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焚罪 > 第三十七章 肆无忌惮

第三十七章 肆无忌惮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麦子!”一名外围弟子悲呼一声,就要冲上去救人,但他的身体却被聂槃死死捉住,无法前进一步:“快放开我!赶紧救麦子啊!”

    “麦子已经死了!”聂槃的脸上冷若冰霜,机甲跌倒的一瞬间,他看得清清楚楚,也听得清清楚楚,那名被唤作麦子的外围弟子,生生被机甲压成了一团肉泥,连骨头只怕都没有几块是完整的了!

    这帮混蛋!

    尘土飞扬之中,摔倒的机甲很快就站了起来,十米多高的庞大形体,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只见它来回转了几下脑袋,看了看仰望着它的人们,一句话都没有说,径直就从破损的院墙那里跨回了机甲格斗馆的范围之内,向着赶来的几台机甲走了过去。

    机甲那银白sè的后背上,沾着不少尘土,在尘土的zhongyāng,沾着一团殷红和污黑驳乱交杂地血渍与肉泥,这让它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就好像一只刚刚吃完了猎物的钢铁怪兽。

    “麦子!”那名外围弟子终于和聂槃一起冲上前去,然而真的已经无法挽救了,躺在地上的麦子完全成了一滩碎肉,只有缓缓流出的鲜血在无言地诉说着什么。

    “麦子……”

    看着刚才还活生生的人眨眼就变成了肉泥,几个和麦子交好的弟子当场就流下了眼泪,而还有几个,则被麦子血肉模糊的惨状刺激到,胃里一阵翻滚,当场就呕吐起来。

    “畜生!压死了人,难道连最起码的道歉和忏悔都没有吗?!”一个愤怒的弟子朝着那台机甲的背影大声骂道:“你们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尘土渐渐散去,鲜血染红了院泥,也染红了谁人的眼睛!

    吩咐弟子报jing之后,聂岩没有再看死去的麦子一眼,只见他不快不慢地走向了院墙,最终直接跃上了机甲格斗馆的围墙,然后便高昂着头颅,静静地等待着向他走来的几台机甲。

    一些外围弟子在心底暗暗不满,弟子惨死,身为师傅,怎么还能这么平静?难道他的心中就没有半点愤怒吗?

    不过也有几名细心的弟子注意到,他们的师傅聂岩,在跃上院墙之前,竟然就那么生生地踩出了一行清晰可见的脚印!

    天呐!格斗道场的地面何等坚实,想用双脚在上面踩出脚印,不说是难比登天,却也相差无几了,然而师傅偏偏就踩了出来,以师傅向来低调的xing子来看,这不代表他心中的愤怒,又代表了什么呢?

    虽然心中有一团愤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但聂槃却并没有动,他只是静静地陪着伤心的外围弟子们,因为只有他才真正明白,向来xing情随和的老爹如今到底愤怒到何种程度,既然老爹已经站了出来,那么一切都不需要再担心。

    这种近乎盲目的绝对信任,无论是基于孩子对父亲的尊敬和依赖,还是基于弟子对师傅实力的认可和崇拜,都足以说明老爹聂岩在聂槃心中无可替代的究极地位。

    在聂岩冷冷的目光注视之下,几台银白sè的机甲先后停住了脚步,而一台浑身黝黑的机甲却继续往前走了几步才停下,这显然是他们当中可以说得上话的家伙,但它靠得实在有些太近,因为那高大的身形,给人一种被俯视的糟糕感觉。

    “哟,这不是鼎鼎大名的聂岩聂师傅么?啧啧啧啧,跳得真高!佩服,佩服!”黝黑机甲的座舱依旧紧闭,机师的声音通过机甲的扩音系统传了出来,声音之中满是戏谑之意。

    这个声音出人意料地有点耳熟,聂岩的眼睛一眯,想起一个人来:“西井寸三?”

    “哎呀呀呀!太感动了,真是太感动了,难得聂师傅你还记得我这个无名小辈,这可真是把我给感动坏了啊!”黝黑机甲发出一阵夸张声音。

    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聂岩一脸肃然:“你们的机甲压死了我的一名弟子,我希望你们能够立即道歉并且……”

    “哎呀聂师傅,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我们的机甲压死了你的弟子?!谁看到了?有外人看到吗?也许是你们早就在那里放了一滩碎肉好趁机讹诈我们呢?毕竟我们机甲格斗馆的东家现在这么有钱,你们这帮穷鬼会做出这种事情也不足为奇呀。”西井寸三非常不礼貌地打断了聂岩的话,还厚颜无耻地吐出了让人更加愤怒的论调。

    有几个火爆xing情的外围弟子神情激愤,顿时就对着黝黑机甲叫骂开来,但旋即便被聂岩伸手止住:“西井寸三,jing方很快就到,如果你觉得耍嘴皮子有用,那你继续。”

    “哼!有没有用是我们的事,用不着你cāo心!”西井寸三冷哼一声:“不过聂师傅啊,你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站在我们格斗馆的围墙上,莫非是想偷看我们的机密吗?赶紧给老子滚下去!”

    西井寸三现在的心情很好,非常好,坐在机甲舒适的座舱内,通过机甲的光学扫瞄镜头,俯视着那个曾经给予过自己耻辱的男人,他的心里真是痛快到了极点。

    七年前,原本打算到病房闹事的西井寸三,被醒过来的聂岩一拳打得吐血,只得如草狗般仓皇而逃,尔后师傅格瑞德又恐惧于聂岩格斗之王的实力,一味缩手缩脚,根本不敢再提报仇的事情,使得满腹不甘的他无比郁闷。

    一个极为偶然的机会,西井寸三通过艾蒙纳特大师的关系,认识了帕氏机甲格斗馆的主人——帕斯特少爷。

    深知自己格斗天赋有限的西井寸三觉得,既然自己在格斗领域里赶上对方的机会极其渺茫,那索xing就抛开近身格斗,转攻机甲格斗,你聂岩的格斗水准即便再强,终究也只是**凡躯,对上机甲那钢筋铁骨,除了狼狈逃走,还能有什么作为?

    在这种念头的支配下,西井寸三紧紧地抱住了帕斯特少爷的大腿,表示只要能够完成对聂岩的复仇,他便甘做对方的鹰犬走狗,绝无二心。

    被父亲和聂岩联手玩了一番的帕斯特少爷当时正发愁自己没有得力的心腹,哪料想竟然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一时间不由得大喜过望,两人一拍即合,从此再不分开。

    可能是因为西井寸三原本就有着不错的格斗底子,所以他学习起机甲格斗来简直就是如鱼得水,机甲格斗水准上升极快,又因为他和帕斯特一样都对聂岩怀有深深的敌意,而且西井寸三这小子极擅察言观sè,揣摩人的心思,到后来,他竟然逐渐地得到了帕斯特的信任,甚至把机甲格斗馆原来的坐镇高手挤到了新开的分馆,而他则大摇大摆地坐上了帕氏机甲格斗馆的头把交椅,为帕斯特打理起主馆这边的大小事务来。

    随着地球联邦与卡特星人之间的战争拉开序幕,帕氏机甲格斗馆的名望一路飙升,生意越发地火爆起来,而相比之下,我流格斗道场则每况愈下,一ri不如一ri。

    每当西井寸三和帕斯特少爷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两个人就快活得好像两条脱了僵的野狗,甚至如果不找几个女人发泄一下,都无法抑止心中的激动之情。

    然而面对外界所发生的这一切,聂岩却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他的格斗道场虽然已经没落,但他和他的家人们依旧过着同以前一模一样的ri子,就好像一切从未改变过似的。

    对于西井寸三和帕斯特而言,这种局面是绝对不够的,远远不够!

    然而因为父亲帕科齐的严厉约束,帕斯特少爷根本不敢轻举妄动,他们也就只能对聂岩一家一忍再忍。

    直到三个多月前,大富豪帕科齐突然一病不起,并且在短短一周之后便一命呜呼,他的私人医生这才不得不公开了帕科齐的病情。

    原来早在四年前,帕科齐就已经患上了“贝拉斯特拉综合症”,那是一种令整个医学界都束手无策的疾病,患者在初期和中期除了有点咳嗽外,并没有其他什么明显的症状,可是一旦进入后期,患者便会在极短的时间内痛苦死去。

    帕科齐死前的叮咛和嘱咐,没能让帕斯特忘记心中的仇恨,而他遗留给儿子的巨额财产,反而使没有了约束的帕斯特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帕斯特决定洗刷自己曾经的耻辱,他要让我流格斗道场彻底崩溃,他要让聂岩生不如死,直到跪在他面前求饶!哦,即便是那样,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个曾经污辱过自己的混蛋的。

    当然,事情要一步一步的来,反正自己有机甲格斗馆,还有无穷无尽的金钱,他可以像猫捉老鼠一样,把聂岩慢慢地玩死!

    而今天,就是开端,他的绝对心腹西井寸三,便要为他打下漂亮的头阵!

    无数过往在西井寸三的脑中一闪而过,只见他的嘴边露出一丝狞笑,双手在机甲cāo控台上一扫而过!

    在机甲引擎的蜂鸣声中,黝黑机甲的右腿骤然前趋,钢铁大脚仿佛一道黑sè的闪电,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狠狠地踢在了聂岩站立的那面墙壁之上!

    只听轰隆一声,无数墙体的碎块在烟尘之中四散飞出,幸亏被格斗道场的院墙阻了一下,否则只怕又要有几名弟子因此而受伤不可!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焚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攀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鲈并收藏焚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