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唐]公主万安 > 第十九章 差事前线

第十九章 差事前线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治依窗而立,沐浴在夕阳中的面孔带着淡淡的红晕,迷蒙的眼睛却像是最深沉的夜空。太平一进门就看见仁立在寝宫窗前的李治,齐腰的窗户敞开着,从她这儿看去,还能看见窗外边的一株蔷薇。有那么一瞬,太平恍惚觉得,那儿站的像是还活着的弘。可下一秒,她就摇了摇头,讪讪一笑,再怎么说,也该是弘像李治才是。

    “你站在那儿做什么?”李治回头,冲着太平的方向笑了笑。

    太平勾了勾嘴角,跑过去:“刚刚瞧见父皇,就看呆住了。”

    李治失笑:“父皇都老了,你倒是长大了,也越长越像你母后了。”他的话语里带了几分微微的叹息。

    “像母后不好吗?”太平疑惑地看向李治。

    “好,当然好。”李治伸手摸了摸太平的头,“你母后巾帼不让须眉,是天下公认的女中豪杰。”

    太平蹙着眉尖,眨巴着眼看着李治。

    大概也是察觉到自己话语里有些失态,李治笑了笑,道:“你的容貌气度像你母后,这很好。你是大唐的公主,就该有这份气度。”他叹息地伸手摩挲着太平的脸:“父皇都许久没见过你了,才几月,你又长大了。”

    太平乖乖地仰着头,看着李治脸上难以掩饰的黯然,安慰道:“父皇,你别急,再过两个月,你就能瞧见我了。”

    李治放下手,忽然道:“太平啊,你母后一直希望你这辈子能平平安安,就当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父皇却想让你像你十七姑母那样,成为大唐骄傲美丽的公主……你呢?你想做什么样的人?”

    太平疑惑道:“可是父皇,我本来就是大唐的公主啊。母后也说过,只要她在一天,我就是大唐最美丽的公主,谁也不能欺侮我。我是公主,也是个女孩子。”

    “不一样。”李治摇了摇头,“你若只是个女孩子,那么你现在就是了。但大唐的公主却不一样,你要当大唐的公主,你就不可能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

    他认真地看向太平,即使眼神灰朦,却仍定定地看着太平的眼睛,道:“太平,你想做怎样一个人呢?是一直依附着父皇母后,还是自己独立、飞翔在九天?”

    “我……我……”太平无措地看着李治,只觉得这一刻似乎无比的郑重,她甚至觉得喉咙干紧,迟迟吐不出一个决定。李治把一个人生的选择题放到了她面前,她站在十字路口,踟蹰不定。

    她忍不住问自己,自己是个怎样的人呢?她又能当个怎样的人呢?

    自家人知自家事,她就是个胆小鬼,她似乎从来没有自己立起来过。穿越前,独生子女,六个人宠她一个。穿越后,她抓住了武则天、今生的母亲,依赖着不放手……

    她有小聪明,她甚至敢和贺兰敏之谈天说地,甚至口无遮拦地说些堪称大逆不道的话题,但是,她只敢和贺兰敏之说这些……

    她能做翱翔九天的鹰吗?

    李治很有耐心地等着太平,也不出声,更没有心软,就等她的一个决定。最终,他听到了令人满意的回答,太平紧张的声音,小声说道:“我想当展翅的雄鹰,我……我不想当被驯养的鸽子。”

    李治脸上浮现出了开怀的笑容,他哈哈笑着抱起太平,甚至顾不上看不见的眼睛在原地抱着太平转了好几圈:“好好,不愧是朕的公主!”

    太平被李治开怀的笑惊了惊,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决定会让李治这么开心。似乎是被李治的笑声感染了,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有什么好怕的?没有母后的那一年,她好像也过来了啊。她可以的,是不是?

    李治再开口时,话语里还带着欣喜:“太平,父皇有个差事想交给你,你敢不敢?”

    “什么?”太平笑看着李治。

    “你皇祖母想去前线,你陪你祖母一起去,可敢?”

    李治嘴角还带着笑,却和刚刚不太一样了,太平也不知道是哪里不一样了,心里却有些慌张,只好问道:“前线?”她扯了扯嘴角:“那儿不是在打战吗?皇祖母为什么想去那?”

    李治把太平放了下去,轻声道:“你皇祖母想去看看你十七姑母,朕不放心,太平可敢为你皇祖母保驾护航?”

    太平探寻地看着李治,还未开口,就听得武则天不可思议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陛下!陛下若是担心母后,让太平去,又能派上什么用场?她不过才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能做什么?”

    “母后?”太平转过头去,下一秒就被武则天揽进了怀里。她惊讶地发现,武则天长袖下的手竟是在轻颤着。

    武则天用力揽着太平的身子,脸上却维持着笑容,看向李治:“陛下,不若让显,或者旦前去,可好?他们毕竟已经成年,也能趁此机会历练一下。”这样说着,她揽着太平的手又紧了紧,就像是要把人塞进怀里、兜进口袋里一样。

    太平不安地看了看武则天,又抬头去看李治。李治面无表情地站在那,背对着窗户的面孔被阴影掩盖着。他说道:“媚娘实在太宠太平了。太平才跟朕说,想当展翅翱翔的鹰,你这样护着,她永远都长不大。”

    太平的心一沉,眼里流露出一丝惊讶和伤心。

    武则天手里用了用力,上前一步,便站到了太平身前:“太平想当鹰,也不急于这件事。”她抿了抿嘴角,黯然道:“媚娘来找陛下,是方才刚收到前线的奏折,敏之那孩子,在前线为国捐躯了……”

    话语落,太平再顾不上眼前的事,惊愕地抬头看向武则天。武则天满脸哀容,眼眶已经红了:“媚娘的姐姐就敏之一个儿子,如今也没保住……当初敏月和姐姐的事,我就愧对敏之了,如今……”

    提到已故的韩国夫人武顺和贺兰敏月,就是李治也不禁动容道:“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敏之之前才打了胜仗吗?怎么如今就……果然天妒英才吗?”

    武则天抹了抹眼泪,道:“说是中了流矢。南唐那儿的弓弩又精进了,甲胄竟是没挡住,敏之那孩子,硬撑着拔了箭,却还是没救下来。”

    太平的脸早就白了,她攥着武则天的衣服,颤着声音道:“母后,你说的是真的?表哥他……死了?”

    她这一出声,武则天和李治才醒过神来。她那语调,就是李治看不见,也能听出太平的不可思议和伤心。他脸上闪过一丝愧疚和心虚,只好沉默不语。

    武则天心里也是一个咯噔,惊疑的眼神扫过太平的脸,心下暗暗吃惊,关切道:“太平,你怎么样?”她蹲□,抱着好像还没反应过来的女儿,就哄道:“母后知道你和敏之关系好,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千万别憋着啊……”

    太平确实还没反应过来呢。谁死了?贺兰敏之吗?他那样一个妖孽怎么会死?好一会儿过去,中枢神经才像接受到这个噩耗一样,她揪着武则天的衣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段时间在太平看来简直像是被诅咒了一样。先是弘,然后又是贺兰敏之,和她最亲近的两个男人前后脚就都不见了,再也看不见了。她哭着哭着,就想到贺兰敏之曾经的话,他说,他要是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他好像还问过,她会不会帮他……

    当时听着只当是疯话,如今想起,太平只觉得背后冒冷汗。她甚至有种错觉,是不是贺兰敏之早就知道自己会死?他当时究竟是出于怎样的心态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好几日,为了贺兰敏之的死,太平夜不能寐,整个人憔悴了。见她这样,就是李治也不再提起上前线的事了。但太平自己却主动应了下来。她想去前线,亲眼去看看贺兰敏之的棺椁!

    清宁宫,武则天长久无言地端详着面前跪着的薛绍。薛绍始终低着头,但强烈感觉到头顶那双炽热的目光。

    “薛顗,薛将军,是你亲哥哥?”武则天问道。

    “是。”薛绍谨慎地答道,“正是家兄。”

    武则天了然地点了点头:“薛将军如今正在前线,英勇善战,为国效力,你是他的嫡亲弟弟……”她顿了顿,才道:“薛绍,你的军事武功比起薛顗来,如何?”

    薛绍抿了抿嘴角,才道:“在下不才,武艺军事不过纸上谈兵,比不得家兄真刀实枪、战场血拼。”

    武则天估量地看着薛绍,道:“抬起头来,看着我,你可知我传你进宫究竟为何?”

    薛绍迟缓地抬头:“在下不知。”

    武则天细细地看着薛绍年少却令人心动的面孔,心下思量,嘴上却道:“你于一月前在东市主动结交了大唐的公主,是不是?”

    薛绍心下一紧,点头:“是。”

    “你那时可能不知道,但现在的你肯定已经明白了你结交的那位小公主的身份了,是不是?”武则天的眼睛始终盯着薛绍。

    薛绍不敢低头,坦诚道:“是。”

    “那你就该知道,太平是我唯一的女儿,是我一生的精血,除大唐社稷之外全部的想念。”她吸了口气,道,“她是我最珍爱的骨肉,可是,再过不久,她却要离开我,离开长安,带着使命前往前线。”

    她微微柔和了目光:“我是皇后,却也是个母亲,薛绍,你可否答应一个母亲的请求,去保护她那稚嫩单纯的女儿?”

    薛绍眼神一阵闪动。想起那个俏皮的“小公子”,他本心来说是愿意的。但皇后这样求人仍带着算计的态度,却让他心里不免有些不虞,但最终,薛绍还是点了头:“是的,皇后。”

    作者有话要说:武则天误以为太平喜欢贺兰敏之,她看薛绍就像是打量候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大唐]公主万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迢迢碧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迢迢碧落并收藏[大唐]公主万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