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四章 李弘李旦

第四章 李弘李旦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治的想法,武则天眼睛扫上一遍,心里就能猜到几分。但在这上头,她实在没必要和他挣个先后。

    太平嘴甜,往日里像这样的俏皮话,说的不少。小孩子的话,大人往往也就是听个高兴便罢了。但这次,武则天能高兴这么久,自然是看得出,太平说的认真,真心实意,不是嘴皮子动动的。她心里窝心得很。

    但此刻,武则天却把话咽下了,只揶揄地看了眼李治,故意道:“陛下送皮影怕是不太行。”

    李治抬高了点眉头,略带惊讶道:“哦?皮影都不行了?太平是又看上朕的什么东西了?还请了皇后做说客?”

    武则天见他没有生气的神色,便是道:“她看上皇上那把弓了,还说要学打猎。”她轻笑了几声,道:“我哄她说,要是学会骑马,我就让人仿着那把弓给她打把小的。她可是高兴坏了。”

    “欸——哄她做什么?”李治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她想学打猎,就让她跟着弘去校场学射箭。那把弓,朕替她留着,等她什么时候能进林场了,就给她。当年十七妹的骑射也是一把好手呢。”

    话音落,武则天的脸色瞬间一变,又飞快地掩去,勉强笑了笑,才转了个话题道:“母后身子可好了?”

    李治的神色也有些讪讪。刚刚那句话,他也是没多想,脱口而出的。他和高阳就差了四个月,又从小一起养在长孙皇后、如今的太后膝下,其实说起来,比起不能过分亲近的皇子,太后对高阳公主的感情其实更深一些。那句话一出口,回过神的李治心里也不太高兴。

    此刻听到武则天的问话,李治扯了扯嘴角,叹道:“母后就是心病,心事重……”

    如今正是四月,春光正好,又无大事,太后能有什么心事?无非就是那些个陈年旧事了。

    武则天脸色又是一僵。她打量着李治的脸色,只柔声劝道:“陛下宽心,太后那儿……”她眨了眨眼,半垂着眼睑,嘴角噙着笑,主动道:“要不,派个使者去趟南边?”

    李治也沉默了半晌,片刻后才道:“算了算了,都多少年了……等四月份过去就好了。”说完,他冲着武则天挥了挥手,便是转身而去。

    这么多天,第一次来,他还是走了……

    武则天怔怔地坐在原地,烛光的阴影洒在她脸上。她在李治面前端着的笑便是一点点从脸上褪去。过去那些事,不管究竟是谁的错,都已经成了她和皇帝之间的刺……谁提起,受气的都是她,甚至有时候,她在这个位子上,还得自己去提……

    武则天的委屈,李治会不知道?刚刚媚娘主动提出派使者的表情,看在他眼里,李治心里也不好受。他不是不爱武媚娘,他是没脸去见她。夹在他和太后之间,她受了多少委屈?又替他担了多少骂名?

    他爱她,不顾一切地废了王皇后,立她当皇后。这里面不只是爱,还有愧疚。武媚娘受的委屈、非议,让他觉得只有把皇后之位给她,才能抵消心里的愧疚。但如今,他欠她的越来越多,但能给她的却是越来越少,心里愧疚越来越深,两人相处便变得愈加不尴不尬……

    李治的那把弓第二天就随着一整套崭新的皮影到了太平屋里。

    “这弓先摆着,可不许你去拉。”李治嘱咐着太平,道,“你还小,拉不动,伤了手就不好了。父皇既然都给你了,就是你的,先拉小弓,等将来再用这个。”

    太平高兴地直点头,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上头线条精美的长弓,应道:“嗯,父皇,我明白的,我就看看。”

    李治失笑地摇摇头,转头看向一旁的李弘,道:“一会儿带你妹妹去校场,活动活动筋骨。太平还小,带她转转就好。”

    李弘点了点头,恭敬地应下。等李治离开,他才勾了个浅浅的笑,对太平伸了手:“太平,要去校场吗?”

    被弘那双秋水般的眸子看着,太平不自觉地就安静了下来,乖乖地伸手拉住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对着李弘,太平总是安静而乖巧的,这曾让李治、武则天等人都惊异过,暗叹一物降一物。但真相是什么,永远只有太平自己知道。

    她乖巧地走在李弘身边,说话的声音都放柔了许多,柔声问道:“弘,你不高兴了吗?”

    “为什么这么说?”李弘一愣,轻轻启唇,疑惑地看向太平,脸上的神色却依旧是那样的温柔,如水一般的温柔。

    太平没抬头看他,只看着前面的路,问道:“父皇把弓送给我,你不高兴了吗?你要是也喜欢,我可以先给你,反正我现在还用不到。等我长大了,你再给我就好。”

    李弘心里有些哭笑不得,摇了摇头,温声道:“没有,你喜欢,父皇送给你,我怎么会因为这个不高兴?”只是一把弓而已。

    “那你为什么看上去那么悲伤?”太平终于抬了头,轻声问道。

    “看上去悲伤……?”李弘迟疑着,随即勾了个笑,似乎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会?太平觉得我在悲伤?”

    “我一直都觉得你在悲伤,但今天似乎特别难过的样子。”太平的声音带上了点点担忧,“好像下一刻就会哭出来的样子。”

    李弘一愣,直直看着小小的太平。

    太平也仰头看着他。弘的那双眼睛,真的很悲伤的样子。不管他表现的多么优雅温柔,那双眼睛,眼底里都是孤寂和悲凉。

    李弘惊讶的目光在太平脸上逡巡着,脸上也带着淡淡的讶异与疑惑:“一直……太平一直觉得我很悲伤吗……?”他神色疑惑而懵懂,似乎完全不理解太平口中说的“自己很悲伤”是什么意思。

    太平心里一恸,忽然抓着李弘的手,就大力拖着他往前走去,嘴里咋咋呼呼道:“啊,没有,是我看错了!我们快去校场吧。弘,你带我骑马,好不好?”

    李弘被她拖了个趔趄,随即大步跟上,也不再纠结之前的话题,只道:“太平想骑马?那得去马场。”

    “马场?远吗?”太平向前的势头顿了顿。

    “不远。”李弘笑着摇了摇头,“但应该是往这边走。”他反手拉过太平,换了个方向走去,“太平要挑一匹自己的马吗?”

    “我能自己挑马?”太平兴奋了,“那我要挑一匹好威风的。”

    李弘脸上的笑意愈发温柔了:“你还小,大概只能在温顺的小马、母马里挑。马车的宫人可不敢让你骑‘威风的大马’。”

    “欸?怎么这样?”太平的脸上不可抑制地浮现出浓浓的失望。

    “嗯……”李弘心里一软,迟疑道,“那你和我一起,我带你骑?”

    “好好。”太平瞬间就高兴了起来。下一刻,她像是看见了什么,收回手拢到嘴边,就对着马场里大喊了一声:“旦——”

    李弘步子一停,顺着太平的视线看去,就见马场里李旦正和一个女子并肩骑着马,两人间不过隔了一个手臂的样子。等他收回目光,太平已经跑了进去。

    李弘看着小小的太平站在李旦的马前面说了什么,随即,李旦就下马把太平带了上去。他便是挥退了牵马而来的宫人,一个人束手站在了原地,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悲伤吗?李弘心里有些恍然。原来自己一直都很悲伤啊……

    至于今天特别难过……李弘嘴角浮现了一个淡淡的苦笑。按理,他应该高兴才是,太子李忠被废了,在这大明宫里,他们母子、兄妹终于快熬出头了,应该高兴才是。这样想着,李弘嘴边的弧度却愈发带上了忧郁。

    那边,坐在李旦身前的太平,左看看、右看看,仰着笑脸对旁边初识的女子道:“韦姐姐,你长得真好看。”

    韦氏害羞地看了眼太平:“公主也很好看。”

    见状,太平对她的感官瞬间就上去了,笑着打趣道:“韦姐姐头上的簪子好眼熟,是不是旦送的?”

    韦氏两颊刷的红了,含羞带怯地看了眼太平身后的李旦,不说话了。

    李旦憨憨地抓了抓头,笑道:“太平眼神真好,是不是很好看?”

    太平看着韦氏愈发脸红的样子,笑着回头,看向李旦:“那是南海的珍珠,是不是?我记得还是年节的时候,母后给你的。”

    “嗯。”李旦点了点头,眼睛不住往韦氏那边瞥,“我觉得很适合她,就让人镶了。”他看向韦氏,真心实意赞道:“果然你戴着很好看。”

    此言一出,韦氏手里缰绳一扯,竟是羞得躲了。

    李旦急得就想追上去,太平赶紧道:“诶诶?旦,快停下——”

    “她……她……”李旦急得很,眼睛不住看向跑出几十丈的韦氏。

    太平瞥了他一眼,老神在在地说道:“韦姐姐是害羞了,你现在去干吗?”

    “是害羞了?”李旦惊讶道,“不是生气?”

    “不是。”太平重重地点了点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道:“你让韦姐姐躲会儿,女儿家脸皮薄。一会儿你再过去。”她看了眼李旦,忽然想起了什么,道:“旦,我有件事想问你。”

    “什么?”李旦微微放下了心,虽说一半的心思还在那边,却也给了太平一半的注意,询问道:“什么事?你问。”

    “你知道南唐吗?”太平也不打官司,直接道,“前儿我听说了这个。”

    “哦。”李旦明白地点了点头,直言不讳地说道,“太平也听说了啊,我知道的时候也很惊讶的。”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弘是很重要的角色,他是个基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