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四十六章 复立太子(倒V)

第四十六章 复立太子(倒V)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遗直?”李恪嘴角含笑地走过来,坐到了房遗直面前。

    房遗直回了神,赶忙接着饮茶的动作掩了嘴角的苦笑,等放下杯子,他又是那个清高端正的房家长子了。

    “今儿寻我,可是有大事?”李恪侧着头看了眼那边在秋千上悠悠晃荡的高阳,正色问道。

    房遗直满心儿女情长被这一问都放诸脑后了,当下道:“确有大事。”他看着李恪,认真道:“吴王对陛下立太子之事,可有把握?”

    李恪被房遗直的直白弄得皱了皱眉,叹道:“遗直啊,我也不跟你兜圈子,诸皇子,父皇大概是没得选了。”他指了指自己,又点了点上面,暗示道:“那位的儿子都不入父皇的眼,否则我如今必定还在辽东!父皇会召我回来,心里必有打算。”

    房遗直不知道李恪离京的内情,心里还是不安定,他担忧道:“我刚刚从几位学子那儿得到的消息,魏王似乎正筹划着让举子上书……”

    “上书?”李恪怔了怔,随即嘴角便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他这是想让父皇妥协?父皇可不会吃这一套。”

    房遗直也信,但还是不免担忧:“可是,其他大臣却可能会被说动。”

    李恪眯了眯眼,彻底转过头去看向秋千上的高阳,嘴里噙着一抹莫测的笑意,安抚道:“不必担心,自有后招。”

    李恪的后招是什么?一月后的朝堂上,房遗直就知晓了。

    魏王党的一名官员才把万名书献上,李世民忍着气还没发作呢,李恪就站了出来,递上了一封折子,当场请奏——

    复立太子!

    四字一出,整个朝堂都静了。

    但李恪的折子写得实在详尽,他简直是看准了长孙无忌已死、不能辩驳,把长孙无忌的黑历史全拉出来遛了一圈。当年承乾哭诉过的,他直接写上证据落了实,把承乾塑造成了被奸臣陷害逼迫的受害人。偏偏当年的长孙无忌真不干净,如今的晋王一党自身难保,谁也不敢站出来坚定地反驳李恪说,长孙无忌没干过这些。

    李世民站在丹陛上,目光深沉地看着李恪,干脆利落地宣布下朝。

    甘露殿

    李世民一身朝服尚未脱下,端坐上首,便是对着下面站着的李恪问道:“恪儿,你是真心想让承乾回来当太子?”

    李恪坦荡荡地答道:“若说儿臣没有当太子之心,恐怕儿臣自己都不相信。”

    李世民眯了眯眼,就见李恪抬头道:“但朝中老臣不愿见儿臣登上太子之位,父皇之心怕也渐渐犹疑。”

    “恪儿……”李世民被他说的长叹了一口气,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愧疚。

    李恪却没动容,反倒恳切道:“儿臣请求复立太子也是有私心的。”

    李世民闻言,心中一松,倒是宽容地笑了。

    “不管是魏王还是晋王,若是他们当上太子,将来为皇,高阳……”李恪的声音微微沉重道,“高阳如今,有父皇撑腰,又有我看护着,心思单纯,性格却又骄傲固执。魏王心胸不宽,晋王又因那件事,怕是彻底恨上高阳了……我不放心。”

    李世民眯了眯眼:“那件事……你也听说了?是高阳告诉你的?”

    李恪眨了眨眼,道:“高阳向我提了提,可是晋王他也胆大包天……”他话语顿了顿,才像是坚定了念头,坦言道:“晋王府里多了一个叫‘武则’的侍妾,感业寺里却少了一个女尼。”

    “咔哒”一声,李世民直接打翻了手边的茶杯。他闭了闭眼,不可思议道:“你说的是真的?”

    李恪细细打量了一下李世民的脸色,才道:“是,外面只对晋王纳了一个出家之人议论纷纷,但之前总是有不少人见过那位……的。”

    闻言,李世民心里简直像是烧了一团火。李恪说的,他还得自己去查一查,若是治儿当真为了那个女人做出这些落人把柄的事,他这个小儿子怕是他以往都错看了,他不止性格懦弱、不堪大用,怕是心性也是歪的!

    李世民狠狠舒了一口气,勉强压下心底的火气,转而对李恪道:“可是,承乾和高阳的关系也从小就不好,这也是你知道的,这样,你还要请奏吗?”

    李恪露出了一个苦笑:“但大哥本就是太子,他已是当了几十年太子了,不说那些微瑕,他也是寄托了父皇无数心血期待的嫡长子。”

    李世民闻言,心下一叹。嫡长子又如何?他自己也不是长子!这个皇位,其实就该是有德行者居之。

    但不管李世民心底对嫡长的不屑,事实便是,就算是他,也不得不对那些老臣妥协啊。李世民站起了身,走过去,安抚地拍了拍李恪的肩膀,叹道:“恪儿啊,你是个当皇帝的好丕子啊……真是可惜你这一身才华了……”

    李恪当下眼眶便是一红,抿着嘴角,死命眨了眨眼,才道:“不可惜,复立太子,大哥只会感激,等将来,我还在,我能护着便护着,高阳还不至于受人欺侮。”

    李世民被他说得心里一悸。高阳的将来也是他担心的。李世民心知,高阳的性子都是他宠出来的。他在,他宠着、纵容着,尚且有人看不得高阳好,他若去了,高阳又将怎么办?李世民很清楚,他老了,孩子们却长大了,以前的小打小闹变成了如今的利益之争……他快护不住她了。

    李世民遗憾地看了眼李恪,心里直叹气,若是恪儿登基,他也不必这么愁了。只是可惜了……可惜了啊……

    隔日,李世民终于下了召回废太子承乾的圣旨。

    立政殿里听闻此事的长孙皇后当场泪流满面,她顾不上以往的端庄姿态,简直是欣喜若狂地命人重修东宫,又给她眼里高阳和李恪这两个明显出了大力的功臣赐了一堆赏赐。她的这番举动,直接让魏王泰失了理智。

    大心肝小宝贝,中间夹个打杀胚。合着就他最不受宠啊!

    李泰再没一刻像现在这样认清自己的地位了。长孙皇后能为废太子回来之事欣喜若狂,能对晋王治关怀备至,为什么不能看看他?他努力做学问,在文人间树立名声,同样是她的儿子,废太子德行有亏,晋王私德有瑕,难道不该是他当太子吗?母后为什么不能支持他?

    还有父皇!当年承乾在时,他就要退一射之地,承乾被贬后,父皇又提拔晋王。如今更是连复立太子都考虑了,就是没想过要立他做太子!

    被嫉妒怒火冲昏了头,李泰竟是带着一帮文人清客闯了玄武门,要向李世民讨个说法!

    消息传来,就连道观里念经的高阳都惊得没了读经的心情。她端坐道观中,沉着气等消息。高阳清楚,这些事,她还没资格去插手,就算是要求情也不是现在。

    锦奴肃着脸走进来,俯在高阳耳边把打听到了情况说了一遍,末了,又禀告道:“房遗直房大人在外面,说是奉命来保护公主。”

    高阳挑了挑眉,沉声道:“请他进来。”

    房遗直一进来,出人意料地没有了以往被高阳认为不怀好意的温和亲近,反倒是彬彬有礼地行礼落座,恢复了其他人眼里的清高端方。

    高阳见状,定定看了看房遗直,方才心里一松,客套道:“有劳房大人来此一趟了。”

    房遗直没像以前那样笑看高阳,只矜持地推辞道:“在下是奉吴王之名,吴王恐长安事变,会让公主受惊。”

    听到是李恪的意思,高阳心里就是一暖,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三哥心细,想得周到。”

    房遗直见状,心里就是一定,暗叹自己调整策略果然是对的。他和公主本就不熟,以前他刻意亲近只会让公主警惕反感,如今以诚相待,果然就少了防备。可见以前的他自诩聪明,其实也是个傻的。

    定下心,房遗直也是拿出了以往交友的态度对待高阳,态度平和道:“魏王此举可谓不智,但怕是雷声大雨点小,砸不到公主的,还请公主放心。”

    高阳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只道:“大哥要回来了,四哥是急了,他都被大哥压了这么多年了。”

    房遗直想着吴王和高阳的关系,忽然叹道:“在下实在是没想到吴王的后招会是这个……”他看向高阳,问道:“公主可知,吴王此举可是真的歇了心思?”

    高阳举杯润了润唇,掩饰掉心里的疑惑。其实她也不清楚李恪的想法,她只知道这一招应该只是李恪替她善后的法子,若是真有后招,怕是还没出来呢。可面对房遗直,她却不能这么说,只好摇头道:“我也不知。”

    房遗直淡淡地点了点头,也没多失望,在他看来,公主不知道才是正常的,这些事本就不该是女子掺和的。他会说这些,原因其实也挺不好意思的,因为除了围绕李恪的话题,他竟是想不出能和高阳说什么。也是如此,他才意识到,自己和公主果然是很陌生的两个人,他们间的交情甚至连一点亲近的话题都不能聊,交浅言深啊。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

    打破这寂静的是锦奴的脚步声,锦奴进来,便是俯身道:“魏王入狱了。”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到这里了,留着承乾就为了这儿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