘦了,您不该不爱惜自身而选择出家的。”

    “无所谓了,不过是三年而已。”高阳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已经向父皇请了旨,此后,皇家的寺院住持便是你了,你也不必再无处落脚,住这深山老林里。”

    辩机皱了眉头:“多谢公主,但辩机是自愿离开净土寺的。”

    “唉?”高阳疑惑道,“自愿?是被我连累的吧。我任性,却让你和锦奴吃了苦头……”

    “不是的。”辩机急急抬头,不忍再听高阳自责的话,可他更不忍说出自己隐居的真相,那对公主太过残忍了。

    高阳却从他躲闪的眼神里起了疑心,迟疑道:“你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辩机不语。

    高阳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要说实话。”

    “辩机。”一旁的孚由终于出了声,打断了高阳的问话,“我帮你把斋饭做好了……”她希冀地看向辩机,希望他能留她,她看得出,辩机不想回答公主问题,所以她希望辩机能挽留她,即使是当个挡箭牌躲避公主的询问。

    辩机却没察觉到孚由的心思,他只是走过去,避开高阳的目光,接过斋饭,谢道:“多谢施主。”

    孚由失望地往门口走去:“那我先走了,明儿再来。”

    高阳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走出去的女子,心里有了数,却是转头看向辩机,继续问道:“你有事瞒着我。若不是因为我的连累,你却自愿离开了净土寺,你是想躲避什么?难不成是躲我?”她疑惑不解地看向辩机:“可是,你做什么要躲开我?躲哪儿,我要想找你,还不是找来了?”

    辩机心里情绪翻滚。他是躲着高阳,他动了凡心,便借着那位女施主的由头离开了。他长叹了一口气,忽然走到竹榻前,弯腰从床底下拿出了两个匣子,放到了高阳面前,不语。

    高阳疑惑地看着那两个匣子,认出其中一个是装着自己写的信的那个,便伸手打开了另外一个。另一个,里面是那块浮雕,那块刻着自己的浮雕。高阳忽然就懵了,很不好的念头涌上心头,她缓缓转头,看向辩机,艰难道:“是她……出事了?”

    辩机担忧地看向高阳,沉声道:“公主节哀。”

    高阳的身子便是一晃,辩机惊得上前想要扶住高阳,可高阳却是撑着桌沿,自己站稳了:“你是说,她去了?”

    辩机肃然道:“她去的很安宁。”

    “什么时候的事?”

    “今年春,偶然风寒后,拖得久了……”

    高阳一边听着辩机的话,一边缓缓伸手打开了自己的那只匣子。那里面,每封信都被打开过了,她在最底下看见了唯一一封没被打开的信,是玳姬给她的,信封上写着“给我的爱”。高阳抓着那封信,终于痛哭出声——

    “致我的爱:

    我的爱,我为你祈祷。为你的幸福,一次又一次的祈祷,从日出到日落……

    我从未认你,却知道你已把我放进心里,放在了母亲的位置上,我便也知足了。我若去了,你那固执的个性,必会怨恨上你的父皇。我不愿见你品尝苦涩,宁可你永远不知道我的逝去……

    我也知道,你总会来寻我,瞒不住,便写下这封信。

    高阳啊,不要因为我而仇恨你的父皇。你的人生已是坎坷,我不忍再见你为我伤怀。

    年光过去了,泪水总有流干的一天,仇恨的疮疤结成老茧,我心中的悲伤也渐渐变成宁静了。我替你父皇赎罪,一辈子,他却也从未解脱,依旧得到了报应:他失去了他的第五子齐王祐,还有太子……

    够了,他得到的报应够了。

    你是你父皇的心尖尖……

    我爱你,我的孩子。”

    一封信,笔锋无力,语不成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