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彼岸冢 > 第八章 飞雪

第八章 飞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雪白的宽大长袍,广袖衣摆随风曳起,白雾般的月光洒落在他微微蹙起的眉尖,绝世的脸上依旧清冽冰冷,静静立于灵玥台,淡漠,飘渺,透着淡淡的忧伤,不经意间竟想起百年之前,环膝而立的那个徒儿来了。

    “师父——师父——”

    二百年前

    天际风云,变幻莫测,仙魔之战似乎早已休止,妖冥两界也不敢进犯,但就是苦了人间的百姓,不仅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还时常受到妖界之袭,脆弱的人类是那么的不堪一击,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或许,人界早该灭亡,可为了维护六界平衡,人界万不可覆灭,仙界间断的施雨,施法,却仅仅起一时之效而已。

    那年,仙门仙剑大会在即,掌门女君事务繁忙脱不开身,夜凡座下无徒,向来好清静,独来独往,多年来一直不愿收徒。便携掌门弟子无悠,圣冰同往人间救灾。

    凄迷烟雾,杂石乱石,地底源源不断的散着炎气,民不聊生,长长街道,人烟稀少,偶尔看到几个形容枯槁的身影斜躺在路边,皱眉前行,心好像被什么拉的生疼。

    伴随着仙法而至,天空飘散着淅淅沥沥的雨点儿,穿梭在凄迷的街道,看到人们欣喜欢呼的面庞。

    突然一道红影闪过,却怎会逃得出几位仙家法眼,无悠一把拉住拽着自己钱袋的红衣女子。

    “放开我,你弄疼我了,臭道士!”见挣扎不过,抬起脸怒视着无悠,“还给你便是!”

    无悠愣愣的看着眼前之人,好美!肌肤晶莹,粉面朱唇,优雅凤目,如画长眉,额角隐隐透出一朵红色的雪花,妖媚,夺目。长发及腰,飘散在空中,美得触目人心!无悠竟缓缓松开手。

    女孩不过十七八岁的年龄,噘着粉嘟嘟的小嘴,揉了揉被抓红的胳膊,愤愤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对上那道雪影,上下打量着夜凡,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美得男人,却是冷漠十足,让人心寒,却还是不由的多看了几眼,发现眼前的人神情好是奇怪。

    夜凡凝视着眼前之人,心猛然停止,舍不得眨眼,又不敢眨眼,一样的笑容,一样的衣着,一样的印记,明明不同的两张脸,却总是透着点儿相似!仿佛就是那人的化身!

    女孩奇怪的看着夜凡!撅着嘴走开了,夜凡依旧凝视着她,为何?连背影都是那么的相像!不由的唤了句,“绯雪!”

    女孩闻声,转头,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叫飞雪”看着泛着泪的白衣男人,愣了愣,竟吓得跑开了!

    “上仙,你怎么了?”无悠看着他,好是奇怪!

    ……..

    回神,又是这冷冷的玥凡宫,长长的衣摆在地上拖曳,如流动的水波,又如翻滚的雪浪…..总是在不经意间,唤醒心里的那个人,唤醒那些前尘往事,那些刻骨铭心的痛!

    ……

    “那日夜凡上仙很奇怪,我在苍玥几百年,从未见过那样的神情!”无悠道。

    “那,后来呢?飞雪是怎么拜他为师的?”千羽急忙问道。

    无悠垂眸,“自从见了飞雪,夜凡上仙一句话不说,愈加冷漠,时常一个人凝视着一个地方发呆,让人不敢靠近,终于,他还是去找飞雪,将她留在身边!收为徒弟”

    “夜凡上仙是不是喜欢飞雪啊?”千雪惊讶的问道。

    “妹妹,休得胡说!”千羽面露嗔色。

    “夜凡上仙修仙千万年,心如止水,无数仙女对他倾心,却从未动心。”无悠看着千雪,又说道,“从此,冷漠无情的夜凡上仙身边终日跟随着一个白衣小童。”

    “他们那会,走到哪儿都是一道风景!美得有点儿不大真实,让人会有稍纵即逝的感觉,就像,就像是一个梦一样!”秦风笑道。

    无悠淡淡叹道,“是啊”

    “那飞雪呢?如今她在哪儿呢?”千雪问道。心头莫名的一紧,不知是因为夜凡,还是飞雪!飞雪,飞雪,好熟悉的名字呢?可是,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千雪摇了摇头,想道,陌千雪,你想什么呢,你怎么可能认识人家嘛!

    “是啊,飞雪,不,是师姐,师姐如今身在何处呢?”千羽淡淡的问了句。

    秦风冷笑,“哪有什么飞雪,不过是魔宫的一场阴谋!”

    “魔宫?”千雪惊道。

    “紫魔!魔后的随从”圣冰淡淡的说道。

    心中隐隐作痛,这名字,竟有些儿熟悉,明明是第一次听到!魔后——

    “紫魔隐匿苍玥,可害了苍玥不少,不过,终究还是被发现!”无悠道。

    “那她被杀了?”千雪莫名的紧张。

    “没有,以夜凡上仙的法力,杀区区一个紫魔了如指掌!可能是念在师徒一场,并没有杀她,而是将她永远封印在雪皇岛的万年冰窟里。”

    “发生这样的事。师父岂不是很伤心!”千羽忧伤的说道。

    众人皆不语…….

    是夜,众人皆睡下,只见无悠突然睁开眼,拿起剑,叫醒各人。“有妖气!”

    “哈哈哈哈,不愧是戎夫的大弟子无悠,”话没说完,只见一只花蛇环在无悠身上。

    “魅术?花魅!”无悠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我的魅术,除了白魅,这六界无人能敌,就让我看看你的道行有多高”只见那无悠好像中了什么邪,瞬时盘坐在地上,额头冒着大颗大颗的汗珠,依稀听到低声呼唤着“夕奎——夕奎——”

    圣冰赶上前去,见无悠面色苍白,不由问道:“大师兄,你怎么了”花魅盘在无悠身上,众人实在无法攻击。不久,无数花蛇吐着信子向他们游来,苍玥弟子岂会解决不了区区几条蛇精,只是,头昏昏沉沉,似是出现幻觉一样,一个个倒了下去,耳边萦绕着妖媚的声音,“不过是几个小仙,哪难得了我花魅,哼!”

    ……….

    “你说,妖界抓我们干什么呀,还派花魅来对付我们,究竟有什么目呢?”秦风挠着头自言自语。

    “秦师兄,先别管这个了,我们几个就这么被困在妖塔里,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哪管得了这些,这里又脏又破,我要出去,我要出去”说完,抓着牢门大叫道“你个臭妖精,快放本姑娘出去,否则,等我出去了,告诉我师父,杀光你们!”

    “你能不能安静点!”圣冰叫道。

    “我,我——”云妃妃撅着嘴,无奈的坐了下来。突然,头好晕,云妃妃半眯着眼,竟倒了下去,接着是千雪,千羽,龙镜………

    妖后宫里,那几点微弱而又诡异的烛光似乎永远也照不亮这漆黑幽暗的宫殿,为何只有自己?隐隐约约,一抹红影向自己走来,好熟悉的脸庞,青丝高高挽起,露出一张绝美邪魅的面庞。远远的便能闻到她那婀娜妖媚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妖媚无骨,入艳三分,香肩裸露,幽韵撩人,美的让人有些儿心慌,姽罂!想起当初就是被抓至此地,千羽蜷在一角,只恐惧吞噬着自己。

    “别怕,孩子,”姽罂纤长的手指抚摸着千羽,千羽边退后边唤着,“别杀我,别杀我”姽罂收回了手,双手交叉放在胸前,黑色的蔻丹在红衣的映衬下更是姽魅,姽罂,姽罂,宛若朵妖艳而又剧毒的罂粟花!再适合不过的名字了。只见她红袖一挥,地上的千羽瞬间转移到一个长长的塌上,背后靠着花色狐皮,坐的她全身发抖,不经意间,姽罂已坐在自己身边,红色的长袍盖住了半个塌。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嘴角轻扬,触上她的身体。

    “妖后,你,你为何把我抓来,我的师父可是夜凡上仙,若是我发生什么事,师父不会不管的”千羽哆嗦的低声说道,眼泪已把她此刻的情感暴露的体无完肤。

    姽罂直勾勾的看着这个女孩,竟懂得威胁别人,好,要的就是这样的你。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只见她妩媚一笑,让人骨头都松软!“你,讨厌千雪吗?”

    她抬起挂着两行清泪的脸“千雪,她是我妹妹,我怎么会讨厌她?”

    “哦?真的?”

    “我两从小一起长大,相依为命,我爱她还来不及呢!”千羽坚定的说着。

    “你先听我说”姽罂打断她的话,“你妹妹千雪不仅人长得漂亮,法术也学的快,大家都喜欢她,尤其是,你师父!要想想,你才是他的弟子,她不过是个小道童,凭什么你师父疼爱她似是比你多的多,凭什么她可以集光华于一身,得到所有人的喜爱?”姽罂满意的欣赏着她此刻的神情。

    “够了,不要再说了,求你”千羽流着泪,心慌的打断她的话,自卑,嫉妒,难过,还是什么。

    “如今,你的好妹妹,法术竟超出你那么多,你要清楚,谁才是夜凡的弟子,你师父会怎么想你呢?嗯?”姽罂站起身,妖艳的红袍瞬间流泻,虚幻诡异,摄人心魂,“想想你自己,一病就是十几年,终日卧床,被夜凡择为徒弟,还是因为她,同是一娘所生,你为什么,凭什么要比她差得多,陌千羽,你甘心吗?”

    千羽平静了许多,“可她是她,我是我,即便是不如她,又能怎么样呢?”

    “千羽,你说,千雪长得美吗?”姽罂勾着嘴角问道。

    “美,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妹妹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千羽低下头去。

    “用不了几年,这世上,不会有人不痴迷于她的容貌”姽罂顿了一顿,变了音调,“包括,你师父!”

    “师父!”听到这个熟悉而又敏感的称呼,不禁一震,不,不会的,几千万年来,师父心静如水,不会对美色感兴趣的。

    姽罂似乎读出千羽此刻所想,慵懒地声音却刺人心弦,“你师父,也是男人,千羽!”

    千羽不语,内心异常杂乱,继而又听姽罂道,“几千万年来,只有一个人的容貌可以与她媲美,”姽罂勾着嘴角,眼中却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愫。

    “谁啊?”

    “绯雪——”语气瞬间冰冷,让人发颤…..

    “飞雪?”千羽惊讶的说道。

    “难不成你还认识她不可?哦!你说的不会是你的好师姐吧!那是紫魔,哼!她算什么东西,不过是绯雪的一个随从!”姽罂轻蔑的笑道。

    千羽疑惑的看着她。

    “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你别以为你的那点儿小心思,我看不出,要是夜凡知道你对他有那种心思,我猜他会怎么想呢?”姽罂邪魅的笑着,打探着少女的心思。

    “住口,”千羽惊慌的叫道,害怕,担心,羞愧完全让她忘掉对这儿,对妖后的恐惧。

    “我可以不说!”姽罂转过身去,邪魅的笑道,“而且,我还可以帮你”

    “怎么帮”

    “首先,你得清楚一点,只要有你妹妹在,她就永远会把你比下去,你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了?待到她长大以后,没有人能够抵御得了那样绝色的you惑!包括,你师父,只要你愿意帮我,我可以让你妹妹再也没有绝世的容貌”

    “不,我不会伤害千雪的,永远不会,你为什么三番五次的想要害她?”千羽颤颤的问。

    “因为她长的太美,我讨厌所有比我美的人!放心,我自是不会伤及她的性命,只是改变她的容貌”姽罂靠近千羽的脸,邪恶的看着她“你若是不答应,我便杀了她,反正,她不过是个道童,苍玥可不会为了她,和妖界动武”

    “不,不要,不要——”千羽知道,眼前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可是,为什么如此咄咄逼人,她如何忍心伤害自己的妹妹!可是,若是不答应,姽罂便会杀了她,搞不好,还会把自己对师父的情感公众于世,自己无所谓,可是,那可是师父,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师父蒙羞!再说,姽罂的话,深深触及自己的内心,妹妹太优秀,太优秀了,优秀的让人嫉妒……

    “怎么样,答应还是不答应?你可要想好了”

    “我该怎么做?”美眸中闪过一丝冰冷与绝决。

    迷人的嘴角弯成一道邪魅的弧度,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满意的看着她,果然,没让我失望!

    “绝颜咒”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彼岸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晓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晓莫并收藏彼岸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