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十天井 > 第二十四章 丫头危机

第二十四章 丫头危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夫施展的《伏虎降龙》虽然威势浩大,但是离这套武学真正的威力还差上不少,没有这龙虎精泥的辅助终究是难达至境,即使老夫凭借自身的深厚功力也是不行。()所以在你修炼时一定要好生利用这来之不易的龙虎精泥。”秦师有些慎重道。

    秦师好像还是有些不放心,“这龙虎精泥蕴含着庞大的至刚至阳的黑蛟和白虎的精气,而且经过这地炎的长时间的锻炼,其中精气已经变得格外狂暴,所以你在使用这龙虎精泥时要忍受巨大的痛苦,这是你踏入修炼界的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弟子明白。”残夜显然也意识到这种上等武学后所要付出代价,但是为了要变强,这些苦难考验吃得下要吃,吃不下生吞也要吃。

    “那好,现在将招式练熟,等融合外形后再进地炎中配合龙虎精泥修炼这门武学。”秦师丝毫都不拖泥带水,说完就转身离开,向着炎洞行去。

    见秦师离去,残夜也知道时间紧迫,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一招一式逐渐演化,也许是刚开始练习,也许是残夜的资质真的太菜了,那招式完全没有了秦师的威势,不伦不类,生涩无比,简直就是将《伏虎降龙》给生生简化成了《伏猫降蛇》,这边残夜还在练习着武功招式,可秦师那边的情况可是不容乐观。

    ..”

    刚刚走进炎洞的秦师,一手猛然捂住胸口,脸色涨红,一口血溅,原本涨红的脸色瞬间变得万分惨白。

    ”

    秦师怒声大喝,一声元力滚滚而出,一时间炎洞中狂风大作,地上的碎石巨石都被卷起,四射而飞,转瞬间就被生生地挤压成了粉末,飘散在空气里。

    随着秦师的暴起,一道幽影俶尔飞出,弥漫开来,似云似雾,阴邪之气愈发浓郁,似乎是有一个极其可怕的怪物身居其中。

    “桀桀桀,怎么,秦师终于是支撑不住了吗?桀桀桀”

    “呼延冷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老夫不会放过你的,终有一日老夫要将你挫骨扬灰。”秦师咬牙切齿的狠声阴沉道,那样子仿佛要将眼前的幽影生吞活剥一般,甚是可怖狰狞。()

    “桀桀桀,看来你这把老骨头还没尝够苦头,依然硬气的很呐,等我把你体内的生机精气尽数吸光,我倒要看你还怎么给我嘴硬,府主已经给了你多次机会,是你个老东西不识好歹,屡次三番辜负府主的好意,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自然还是杀了以绝后患的好。”呼延冷飘忽不定的冷冷道。

    秦师不齿的一笑“就你们镜蛇府一群修炼成精的淫蛇罢了,说到底不过是一群长虫畜生,也胆敢立府与人同享资源,还妄想招安老夫?可笑之极,哈哈哈”

    仿佛是被戳到痛处,炎洞里的气温骤降,一股腥臊的气味弥漫开来,“老东西,你找死,天地万物自有其生存的权利,又岂是你们人族的天下,连地级地域都承认我镜蛇府在宇瞻地域的地位,就凭你也配对我镜蛇府说三道四?桀桀桀,我倒要看看你选的那个小子到底能走到哪一步,等到他成长起来,我就在你面前亲自捏死他,我要将你最后的这点希望都一点一点的毁掉,到时候你就知道不接受我镜蛇府好意是多么的愚蠢,桀桀桀。”

    呼延冷说完就有化作一阵黑气钻进秦师的皮下,秦师痛苦的浑身颤抖。

    秦师一句话也不说,面色发青,扶着温热的石壁,脚步虚浮的继续向着炎洞深处走去,因为高温是这些冷血动物最不愿意待的地方,也是目前秦师唯一能想到的克制呼延冷的方法。

    &nbsp.

    “喝,哈”

    残夜将拳法爪发舞得是虎虎生风,虽然只是徒有其形不具其力,但也看出这残夜是真的是下了苦功夫。

    没日没夜的苦练,拳法爪法不断交替,残影交错层叠,不觉的劳累,反而是越打越精神,越打越兴奋,也不急着追求秦师那般的功深造化,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感觉顺其自然的打,追虎逐龙,从云卧山。

    由生涩到圆熟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自然是不断的苦练不断的苦练,直到将这一招一式都融进骨子里,才算是真正的掌其形随其意,将外家功夫练到家,至于内功真气却是得配合着龙虎精泥修炼了。

    岐山寨

    媚三娘闺阁之中,媚三娘,朱二爷焦急的在帘帐外来来回回的不停踱步,焦灼的神色已经丝毫不加掩饰的浮现在脸上。

    “这张信怎么还没来?”媚三娘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焦急的问道。

    “就是,这都半天了,怎么还没到。”朱二爷也是坐立不安。

    ...”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帘内的软卧上传来,听得让人一惊,心里也是不禁一揪。

    “丫头,你还能听得住吗,要不我进去吧。”媚三娘拿不定注意道。

    “不,别进来..”

    丫头已经变得沙哑的声音极其紧皱的发出几个字。

    帘内,只见丫头的样子已经变得与往日大不相同,一头黑发已经变得银白如雪,浑身上下不断的冒着寒气,冰蓝色的冰晶从丫头的身上一直延续到周围的花坛桌椅上,一双眸子不时地透射出一缕缕紫色莹光,纯净耀眼,浑身上下每一寸的皮肤,都是惨白的没有一点血样,丫头的双手已经完全不是一个人应该拥有的手,尖锐修长,闪耀着蒙蒙光辉,若有若无的鳞片煞是迷人。

    只是丫头的美艳,却是在丫头极其痛苦的生死挣扎中展现的,细密的汗珠不断的被凝成一粒粒冰球散落下来,叮当清脆。

    “怎么回事。”

    就在媚三娘和朱二爷束手无策之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传来,媚三娘一听便知是张信来了,还没等张信进来,媚三娘和朱二爷就赶紧出去迎接,显然他们连等张信进来的耐心都没有了。

    “残夜来了没有。”

    “没有,残夜随师父去修行了,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张信边说边和媚三娘和朱二爷往屋里走。

    “那可怎么办才好,丫头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媚三娘也是急的没有了办法。

    “我们不是已经为丫头准备了不少兽血了吗?怎么没用吗?”张信语速极快的问道。

    “没用,这次的发作好像比以往都要严重,所有的兽血都已经被炼化了,但是还是没用,病情好像更严重了,现在我们根本就无法靠近丫头。”

    “怎么回事?丫头发作只是寒疾又不会发狂。”张信有些不明所以的道。

    “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还没等媚三娘等人进入房间,三声倒吸冷气的声音就已经齐声响起。

    “嘶”

    “嘶”

    “嘶”

    此刻媚三娘的房门的窗户上都已经结上了一层冰蓝色的晶花,阵阵寒气不断地散发着,要知道,因为丫头的寒疾,媚三娘可是在房间里支起了三个火炉,此刻这寒气竟是蔓延到了门口...

    三人不禁相视,真的是不敢想下去了。

    “不行,这事必须通知残夜,否则这责任你我谁都付不起。”

    张信当机立断道。

    “嗯”媚三娘和朱二爷都一致同意。

    “不要,不能让少爷知道,否则他会担心的。”就在张信要转身去找残夜的时候,一个虚弱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媚三娘赶紧解释:“丫头,你的病我们只能求助秦药师,现在只有去找残夜去求秦药师,你才能有救。”

    “不能,少爷一身傲骨,当初我们差点被饿死都没去求别人.更不能因为我...人。”丫头狠狠的咬着银牙,极其艰难的说道。

    媚三娘眼珠一转,对着张信挥了挥手,一边道:“好吧,我们不去,但是丫头你可要挺住啊。”

    张信见此点头会意,悄悄离开。

    “放心,为了少爷,我丫头也绝不会死在这里...”

    残夜此刻正与秦师在炎洞中修行《伏虎降龙》却不知道此时的丫头已经是在死亡的边缘,只是凭借着残夜这份信/p>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十天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宗大公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宗大公爵并收藏十天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