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 > 第88章 离别(改错字润色)

第88章 离别(改错字润色)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政殿内对外说谁都不见的皇太极此刻却意外的召见了两个人。

    大殿内皇太极看着底下那两个他面前最信任的人,想了很久才轻声解释道:“代善哥哥,济尔哈朗你们有所不知,这次不是我莽撞而是时不待人我非去不可。”

    “那可也不该这么着急啊?”

    见连一向对皇太极言听计从的代善哥哥都忍不住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刚才一直没有出声的和硕贝勒济尔哈朗终于小心猜测道:“四哥,察哈尔不会真的只是内乱吧?”如果单单只是内乱皇太极的反应就有些过激了。

    听到他的话,皇太极瞬间把目光移到他身上。那目光深邃的吓人,济尔哈朗立马心中一惊但是却依旧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平淡深邃的眼神渐渐的变得不平静起来,皇太极突然勾起了一个自负至极的笑容看着他们兴奋道:“阿木尔给了林丹汗一箭正中胸口。”

    知道阿木尔是谁,闻言大贝勒代善和济尔哈朗互相看了一眼,立马同声道:“恭喜大汗!”

    毫不掩饰心中的得意皇太极自负道:“我和阿木尔策划已久,专门选在林丹汗宴请其他各部落时动手就是为了让蒙古内乱。林丹汗被当众射中胸口,蒙古各部落不内乱才怪。”

    心中有些佩服和吃惊皇太极一直一来的不动声色,代善在压下心中的异样后直言道:“大汗,即便这样也不需------”

    抬手制止他要说下去的话,皇太极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缓缓道:“林丹汗和蒙古我势在必得,我不想出现任何的差池,所以此行我非去不可。”

    尽管皇太极没有再多说什么,但他语气间的不容质疑特别明显。代善和济尔哈朗也只能放下所有的担心,不再劝阻。

    见他们终于不再反对,皇太极慢慢的起身离开宝座走下来看着他们目光灼灼道:“豪格,多尔衮,多铎都在攻打大明朝,可能不日将归也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隐隐听出皇太极的意思,大贝勒代善和贝勒济尔哈朗在紧张之余,也对皇太极产生一种佩服的感觉。他们一个是以前先汗重视想要传于汗位的大贝勒,一个是皇太极刚刚下令囚禁起来阿敏贝勒的亲弟弟天才邪女最新章节。易地而处可能他们就没有皇太极的胸襟魄力和用人不疑。

    似乎看出他们的神色皇太极毫不在意道:“朝中不能没有我信任之人,你们一位是我的大哥,一位是我的堂弟。我此去朝中一切事物都由你们两个暂代处理。我明日就会让小全子在朝堂之上宣布圣旨。”

    “大汗,我----”相比代善的镇定,明显年纪较轻的济尔哈朗更加激动一些。

    伸手按在济尔哈朗的肩膀,皇太极幽幽道:“你是你,阿敏哥哥是阿敏哥哥。我不会因为你是阿敏哥哥的弟弟就迁怒与你。要知道我们俩可是一起长大的。”

    那边大政殿皇太极还在跟代善和济尔哈朗交代最后事宜,清宁宫这边当哲哲看到毫不犹豫走掉的小玉儿后。立马跟大妃赛琦雅说了一声,然后嘱咐太监把在座的贵妇送出去后,连忙匆匆的跟了出去。

    见小玉儿和哲哲都走远了,赛琦雅立马怒其不争的拍了一下大玉儿的胳膊咬牙道:“没见到她们两个都去见大汗了吗?你还傻站在这里干嘛?”

    被赛琦雅一提醒,尽管心中不愿。但大玉儿还是立马让宫人准备了轿子。

    知道她要去那里,海兰珠眼珠一动立马上前扶住她胳膊轻声道:“妹妹你身子不便我陪着你吧?”

    见海兰珠这个时候都想过去添乱,赛琦雅立马脸色一变。刚要呵斥便听到大玉儿已经答应了下来。

    心中恨透了海兰珠的不识时务,但为了自己女儿的面子,赛琦雅也只能数落了两句便催促她们赶快。

    。。。。。

    一路上小玉儿心里意外的没有任何的感觉,尽管知道察哈尔一战已经提前了几年。

    但攻打察哈尔人从多尔衮变成皇太极,小玉儿却是求之不得。上辈子多尔衮有三大战役最为让人称颂。一是带领八旗抢粮抢到大明朝燕京的盛举,其二便是不费一兵一卒趁林丹汗逃到青海时,劝降了其囊囊大福晋和余部之役。第三便是带领八旗率先攻到了紫禁城带领清军成功入关之举。

    现在多尔衮的第一件壮举,已经在小玉儿的搀和下被豪格和多铎分了大部分功劳。

    如今皇太极决定亲自攻打察哈尔,对于小玉儿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求之不得。

    但是。。。。。

    但是尽管知道皇太极此举,对她对皇太极都是极为有利。但是当人真正站在大政殿外时小玉儿还是有一些担心。

    毕竟就算知道大金一定会成功,但是心中还是有些挥之不去的担心和惴惴不安。

    因为皇太极在与两位贝勒商议重事,所以尽管知道小玉儿在大汗眼里地位非同一般,门口的侍卫这次也不敢轻易放行了。

    没有为难门口的侍卫,小玉儿就这样站在大政殿外静静的等候着。

    没过多久尽管见到哲哲,大玉儿还有皇太极其他的福晋格格依次一个一个的赶了过来,小玉儿还是没有发出一言。

    午后的阳光很大,站在一群香气宜人的宫妃中间。因为怀孕生子许久没有用香的小玉儿,突然的感觉不舒服起来。

    以为只是阳光强烈的缘故小玉儿起先并没有太在意,但是等身体的反应越来越明显时,小玉儿立马反应了过来。

    不管自己心中的猜测是否是对的,没有任何犹豫小玉儿立马指着身后的美人大声道:“荣信给我把李氏拖出去,快------”

    静静无声时,小玉儿突然这么一下凌云江湖全文阅读。不光李氏脸色一变,就连哲哲和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荣信对小玉儿一直都是言听计从,尽管知道那个人是皇太极的格格。可能随时都会在大汗面前反咬他一口治他的罪,但荣信还是毫不犹豫的立马去抓李氏。

    看一个低贱太监都敢碰她,李氏立马毫不示弱道:“谁敢?我可是大汗的女人。”

    李氏的宫女太监见主子被辱,立马也走了过来想护住主子。

    “小玉儿你要干什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能安分一些吗?”被一再无视,哲哲终于忍不住大声呵斥起来。

    “大福晋你要为我做主啊,玉福晋也欺人太甚了。”见有人撑腰,李氏立马压下心中的害怕大声对着哲哲道。

    往后退了几步,小玉儿没有管哲哲只是死死的盯着李氏:“你身上是什么味道?”

    小玉儿这话刚落,一直强作无事的大玉儿,立马退后几步脸色惨白起来:“苏麻去传太医,我不舒服。”

    一时紧张,大玉儿早就忘了苏麻已经不是她侍女的事实。尽管心里不舒服但苏麻确不能无动于衷,连忙上前扶着她着急到:“格格你怎么了?”

    已经察觉到有异,哲哲现在也顾不得一脸委屈的李氏。连忙上前扶着大玉儿:“阿纳日叫人去传太医,玉儿怎么了?”

    心中委屈,后怕,大玉儿扶着哲哲手颤声道:“姑姑,我刚才就感觉不舒服了,只是我没有想到------”

    “是异香,来人把李氏拉远一点扣起来。”身体刚刚从病中恢复过来的侧福晋乌拉纳喇氏第一个反应过来。

    听到竟然是李氏身上的香气,刚刚还看好戏的众福晋立马齐齐往后退去。因为不知道她身上的香气到底是针对什么,众人一个一个的脸色大变惊慌失措起来。

    “天啊,我刚刚还是跟她一起过来的呢?”

    “怎么办,我跟她这么近,不会-----”

    “死贱人,害人都害到这个份上了。”

    “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不是成心给大汗添乱吗?”

    被原先亲如姐妹的人指责,李氏一下子恍如雷击。却还是赶快跪下对着哲哲强作镇定解释道:“大福晋,我身上的香绝对没有问题。我已经用了几个月了啊?”

    尽管依稀记得李氏身上最近都是这么个味道,但哲哲还是不敢轻视立即对左右侍卫道:“赶快拖到下面去-----”

    “福晋你不能-------”

    “住嘴------”

    “这是这么了?”

    皇太极低沉的声音一下子压过了李氏的惊慌和哲哲的呵斥。

    “大汗万福!”

    大政殿外所有宫妃太监侍女等都跪了下去,众人立马全部低下了头。

    见哲哲没有出声,知道她是怕搞错了被皇太极责备。小玉儿冷笑一声抬头看着皇太极若无其事道:“是玉儿和姐姐好像怀孕就变得娇贵起来了,有些闻不得李格格身上的香味想把她拖远一些。”

    短短一句话,从小在宫中长大的皇太极一下子就明白了始终你好,上校爹地全文阅读。立马黑了一张脸,皇太极一边扶起小玉儿一边冷冷道:“李氏还有什么要说吗?”

    被皇太极不问缘由隐隐怪罪的声音吓到,李格格惊了一下连忙解释起来。

    大政殿召见,太医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等皇太极带着一干人走到大政殿偏殿时,太医院也快速的赶了过来。

    在皇太极冷的压抑的目光下,太医一句两位福晋的脉象都有些混乱,但好在发现的早暂时无事的话。无疑是给一直喊冤的李氏定了死罪。

    一边跪地远远的李氏一脸不敢置信,身子抖得的几乎让人都看不下去了。

    没有看李氏一眼,皇太极看着哲哲冷冷道:“交给你吧。“

    看出皇太极眼中的责备不满,哲哲立马连声应诺让人把大哭大闹的李氏给拖了下去。

    见殿中终于恢复了安静,皇太极看了看下面的一干妻妾,对着哲哲幽幽道:“大福晋,你说你们这样我还能安心去察哈尔吗?”

    脸色仿佛被打了一巴掌,哲哲立马涨红了一张脸跪了下来:“大汗赎罪,是哲哲治下不严。”

    见皇太极发怒,哲哲大福晋下跪。那些原先看戏幸灾乐祸的众福晋格格也立马收起心思跪了下来。

    看着坐在一边的一脸漠然的小玉儿和看不出想什么的大玉儿。皇太极失望道:“我皇太极至今只有三个福晋,七个妾氏。这个数字比起先汗来说的确少点,但是比起一般百姓来说不少了。可同样情况别人可以做到儿女成群,为什么到了本汗头上却只有三位阿哥,五个公主。”

    低下众人面面相窥,全部把身子压得低低的。都自觉对不起皇太极。

    知道皇太极指什么,哲哲刚才通红的脸颊一下子变得白的不正常起来。立马把头重重的磕在大金砖石面上:“大汗息怒,都是哲哲的错。”

    空气中一下子气氛压抑的吓人,在殿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时。皇太极微不可闻道:“这样子我还能把玉儿和布木布泰交给你吗?我还能相信你可以做的到吗?”

    听出皇太极的语气间的松动,哲哲连忙紧张承诺道:“哲哲发誓,只要我在,就一定让大玉儿小玉儿还有她们腹中的孩子平安无事。”

    听到哲哲的急切保证,皇太极似乎不信没有出言,只是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哲哲。

    久久都没有听到皇太极的吩咐,哲哲的一颗心跳动的越来越快,身上内衫转眼之间便湿了一个彻底。

    脑袋昏昏沉沉的,哲哲一下子惶恐万分。如果被皇太极废除或者直言不喜,哲哲都不敢想想她以后在大金还有科尔沁该怎么自处。

    “塔塔”

    大殿门口的脚步声打断了哲哲惶恐和皇太极神色不明。

    侧殿的朱漆大门从外面打开,被隔离在外的小全子抬眼扫了一个宫女太监都没有的侧殿小心翼翼道:“大汗,统领德长安,大将军鳌拜求见。说两万人马已经备齐,问大汗何时出发。”

    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哲哲尽管低着头却已经预感她应该逃过一劫了。

    果然叹了一口气皇太极飞快道:“都起来吧,后宫一起还是交由大福晋负责。这段时间谁要是闹事,哲哲都可以全权负责处罚事宜。我今天就要走了,希望你们都安分一些。”

    皇太极语气恢复了平常,侧福晋乌拉纳喇氏率先反应过来柔声道:“大汗放心,我会协助大福晋的,祝大汗旗开得胜半面红妆倾天下。”

    “大汗,一路小心。”哲哲也轻声道。

    “大汗,我们姐妹一定会为大汗祈福的。”

    “大汗,路上可要小心。”

    。。。。。。

    屋外的声音越来越大,外面的人马似乎多了起来。

    冲身边的福晋们点点头,皇太极慢慢的走到了靠墙的位置。那里刚才一直坐在椅子上的大玉儿和小玉儿也慢慢的站起了身子。

    心中紧张,大玉儿连忙道:“玉儿提前祝大汗凯旋而归。”

    “恩”

    嗓子有点发干,皇太极看着这个不知道为什么面无表情的人轻声道:“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心中无端端有着挥之不去的担心,小玉儿张张嘴抖了很久才笑面如花道:“恩,我等你。”

    “恩”

    心中似乎是圆满了,皇太极深深的看了小玉儿一眼。然后对着身边的众人道:“都好好的吧,不要在惹事了。”

    “大汗一路走好。”

    “大汗,我们一定会乖乖的。”

    “大汗,早点回来啊。”

    “大汗,不要担心我们。”

    身边声音一直不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有了一种不想让他离开的感觉。感觉心脏隐隐的泛起疼来,小玉儿愣愣的伸手压住了胸口,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你怎么了?”身边有人问到。

    小玉儿摇摇的头,眼中一阵模糊。

    眼里的那个人,似乎已经走了出去了。耳边突然变得寂静的吓人,小玉儿紧紧的按住心脏,把头垂的低低的。

    “怎么了?”突然双颊被一双带着厚茧的手捧了起来,小玉儿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

    被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吓了一跳,皇太极好半响都没有说话。

    心脏像是被小针扎着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过来很久皇太极突然猛地狠狠的,把小玉儿摁向了自己的胸口。

    被皇太极的动作弄的脸颊发疼,但小玉儿只是愣愣的的。良久感觉时间好像是过了很久,小玉儿推了他一下才轻声道:“大汗,珍重。”

    看着这个从他怀中慢慢退了出去的女子,皇太极顾不得周遭无数双盯着他的眼睛。头一次没有顾忌旁人,轻轻的扣住她,在她额头重重的落下了一个吻。

    一吻之后皇太极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再看小玉儿一眼便匆匆的走了出去。周围静悄悄的被无数双眼睛或嫉或恨的盯着,小玉儿只是看着皇太极的背影默默的。

    当大军浩浩荡荡的出了盛京时,想起林丹汗的玉玺,想起大明朝的皇位,想起小玉儿那句她要做皇后的戏言。策马飞快疾驰的皇太极冷冷的看不出情绪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不容忽视的势在必得决不放弃来。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不知道是被那两杯咖啡刺激的,还是被大家的催更吓到了我到两点半才睡着。欠的更我会补得亲们饶命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鸡毛令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毛令箭并收藏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