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焚罪 > 第六章 来自落选者的挑战

第六章 来自落选者的挑战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爹带着一干内门弟子前往西贝尼州参加格斗盛会,指导外围弟子修行的担子,自然便落到聂盘兄弟两人的肩膀上。

    因为外围弟子们的修行只在下午,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耽误了他们的学业,只不过外围弟子的人数颇多,满打满算足有一百七十四人,然而外围弟子大多无法保证频繁地修行时间,因此聂岩并不强求他们每ri必至,如此一来,每天实际参加修行的人数便只有七八十左右,倒是大大减轻了兄弟两个的负担。

    虽说兄弟两个的年纪不大,尤其是聂盘,只不过才八岁多,但他们的格斗实力却足够强悍,眼光也够高,指导外围弟子绰绰有余,再加上他们本身又是聂岩师傅的儿子,所以除了某些眼高于顶的新进外围弟子,没有人会无故找他们的碴子。

    这一天,又是周六,距离聂岩等人离开才不过三天,我流格斗道场迎来了外围弟子人数的第一波高峰——132人,幸亏道场的修行大院足够宽阔,并没有出现拥挤。

    人数的骤然增加,代表着指导修行的工作量也相应地增加很多,然而令聂盘头痛的却并不是这个,而是他的哥哥聂远前晚在睡梦中抽了个猪癫风,不知怎么地,竟然将空调的温度弄成了零下八度,那种情况之下,一条薄薄的空调软毯自然全不顶事,虽然聂远的**足够强悍,但最终的结果仍然是绝对的悲剧:高烧与感冒齐飞,鼻涕共冷汗一sè。

    “哥,实在不行你就回屋休息。”聂盘指导完一轮,抹了一把额头上细细的汗珠,走到聂远的近前说道。

    聂远抬头看了看天空逐渐密布地乌云,恨恨地将身上的毛毯又裹紧了一点,打了个寒颤说道:“休息个屁,这么多人一起折腾,我就是想睡也睡不着啊,你赶紧忙去吧,甭管我,我就在这看着,咝~我恨感冒~阿~嚏!!!”

    百来号人一起呼喝、跺脚,那种气势和震动确实非凡,以道场居所的隔音与防震xing能而言,确实无法完全将其隔绝。

    不过这并不是聂远拒绝休息的理由,毕竟包括头痛在内的诸多感冒症状还是非常折磨人的,他之所以坚持在场,是因为昨天晚上收到的那个消息,如果消息确实的话,他担心弟弟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因为聂远生了病,聂盘只好挑了几个身手不错,彼此又相熟的外围弟子一同帮忙,所以此刻他勉强可以忙里偷闲,跟哥哥低声地交谈:“老爹早就说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在这里也顶不上什么事,没有必要。”

    聂远吸了两下鼻涕,神sè明显有些萎顿,但他勉强挑起眼角,用余光看着弟弟说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你确定老爹有说过那种话?”

    聂盘在哥哥旁边的石阶上坐下,眼睛都不眨地说道:“嗯,我五岁的那年老爹说过一次,七岁的那年他又说过一次。”

    聂盘的记xing极好,无论什么事情,只要过了他的脑袋,那基本上就跟复制进了电脑差不多,所有试图在这个方面挑战他的人,最后无一例外地被打击得信心全失,他的哥哥聂远自然也在其中。

    然而聂远今天并没有就此认输,他嘴硬地抗辩道:“我怎么完全没有印象,哼,我看多半是又你在图书馆的那些故纸堆里翻看到的玩意,专门拿来唬我。”

    聂盘现在读的是小学二年级,但学校讲授的那些知识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简单了些,因此图书馆是他的不二选择。

    事实上,早在他七岁那年的年初,老爹聂岩便为他办理了鹿渊市图书馆的会员卡,方便他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去学习一切他能够掌握的知识。

    知识,就是力量,而且是一种不输于格斗,在某些方面甚至还要远远超过格斗的力量。专攻格斗的老爹聂岩绝不迂腐,他认为聂盘需要这种力量,无论是借此让他成长为一名真正的男子汉,还是为了方便他将来寻找到自己的身世线索。

    为了不打扰邻居们的正常生活,我流格斗道场在晚上八点以后便停止一切格斗修行,而这也恰恰为聂盘提供了充足地学习时间。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几个特殊的节ri之外,聂盘从来没有主动中断过对知识的学习和吸收,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他阅读过的书籍便已超过两千多册,其中甚至包括了许多颇有深度地专业xing的书籍。

    年长弟弟五岁的聂远在学习方面虽然也算出众,但与近妖的弟弟比起来,却不知要被甩出几百条街去,如果非要用一句老话来形容,那正是人比人,气死人。不过幸好,聂远继承了老爹宽广地心胸,从不将这等事情放在心上,这才得已保全了小命。

    虽说聂盘肚中的书墨颇多,但他却极少在人前卖弄,相比高谈阔论,他更加喜欢沉默,也更习惯于沉默。

    然而此时面对哥哥近乎耍赖式地胡搅蛮缠,聂盘却极为难得的开起了冷玩笑:“我不至于那么无聊,更何况,唬一只病骆驼又不会有什么成就感……唔,骆驼,好像马儿们来了,你确定能大得过它们?”

    聂盘的话音未落,便听到有几人远远地高喝道:“踢馆了!踢馆了!不相干的都给老子滚一边去!”

    聂远抬头望去,只见一行人气势汹汹地闯进了道场大院,把正在修行的外围弟子们推搡得东倒西歪,最后大摇大摆地来到了兄弟二人所处的台阶之前。

    踢馆这种事情,我流格斗道场只在创立地初期遭遇过十几次,不过在聂岩干净利落地击败了所有前来踢馆的家伙之后,便再也不会有人自讨没趣了。

    只是如今恰逢聂岩带着所有内门弟子外出,而聂远又好死不死地感冒未愈,不得不说,这几个前来踢馆的家伙倒是把握住了一个绝好的时机。

    “我还当是谁么大胆,原来是你啊~阿~嚏!!!”聂远眯着眼睛跟弟弟一并站起身来,用一个大大的喷嚏对台阶下的七个家伙表示了热烈地欢迎。

    无数细碎地喷嚏沫子瞬间横飞开来,在淡淡地阳光下,折shè出一道美丽且无耻地彩虹之后,又迅速地消散于空气当中。

    “小兔崽子!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有两个家伙瞬间便被聂远的喷嚏点燃了情绪,怒喝声中,便要冲上台阶去教训他一顿。

    一看这架式不好,十多名外围弟子齐刷刷地聚集到了兄弟二人的身后,做好了混战的准备。

    不过那七人的首领显然并没有群殴的打算,只见他轻咳了两声,那两个冲前的家伙立即便退了回来,仿佛聂远先前的喷嚏挑衅没发生过一般。

    踢馆,从来只是将与将的对决,与小弟无干。

    那首领抬头看了看台阶上的兄弟二人,然后挑起左侧的唇角说道:“难得啊聂远,你竟然还能认得出我来,闲话少说,喊你老爹聂岩出来应战吧。”

    听到这个年纪不过二十许的家伙竟敢挑战师傅聂岩,道场的外围弟子们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师傅的身手如何高明他们可是知道的,况且,自道场创立以来,师傅根本未曾一败,这个年轻的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

    没有给人们胡思乱想的机会,便听聂远嗤笑道:“玛诺兹,你y装的什么蒜?如果不是知道我爹去参加格斗大会,就凭你这三脚猫的水准,也敢到我流来踢馆?莫非你以为你们这几天来小心翼翼地消息打探,进行得人不知鬼不觉?真是天真!”

    “噢……”外围弟子们听了聂远的反击话语,顿时齐齐发出了一阵会心的叹息声,意极嘲讽。

    “原来是玛诺兹!他就是六年前那个,因为没被师傅选为内门弟子而恼羞成怒,当场反目退出我流道场的玛诺兹!”一位资格较老的外围弟子翻起了往昔的记忆,直接揭开了对方的身份。

    “噢……”这一次的嘲讽之声更加响亮,更加**。

    然而面对刺耳诛心的嘲讽声浪,玛诺兹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羞愧或者愤怒,镇定依旧。

    嘲讽之声渐渐平息下去,玛诺兹这才冷哼了一声,猛然高喝道:“我是来踢馆的,不是来跟你们比嘴皮子的!堂堂我流道场竟然只会用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真是让我失望!聂远!如果你们道场没人敢出来与我一战,那么我流的牌匾我可就扛走了!”

    “卑鄙小人!”

    “无耻之徒!”

    “有没有胆子等我们师傅回来啊?!”

    虽然感冒的症状没有得到完全的缓解,但聂远仍然准备与玛诺兹一战,只是,他的心中隐隐不安。

    这个玛诺兹的格斗天赋相当出众,当年还是外围弟子的时候,便已身手了得,如今六年过去,对方不但身形暴涨,而且对情绪的控制显然也颇有一套,其真正的实力不问可知。

    如果自己没有感冒,以最佳的状态与之对战,胜率大约能有六七成,然而现在,他着实没有多少把握。

    不过就在聂远准备迈步出阵的关口,一只略显瘦弱的手臂拦在了他的面前,弟弟平静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来。”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焚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攀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鲈并收藏焚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