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彼岸冢 > 第十九章 云央陌

第十九章 云央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日后

    “我带你去见我母后,她会喜欢你的,挑个日子,我们两个尽快完婚,以后再也不分开”

    千雪怔怔的看着他,“你疯了吗!我肚子里还怀着别人的孩子”

    “我不介意”幽汝揽着她的肩,凝视着她的双眸,

    “我介意!”千雪挣开他的手,转过身去,“而且,我不会嫁给你的”

    “为什么”

    千雪苦笑,“你说为什么!”

    幽汝蹙着眉,狠狠的看着她,“我不管,千雪,你未是我未来的妻子,我的妖后,一定!”

    “不行”妖艳如她,宛若朵绽放的罂粟把逼人的毒气弥漫了满空。姽罂死死的盯着千雪,走至二人身前。

    “娘?”

    “我说不行就不行,且不说她怀了别人的孩子,就是没孩子你也不能娶她!”

    “娘,对不起,这一次幽汝怕是要您失望了”幽汝坚定的说道,语落,硬生生的拉起千雪走出大殿。

    “幽汝!除非我死了,否则,你休想娶她!”姽罂瞪大了双眼,对着二人的背影叫道。

    千雪没有挣开他,冷冷的说道,“带我去见白魅”

    …….

    凄凄的白影透着窗儿遥望着天际的云卷云舒,幽静的面容即使在这凄凉阴森的牢笼中依旧那么高雅圣洁,宛若九天上的仙女沉浮云中,忽地一怔,那再熟悉不过的铃声自后而来,轻轻转过身去,看着面前的人儿,恬静的嘴角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度。

    “白姐姐——”轻唤,眼睛不禁涩涩的,白姐姐,你可知道,这些日子,发生了好多事,千雪好想你!

    ……

    次日,幽汝受冥王之邀前往冥界参与冥王寿辰,用结界将千雪关于自己寝宫,以防她再次逃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谁都不会预料到一场即将发生的天地浩劫。

    千羽告戎夫妹妹与妖界私通并已怀子,戎夫大怒,嗔其孽障,誓必诛之!

    浩浩荡荡的仙门弟子瞬间群聚妖界上空,姽罂竟解除了关千雪的结界放其外出,无疑望其死于仙门,也省亲自动手。待到幽汝匆匆从冥界赶回时,一切已晚!

    …….

    环顾所处之地,苦笑,可不是当初关押自己的仙牢!没想到这么快,又回来了,抚了抚小腹,苦笑,这一次,怕不只是关去冰皇岛那么简单了吧,孩子对不起,娘没用,没有办法保护你。

    抬首,看着眼前熟悉而又极其陌生的千羽,那蔑视,憎恶的表情,如根根毒刺,扎进心脏,蔓延了满身的毒,疼的撕心裂肺。千雪知道,她们已经回不了当初,再也回不去了,就算说再多,也终是徒劳,只是淡淡的看着姐姐。

    “我的好妹妹,几日不见,连姐姐都不会叫了!”千羽邪笑,“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不过这一次的惩罚可就没当初那么简单了,你死的那天,姐姐会去看你的,不过,我可没办法帮你收尸喽,因为啊”她贴着千雪的耳朵,呼出的冷气冰冻了她那伤痕累累的心,千羽勾着嘴角,“跳下诛仙台,会连根骨头都不剩的!”

    “若我的死能化解姐姐心中的恨,千雪愿意赴死”千雪面带微笑,淡语。

    “少跟我来这套”千羽拂袖起身,背对着她,“你就在这等死吧,放心,没人救得了你”语落,愤愤的离开,走至牢门,见着伫立的龙镜,轻蔑的笑道,“没想到这种时候还有人来给你这个,孽障!送路”

    龙镜没有看她,直直的走了进去。

    “那日我喝醉酒强迫了你,你肚里的孩子是我的”龙镜淡语,好似在述说着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

    “谢谢你的好意,龙镜,只是,千雪已经不想再纠缠下去,不如一死了之,你前途无量,不该为了我毁了你大好前程”

    “没有你,锦绣前程又如何,如今,你还不知我的心意?”

    “千雪不知,日后也不会知,龙镜哥哥请回吧”

    “你为何如此固执,如说是我强迫了你,便可免死,落下诛仙台,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你又不是不知!”

    “我怎会不知,只是,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让我留恋?死了,倒是解脱!”

    “你——”

    …..

    “大胆陌千雪,三番五次勾结妖魔,还怀上妖孽,你可知罪。”怀上妖孽,只一个理由,百口莫辩!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千雪看着众人,“千雪知罪”

    戎夫闭上眼,叹息着,唤了声,“来人,将妖孽陌千雪押至诛仙台”

    殿下一片骚动,“师父,纵使有错,也罪不至死啊,落下诛仙台,永世不得超生,还望师父手下留情。”无悠跪向戎夫。

    “是啊,就饶她一命,再押至冰皇岛便是!”秦风也跟着求情,见戎夫无动于衷,转向女夙,“师父!”

    “风儿,休得胡闹,长辈们自有定夺,你们好好呆着便是”女夙呵道,沉静的面上却掩不住心中的不舍,无奈。

    师兄师姐,千雪这辈子能认识你们,到底是多大的荣幸?笑道,“多谢各位,只是千雪屡次犯错,当诛无误!”

    “千雪——”

    “这傻丫头,我死也不信,她会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不就是怀了妖界的孩子吗!”秦风气愤的说着。

    “女夙,你该好好管管你的徒儿了”戎夫负手说道。

    圣冰拉了拉秦风,将他拽至身后。

    “匚正君,千雪是你宫内的人,求你,帮帮她!”龙镜跪在匚正君身前,俯首哀求。

    “那孩子,犯了错,谁都救不了她啊,我就是不愿亲眼看她魂飞魄散,才躲在这玥正宫内不敢出去,龙镜,你回去吧”匚正挥了挥手,沧桑的面上多了几分不舍与无奈,躬着身子,缓缓走开……

    千雪,真的没救了吗!尤美的双眸充斥着条条血丝,尖尖的指甲嵌入皮肉之中,这样的痛跟心里的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送至诛仙台”戎夫蹙着眉,别过头去,对苍玥弟子叫道。

    千雪背对众人,看向那隐没在云中的诛仙台,周身仙雾缭绕,不知是仙气,还是无数的坠落的残魂,飘渺的云气隐去了移动的双脚,却一步一步,走向死亡,走向万劫不复…..

    身后的人有的凝视着她,有的低下头去不愿看这将死的前奏,有的蹙眉哀叹,有的啜啜如泣,有的暗暗欣喜……..

    张开双臂,三千青丝漫在风中,伴着飘飞的长裙,苍白的面上浮起一丝渺渺的笑魇,轻闭双眼,向前倾去,身体仿佛突然停止在空中,硬生生被一股强大的仙力拽了回来,跌坐在地上,宽大的长衣没入云气,

    冰冷的声音如仙乐般飘来,“慢着,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她这次吧!”是他!

    泪忍不住落下,他还是来了,他是关心自己的,在乎自己的,有了这句话,就是无间地狱,她也愿去!千雪转身,目光对上那朝思暮念之人,想念却又恐于想念的人,宛如隔了层永远跨不过的时空,只能空空的凝望,“上仙,多谢上仙求情,千雪在此谢过,只是,这世间已无留念,千雪留下也无任何意义,反而会遭人误解,还请上仙多多照顾姐姐。”她已不愿再看姐姐那充满仇恨的眼神,转身再次走向诛仙台。

    嘴角划过一丝痛彻心扉的笑容,笑的苦涩,笑的凄迷。突然,阵阴风袭过,还没看清,已被卷走。

    身后传来戎夫愤怒的声音,“云修,你反了。”

    云修对众人说道,“各位仙家,各位道长,本座七夜,魔君护座,苍玥多年,多谢照顾!”随即,隐入云中,不见其影。灰暗的空中回荡着七夜低沉的声音:

    云央陌,紫夏初

    绯千流,落樱雪

    魔神出,六界崩

    “什么意思”女君女夙问道。

    众人蹙眉,不语。

    “云央陌,陌;绯千流,千;落樱雪,雪。陌千雪!”夜凡惊讶的答道。

    “他们往火林方向去了”

    “七夜,墨渊,蓝祭,难道他们!”雪带飘飞,亘古不变的冰冷面孔上划过一丝无助。

    “魔君!”戎夫恍然大悟,却惊慌的说道。

    ……….

    缓缓从地上爬起来,七夜已不再身边,看向周围,火林!怎么会到了这里!

    她向炎谷走着,不由自主的走着,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身后,妖界,魔界,仙界,陆陆续续,皆赶来!云央陌,紫夏初,魔君即将出世?

    戎夫恶狠狠地说道,“这妖孽竟又与魔界有牵连,如今她身上有月尘的法力,想是我们也耐她不得,夜凡,只有你才能杀了她,否则,魔君现世,后果不堪设想!

    夜凡蹙眉凝视着不远处可怜的身影,没有动作!

    “夜凡!”比比魔气侵袭而来,难道这孩子真与魔界有瓜葛?

    夜凡提剑,步步逼近,众人看着他,这个场面,竟好是熟悉!

    千雪看着提剑向自己走来的夜凡,他是要杀了自己吗?姽罂亦是看着这一切,斜着眼冷笑。

    “你是魔界的人”语气极冷。

    千雪不语,只是看着他,那是爱怜的眼神吗?如同开到荼糜的花盏,稍纵即逝的绚烂烟火,夜凡啊夜凡,你对我,就只有可怜吗?不过也是,你是谁,我又是谁!

    “千雪,你若有心悔改,我便极力护你周全,为你渡化”语落,捂住胸口,这句话,曾经对那个人说过!以及现在这个场面,竟都极其相似!他竟退若,害怕了。

    “夜凡上仙,谢谢你,可是对不起,你杀了我吧,能死在你的剑下,千雪无怨无悔。”

    夜凡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曾经是那样的快乐活泼,而如今…….他放下手中的剑,向她伸手,却又一股很强的魔力从后而来,打至千雪身上,千雪如一朵残败的轻花飘浮在空中,仿佛不经意便会随风逝去,她笑着睁开了眼,最后看了眼炎谷边上的人,随即,落入炎谷……

    “不要——”幽汝不知从哪儿冲了出来,随她跳下炎谷。

    夜凡转身,提剑,追向七夜,为何,杀她的人是七夜!难道他们误解这个孩子,错怪她了!

    “幽汝!儿子——”姽罂疯狂的叫喊着,“不要,儿子!”她欲冲向炎谷,却被幽汝强大的妖力推了回来。“傻孩子,你怎么那么傻,连娘你也不要了吗!”姽罂趴在地上,如朵残败的牡丹,妖艳荼蘼至后,只剩下落寞与绝望,顿时,曾经妖媚的姽罂似是老了几十岁。

    幽汝轻抱着千雪,两人依旧下落。

    “我抓到你了,没有迟,没迟!”

    “幽汝!”

    “千雪,你对我可有一丝心动?”

    千雪不语。

    闭上双眼,将她揽至心口,“若是永远能这样该有多好!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那都是因为我爱你,记着,好好地活着,别恨我,更别忘了我!”

    清泪沾湿了他华美的衣袍,“幽汝,谢谢你,谢谢你那么爱我!“

    “不管怎样,你都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幽汝淡笑,忧伤的眸中隐隐划过一丝解脱与欣慰,抚着她的脸,只见幽汝使出全力,将千雪推了上去!

    “不要——”千沟万壑的心脏表面,穿针走线般的缝进悲痛,幽汝哥哥……..

    幽汝看着越来越远的千雪,舒展了久违的微笑,渐渐融入岩浆之中。

    千雪跪在炎谷边上,看着炎谷底翻涌的岩浆,突然,仰天大笑。看了看众人,那些愤恨,丑恶,怜惜,高兴的眼神,夜凡,你又在哪儿?

    抚了抚还未突起的肚子,垂眸笑道,“孩子,对不起”,岩浆映红了她苍白的脸颊,渐渐扬起嘴角,如一朵陨落的残花,继而又跳下炎谷,绝望孤独空无的声音飘荡在四周,“这世间,已无留恋!”

    “千雪——”

    “丫头——”

    无悠,秦风,幽汝,有你们的疼爱,千雪知足了…….或许,这世上还会有来生。只是不知那时的他,还会认得出自己吗?

    星河流转,云幕低垂,当整个世界已然沉默,只有那空空的凝望,穿越了时光之殇!

    风甫住,花落尽,落了一地的忧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彼岸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西晓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晓莫并收藏彼岸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