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彼岸冢 > 第十二章 冰皇岛

第十二章 冰皇岛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香炉中袅袅残烟只是这个慵懒季节的小小片段,梦初醒,容妆未整,她只是斜倚在枕上怔怔出神,好似那些梦中的景象还未从眼前消散…..

    那日被蓝祭虏至云辇之中,那清艳的面孔却温柔的看着自己,整个身体散着蓝芒愈渐靠近,全身瘫软,就这么睡了过去。

    那一定是个梦吧!一个久挥不去的梦!

    红光渗透了整个世界,自己一袭血红的长袍,赤足立于一个飘浮的紫色长棺之前,千雪赤足轻点,走向紫棺,探首望去,却空无一人。

    “雪——”

    身后传来极为you惑的声音,温柔的让听得人心都快碎了,时光仿佛忽然停止,一种悲伤,没来由的在心头泛起。

    转身,看着眼前玄衣男子,明明近在眼前,却总是看不清他的面庞,千雪揉了揉双眼,仍是朦朦胧胧,犹如幻境般。

    “你还记得绯雪吗?”隐隐约约仿佛看到他微微拉动的嘴角,迷人的笑容。

    “雪,我是殇月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殇月!”她轻唤,语未落下,泪已不住,怎么也拭不去……

    ……

    醒来时,已然看到满面忧色的千羽,香消梦断,清泪浸透了枕席,枕冷衾寒,目光滞滞,仿佛穿越了时空之殇,千羽揽住她,“好妹妹,你终于醒了,急死姐姐了”

    千雪推开她,拉起那双久违的手,哭肿了的双眼空洞的仿佛能把人吸进去,“姐姐,我没事”

    千羽捧起那疼人的脸,泪眼成诗,“千雪,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呀”

    “我不知道,姐姐,我真的不知道”苍白的脸上露着迷茫与无助。

    千羽起身,“我去告诉师父”

    千雪死死的拽住她的衣角,“不要,姐姐,不要告诉他,好不好”

    千羽看了看床上可怜的人儿,妹妹,我的妹妹…..

    回过神来,又想起了紫棺边的黑影,他叫,殇月……

    闭上双眼,喃喃念道,“殇月——”

    ……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让时间渐渐冲淡了一切,一切也恢复成了从前的模样,千雪终日呆在玥正宫,偶尔也会玥凡宫陪姐姐,可是,唯一变了的是再也拥不到了那个温暖的怀抱,无论她怎样摇动那小小的白铃,再也不会,有那超然物外清冷绝世的白姐姐出现在自己面前…..

    来到每次约见的芳林,孤零零的坐在巨石上,姐姐,你不会有事的,不会!

    忽然,狂风袭过,空中飘散的樱花若受伤的蝶凄美的陨落,千雪看着空中向自己飞来的黑衣男子,渐渐失去了知觉……

    一切都是用冰做成的,却感不到一丝寒冷,睁开眼睛,环顾四周。这儿好似一座迷宫,仅是凭感觉前进着。好大的宫殿,冰做成的宫殿,美轮美奂,让人惊叹不已!见前方赫赫一座冰棺,忽然想到那个虚幻飘浮的紫棺,双脚微颤,却还是鼓起勇气缓缓向前走去,待到走至跟前,俯身望去,这冰棺里竟躺着一个人,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蒲扇般的睫毛上缀着颗颗犹若珍钻似的雾珠,轮廓分明,好美的男人!看着似乎与自己年龄相似,仿若冰雕的人。

    凝视许久才忽然想到,这人是死是活?指尖轻轻触上那绝美的脸庞,只是刚刚触上的那一瞬间,幼时熟悉的画面浮现在眼前。她缓缓收回手,看着眼前的这个人,颤动的嘴唇里喃喃唤道,“幽汝!”

    是他,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男孩,妖后的儿子,幽汝!却怎会被冰封在此?手指靠向他的鼻下,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落在那冰棺上,落在他毫无生气的脸上,千雪跌坐在地上,脑袋一片空白,幽汝,我的朋友,我的恩人,你怎么死了?

    不知在这偌大的冰殿里绕了多久,怎么也找不到出口。看向远方,那是?好似麒麟,又好像不是。难不成这世上真有冰麒麟不成?她后退着,见麒麟步步紧逼,而又后无退路,只好拔剑向它砍去,还未攻上,剑便化为冰,碎片散落了一地!千雪跌坐在地上,看着它张大嘴,向自己扑来,吓得捂住了脸,蜷坐在地上,等待死亡的降临,却迟迟没有动静!

    “起来吧!”

    睁开眼,迎入眼帘的是一双脚,一个人的脚!她抬起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那宽大的双手向自己伸来,就像小时候一样,不过,那只小手已经长大了,他,也长大了!她噙着泪,笑着说道,“幽汝,你没死,我还以为”

    “你,就打算这么坐着吗?”

    千雪拉住伸向自己的手,刚刚触及,那幽汝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着!千雪睁大了眼,欲推开他。幽汝却更紧的抱住她,“谢谢你,唤醒了我,五年了,我很想你!”

    “幽汝!”

    四周一片荒芜,隐隐的,听得到枯叶被踩碎的声音。

    那青衣男子停住脚步,侧着脸。

    “那么快,衣服都换了!我还是觉得,你更适合黑衣,七夜。”白魅冷冷的说道。

    “怎么?要去苍玥告密吗?”云修冷笑。

    “告密!如今我被困于此地,还如何去告密”白魅冷笑。

    “你放心,我会回来救你出去的,等我”云修轻语。

    “唤醒妖王,你究竟有什么目的?隐匿在苍玥,你到底,要干什么?七夜,收手吧,我们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男子如风般消失,浑浊的空气里回荡的低沉的声音,“为了,魔神重归!”

    白魅站在原地,垂眸,低语,“为什么,七夜,难道我在你心里,永远比不过你所谓的那些责任,使命吗!为什么要像两千万年前那样,闹的天翻地覆!七夜,你可知,我的心有多痛!”

    鸟鸣啁啾,惊醒了那些脉脉的遐思,直栏上盘着些许藤蔓与萎靡的花枝,透着小小的窗口,只能遥望…..

    违抗姽罂的命令,以致被关于此地,没有处死自己,算是格外开恩了,只是,我的小千雪,你可还好?

    姽罂慌忙的赶到冰殿,紧握着冰棺,咬着牙,愤愤的念叨“陌千雪!”,怎么可能!

    ………

    千雪和幽汝躺在河边,寂静的夜只听的那潺潺的流水声。

    “幽汝,我只见一个黑影向我飞来,然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后,便看到了躺在冰棺里的你。”

    “那你可有看清那黑影的模样?”

    千雪愣了一下,咬了咬嘴唇,笑道,“没有,没有看到”

    “那会是谁呢?不过我还得感谢他,把你带到我的身边,唤醒了我”,绝美的脸上泛起迷人的微笑。

    “你恨你娘冰封你吗?”

    “不恨,或许,她也有她的原因,娘虽然狠,但他是爱我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恩,幽汝,我出山那么长世间了,得回去了。”

    “不,千雪,别离开我,好不好。”幽汝似是在思考着什么,又说:“我们永远在一起,你做我的妖后,好不好?”

    千雪站了起来,“幽汝,你”一脸的震惊。

    “我喜欢你,真的,留在我身边”幽汝期待的看着她。

    “不,不可以的,我只是把你当做朋友,当作恩人,嗯——我要走了”语落,跑开。

    “千雪”幽汝追了上去,“好,我不逼你,就再陪陪我,好吗?”

    千雪看着他,不忍拒绝,无奈的点了点头。

    须臾,似有一股很强的仙气逼近,待二人回眸,无数苍玥弟子看着他们。

    “大胆陌千雪,竟勾结妖界,放出妖王,弃仙界于不顾,还不快快束手就擒,随我回苍玥受罚”说话的是掌门戎夫,此刻的他,没有往日的慈祥,严肃的面上透着一股怒气,好凶的样子!

    千雪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掌门,我,我”

    幽汝欲拉起她,千雪怎么也不肯起来,幽汝抬首对戎夫说道,“掌门,千雪乃无意之中解除了我的封印,请您不要责罚她”

    “妖王,这是我们仙界的事,请你不要插手。”

    “我不会!让你们带走她!”语气中划过丝决绝,冰冷的脸却还甚是好看!

    千雪拉了拉他的衣角,“幽汝,你回去吧,不要管我。”

    “不,因为我,你才要遭到处罚,我怎么能”

    “求你了,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冲动,答应我”

    “如果他们敢一根毫毛,我”

    “不,不行,不要这样,否则,我立刻死在你面前,你放心,掌门,夜凡上仙他们很疼我的,我不会有事的”

    “陌千雪,还不快与我回苍玥受罚”

    千雪与幽汝对视,转瞬,数苍玥弟子与千雪一同消失,只剩他独立原地…….

    一道结界,将千雪困于其中,看着那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走来,眼泪晃动却依然笑着,唤着“师父!”

    “我不是你师父,陌千雪,你怎可与妖魔勾结,放出妖王,祸害人间呢”冷冰冰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情感。

    “不,幽汝他不会害人的”

    夜凡冷冷的看着她,“千雪,纵是我平日再疼你,这一次,也救不了你了,让你姐姐陪陪你吧”

    千雪跪在地上,看着夜凡离去的背影,“夜凡上仙,对不起,”

    千羽扑上来抱着她“千雪,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那么做?你让姐姐怎么办?”

    “姐姐,幽汝他是好人,他曾经救过我们,你是知道的”苍白的唇发出颤抖的声音,有些儿沙哑。

    千羽哭的梨花带雨,“你知不知道,明ri你会被押至冰皇岛,整整三年啊,妹妹”………

    樱花树下,盛开了淡雅迷人的樱花,也盛开了漫天飞舞的绝望。

    夜凡立于灵玥台,看着天的那边,那座岛,压着重犯的冰皇岛,曾经,自己亲手将紫魔亲自封于此岛,算至今日,已经数百年了。千雪,你犯下大错,我也帮不了你,三年,为师等你回来!

    ……..

    姽罂以死相逼,压制住幽汝,亲眼看着千雪被押至冰皇岛,又想起她的话,剑身落地,无可奈何,人已离去,留下的不知是痛,还是怨……..

    十天了,好漫长的十天,千雪看着暗无天日的冰室,耳边不时传来鬼哭狼嚎之声,不禁让人毛骨悚然,不似人间的牢房,这儿没人看管,因为完全不需要,从未有人逃出去过,没有阳光,没有食物,陪伴自己的只有寒冷与无限的孤独,每日在寒冰的侵袭下被冻醒,抬首,依稀能看到高挂的月儿,泪光泛滥,姐姐,夜凡上仙,师兄师姐,幽汝,我好想你们!

    一道迷人的紫光划过眼际,朦朦胧胧,好似有人在呼唤着自己,声音飘飘荡荡,摄人心魂,却听不清到底在唤什么!

    睁开眼时,果真是有人呼唤自己!

    “姑娘,姑娘”。循声望去,见一女子形容枯槁,双眼深陷,身上的衣服已然分不清颜色来,满面忧伤的看着自己,一副凄凉的模样。

    “你在叫我吗”

    “对,姑娘,你过来”

    千雪爬至她身边,女子又问,“见你这身打扮,你是苍玥弟子吗?”

    “我只是个小道童”

    “真好,终于让我等到了”女子瘦削的脸上挂着可怜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

    “陌千雪”

    “千雪,我看你,不像是那种会做什么坏事的人,怎么会被关到这来的?”

    “我,是这样的……..”千雪把事出缘由皆与女子说了遍,“所以我就被关在这里了”

    “你喜欢那个幽汝吗?”

    “他救过我,我只是把他当朋友,当恩人,其他的…..”

    “那你得和早些和他说清楚了,否则,会伤害他更深的”

    “我知道,那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女子侧过脸去,说道“我也曾是苍玥的弟子,”轻眯双眼,莫名的微笑浮上苍白的脸颊,“千雪,你听说过隐月上仙吗?”

    “当然听说过,他不是五上仙之一嘛,听说法术很厉害呢!”

    女人听此,竟流着泪,却依然挂着凄迷的笑容,“他,怎么样了”

    “就在前不久出关了”

    “出关?”女子一脸疑惑。

    “是啊,听说他闭关了五百年,前不久,刚出关”

    “五百年!”女人露出令人心疼的忧伤,“我被关在在这儿,也五百年了”她站起身来,半倚着冰刻得墙面,说道,“姐姐我是犯了多大的罪啊,沦落至此,也是我应得的”

    “姐姐?”千雪看着眼前的人儿,自己也竟忧伤起来。

    “我爱上了自己的师父,隐月上仙”那无神的眸中闪过忧伤与温暖,想起自己所爱之人,纵使受再多苦,也会欣慰的吧。女子把当年之事一道来,两人皆泪流满面,她那颗早已伤痕累累的心,到底有多痛!

    “无悠圣冰,乃是我师兄师妹,我,叫夕奎——”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彼岸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晓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晓莫并收藏彼岸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