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天井 > 第十章 岐山见面

第十章 岐山见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青石殿,罗曼霓裳。(,看小说最快更新)

    媚三娘柔若无骨地侧身斜躺在软榻上,一只玉臂慵懒地支着头,貂裘绒衣,金钗玉簪,玲珑的曲线更显千娇百媚,微微地抬了抬眼皮,瞥了瞥身旁玩弄自己青丝的张信,慢声慢气地道:“你还有心思在我这里消磨时间,这离秦药师要求的交荆花的日子可不远了,到时候你拿不出荆花,不仅你倒霉,连带着我们这些人都得跟着倒霉,所以呀,你还是抓点紧吧,嗯?”

    张信抚摸着媚三娘白皙的小手,买不在乎道:“嘿嘿,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可没那个闲工夫来理我。”

    媚三娘闻言一怔,好奇的问道:“怎么,难不成是你那师父把药炼坏了不成?”

    张信一下子捏着媚三娘的鼻子,左右摆了摆道:“你个小浪蹄子,怎么就不盼我师父点好呢,你也不想想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哪里还有空在你这里快活,早就被师父剥了一层皮了,还有你们能有现在这么逍遥快活?”

    媚三娘拨开张信的手,白了一眼,娇嗔道:“哎呀,奴家这不是也就这么一说吗,看把你给吓的。不过,秦药师一下子又不赶着要荆花了又是为什么。”

    张信颇为神秘的一笑:“嘿嘿,这个我也不知道。”

    “切。”媚三娘一个无聊的眼神抛了过去,好像没了兴致。

    见此,张信又极其低贱地讨好的样子,“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这几天我们不是在紧张的收罗药材吗?”

    媚三娘点头:“嗯,可那又怎么样?”

    “这些药材中有不少是为了残夜那个小子准备的,而另外一些却是师父最近刚吩咐下来的,好像师父又要炼什么高级货了,连荆花都没功夫问,所以我就有点功夫偷闲了,不过也是残夜那个小子的运气,能够让他多活上一段时间,否则明年的昨天就是他的忌日。”张信有些狠辣的阴声道。

    “你们男人啊真是没一个好东西,整天都是些阴谋诡计,就是可怜了残夜了,好不容易在这黑狱山寒冬里活了下来,当下又落到你手里。”媚三娘挪了挪身子,缓声道。

    “嘿嘿,这还不是三娘你魅力大吗,要不然我们哪里去找童子去?”

    “哼,就知道你们这些白眼狼没心没肺,关键时候净让我们女人出面。()”

    “三娘你何必动气呢?不就是一个山野小子吗?”张信眼珠一转,一脸淫笑道:“莫不是三娘你看上这个小子了吧,恩?”

    “你个死货,这样的话你也好意思说的出口?我也是看丫头那妮子可怜,看能不能留下残夜那小子的一条命。”媚三娘颇为头疼的看着张信。

    “嘿嘿,三娘这事儿你可就别想了,荆花就还剩最后一把火候就能开放了,这经过荆花吸食的人即使能够不死也会成废物,一个废物留在黑狱山这种地方,你应该很清楚这下场是什么,嘿嘿,如果你真的看那个小丫头可怜,你应该祈祷残夜那小子当场就死了才是。”

    “荆花不就是光吸食童子纯血吗,怎会使人成为废物?”媚三娘好像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不禁惊奇地问道。

    张信瞅了瞅四周,又低头伏在媚三娘的耳边低声道:“嘿嘿,你还真以为这荆花只是一般的嗜血类的植物啊,这荆花是师父千辛万苦从茫茫大山中找到的奇物,凡是被它吸过血的人有幸活下来,那他浑身的筋脉也都会逐渐销蚀掉,比人棍还不如,说的好听是人,说的难听的话,嘿嘿那可比一条蚯蚓也不如。”

    只见媚三娘面色有些惨白,“真没想到这荆花这么厉害,真不知道秦药师用这等邪恶的东西来炼什么药。”

    “这可就不是我能猜到的了,好了我也得为那个小东西准备准备了,早点了解他,也好让荆花早一些开放,省的再节外生枝。”

    说着便甩甩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媚三娘又随声吩咐房间里的侍从们:“你们都下去吧,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踏入这个房间半步。”

    “是”众人应允便躬身退下。

    看着张信和侍从们离开,原本还慵懒地躺在软榻上的媚三娘直接从软榻上起身,之后竟是直直地跪伏在地上,对着房间里的屏风叩拜了下去,“姑娘你吩咐贱婢做的,贱婢都已经做了,还望姑娘饶贱婢一命。”

    屏风后迟迟不肯出声,而媚三娘也是不敢出声,房间里一时间陷入静默之中,反观媚三娘竟是被汗水浸透了衣裳,要知道虽然大雪已停,但这毕竟还是冬天。

    许久,

    “你们真是好胆,竟敢打注意打到我们头上,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随着声音传出一个少女从屏风后慢慢地走了出来。

    这个少女正是当日装病的丫头,只不过她比残夜好过多了,来了没两天就给媚三娘下了毒,把媚三娘收拾地服服帖帖。

    本来媚三娘这种老油条不该如此容易下毒的,可令媚三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残夜难以对付,这残夜身边的小侍女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个疏忽就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闻言,媚三娘把头伏得更低了,一个劲儿的道:“是贱婢的错,是贱婢长了狗胆,才犯下如此大错,还望姑娘宽宏大量饶了贱婢吧。”

    “哼,让我饶了你也可以,不过我要见上少爷一面。”丫头看也不看地上的媚三娘。

    闻言媚三娘有些为难道:

    丫头冷眉一竖,寒声道:“怎么有问题?”

    媚三娘浑身一颤,连声道:“没问题,没问题,贱婢这就安排,这就安排。”

    “这还差不多,快去办吧,你给我记住了,事情办得快慢决定你活的几率的大小。”

    “是是是,贱婢这就去。”媚三娘从地上爬起来,有些踉跄的匆匆出门。

    &nbsp

    黑夜药谷,残夜的石屋里,煤油灯亮着微弱的泛黄的光亮,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此刻正站在残夜的房间里,而黑色斗篷的一旁便是媚三娘,显然此人正是丫头。

    “你们抓紧时间,一会儿,药谷就会有人封谷了,我去外面给你们守着。”媚三娘恭敬的催促道。

    “嗯,我们知道,你出去吧。”丫头也是很小心。

    媚三娘没有说些什么,便出去了。

    残夜有些敬佩道:“行啊丫头,这么快就把这个妖妇给收拾了,用了狼毒吧。”

    “呵呵,要不是用点狠药,怎么能制得住她这条老狐狸。”丫头有些自得道,“算了,还是别废话了,少爷你见过荆花了。”

    闻言,残夜也是颇为慎重:“嗯,我这几天天天都在照料荆花,他们骗我说荆花是能治好你的唯一药引,所以要我小心照料。不过这荆花好是诡异,竟然能吸食人的鲜血。”

    丫头闻言一惊,急忙问道:“少爷你怎么知道这荆花会吸食人的鲜血?”

    “因为前些日子我就被它咬了。”

    “什么,少爷你已经被荆花咬过了?怎么会这样”丫头好像失去了全身力气。

    残夜见状也知道有不好的事可能已经发生了,沉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丫头有些惨白的面庞:“这荆花一旦吸了血,这被吸血的人的浑身筋脉都会消融掉,只剩下一滩皮肉,痛苦不堪,成为废人。”

    残夜也是被这些话吓了一跳:“好歹毒的邪物,可我也没有这种感觉啊。”

    残夜有些不解。

    “没有?怎么会?少爷你确定?”丫头一听一愣紧接着又是惊喜。

    “嗯,我很肯定我没有你说的那种筋脉消融的症状,而且我很好。”说着残夜还伸了伸胳膊打了两拳。

    “怎么会呢?”

    残夜深思片刻,猛然抬起头,看着丫头,两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云雾。”

    “是了,也只有那神气的云雾能帮少爷你了,那少爷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丫头知道残夜没有事也是放下了心中的那块巨石。

    “哼哼,敢算计我残夜?我可不能让他们失望啊,我不仅要让这荆花开花,我还得让声道。

    这次丫头也真的是生气了,“竟敢打少爷的注意,就该好好的让他们喝上一壶。”

    “你继续控制着媚三娘,这人留着还有用,至于我这边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办法,不过过两天把岐山寨的地图给我送来,我想这沉寂了一个冬天的黑狱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十天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宗大公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宗大公爵并收藏十天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