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岳景雯远远走开,却听到杨薇妮见她,声音大的这一片地方都能听到,不得已岳景雯转过头去冲杨薇妮点了点头,算是作为回答。

    杨薇妮见岳景雯回响冷淡,不由暗自嘀咕:“这么倒霉遇到你,好心打个招呼还要给人脸色,这年头小白花不装圣母了,直接摆脸色了吗?”

    岳景雯待他们两个走到近前,才笑了笑,说道:“你也来买东西。”

    杨薇妮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刘宁介绍道:“这是刘大哥,我同学的哥哥,叫刘宁。”又给刘宁介绍了岳景雯,笑着说道:“不用我仔细介绍,刘大哥也得认识她是谁。”

    眼睛看向岳景雯,见她一身装扮很是讲究,就开玩笑道:“知道你是大明星,不过平常出来买个菜不用穿的这么精细漂亮吧,人家见了不觉得你是逛菜市场的,还以为你是来相亲的!”

    说罢掩嘴嘻嘻一笑,眼角流露的讽刺若隐若现,岳景雯顿时变了脸色,但她仍忍着气说道:“没有你说的这么讲究,不过穿的不那么邋遢。你们要是没事,我们就各买各的吧,我等会还有事。”

    杨薇妮见她一脸的憋屈,还要装好人说一番若无其事的话,心里就觉得虚伪,不过见岳景雯受了自己的气不敢发泄出来,心里一顿舒畅。

    像这种粉饰太平的小家子气,杨薇妮最看不上,戏子就是戏子,不管演多少大家闺秀,身上也永远脱不了那一股穷酸气。

    “那好吧,再见!”杨薇妮笑眯眯的跟岳景雯摆手,等岳景雯走远了,刘宁才敢出声问她:“你们认识?”

    杨薇妮道:“你忘了,我好歹在《红楼梦》里演了个小姐,怎么可能不跟丫鬟说两句话。”

    刘宁想起岳景雯的确在《红楼梦》里演过晴雯,既然是一个剧组呆过,四年的时间不可能没有丁点交集。一想到,岳景雯和杨薇妮认识,按照杨薇妮的看法,岳景雯那种表面粉饰太平,暗地里上眼药的龌龊小白花,怎么可能不说自己辜负岳景雯的事!

    刘宁立刻惊慌起来,手脚也不知道如何放了,一会插、在兜里,一会放在胸前,杨薇妮见他无措的样子,不由笑道:“没见过你这么紧张的时候,怎么啦?”

    刘宁摇摇头,勉强说道:“没事!”又悄悄看了看杨薇妮的脸色,见她没有任何异样,心里揣度了半天,想着杨薇妮一直以来嘴里藏不住话,既然神色无恙,应该不知道自己跟岳景雯之前的事情。心里略略放松下来。

    岳景雯不错的心情彻底被破坏了,只买了一些土豆就回了自己住的地方。左左给名下的员工准了家属大院,进了大门跟守门的大爷打了声招呼,岳景雯低头从包里翻自己钥匙,听到后面自行车

    叮铃叮铃响,往旁边让了让,顺便去看骑车的是谁。

    谁知道那人也跟着岳景雯的方向拐了车把,岳景雯一时反应不过来,站在原地也来不及躲了,自行车撞过来的时候车把扫过岳景雯的胳膊,过了一会胳膊一阵火辣辣的疼起来。

    骑自行车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生,他见撞了岳景雯,脚支着地面停下来,迅速下了车走过来看岳景雯,关切道:“大姐,撞伤哪儿了,要不我陪您去看医生。”

    岳景雯瞪了他一眼一眼:“谁是你大姐,你看起来比我还老呢。”说着在擦破皮的地方吹了吹,提着自己的东西就要走。

    那人不好意思,在后面追着她问:“小姐,要不我陪你去看看,贴个创可贴也行啊!”

    岳景雯嫌他烦,自己不过撞破了点皮,还值得去看医生?遂说道:“不用了,过两天就好。”

    那人道:“你要上镜头的,皮肤留疤了不好看。”

    岳景雯这才正经看他,那男生长得很清瘦,个子不到一米八,留了很短的小平头,样子很清秀干净,看起来让人心里舒服。

    岳景雯问他:“你认识我?”

    那人笑道:“刘慧芳家喻户晓。”

    岳景雯见人家奉承自己,也不好意思说冷话,道:“这点伤不要紧,不会留疤,你别在意。”

    那人见岳景雯不愿意,也不多说什么,回头推了车子跟岳景雯说道:“我叫夏沉,就住在一号楼二层,要是留疤了你就去找我。”

    岳景雯知道一号楼姓夏的只有一家,夏蔡柯是左左制片厂的老人了,很早就已经退休,夏沉看年龄估计是他的孙子辈。

    叶梓《消失的母亲》已经拍摄到了尾声,李秀丽的亲生父亲尽管活在世上,仍然躲不过梦里孙悦从楼上跳下来的阴影,命运的转盘最终还是让他回到了当初的这所学校,一个雷雨的天气孙悦的出现彻底逼疯了他,孙悦怀着多年的怨恨终于消散了,李秀丽亲眼看着母亲的灵魂在眼前消失,不复存在。

    呆在剧组的这三个月,叶梓可以说是被俞子杨照顾的无微不至,剧组上下谁都赞叹一声好男人,叶梓则有些丧气,她不会照顾人,细节上也没有俞子杨想得周到,自己虽然成了人家的女朋友,却一点女朋友的觉悟都没有。

    问起俞子杨,俞子杨则说道:“这有什么,你想不到我才替你想,正好互补,这才是绝配!”

    叶梓笑他:“你在上大学的时候也是这么油嘴滑舌的吗?”

    俞子杨得意一笑,道:“油嘴滑舌谈不上,不过一个寝室跟我辩论,我还是能应付他们一下。而且,我爸跟我说了,男人不能嘴巴上说得好,说的好了还要能做得好。如果只做不说或是只说不做,女生是不会喜欢的。”

    叶梓道:“你爸爸可真是个哲学家,这话挺白,但是很有道理。这么说来,我觉得你爸爸可比你好太多了。”

    俞

    子杨道:“比我好又怎么样,他都已经名草有主,没办法自由选择了。”

    叶梓道:“我就怕你太会说了,到时候人家小姑娘见到喜欢,我不是要吃亏。”

    俞子杨摸着下巴作沉思的样子,然后才说道:“不用怕,这方面我帮你打发。不过,咱们需要做个君子协定。”

    叶梓问他:“什么方面的?”

    俞子杨说道:“我们是吃演员这碗饭的,有时候免不了要为了演戏做点什么,男方还好说,女方就吃亏了。不如这样,我们以后接拍剧本,一定要言明,不拍露骨的戏,吻戏也不行。你是女生,更要注意,暴露点的衣服最好也不要穿,当然在家里穿穿不要紧。”

    叶梓只管摇头,道:“不公平,我要是这样,你也得这样,这才显得男女平等,不然我不接受。”

    俞子杨道:“好,一言为定!”

    叶梓像变戏法一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张白纸,将刚才他们说的话的内容一笔一划认真的记下来,要求俞子杨签字,说道:“我们立个证据,将来给小孩看,谁做的更好。”

    俞子杨哈哈大笑,道:“你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我以为你永远都是理智的。”

    叶梓不理他的笑话,只管让他签字,然后拿着两人写好的东西折叠好放起来,才说道:“我拍完这部戏就要赶回J市,然后去傅导那试镜,你呢?”

    俞子杨家也住J市,不过离叶梓家有些距离,他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在J市开了一家中等大的公司,做食品方面的生意。俞子杨出来演戏也是作为兴趣,俞家父母更想让他接手公司的事务,不过又想着孩子还年轻,自己也有精力,就先让俞子杨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如果能有成就,那管不管自家公司的事就看他自己的想法。

    俞子杨倒没什么想法,就算在演艺圈干出成绩了,也不妨碍他多干点别的事。再说,他们家也不是多富贵的家庭,需要整天将“家族”“联姻”等的词汇挂在嘴巴上,也不需要仿效有的公子哥为了将来为家族牺牲联姻的痛苦,早早的就出去花街柳巷的乱玩,美其名曰青春的享受。

    他这个人更想自由自在的活着,开心就好。

    俞子杨道:“我暂时没有角色,既然你去傅导那试镜,我也跟着去吧,咱们才确立关系,要多相处,感情是培养出来的,我得让你多喜欢我一点。”

    叶梓不管他,不去接他的话。俞子杨这个人刚开始看还以为他是个很温柔很阳光的男孩,接触久了才发现,这是个话唠,只要有一个话题,他就跟你巴拉巴拉说个没完,叶梓觉得,他们俩明显颠倒了性别。

    大部分男女朋友一起,总是女生话多一点,男生负责在一边听着。

    结果,到了他们这一对,都反过来了。

    叶梓辞了钱酆导演,跟俞子杨一块回了J市。

    傅芬的《聊斋》在J市做前期的准备工作,等到一切就绪了,去H省横店摄影棚拍摄。

    叶梓回家后先跟叶父叶母报备了一声,得知唐嘉陵这些天窝在家里捣鼓她的电脑,唐嘉陵十分自信的跟叶梓说道:“我在国外见人家利用互联网做生意,夏国思想太陈旧了,当初利用互联网求救得来的药方没有一家医院接受,他们以为自己的权威不容置疑,结果害得患者延误病情,等找到救治的方法也没有机会了。”

    “所以,我要扩大夏国的互联网影响,首先要在夏普及电脑。现在虽然用得起电脑的人在少数,但是几千几万个人还是用得起的。叶梓,等将来夏国科技产品普及,你们的知名度就更容易打响了。”

    唐嘉陵说的信心满满,叶梓也就不开玩笑打击她了,笑着说道:“那你要加把劲了,如果你耗费的功夫太长,我怕到时候我老了,江山代有才人出。”

    唐嘉陵一听这话,忙把头凑到叶梓脸旁,仔仔细细的从额头看到下巴,然后说道:“我看着还是挺漂亮,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皮肤水当当的,妞,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个臭男人,你还不如跟姐混!”

    叶梓拍掉她乱动的手,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才分开。

    叶梓回到家的时候就跟岳景雯联系了,岳景雯自从住到J市还从来没有到过叶梓家,第一次来叶父母好好款待了岳景雯,又问了一些她们在大学相处的事情。

    晚上,叶梓跟岳景雯睡一个房间,两个人好好将分开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又谈到大学一个宿舍四个人晚上熄灯后天南海北乱谈天的事情,心里都生起一股怅然的情绪。

    都觉得大学一起悠闲玩乐的日子是最快乐的,工作后总是忙,接触的多了心里想的也不是那么简单了,总觉得沉重的时候多。

    “我们不说这些不高兴的话,你还记得大学的时候有一天聊金庸的武侠小说,忽然说到春、药这个词,你说了什么话吗?”

    岳景雯忽然想起很久之前叶梓说的一句笑话,当时大家听得哈哈大笑,偏偏叶梓还是一本正经。

    叶梓知道岳景雯说的是哪个,道:“我不觉得好笑,你们有什么好笑的。”

    岳景雯躺在床上,屋里已经熄了灯,窗外的月光不甚明亮,直照射进窗子,让屋里空间不那么黑暗。她看着模糊的天花板,脑子里回想起当年的事,嘴角不觉挂上了微笑。

    “郝恬那时候说,为了防止坏人找着缝隙下迷药之类的,就算上厕所也一定要把入嘴的东西吃完再去,结果陈晟直接说要带着吃的东西进厕所,还跟人家解释她就喜欢厕所那个味。我当时笑话她,她要是真那么做,就算是要打她坏主意的人都不会打了。”

    岳景雯咯咯笑起来,黑暗中一双眼睛在月光下的照耀下闪闪发亮:“这时候你一本正经地跟我们讨论,‘女的中了春、药,熬一熬就过去了;男的话,熬一熬估计就不行了’当时笑得我!”

    “我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有那个本事,叶梓,你其实挺幽默的,真的!”

    叶梓笑了笑,道:“你们笑点低,我不觉得好笑,我那是实话。男人总是管不住下半身。”

    岳景雯笑着的声音低落下来,过了一会,黑暗中传来岳景雯低低的说话声:“叶子,你说,男人真这么不可靠吗?”

    她想起当初跟自己信誓旦旦的刘宁来,那天的重见岳景雯就猜出来了,杨薇妮肯定就是当初刘宁移情别恋的对象,想起当年初见杨薇妮的时候,她才多大的小女孩,刘宁就能为了她把自己甩了。

    可是那天刘宁的态度又很在意杨薇妮,瞥向自己的眼神含着审视跟警告,可见他是真的喜欢杨薇妮。

    男人的这一份真爱,保不定就是辜负了另一份真爱,那到底算男人可靠呢,还是不可靠?

    叶梓握着岳景雯的手,道:“我不知道,我想,在一起快乐高兴,开开心心的,应该就是喜欢了吧。如果你觉得没有开心只有痛苦,那就不是喜欢。爱情……不应该是苦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主角还是配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穆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穆陶并收藏重生之主角还是配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