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焚罪 > 第七十七章 求上门去

第七十七章 求上门去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聂盘跟那位年轻女郎并没有半点关系,但作为这起航空事故的直接接触者和施救者,他仍然被要求和机长一同前往医院等待结果。

    急救室的灯灭,门开,主刀的医师走了出来。

    “医生,她怎么样?”机长第一个站起来迎向了医生,焦急地问道。

    医生摘下口罩,有些疲惫地微笑了一下:“放心吧,她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不过,她身上的伤口实在太大,为了防止感染,需要住院持续治疗。”

    知道年轻女郎平安无事,机长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长出了一口气,握住医生的手:“医生,真的是太感谢你们了……”

    这时,一位四十来岁的jǐng官打断了机长的话:“医生你好,我们接到报案,怀疑有人非法行医,这才导致了这次事故,希望你能配合调查。”

    医生虽然在手术之后有些疲惫,但他面对jǐng察的询问,却没有一丝不耐烦,因为那位姑娘的凄惨模样确实让他非常难过,对于犯下那种罪行的畜生,他打心眼里痛恨:“没有问题,我会提供我能够提供的一切,只希望你们能够早点捉到那个败类,jǐng官。”

    jǐng察的面容稍霁,点了点头:“首先我想知道,那位可怜的姑娘什么时候能够接受我的询问。”

    医生摇了摇头:“关于这一点,我暂时还无法确认,但正常情况下,她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够与外界接触。”

    jǐng察似乎早料到了这种情形,所以也没有纠结,直接问向下一个问题:“从您的专业角度来看,她的隆胸手术是导致此次悲剧的唯一原因吗?”

    “毫无疑问,jǐng官,哦,我差点忘记了……丽娜!给我把那些东西端过来。”医生冲着一名护士招了招手。

    不一会儿,那名护士就把一堆还沾着鲜血的,看上去非常恶心地东西端了过来:“全在这里了,克劳德医生。”

    克劳德医生点了点头,抬手做了个请看的手势,同时为那名jǐng察讲解道:“这些东西,实际上是一种被称作‘牛皮糖’的医疗胶袋,它拥有非常出sè的弹力与韧xìng,在正常情况下,仅凭g rén双手提供的拉力,基本上不可能把它拉断。”

    克劳德医生继续说道:“你看这一只保存相对完整的胶袋,它只有乒乓球的大小,但在这种原始状态下,别说用银针,就算你是拿着一只锥子,恐怕都很难戳得破它;不过,它也有自己的极限,当它充满气体,膨胀到极限之后,它的分子结构会产生一定的变化,从而让它的坚韧程度大大降低,所以,这位小伙子才能神奇地仅用两只银针,就挽救了那个可怜的姑娘的xìng命。”

    jǐng察看了站在机长身旁的聂盘一眼,眼中略带赞许,他紧接着又转向医生问道:“在现行的医疗法规当中,这种隆胸方法得到过认可吗?”

    克劳德医生摇了摇头:“不可能,虽然我对隆胸手术没有深入的研究,但我对联邦当前提倡和允许的隆胸技术还是了解一些的,而使用‘牛皮糖’胶袋这种低劣和下作的隆胸手段,是我闻所未闻的……jǐng官先生,如果有需要,我完全可以义务出庭作证,只希望你们能把那个畜生早rì绳之以法。”

    “谢谢,我们会尽力的。”jǐng察点了点头:“这些东西作为物证,我需要全部带走……”

    ……

    ……

    “莱尔jǐng官,我和你一起去。”聂盘快走了两步,跟上了那位jǐng察。

    莱尔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聂盘:“不用了,你的口供我已经录好了,感谢你的配合,你现在只需要回去等待结果就可以了。”

    聂盘摇了摇头,解释道:“我想说的是,我跟你一起去逮捕那个无良庸医。”

    莱尔打量了聂盘几眼,笑了笑:“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们jǐng察来办就好,你救了那位年轻的姑娘,已经很了不起了。”

    意识到眼前这位jǐng官是误以为自己想出风头,聂盘的心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事实上,这件事情走到这里,已经跟他没有太多的关系了,他眼下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跟随机长返回机场,然后在对方的安排下,等待下一班飞往晚枫市的航班。

    然而聂盘并没有那么做,因为,只要一想到那位年轻女郎的惨状,他的心里就会非常不舒服,在这种情绪的驱使之下,他最终选择了跟随莱尔jǐng官一起,去把那个始作俑者逮捕归案。

    聂盘盯着莱尔的眼睛,说道:“我并不是想出什么风头,只是想为那个姑娘再做点什么,我以前也和查克纳州的jǐng方合作过,更关键的是,我的格斗能力真的很不错,应该可以帮得上你。”

    莱尔被眼前这个有些固执的年青人逗得笑了起来:“小伙子,我相信你一定非常厉害,但是,也请你不要低估我们里安jǐng方的能力……喂?什么?让他跑了?……王八蛋!废物!”

    莱尔恨恨地挂断了同事的来电,看着已经转身离开地聂盘的背影,气得差点把手机摔个稀巴烂……

    ……

    ……

    沃德瑞安餐厅,顶楼奢华的休息室内。

    “啊!我的好弟弟来找我?哼!他不是说已经有女朋友了吗?返回来找我做什么?臭男人,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不见!”

    听了侍者的汇报,正喝着闷酒的埃琳娜兴奋得差点跳起来,但旋即又恨恨地把某人骂了一通。

    “哈哈……想见就见吧,还装什么样子给我看?”弗鲁特维尔咧着大嘴,嘲笑起自己的亲孙女:“等会儿那个小子要是耍脾气跑了,你可别来怪我。”

    没想到埃琳娜的脸sè丝毫不变,漫不经心道:“哼,他点名要见你的,我才不稀罕呢。”

    弗鲁特维尔哈哈大笑,对侍者挥了挥手说道:“让他滚吧,就说老子今天的心情不好。”

    眼见侍者真的站起身来,准备出去回话,埃琳娜突然古怪地咳嗽了一声,但仍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然而那侍者却连忙停住了脚步,耐心的等着帝王和小公主的交锋结果。

    “他妈的!真是怕了你了,谁让你是老子最疼爱的孙女呢,去把他喊进来吧。”弗鲁特维尔哼了两下,食指虚点着埃琳娜的脑门儿。

    埃琳娜吐了吐小香舌,笑眯眯地扭了扭纤细的腰肢,如同一只偷鸡成功的小狐狸。

    侍者如逢大赦,当即退了出去,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把聂盘领了进来,而他自己又赶紧退到了门外,带好了房门。

    聂盘随意地扫了一眼,屋里一共就只有四个人,分别是弗鲁特维尔和他的老朋友文森特,一名透着剽悍之气的年轻汉子,以及他最不想见到的埃琳娜。

    “哎哟,我的好弟弟,你不是坐飞机去晚枫了么?怎么,是不是到底还是舍不得姐姐,这才特意又跑回来找我了呀?”

    看到聂盘进来,埃琳娜的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幽怨?

    只见她整个人化作一团香风,一下子就挂到了聂盘的肩膀上,一边用她那丰满诱人的胸脯在聂盘的胳膊上蹭来蹭去,一边从嘴里吐出甜腻的言语来。

    虽然聂盘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埃琳娜直接而又强悍的攻势还是让他寒毛倒竖,他如果不是心志早已锻炼得无比坚毅,肯定第一时间便要夺路而逃了。

    见聂盘并不吃自己这一套,埃琳娜顿时又嘟起了她那香喷喷的唇,假装可怜兮兮地说道:“你不是布娃娃,你为什么不说话?”

    聂盘在心底暗道一声,好妖女,脸上却依旧平静如水。

    文森特和弗鲁特维尔两个老家伙终于看不下去,哈哈大笑起来。

    弗鲁特维尔摆了摆手,让他最喜爱的孙女先让到一边,然后问道:“我知道,你和你父亲一样,对我们**上的人物并不喜欢,既然是这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见我。”

    没有了埃琳娜的火热纠缠,聂盘的jīng神终于得到全面解放,他看着弗鲁特维尔说道:“我不知道您的结论是从何处得来,反正我从来没有在老爹那里得到过关于您所提到的那种教诲。”

    “哦?”弗鲁特维尔冷哼一声,一股子肃杀而又充满了压迫感的气势从他身上升腾而起:“那你倒说说看,你父亲到底给了你什么样的教诲?”

    从小到大,类似的jīng神压迫聂盘不知经历过多少次,他不卑不亢道:“做正确的事,做心安的人。”

    “哈哈……好一个做正确的事,做心安的人,只不过,你再告诉我,什么是正确的事,又怎么做心安的人?”

    弗鲁特维尔狂笑数声,身上的气势更盛!

    聂盘淡淡地说道:“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人物也喜欢打机锋这种游戏。”

    弗鲁特维尔盯着聂盘看了一阵子,终于又哈哈大笑起来:“不愧是聂岩的儿子,这都吓不倒你。”

    “自己蠢就说自己蠢,用他爹最擅长的东西来对付他,你脑子又进水了。”文森特毫不留情地撕扯着老友的脸皮。

    弗鲁特维尔重重地拍了两下额头,承认道:“我他妈这次确实脑子是进水了,X!”

    喝了一杯美酒,这位里安市的黑暗帝王开口道:“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焚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攀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攀鲈并收藏焚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