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到了傅芬寻找演员进行试镜的时间,叶梓和岳景雯早早的赶了过去,俞子杨作为男演员的选手,跟女演员的试镜地点不在一起。

    不过傅芬出于试镜需要,偶然也会要求来试镜的男女进行组合搭配演戏,这样可以更加入戏,自然程度和镜头感也强。

    这一次跟上一次的试镜一样,演员在长廊上坐等着,傅芬在室内审评演员的演技,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轮到谁了工作人员就会叫谁的名字,叶梓在等候的这些人里见到了几个熟人,除了认识的岳景雯,还有庆菲,李阙,乐颜。

    跟其他三个人打了声招呼,乐颜问叶梓:“你想好挑哪个角色了吗?聊斋里面那么多女妖精,大多都是狐妖,我记得《倩女幽魂》出来之后,聂小倩就出名了。咱们肯定也要拍这个单元的,不过我不敢挑战这个角色,怕被比较。”

    乐颜一直在各个剧组演一些小角色,最多戏份的也不过演个配角,但是她一直很有自信,相信自己绝对是个演主角的料,这次说话倒有些底气不足的感觉。

    叶梓说道:“我也想演,不过还得导演说了算,如果真的很想演,就去争取。傅导很开明,只要觉得演员形象气质适合,就不会很困难。”

    在傅芬手底下适应过的庆菲和李阙也说道:“这部戏单元挺多,只要被选中了,有百分之七十的机会演主角,出镜率不低。我们的机会是均等的,至于能不能让观众满意,我想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傅导满意。”

    乐颜笑了笑,说道:“我很佩服傅导,傅导导演的戏剧给我的感觉与众不同,或许是因为傅导是女人吧,比那些男人戏细腻的多,看了之后深有感触。”

    想到叶梓饰演的苏妲己,说道:“《封神榜》已经播出一半剧集了,叶梓的苏妲己像妖精又不像妖精。傅导把苏妲己被女娲派去引诱纣王时的心里想法刻画出来,中间苏妲己又因为女娲的命令和猜想自己的结局时所拥有的矛盾,也一一表现出来。叶梓,你的狐狸精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有女人的犹豫,也有女人的狠毒,更有女人的柔软。还真不像狐狸精了,我妈看了你的表演,直说这个苏妲己有点人气。”

    叶梓听她噼里啪啦一顿夸奖,笑道:“你妈为什么不说我这个苏妲己有点让人心疼呢?”

    乐颜道:“心疼归心疼,我妈说了,就算苏妲己可怜,但是杀害了朝歌那么多忠臣贤良,不能用一句可怜就掩盖过去。我妈这人挺理智,不像一般女人,嘿嘿!不过我倒是很喜欢,你这次演的比薛宝钗更好。”

    乐颜笑的有点狡猾,叶梓笑了笑说道:“那你可要小心了,苏妲己我都演过来了,她可是狐狸精的始祖,《聊斋》里的小狐狸对我来说可不就成了手到擒来。”

    岳景雯倒是插、了句话:“我妹妹倒是挺喜欢,不过她年纪有点小,《封神榜》的剧情她看不懂,每天守着电视就为了看神话片,叶梓你出场的时候她就使劲盯着你看,说你是她见过最漂亮的仙女。”

    叶梓问她:“你妹妹?多大年纪?怎么没听你提过。”

    岳景雯道:“我表妹,才六岁。对了叶梓,我昨天收到郝恬的电话,她说最近有可能会来J市开演唱会,她有跟你说吗?”

    岳景雯昨天回了制片厂拿东西,没有跟叶梓在一块,所以不知道叶梓知不知道这个消息。

    叶梓点点头,道:“收到了,最近新出售的手机小一点了,我买了一部,把号码给郝恬了,回头我把号码给你,联系起来也方便。”

    李阙已经出来了,这会进去试镜的是庆菲,乐颜迫不及待的问李阙:“导演出的什么考题,是当场给的答案吗?”

    李阙道:“让我表演‘喜极而泣’,没有当场公布答案,我想应该是等所有人面试完了,再公布,这样也好选择人数。”

    乐颜发亮的眼睛黯淡下来,表情失望。岳景雯安慰她道:“你别失望,现在先调整心态,再等几个人就到我们了,这回不能失态,不然发挥失常更不行了。”

    乐颜勉强笑了笑,情绪有些不稳定。乐颜第一次面临这么严肃的场景,就像上战场打仗一样,以前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乐颜更觉得无措。

    “叩叩叩……”叶梓的手指有规律的敲在椅子扶手边,手指挨个一溜从扶手边敲过去,发出规律性的撞击声,这声音像是有魔力似的,不规律的心跳慢慢变得跟这敲击声一样,心绪也渐渐变的正常了。

    乐颜看了一眼叶梓,见她正闭着眼睛仰躺在椅背上,左手敲击了一会就停了下来,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等候的人分两队坐在等候室的两边,互相对立着,并不算安静的室内叶梓手指的敲击声并不显眼,不能引起别人的关注。

    乐颜又看了一眼叶梓,她曾经嫉妒过她,但那只是偶尔的情绪,乐颜很多时候见到比自己优秀的人,在双方利益产生冲突时心里总会怨别人,但那种情绪往往只会持续半天。乐颜最庆幸的就是自己认得清自己,不会给自己找罪受。

    她知道因为别人的优秀或是其他原因而去嫉妒,那是自己最难受的时候,嫉妒不会让别人变得不优秀,也不会让自己变得优秀,更多的是让自己难受,既然没有好处,她又何必坚持这种无意义的情绪。

    窗外的阳光浓烈,照进室内是一束耀眼的白,等到《聊斋》开拍,应该就要进入秋季了,乐颜在心里对自己鼓了鼓劲,然后抬头朝叶梓笑笑,叶梓的眼珠动了动,眼睛并没有睁开。

    “乐颜!”

    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推开那扇门叫道乐颜的名字,乐颜忙起身,一双手抓了抓衣服下摆大跨步跟着那人走了进去,脚步落地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岳景雯看了乐颜进去,笑道:“这小姑娘挺好玩的。”

    李阙跟庆菲已经面试出来,她们不能在这里呆着,所以跟叶梓她们说了两句话就出去了。

    叶梓说道:“她有点小孩子气,不过很可爱,跟郝恬挺像的。唉,我有点想她了,陈晟好久没联系,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

    岳景雯道:“那时候走得匆忙,也没来得及要联系方式,不过幸好郝恬常有露面,彼此的消息也能从电视上得到点。陈晟下海经商以后联系的就少了,也不知道她做的什么生意。”

    叶梓正要说话,已经叫道她的名字,遂跟岳景雯说道:“叫我了,我先进去。”

    岳景雯点点头,冲叶梓笑了笑,将她的大拇指竖起来给叶梓加油,表示她是最棒的,两个人道了声,叶梓跟着引路的人走了进去。

    傅芬其实对于叶梓的演技很是肯定,面试只是一种形式,想到当初《青春》剧组招聘演员试镜时叶梓唱的那首歌,古韵悠扬。这一次拍摄《聊斋》肯定也要用到主题曲和插曲,她对于唱歌的人选很看好叶梓。

    叶梓抽中的选题是“悲痛欲绝”,叶梓冲评委鞠了一躬,然后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再睁开。叶梓的眼睛里没有焦距,走路没有丝毫的精神,她缩在阳光的阴影里,手指抚摸着窗台跟上摆着的一盆花草,嘴里念念有词,却没有人能听清她再说什么,然后叶梓起身朝评委的方向走去。

    众人都看到她眼眶里含着泪光,哀伤慢慢浮现出来,叶梓抬起头朝天空的方向看了一眼,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叶梓的嘴巴张了张嘴,却哭不出声来。

    所有人都觉得她在看自己,走路原本就没有力气的叶梓晃了晃身子顺势坐倒在地,眼泪哗哗流下来,从开始到现在,叶梓的哭泣才发出声音,很有爆发力的几声哭腔惹得评委也跟着掉下眼泪。

    其实看得人并不知道叶梓因为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在哭,她前期的准备工作只是告诉别人,她很难过,无论是走路没有精神还是抚着花草念念有词,别人只能猜测她表演的或许是失去了亲人的场景,这个时候评委也只是表达一声,演技不错。

    但是叶梓最后爆发的哭声却催动了旁观者的泪腺,让人情不自禁的跟着掉泪,她们并不一定是想起了什么难过的往事,而是叶梓悲伤的情绪感染了她们,那一瞬间的眼泪是被叶梓带动起来的。

    就这一点而论,叶梓的演技着实令人称赞。

    傅芬心里明白,叶梓在演技上并不是最顶尖的,但是她最能闪动人们的情绪,而且叶梓的表演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更多的时候叶梓表现的不是一个空洞的荧幕形象,而是一个实实在在摸得着的人,引得人们同喜同悲。

    叶梓出去后岳景雯跟着进来,她抽中的题目跟叶梓的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词汇并不相同。

    “绝望的悲伤”

    岳景雯向在场的评委说了一声抱歉,问道:“请问,可以给我一把椅子吗?”

    工作人员把岳景雯需要的道具给了她,岳景雯将椅子放在离自己稍远一点的地方,然后冲评委鞠了一躬,开始表演。

    岳景雯将脚步踏的重重的,显得凌乱没有规律,脸上的表情夹杂着慌乱和恐惧,她的眼睛四处查看,不愿放过每一个角落,最后眼睛聚焦在一点上,绝望从眼睛里折射出来。

    她默默地坐到椅子上,手捧着胸口做出一种祈祷的姿势,眼泪无声无息的流着,她的眼睛看向远处,整个人像一尊雕塑静止不动。

    在所有抽中“悲伤”“绝望”“痛苦”之类标题的演员中,岳景雯是唯一一个没有用声音表达悲痛的演员,她用无声地动作和眼泪神情向外界传达悲痛的情绪,令人眼前一亮。

    叶梓和岳景雯在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跟乐颜、庆菲和李阙道了别,两个人打车回了家。

    岳景雯在车上跟叶梓交流了一下刚才的表演,想着自己表现的不坏,结果应该不成问题。

    两个人正说着话,开车的司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她在两个人上车的时候就不停地从后视镜里看叶梓跟岳景雯,这会又听她们聊什么表演,忍不住开口道:“你们俩不会就是刘慧芳和苏妲己吧!”

    说话的两人顿时住了声音齐齐抬头看她,司机穿着J市统一的工作服,梳着短发,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整个人干净温和,看着也觉得漂亮。

    那人笑了笑,又瞄了一眼后视镜,专心开车说道:“最近电视里老演《封神榜》,我都认识你了。想不到刘慧芳跟苏妲己也能在一块聊天,真让我觉得不真实。”

    叶梓道:“阿姨很喜欢看电视?”

    她道:“喜欢,晚上七点半以后天天都播你,我家闺女可喜欢你了。”

    岳景雯见她夸叶梓,不甘示弱道:“阿姨你不公平,刚才也认出我了,怎么不夸夸刘慧芳,直说苏妲己。”

    那人笑道:“也夸你,你演的也好,我看的都快要感动了。”

    叶梓道:“阿姨你不诚实,去年《渴望》那么受欢迎,很多人都被感动,听说公安局都给剧组颁奖了,说是因为《渴望》去年整个夏国的犯罪率都降低了。你怎么说‘快要感动了’?”

    那人道:“闺女,你们不知道,我就是个离了婚的人,因为孩子的原因跟我丈夫离婚了,她们都指着我能接受丈夫在外面跟别人生的小孩,我是宁愿领养一个也不想他为了生孩子去外面找人。其实他们也都劝我,学学刘慧芳,大度点,贤惠点,我知道我要这样做了大家都高兴,可是我不高兴啊。我这辈子都做不成刘慧芳,没法儿给别人养孩子还得给个笑脸装高兴。”

    说完叹了口气,又道:“咱们虽然是头一回见面,你们也别嫌我啰嗦,这些想法我就是憋在心里憋久了,想找个人聊聊。刘慧芳,你说说我这么做对还是不对,也让我心里好过些。”

    听她的口气,其实很想让岳景雯赞同她,这样她心里也不会那么矛盾。

    岳景雯想到了以前,说道:“阿姨,虽然我演了刘慧芳,其实我自己也不愿意做她,太累了。别人都高兴,其实自己一点都不开心。很多时候都说责任责任,为了责任让别人满意,自己没一点高兴的地方。其实有些责任根本没必要,只要自己有能力养活自己,就不用瞻前顾后想太多。”

    那人道:“就是啊,我觉得我能养活自己跟孩子,不用指着别人,这样自己心里也舒心。而且,我家闺女挺懂事,就是有点对不起她,人家都有爸爸,就她没有。”

    说着又伤感起来,下车的时候岳景雯跟她说道:“阿姨你这么漂亮,完全可以再找一个,你家闺女有了爸爸,你也有了老伴,皆大欢喜,真的!”

    叶梓狠狠点了点头,道:“说的太对了!”

    司机忍不住笑道:“谢谢你们啦,回头跟我家闺女说说,今儿个遇到你们,她准得高兴。”

    跟司机阿姨道了别,岳景雯道:“想不到阿姨还挺硬气,这个时候能做出这么英勇的举动,实在是我们妇女的表率,我要向她学习,做个独立坚强的妇女。”

    叶梓扑哧一笑,道:“还妇女?等你结婚了再说自己是妇女吧!反正我还是个闺女,是个女生,女孩!”

    岳景雯撇撇嘴道:“早晚不还得变成妇女,我可是看到了,你跟一美男子卿卿我我,是不是有好消息要公布了?”

    叶梓道:“他叫俞子杨,我们在剧组认识的,你什么时候见到我们在一起的?”

    岳景雯道:“试镜之前人家巴巴的跑来给你加油鼓气,我这双眼睛最近可是很毒的,什么都看得见。”

    叶梓眼睛瞄向她后面,笑着说道:“既然你眼睛这么毒,有没有看到有人喜欢你?”

    岳景雯脸颊微微显出红晕,嗔道:“胡说八道!”

    叶梓冲她背后努了努嘴,道:“看看这是谁来了,认不认识?”

    岳景雯回过头去,见是夏沉,笑着向他摇了摇手,夏沉走过来说道:“我正要回大院,要一起吗?”

    岳景雯道:“你先回吧,我跟朋友一起。”又给叶梓夏沉两人互相做了介绍,夏沉道:“那我先走了,你路上小心。”

    冲叶梓笑了笑,走远了。

    叶梓难得露出八卦的神情,问岳景雯:“这个男生喜欢你吧,我看他是第一次恋爱喜欢人,你答应他了吗?”

    岳景雯推搡了叶梓一把,道:“人家根本没说这事,你别瞎说,说的我好像老闺女嫁不出去似的。”

    叶梓道:“切!别给我装害羞,心里不定多乐呢。夏沉,他怎么不叫上升?”

    岳景雯见叶梓开玩笑,知道自己要是开口说肯定会被她笑话,于是闭紧了嘴巴什么都不说,眼睛四处张望起来,叶梓正要哄她说话,却见岳景雯抓紧叶梓的手摇着说道:“快看那边是不是你男朋友?”

    叶梓顺着岳景雯的眼睛望过去,俞子杨正跟一个女孩对峙,那女孩看侧脸像是杨薇妮,两个人正在说着什么,杨薇妮的动作显得很激动,嘴巴一张一合,跟俞子杨像是起了争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主角还是配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穆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穆陶并收藏重生之主角还是配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