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 > 第126章 盛京小玉儿

第126章 盛京小玉儿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古拉刚刚发出豪言壮志,下一刻就见一直沉默的吴克善默默的缓步走了过来,极其自然的挡在了赛琦雅面前。

    他没有出一声,但是其身体上明显的保护意味已经无比的清晰了。

    神色复杂的看着挡在面前的吴克善,阿古拉一下子也跟着沉默起来虚无神在都市。不管以前对他多么大的仇恨和嫉妒,但是在此刻他都清清楚楚的明白,对他他阿古拉永远都有所亏欠。

    “你让开---”终于还是拿起手中的剑指向面前的吴克善,阿古拉神色间满是纠结。

    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异常沉默的额吉,苦笑了一下回头后吴克善抬起那仅剩的左手缓缓的握住了面前的剑刃。

    “阿古拉你动手吧,父债子偿同样我额吉不管做什么,我都会一并承担的。”

    “你---”手中宝剑微微发抖,阿古拉死死的盯着那握住宝剑的手。

    “儿子,儿子,儿子放手.放手,”看着吴克善手上不断跌落下来的血,赛琦雅疯了一般的冲了上来就去拉吴克善的手。

    下一刻就见阿古拉猛然用力撕得的一声,那宝剑就直接从吴克善的手中生生抽走,然后急快的放到了赛琦雅的颈间。

    “阿古拉你敢---”顾不得手上的剧痛,吴克善连忙想上前。但是等发现放在赛琦雅脖间的宝剑突然更加逼近赛琦雅后,他只能又急又怒的瞪向阿古拉。

    狠狠的盯着面前的贱种,无视脖间的宝剑。赛琦雅大声道:“儿子不用管我,今天我倒要看看。他能将我怎么样。一个野种竟然敢妄图族长之位,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伤了我你今天也跑不了,有种你就动手!”

    双目满是赤红,抬高下巴狠狠的看着这个从小就一再欺辱他们母子三人的罪魁祸首。阿古拉大声讽刺道:“你以为我会怕你不成,你这样的女人怪不得我的阿布都怕。留你在这科尔沁我们将永无宁日,所以我今天一定要--”

    耻笑一声,赛琦雅冷冷道“要杀便杀,我劝你一句阿古拉。你今日最好想清楚了就动手,负责到时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生不如死。”

    “额吉不要说了”胸口一下一下的急剧的起伏着,吴克善眼中满满的都是恐惧和害怕。

    转过头看着拿着剑越来越激动的弟弟,吴克善连忙道“阿--弟弟,把剑放下好不好?我把---我把---”

    察觉到他要干什么,不待阿古拉反应。赛琦雅立马嘶声道:“你敢!吴克善你若敢再犯糊涂,我---我便再也-----”

    没有在意她的话,吴克善只是突然冷静下来郑重其事道:“阿古拉只要你能放了我额吉,并且永不再提及今日的所见所闻。我明日---明日就在族人面前宣布我将远走他乡,不再担任少族长之位,倒时--倒时阿布没了,我走了。你便会成为名正言顺的下任族长。”

    “吴克善!”突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逼近,并且还加有一种奇怪的鸟叫声。赛琦雅突然的大声打断了吴克善的话,并且突然的神色晦暗不明起来。

    她这一声后,吴克善楞了一下。但是阿古拉却突然清醒了过来,立马侧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声音,然后紧紧握住手中的剑看着他们低低笑道:“怪不得说的这么好听,原因是等救兵。好啊,现在可不是我这个做弟弟做儿子的不给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要逼我的。我就等大家都到齐了,再跟他们说一下我们德高望重的大妃到底对她的丈夫做了----”

    没有给阿古拉再说下去的机会,赛琦雅眼神一暗,突然一下子猛然的握住刀尖往自己的脖间送去。

    "额吉!"惊叫一声几乎要晕倒,吴克善连忙上前。但一切都还是晚了,即便阿古拉也被吓了一跳急急的把剑给撤走了,但是那剑最终还在在赛琦雅脖间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口子。

    “额吉,额吉!额吉!!"急急的抱着突然向后仰的赛琦雅,吴克善眼中满是慌乱。

    许是吴克善的惊叫的声音太大,下一刻就有人急急忙忙的逼近不败圣王全文阅读。而这一次门外站的远远的,早就觉得有异的侍卫也没有再听大妃的话阻拦他们。

    “你为什么---”手中的宝剑几乎都抓不住,阿古拉好像越来越不明白这个女人了。

    帐篷帘子被掀开,看见那个带头的人阿古拉心中一喜立马道:“不是我,是她自己往上撞到的,而且她还杀死了阿布。”

    “大妃!”

    带路的乌兰突然的大叫着,冲了上去去查看赛琦雅的情况。而被她撞了一下的多尔衮,却面色铁青的看向了阿古拉手中还带有鲜血的宝剑。

    被他审视的目光看着,阿古拉心中一惊这才反应过来。此刻他已经不是他的姐夫,而他的姐姐海兰珠还是一个私自给他留休书让他脸面扫地的人。

    而就在乌兰和吴克善的哭叫声中,阿古拉看到后面的大金贝勒爷以及闻讯赶来的所有族中权贵,全部都面色不善起来。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是却被无数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阿古拉连忙转头举起手中的剑指着跪着的吴克善大叫道:“你---你快告诉他们,我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此刻吴克善那里还顾得了他:“巫医,巫医!巫医到底在什么地方。额吉,额吉,额吉不要再说话了,不要--不要动,求你。”

    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无视一边乌兰的哭泣声。赛琦雅艰难道:“儿---儿子。一定---一定要--好好的。”

    见她每说一个词,脖间便渗出更多的鲜血。死死的捂着那个狰狞的口子,吴克善无助道:“额吉,不要再说话。我们都会好好的。所以求你了,不要说话,求您了。”

    手上力道更加的重,赛琦雅轻声道“你---一定--要---要--成为--成为我们---我们科尔沁的---新台吉。一定要---永远都---都--不能说---不做和让位的话,否则我---我不甘心。”

    脑中豁然想起,刚才他说出要远走他乡时赛琦雅的反应。吴克善一下子只觉得心如刀绞连忙点头道:“是我错啦,额吉,我答应。只要你活着我便永远都不让位----。”

    眼中闪过一丝欣慰,赛琦雅看了一眼高高站在身边到现在还拿着剑的阿古拉讽刺一笑。然后立马转头:“十四---十四爷---”

    已经观察屋里很久的多尔衮,闻声立马上前半蹲□子并且握住了赛琦雅那只已经沾满鲜血的手。

    死死的握住他,此刻的赛琦雅眼神已经开始涣散起来了:“十四--爷。看---看在昔日--情分上--求你一定---一定---要帮我---帮我照顾---照顾他们---他们兄妹二人。”

    见她的脖间的血越来越多呼吸越来越重,多尔衮黯然连忙沉声道:“多尔衮发誓,一定会照顾好吴克善和大玉儿的,大妃您---您一定要---”

    “额吉!”

    “呜呜---大妃”

    眼前已经模模糊糊起来,见到有越来越多的人走了进来。赛琦雅缓缓的笑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转了眼睛。

    那个地方是已经呆掉的却还有些无措的阿古拉,以及后面那张一直都不曾有人发声的精致大床。

    “其实---其实--我不想--不想---这么---这么做的。但是---但是---罢了。现在---说---说什么都---晚了。谢谢--谢谢你---阿---阿古拉--谢谢你---能让--我和---台吉一起---一起死---没有---没有--让我--一人独活。”

    从被赛琦雅盯上他时,阿古拉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修罗弑天全文阅读。但是刚刚有点动作就被一拥而上的族人抢了剑,打了一拳按在地上。所以阿古拉几乎就是在一片混乱的情况下听到,赛琦雅的最后感激声。

    “贱妇你胡说什么---你--”急忙抬头的阿古拉刚刚想要狡辩就对上了赛琦雅含着笑的眼睛。

    那眼神看起来和蔼幸福极了,但是下一刻吴克善以及身边众人的大叫声,让阿古拉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身边压制住他的几个侍卫已经跪了下来,听着吴克善惊天动地的哭叫声。突然之间反应过来赛琦雅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后,看着正对他的那双眼睛。阿古拉疯了一般的向前冲去:“疯子你---”

    往前的身子被无数人拉着按着,看着周围人一双双指责恨不得立即杀了他的目光。阿古拉急忙厉声道:“哥---哥哥---你告诉他们。她说都是假的,我没有杀她也没有杀阿布。是她---是她---都是她。她就是个疯子!”

    胸口突然一痛,死死的抓住额吉的一只手,吴克善闻言苦笑一下然后猛地低下了头。

    下一刻在乌兰的惊叫声下,吴克善缓缓抬头后,众人之见已经有一道黑血从他嘴角溢了出来。

    舍不得放开赛琦雅那还带着温度的手,看着到死都不曾闭眼的额吉。吴克善缓缓出声艰难道:“何苦呢?我都说了把族长之位留给你。你何苦---何苦呢!”

    。。。。。

    伴随一句何苦,阿古拉便百口莫辩。带着血的宝剑,地上已经被撕得粉碎的纸张。还有已经被发现没气的台吉以及众人看着死在面前的大妃。一切的一切让大家再也无法对着这个昔日看好的青年,抱有一丝同情。

    大金当朝十四贝勒当众做主,如此丧心病狂杀父弑母之人理所应当,被处于五马分尸之刑并且下令等天亮后立即执行。

    科尔沁好久都不曾发生过如此人间惨剧,也许久都不曾有人被执行过五马分尸之刑。而且更何况如今要被处决的还是昔日的科尔沁二王子。

    所以这个消息在科尔沁传播的异常的快,不到一夜的时间便弄的众人皆知。

    第二日就在大家都异常兴奋的围堵在台吉帐外等着观刑时,却有侍卫跑出来对着吴克善小心翼翼道:“大---台吉,罪臣阿古拉逃了---”

    “逃了?”淡淡的挑眉,吴克善的表情出乎意料的冷静。

    “逃了?怎么可能。我可是派了几百人守在外面。”

    现场最激动的就是多尔衮了,没等吴克善有什么指示。他就已经向着关押阿古拉的帐篷跑去。

    没有办法,吴克善也只有跟了上去。

    他们都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所以等他们一行人走后。整个台下场子里大家一下子便炸开来了锅,大家都开始各抒己见议论纷纷来。

    “可恶!”看着地上那个突然多出来的洞口,多尔衮一下子怒了。并且立即带着随身侍卫追了上去。

    而就在他身后,豪格看着一直都没有动作的吴克善终于忍不住道:“你---你似乎好像并不是特别想让他死。”

    罩着一身孝衣的吴克善仿佛闻所未闻,只是异常复杂的盯着洞口。半响就在豪格有些无趣又有些恼怒时,他终于抬头挤出一个笑容道:“怎么会,我一直都不喜欢他。我一直都讨厌他,一直都恨不得---恨不得永远都看不见他。所以---所以----”所以你能逃多远都逃多远吧,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美女董事长老婆全文阅读。。。。。

    就在多尔衮一路顺着线索,打算一定要找到阿古拉时。六月处的盛京皇宫,许是天气变好的缘故,永福宫玉福晋的一双宝贝疙瘩终于的脱离了险境逐渐好了起来。

    本来两位阿哥都好了,作为额娘的大福晋应该越来越放松,永福宫众人也应该终于能歇一口气才对。

    但是宫中众人都渐渐地发现,永福宫的情况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好转。

    这日秋艳刚刚从外回来,就被底下宫女拉去伺候刚刚起床的玉福晋。

    一路穿过静悄悄的宫道,看着四周一个个战战兢兢的宫人。秋艳忍不住轻声抱怨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能到头啊?”

    走在她身边的小宫女闻言看看四周这才警惕道:“姐姐小声点,太医不是说福晋只是劳累过度担心忧思过甚吗?也许等过一段时间,大汗来了她便好了。”

    “但愿吧?”想起小玉儿最近越来越暴躁越阴晴不定的脾气,秋艳担心道:“我其实也盼着大汗呢?只是那位现在越来越嗜睡,又常常的。。。。。我就怕到时,大汗会迁怒,怪罪我们没有小心伺候。”

    面色一白,想起小玉儿最近的反应,小宫女同样忧心道:“我好不容易才调到这里,就盼着福晋能早点好。可别真的到了那时连大汗都---”

    不敢说下面的话,小宫女突然侧头小声道:“秋艳姐姐你说咱们福晋好歹都是大福晋,怎么就没几个人过来关心一下她。她这样都好些日子了,不可能哲哲大福晋和她的姐姐都不知道吧?”

    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和幸灾乐祸,秋艳同样边走边把脑袋靠近道:“她啊,空有一身尊贵身份。但平时都自命清高不屑结交朋友,加上一直对哲哲大福晋和玉侧福晋不甚尊敬。这会出事情又不愿意闹大,鬼才愿意过来过来自讨没趣呢。我看也只能等大汗回来,看情况能不能好转呢。”

    “希望福晋没事,不然----”有点害怕秋艳不甚尊敬的言辞,小宫女连忙转移话题。

    但是等抬头看到同样从一头匆匆赶过来的人后,小宫女连忙上前俯身道:“安公公,荣公公好。”

    “恩”匆匆点头,两人好像都没有看到秋艳似得,直接转身进了大殿。

    面色有些难堪但是也不能发火,秋艳也只能当做没有看到他们的态度。摸了摸右手手腕上的镯子连忙咬牙弯腰走了进去。

    永福宫作为大汗最长待的地方,里面所用器具都是最好。奴仆宫人也是最机灵的。

    可现在整个大殿,仿佛是经过一场洗劫似得。桌椅凳子全翻着,随处可见被打碎的精致瓷器以及被撕毁的各种名贵画卷。

    大殿内所有人都跪在一边战战兢兢的,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看向那个在一片狼藉中,仅着一身明黄单衣的单薄女子生怕她会伤到她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b汗,我最近好像经常让人领盒饭啊!以后还要经常,感觉太不好了~~~~(>_<)~~~~ 。

    今日早更新了,所以求留言,求订阅,求作收,o(n_n)o哈哈~各种求啊。

    最后的一段:

    可现在整个大殿,仿佛是经过一场洗劫似得。桌椅凳子全翻着,随处可见被打碎的精致瓷器以及被撕毁的各种名贵画卷。

    大殿内所有人都跪在一边战战兢兢的,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看向那个在一片狼藉中,仅着一身明黄单衣的单薄女子生怕她会伤到她自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鸡毛令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毛令箭并收藏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