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焚罪 > 第十一章 茶一样的男子

第十一章 茶一样的男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黝黑细碎的短发,锋利如刀的双眉,高鼻梁,厚嘴唇,再加上一双沉静如山的眼眸,眼前的这个男人,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味道,仿佛一碗滚烫地铁骨香茶,随和、淡然而又不失稳重……

    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男人!

    “参加格斗大会,每个人都是抱着切磋的心态,点到即止,师傅也一样,所以谁都没有料到那个卑鄙小人会突然下死手,如果不是师傅反应够快,命够硬,只怕早就跟我们yin阳两隔了。”

    唐茶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来,拍了拍聂远兄弟的肩膀说道:“你们两个终于来了,先去看师傅吧,有什么话,咱们稍后再说。”

    兄弟两个点了点头,都没有说话,在师兄弟们的陪伴下,静静地走进了重症监护病房,然后看到了浑身插满了管子的老爹,很痛。

    仪器上的各种波弦及数字不断地滚动跳跃,如同一群绑架了老爹生命的幽灵,正在跳着类似献祭般的舞蹈,引人心魄。

    聂远握着老爹粗糙的大手,男儿珍贵的泪水顺着脸庞悄悄滑落:“老爹,我们来了,你快点醒过来……”

    聂盘没有说话,也没有流泪,只是看着老爹那凄惨地模样,他觉得有一团愤怒的火焰在胸口熊熊燃烧,无法熄灭……

    ……

    ……

    因为聂岩的情况并不太好,因此重症监护病房里只允许留下一个人守着,其余人便只能到隔壁宽敞的休息室里呆着。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

    听完聂盘的讲述,唐茶喝了一杯聂远递过来的纯净水,轻轻敲打着沙发的扶手说道:“原来如此,玛诺兹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他如今的师傅艾蒙纳特,是迈肯州相当有名的格斗大师,只是心胸稍微狭窄了些,他的徒弟既然在阿盘的身上丢了脸面,那他找人在师傅的身上找回场子,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聂远皱眉道:“大师兄,你说得这么肯定,是不是已经掌握了什么证据?”

    唐茶嗤笑着摇了摇头,略带失望地说道:“咱们又不是侦探,哪里用得着什么证据?直觉有没有?猜测会不会?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就是了,阿远,你才十三岁,怎么看起问题来,反而像那些腐朽不堪的老学究?”

    唐茶的话音落下,他一连串的反问却像一把又一把的大铁锤,敲得诸人头晕不已,不仅是聂远,几乎是每个在场的师弟都被这位唐大师兄给震惊了。

    聂盘抬起头,平静地说道:“大师兄说得有道理,我也觉得就是那个艾蒙纳特搞得鬼,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把那家伙揍一顿?”

    众人再惊,聂盘这小子似乎比唐大师兄还要直接?不过那货至少也是师傅那级别的,眼下唐大师兄又受了伤,咱们这些人恐怕不是对手。

    甚至连唐茶本人也呆了一呆,然后眨了眨眼问道:“阿盘,你真的只有八岁?ok,ok,你别用这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我绝对不是个白痴,我只是突然觉得,与你比较起来,我这些年的jing神修行,是不是走了一条相当长的弯路。”

    一帮人皱着眉头,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理解唐茶突然转换的话题,这怎么又跟jing神修行扯到了一块?

    “书上说的很明白,小孩子的心思简单,成年人的心思复杂,我觉得这跟jing神修行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聂盘摇了摇头,稚嫩的嗓音继续说道:“我的命是老爹给的,我的家也是老爹给的,甚至更准确地说,除了这具身体,我的一切都是老爹给的,老爹出了事情,就是要我的命,所以谁想对付老爹,我就得跟谁拼命。这个道理,是个人都能懂,我已经八岁半了,而且还读了很多书,很多很多……”

    布尔维斯咽了口唾沫道:“看来读书这种事情,果然是很启发人啊,你们说说,小师弟是不是很有哲学家的潜质?”

    “去去,无论做什么都好,就是别做个狗屁不如的哲学家!”莱尼习惯xing地跟布尔维斯吵着嘴。

    聂远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然后沉默着搂着弟弟不发一言,有些东西,其实不需要多说。

    唐茶沉默了一阵子,有些自嘲地说道:“我当年出师的时候,师傅跟我说,我是一个行事很有古风的人,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如今看到阿盘,才知道自己这些年来的进步并不多。”

    唐茶嘴里提到的古风,自然不是古代流传的某种诗体又或者水墨画卷;也不是那些酥胸半露的古妆美人;而是古人曾经崇尚的一些,令男人们闻之一振的侠义风气,一如遭逢不平事时的,一抹凛冽如雪的刀光。

    “古风?哈哈……唐茶,你知不知道,那些傻里傻气标榜古风的笨蛋,多半都是活不长久的。”休息室的玻璃门被人推开,闯入了几名格斗家,为首的那人面带不屑地冲着唐茶说道。

    唐茶望着为首的那个人,动都不动一丝,只是笑了笑道:“怎么,艾蒙纳特大师到现在还不肯出面?他准备让你们这些小猫小狗打头阵打到什么时候?你们那个愚蠢的师傅也真是,就不怕传出去让人笑话。”

    为首那人面sè一阵难看,眼中透出几丝凶狠说道:“废话少说,你们这些没有师傅就全都成了软脚虾的蠢蛋,敢不敢别躲在医院里,到格斗会场上去比划比划?”

    唐茶嗤笑道:“西井寸三,据我所知,这场格斗大会,似乎并不向你这种水准的人物开放才对,怎么,你难道是想违反大会的规定,进行私斗不成?”

    西井寸三冷笑了一声说道:“就知道你们这些傻鸟不懂,嘿嘿,穆逸大师刚才发布了主办方的最新公告,因为大师级别的格斗已经进行了一大半,所以从今天开始,每天下午的会场格斗将面向所有格斗家开放,怎么样,敢不敢来?”

    唐茶扫了一眼斗志近乎爆棚的几位师弟,不屑地回答道:“这么难得的格斗切磋,竟然被你弄得跟街头小混混的邀架一样,我真的很鄙视你们这些人。”

    没等西井寸三回应,聂盘冷冷的声音迅速的接了上来:“回去告诉艾蒙纳特,他的那个徒弟玛诺兹,是被我打败的,如果他真的那么在乎自己的面子,让他找些够劲儿的徒弟过来,虽然可能会有些累,但是我会把他们一个一个全都打趴下。”

    面对一个八岁孩子的威胁,呃,这小子刚才的话确实应该算是威胁,对吧?几名闯入者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天才的玛诺兹,难道真是被这个孩子打败的?一个瘦不拉叽的小猴子,开什么玩笑?

    西井寸三面sè铁青的说道:“小子,说话之前最好先弄明白,你是在跟谁作对,别忘了,你床上的那个爹好像还没醒呢……哼,不过,我想艾蒙纳特大师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的,我们走!”

    只不过还没等他们转身,门外紧接着传来一道众人无比熟悉的声音:“他的爹现在已经醒了,我倒是想看看,你们准备怎么办。”

    “老爹!”

    “师傅!”

    “……”

    休息室里的弟子们纷纷站起身来,惊喜万分地看着站在门口处的聂岩。

    休息室的大门原本十分宽敞,然而被聂岩和负责照顾他的牛楚这么一堵,就连只苍蝇也飞不出去了。

    西井寸三今天带了六个人来,本是想为被唐茶打碎了牙齿的师傅出一口气,不过没料到对方竟然又多出两个人来,一时间他又有些胆怯了,于是便耍了一番唇舌上的威风,哪知正要撤退的关口,那个被师傅打昏过去的聂岩竟突然就醒了过来,一时间心中有些惴惴,但一想到对方受了重伤,就算醒过来也没什么战斗力,于是嘴上十分硬气地说道:“我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不想变成植物人的话,就给我滚……”

    砰!

    西井寸三的狂言还没有说完,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击中了他的胸口,将他已经说到唇边的话顶了回去,换作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太快了!

    在场的除了唐茶,其他人甚至根本都没看清聂岩到底是怎么出的手!

    “格斗的水平不怎么样,嚣张跋扈的脾xing倒是跟格瑞德学了个十成十!洛奇一脉只怕是要毁在你们这些人的手上!”聂岩那宛如刀削石刻的脸上浮现出一副落寞的表情,他轻轻叹息一声,然后挥了挥手说道:“滚吧!”

    聂远看着父亲的神sè,听着父亲的声音,竟然不自觉地就想起弟弟那天击败玛诺兹之后,也是这般骂了个“滚吧”,这是何等的相似啊,他心中想着,不由转头望向弟弟,却见弟弟也正朝他看来,两人不约而同地挑了挑眉梢,微斜了嘴角,一家人啊。

    那几个人无比狼狈地扶着西井寸三冲出房间,奔出一段距离之后,这才又习惯xing地转过身来用唇舌反击道:“私下格斗伤人,我们一定会向主办方投诉的,你们等着瞧!”

    “受了欺负找老师,小学生吗?”聂盘站到老爹的向前,面无表情地说道。

    “哈哈……”包括聂岩在内,一干人毫无顾忌地放声大笑起来。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焚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攀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鲈并收藏焚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