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 > 第136章 无题

第136章 无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抬头挂起一抹轻笑,刚刚心中的那份不安和暴躁似乎一下子便被安抚了。小玉儿歪着头戏谑道,“我还以为大汗已经去了别处呢,”

    “怎么会,乱想什么呢,我那敢,”定定的看了小玉儿一会,见她今日穿了一身淡雅的粉色缎布旗装,显得格外的温婉动人。皇太极不觉的摸向垂落在小玉儿右边的粉色流苏。

    有点为自己的斤斤计较不好意思,微微红脸小玉儿连忙侧头。下一刻小玉儿却只是嗔怒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脸上微微发烫,小玉儿连忙从他手中挣脱出来,正色道,“大汗累了吧,您坐坐,我这就去安排一下---”

    “让宫人去安排,荣欣去把外面的其他福晋都请进大厅,玉儿陪我见见吧。”见小玉儿迷糊的看向他,皇太极上前轻声道:“回来后就没有见过其他人,既然她们都过来给你请安,索性就一同见一下。”

    自己虽然也是大福晋,但是皇太极却极少这么庄重的要求小玉儿与他一起接见他的妻妾们。此次见皇太极如此的认真,小玉儿也就柔顺的点了头。

    严格说起来皇太极现在的妻妾已经是极少了,李格格侧福晋叶赫那拉氏没了。现在他也就四个正福晋,四个庶福晋。

    小玉儿自然不敢奢望皇太极有了她,便将他所有的妻妾儿女都抛之脑后,若他这样做了他也就不是皇太极了。而且自她入宫皇太极的所有表现她也看在眼里,此刻自然不会在此刻落了他面子,所以当皇太极这么说时,小玉儿便答应的毫不犹豫。

    两人一同走进大厅,便见侧福晋乌拉纳喇氏已经带着一干人等在哪里。见皇太极和小玉儿一同进来,乌拉纳喇氏眼光一闪,连忙率先俯身:“乌拉纳喇氏参见大汗和福晋,大汗万福福晋金安。”

    而在她之后,庶福晋颜札氏,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格格吴氏,伊尔根觉罗氏也连忙毕恭毕敬的行了礼。

    “都起身吧”

    两人一起走了进来,见皇太极已经转身坐在了主位上。小玉儿便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坐在了皇太极身侧。

    定眼扫了一下,见这些人当中嫌妻当家。也就缺了哲哲和布木布泰,暗暗嗤笑一声。小玉儿转头看向面前众人悠悠道:“各位姐姐不必多礼,全部坐下说话吧。难得看到大汗,大家就都不要拘束了。”

    “是--”

    小玉儿说的话其实没有一点不妥,但是见惯了小玉儿的冷若冰霜爱理不理。现在见她慢慢悠悠的开了口,众人便无端端的有了一些不自在。

    一时大家大眼瞪小眼都没有开口,还好这期间。一直有宫女来上茶,大家这才没有觉得太尴尬。

    一口热茶下肚,还是侧福晋乌拉纳喇氏最先回神柔声道:“听说边关环境艰苦,大汗辛苦了。”

    “恩,也不算什么。这么多年也都习惯了。”

    乌拉纳喇氏自被贬为侧福晋后,就一直对他爱理不理。见她现在难得的轻声细语,皇太极立马直言道:“不要担心,我在豪格随便按了人了,他现在没事。”

    没想到皇太极竟然不等她开口便直接说出了她想要的,有点尴尬也有点无趣。乌拉纳喇氏连忙淡淡道:“多谢大汗了。”

    见乌拉纳喇氏话毕,格格伊尔根觉罗氏连忙笑语盈盈道:“大汗我和姐姐们昨天自听到大汗回来,就等着大汗接见呢。没想到大汗一脚踏进永福宫就不出来了,真是让我们望眼欲穿啊?”

    “是吗?”以往一直觉得伊尔根觉罗氏活波的性子很好,但是现在见小玉儿一边喝茶一边淡淡的瞟了过来。皇太极却无端端的有了不好的预感,当然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一点奇怪陌生的感觉,但面上皇太极还是保持住了一贯的淡定。

    见皇太极接话,伊尔根觉罗氏立即眉眼弯弯娇滴滴道:“当然,大汗是我们几个的天。好长一段时间不见,我们自然担心想念了。大汗不信可以问吴姐姐,我和吴姐姐住在一起,我的事情她都清楚。”

    被伊尔根觉罗氏点到名字,胆小的吴氏连忙涨红了脸颊糯糯道:“大汗辛苦了,伊尔根觉罗氏姐姐说的虽----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却也是实情。”

    本来因为吴氏的话有点生气的伊尔根觉罗氏,在听到最后后连忙娇娇的点点头。

    她是个圆脸,此刻穿着一身米黄色的旗袍看起来意外的娇俏可爱。见她这样,小玉儿不觉似笑非笑的往向了她。

    许是小玉儿的眼神太直接了,伊尔根觉罗氏连忙转头可怜巴巴道:“福晋不会怪我太直接了吧,但是大汗一直在你这里---”

    “姐姐对大汗一往情深我自然清楚,只是这些个情深意重的话。姐姐可以等大汗去你那里后在细细的说予。这边这么多人,还是少说为妙,有失庄重。”轻轻的将茶杯放在一侧,小玉儿不耐道。

    “是---”下意识的看向皇太极,见他只是面无表情的喝着茶,伊尔根觉罗氏咬着呀轻轻道.

    对于这样的情况已经司空见惯,皇太极不紧不慢的将桌上一盘茶点往小玉儿身边推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了一直安安静静的庶福晋颜札氏:“三阿哥最近怎么样了?”

    抬眉看了一眼小玉儿颜札氏轻声柔柔道:“启禀大汗,三阿哥一切都好,就是有点闹得慌。”

    眼角带出一些笑意,皇太极轻声道:“闹腾好,我爱新觉罗家的孩子,就该从小就精神。”

    “。。。。。。”虽然也欣喜皇太极对儿子的态度,但是早在她生育一子后。却依旧只是一个庶福晋时,颜札氏便就明白,她对皇太极来说也只是那样了。

    好不容易因为小玉儿的缘故,才让孩子迟迟未搬到阿哥所朱门恶女最新章节。所以颜札氏也不敢冒一点险,连忙对着上面轻笑道:“听说五阿哥都会叫人了,八阿哥也已经长牙了。妾现在也只盼着叶布舒不要太过了,省的将来没个做哥哥的样子。”

    昨天一下午,小玉儿和皇太极自然不可能一直都厮混下去。想起昨晚上去见两兄弟的情景。皇太极不觉向小玉儿望了过去,而此时恰巧小玉儿也望了过来。面面相窥两人不觉相视而笑。

    看到皇太极和小玉儿的互动,底下众人都不由自主的不是滋味起来。

    “姐姐若是不嫌弃,可以带四阿哥经常过来坐坐。我想三阿哥精力旺盛肯定也是一个人寂寞的缘故。让他们兄弟三人经常在一起,总是好的。”

    对于这样一个淡静到极致,看着都会让人心里舒服的女子。小玉儿自然也是你敬我一尺我便敬你一尺。从上辈子就觉得这样的女人很是难得,所以此刻小玉儿的态度意外的诚恳。

    没想到油盐不进对谁都冷冷淡淡的小玉儿,却突然的对颜札氏和颜悦色起来。不等皇太极和颜札氏反应过来,底下众人就已经神色不明起来。

    “大汗?”不知道皇太极会不会觉得她是有意的,所以尽管心中欣喜但颜札氏还是小心翼翼的看向了皇太极。

    轻轻的将杯子放在桌上,皇太极轻笑道:“既然福晋都说了,颜札氏还不谢恩,什么时候这么畏畏缩缩了。”

    心中有点不是滋味,但是一想到叶布舒能经常到永福宫后的种种利处。颜札氏立马起身上前跪下道:“谢谢福晋,谢谢大汗。妾一定好好教育三阿哥,绝对不会让他打扰到五阿哥和八阿哥。”

    大金向来都先是子凭母贵后才是母凭子贵,大汗能被众人拥戴他嫡子的身份功不可没。而多尔衮和多铎小小年纪能被封为八旗旗主自然是离不了他们额娘的身份。一个阿哥刚刚生下来,额娘的身份便就是他的一切。

    颜札氏虽然是官家女子,但当时只是被当成礼物送进来谈不上尊贵。虽然好命生了三阿哥,但是原先身份低微,后来又为人太谨慎,太清心寡欲。自然无法太让皇太极对其子三阿哥太过重视。

    大金的母凭子贵之说,是说儿子长大或者登基了。长大了阿哥们就可以凭借努力,自己挣战功。这样在封赏有战功阿哥时,大汗就不得不顺便给他额娘进位以示嘉赏。另外一种便是意外的成为大汗,大汗之母自然不能太过卑微。异界之上古巫师

    没觉得自己的儿子能好命突然成为大汗,但是他终归是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希望。如果能经常见到皇太极,或者能够跟身份尊贵的阿哥关系好一些。那他将来便有了一份支持一份依仗,这样他以后便能走的更远一些。虽然不明白小玉儿为什么会突然的对她好,但是这一刻颜札氏磕这头确实是诚心诚意的。

    “姐姐太见外了,都是大汗的儿子我也只是爱屋及乌而已。”示意一边荣欣去扶人后,小玉儿淡淡道。

    “福晋人真好,只是不知我的三公主有没有这个好命。”一直没有特意出声的庶福晋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半带轻笑道。

    对于这个哲哲昔日的陪嫁,小玉儿自然只是不发一言。

    被弄了一个没脸,扎鲁特委委屈屈的看向了小玉儿身侧的皇太极。

    不等皇太极开口,沉默很久的乌拉纳喇氏侧身似笑非笑道:“福晋对一个不熟悉的人都那么的心善大方。怎么到了自己族人身上便这样的---小气起来了呢?”

    “是啊,福晋您是大福晋可不能厚此薄彼,不如一视同仁可好?”伊尔根觉罗氏也娇滴滴的接了话。

    “两位姐姐刚刚说什么了?刚才风太大,玉儿我好像是没有听清楚。可否麻烦姐姐们再对我说一次。”早就忘了身边的皇太极,小玉儿将手中的东西一放,慢慢悠悠道她们的秘密。

    “我---”

    “福晋---”

    “好了!”冷冷的看了一眼没事找事的乌拉纳喇氏和委委屈屈的伊尔根觉罗氏。

    皇太极高声道:“福晋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指手画脚了,平时也不见你们请安积极。福晋不提我不说一个一个便把规矩忘了个一干二净。”

    见乌拉纳喇氏又做出一副充耳不闻油盐不进的摸样,皇太极冷冷道:“乌拉纳喇氏你病好了吗?”

    “已经好了几分了,谢大汗关心。”不知道皇太极为什么这么问,但乌拉纳喇氏还是立马淡淡道。

    冷哼一声,皇太极突然咄咄道:“从豪格三岁开始你就一直病着。现在豪格都已经十六了,你还这样。”

    “我---”皇太极口中的责备之意已经太明显了。自她怀着儿子被赶下大福晋之位后皇太极便一直对她客客气气。后来洛格病故她不能再生育后,皇太极更是不曾拿重话说她。

    到如今尽管皇太极都已经许久不进她的屋了。但是她寝宫的器具所需从来都与从前大福晋时无一点差别。

    以往她心中不愤挤兑哲哲时,皇太极也只是暗暗的提醒一下。何曾这般的给她没脸。

    “我---”腾地站起来,乌拉纳喇氏一下子涨红了脸。

    “你怎样?”十三年的忍耐一下子爆发出来,皇太极捏着手中的杯子力道越来越大。

    一只手隔着桌子伸了过来,轻轻的放在他的手背上。冰冰凉凉的感觉一下子让皇太极清醒了过来。

    见现在下面除去乌拉纳喇氏外,其他人都已经跪了下来。

    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皇太极立马放缓语调淡淡道:“明天---明天你再去请个太医看一下,如果好了,就给我规规矩矩的。后宫老祖宗留下来的宫规可不是一张废纸,如果不好----”

    眼神越来越冷,想起对乌拉纳喇氏这十余年的包容。皇太极失望道:“如果还不见好,你便不需要再像现在这般的累了。我给你静养的机会,等豪格回来你就搬到大阿哥府吧。这样你好我也好。”

    死死的咬着嘴唇,气的几乎发抖。抬手看着已经垂下目光的皇太极,已经面无表情冷冷看着自己的小玉儿。

    乌拉纳喇氏跪下大声道:“乌拉纳喇氏遵旨,明日---明日就按照大汗的意思来。”

    本来还算和睦的气氛此刻已经糟的无法在糟了,抬头看着下面皇太极淡淡道:“都回去吧,平时除去请安。没有福晋的命令就都不要来永福宫打扰了,免得看见就心烦。”

    这话说的有点重,但是到了现在大家自然不敢多说什么。连忙小心道:“嗻--”

    见皇太极不开心,小玉儿那仅存的那一点耐心也一下子消失殆尽。狠狠的瞪了一眼面色铁青的乌拉纳喇氏。小玉儿不耐烦道:“都回去吧,明日不用过来请安了,都好好休息吧。”

    “。。。。。。”沉默一下,众人连忙在自己宫人的伺候下,小心翼翼的出了宫。

    刚刚出了永福宫的大厅不久,伊尔根觉罗氏便瞅了一眼前面的某人。然后对着小心谨慎的吴氏阴阳怪气道:“装,装,现在装出祸端了吧?以为你是谁,还敢在大汗面前放肆,我看啊这也是活该罪有应---”

    “啪——”

    “啊---”

    狠狠的一巴掌甩了下去,直到多嘴的伊尔根觉罗氏被打翻在地女巫养成日记最新章节。乌拉纳喇氏这才上前轻轻道:“说啊,刚才不是很能说吗?谁给你的胆子,一个小小的无儿无女的格格,竟敢说我乌拉纳喇氏。”

    “我---”见四周的宫人都已经把头垂的低低的,伊尔根觉罗氏大声道:“你就不怕---”

    “我怕什么?到如今我还怕谁?”眼睛通红的看着她,乌拉纳喇氏咬牙道:“吃里扒外的东西,枉费我平时对你那么好。翻脸不认人的小人,你信不信今天我就是打死你了,大汗顶多就是说我两句。”

    想起刚才的情景以及已经长大的大阿哥,伊尔根觉罗氏张张嘴。半响才跪下挤出笑道:“看又是我嘴碎了,姐姐大人大量饶了我吧。而且我刚才其实说的都是吴姐姐,不信您问她?”

    看着指向自己的食指,吴氏连忙上前赔笑道:“福晋饶了罗姐姐吧,她不是有意的。”

    其实经过刚才乌拉纳喇氏已经心乱如麻,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找伊尔根觉罗氏的麻烦。

    看了看四周见众人都收起轻视之意,乌拉纳喇氏这才拉长声音高声道:“不管我在大汗和福晋面前怎样,但我是大阿哥额娘这件事情永远都变不了,我是乌拉纳喇家族一员的事实也改不了。更何况只要大汗一日不废我,我乌拉纳喇氏便一日是仅次于大福晋之下的人上人。谁敢让我一时不痛快,我就有本事让她一辈子不痛快。不信---你们就都上来试试!”

    庶福晋颜札氏没有出声,只是尽量缩在宫女身后努力减少存在感。

    一直看好戏的庶福晋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无言,只是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翻了一下白眼。

    “侧福晋姐姐说的是,是我们糊涂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伊尔根觉罗氏自然也不是真的怕她会对她怎么样,毕竟她家也不是吃素的。但是她进宫三年了一直无儿无女,今日大汗又明显生气。她自然不敢轻易冒险以免得不偿失。

    “哼!”冷哼一声,再次扫了大家一眼。乌拉纳喇氏这才将刚才打了伊尔根觉罗氏的手,轻轻搭在身边大宫女的胳膊上仪态万千的走了出去。

    在她身后,颜札氏和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互相淡淡看了一眼,也都不约而同的越过了她。

    “呜呜---贱人”见大家都走了,连刚才送他们出来的小太监和小宫女都没影了。伊尔根觉罗氏这才委委屈屈的哭了出来。

    “姐姐,不要生气了。乌拉姐姐也是心情不好才这样的。”天王时代

    “滚开,没用的东西。”就着跪着的姿势狠狠的推了一把吴氏。伊尔根觉罗氏一边起身一边接过贴身宫女的方巾恶狠狠道:“叫你来帮忙你就这样帮忙啊。”

    “我---”

    想起刚才的那句“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却也是实情”的话。伊尔根觉罗氏跳脚道:“你知不知道,大汗的四个正妻,六个妾氏。除去死了的李氏和叶赫那拉氏 ,现在四个妾也就我们俩没个儿女,也就我们俩还是个格格?”

    “我---”

    见吴氏到现在都还是平常的样子,伊尔根觉罗氏崩溃了“啊---烦死了。跟你住在一起我真是倒了半辈子霉了。”

    “我---”

    “对,就这样。站住不动,等我走了你才能走,知道吗?”

    心中不免有点受伤,被小太监扶着。吴氏可怜巴巴的点头:“是--”

    女配仙铃。。。。。

    “玉儿,我今日本来是想让告诉她们。平时多来你这边的,却不想结果竟是这样。”

    不是没有见过皇太极发怒,但是这么不留情面的针对某个人却好像是第一次。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轻轻绕过椅子从后面抱住他。半趴在皇太极的背上,小玉儿一句话都没有说。

    “怎么了?被吓到了。”面上带出自嘲之色,皇太极看着远处幽幽道:“是啊,像我这样对妻子大呼小叫,说出这样话的应该很少吧?”

    “。。。。。”

    “怎么了,真的害怕了。放心对你和她不一样,我---”

    “不要说了。”打断他的话,小玉儿更加用力的抱着他。

    “。。。。。”

    将下巴支在皇太极的左肩,半响小玉儿这才开口道:“求你了,不要说了。不能成为你的元妻,隔着这么多人二嫁才嫁给你。这已经是我的憾事了。她们都比我早,我没法说什么。但是求你不要在我面前总是说其他人,我---我受不了,我没那么大度的。”

    以往能够对着多尔衮的妻妾和和睦睦,完全是因为同病相怜。对着一堆跟她一样惨的女人,她做不到落井下石。

    可现在他不是她的第一个丈夫,她也不是他的元妻。无法理直气壮无法名正言顺,心中总是缺乏底气这已经让她惴惴不安了。不想把自己弄的狼狈不堪,也不想再次发疯大呼大叫被嫉妒左右着,所以干脆还是什么也不要说什么都不要想比较好。

    暗暗叹气,拉着小玉儿的手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皇太极抬手再次摸向小玉儿脸侧的粉色流苏。

    粉色挂珠流苏摇摇晃晃的煞是好看,可他好像又在无意中破坏了小玉儿难得好心情。

    轻轻将小玉儿拉近一些,让她完全的侧身坐在自己腿上。皇太极轻声道:“不说就不说了,我只是不想玉儿认为我是薄情寡性之人。元妃是父汗选的,我一直敬着她。她十四岁嫁我,而我那时却极少有心思去关注她。她看起来很厉害,所以我很放心。但是直到小阿哥没了她一夕之间便疯疯癫癫起来。直到那时我才明白,原来她并没外表表现的那样坚强。我不想让人看我笑话,正好父汗问起来,我便直接废了她。本来想如果她有一日能变好,我便---但是还是没有机会了。”

    见小玉儿的手抚上自己的面,皇太极笑道:“第二个是乌拉纳喇氏,她出生很好,人也很温柔。还给了我大阿哥,我很感激她。”

    面上的神色有些无所谓起来,皇太极看着小玉儿淡淡道:“大金国势日盛,征战蒙古和明朝有了可能。夹在中间的科尔沁日渐重要,而那时我的侧福晋却正好是科尔沁的长公主。加上那时正好有谣言说元妃之死与她有关。我便查都没有查,直接贬了她扶着哲哲上了位。”

    当时乌拉纳喇氏疯狂咬牙切齿的摸样历历在目,皇太极顿了一下。这才幽幽道:“她生气大发雷霆,结果便在我面前早产了。我---我是第一次看见有女人在我面前流那么多血,而那个孩子果然没过多久就没了,她也伤了身子不能再孕。所以从那时我便觉得我欠她的,便决定要一辈子对她负责。”

    面上笑容越发勉强,皇太极将头贴在小玉儿额头。自嘲道:“刚才还说我不是薄情寡性之人,可怎么说着说着就什么都不一样了。看看,刚才我就没有忍住,还说要负责要忍让简直就是笑话。”

    心中有点不忍,小玉儿轻轻的将手抚上他的头上淡淡道:“算了吧,都过去了。做人但求问心无愧,我相信大汗应该不后悔。更何况---”

    幽幽的看着皇太极,小玉儿突然语气奇怪道:“更何况,她一个被贬下来的大福晋娘亲难为。十三年时间都活的好好的脾气一点都没有变,就冲这点我便知道你是不同的。她比我命好,比我幸运!”

    这话说到最后,小玉儿的神色间已经带出了几分狰狞来。心中无端端胡乱有了猜忌,面色已经有点白。看着已经低下头的小玉儿,皇太极轻声淡淡道:“怎么玉儿后悔了?觉得嫁给我不好?”

    一点都没察觉出皇太极的异样,小玉儿只是将头抵在皇太极胸前摸着他胸前的盘扣轻声幽幽道:“她比我早认识大汗,大汗虽说贬了她。但是却还是对她礼遇有加,你所说的薄情寡性若只是一点重话,那我羡慕她。”

    “玉儿---”

    更加的贴近了一些,小玉儿神经兮兮道:“大汗今年已经三十有四了,可我现在才却只有二十。我是多尔衮的元妻,是二嫁给大汗的。若是大汗突然的没了,乌拉纳喇氏有已经长大的大阿哥,玉姐姐和姑姑有科尔沁和多尔衮。那我有什么?我有什么?“

    “玉儿“”入手的湿度,让皇太极顾不得小玉儿的冒犯之言,连忙紧紧的抱住小玉儿去摸小玉儿的面颊。

    将他放在自己右颊的手,紧紧的按住。小玉儿突然瞪大眼睛认真道:“所以皇太极对我好一点,我也不容易。不能早点嫁给你不是我的错,把我许配给他的圣旨是您下的。若是您出事了,只要有大玉儿多尔衮在,我便没有了活路生不如死。所以对我好一点,好一点,好一点,这样我才会觉得我一辈子没有白活,才会无怨无悔。才会舍得放下两人孩子跟你走!”

    “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多尔衮和大玉儿。他们一个自诩聪明却不能当断就断。一个忘恩负义,完全忘记当日要不是我在众兄弟力保他哪有今日。”定定的看着突然情绪激动的小玉儿,皇太极终于开口道:“为什么?对着那个海兰珠我能感觉得到你是嫉妒。可是对着他们俩你到底是为什么?”

    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小玉儿刷白着一张脸连忙作势要起身。

    刚刚起身,就被皇太极抓着手一使力。猝不及防的倒在皇太极的身上,面颊贴在他的胸口,小玉儿的心咚咚跳着几乎要立马奔了出来。

    那还有刚才对着小玉儿说起其他福晋时的颓废和消沉。皇太极只是像一只饿狼一般死死的抱着小玉儿眼神阴冷道:“什么叫做你会死在他们手上,什么叫做人不如死?才二十出头,你给我想这些干吗?”

    身子有些发抖,紧紧的贴在皇太极身上。听着皇太极胸口同样越来越快的声音,心中闪过万般思绪。

    突然的小玉儿缓缓的放开了抱住皇太极腰间的手,慢慢的抬头,直到人整个的跪在地上。

    小玉儿这才侧身,慢慢的将头轻轻抵在皇太极腿上,幽幽道:“我也不想的,可是自从跟了大汗嫁给大汗起。每次只要一见到多尔衮一见到玉姐姐,我就会做噩梦。”

    “什么样的噩梦,能吓得你动不动就死来死去。”

    不想看着他的眼睛骗他,小玉儿只是继续看向别处,小声道:“你死了,我却还活着。玉姐姐和姑姑都是太后,多尔衮是皇父摄政王。我被关在一间小屋子里,每日锦衣玉食。但是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的声音,一点都没有。我每日都像疯了似的大吵大闹但是却惊动不了一人。”泪石记

    抬头忍不住的看了看他,小玉儿笑道:“有时我希望我就那么疯了,可是我就是明明白白的就是没有疯。有时我喜欢死了一了百了,可是屋里没有任何东西。我想干脆饿死,或者上吊,或者弄伤自己得了。但是我怕,上吊我总是自己下来,割腕看着满手的血,不等它流干我就已经忍不住大叫了。绝食,我更是受不住。”

    忍不住抬手挡住自己面上,小玉儿笑道:“可笑的是,梦里过了很久很久我终于逃出来了,但是更可笑的是,到了最后我却还是不小心把自己弄死了。”

    “好了,别哭了,难看死了容婉最新章节。”粗手粗脚的扶起小玉儿,皇太极不容拒绝的拉下小玉儿挡在面上的胳膊。

    伸手重重的将手抹在小玉儿巴掌大的面上,皇太极粗声粗气道:“不就是一个梦吗,怕什么?”

    “可是---”

    “平时看起来蛮厉害,结果被一个噩梦弄的惨兮兮的,丢不丢人?”

    没想到把自己弄的惨兮兮的罪魁祸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小玉儿一时气结。

    就在小玉儿直直站着决定找个借口立马进去睡觉时,突然头被按着。

    等糊里糊涂的将脑袋靠在皇太极肩膀上,小玉儿刚要动就被皇太极紧紧的按住了。

    上方的皇太极死死的将小玉儿按在肩头,看着前方轻声异常坚定却又温柔万分道:“乖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不可能那么早死的,我还有好多愿望没有达成怎么舍得。而且你不要再说你什么都没有那样的话了,听着让人不舒服。你这样将我和洛祥洛睿置于何地?”

    “我---”

    “还有,我今日已经下旨让阿木儿来盛京了。从今往后我会让他成为科尔沁乃至整个蒙古部落不容忽视的存在。蒙古第一旗正黄旗的旗主,我皇太极信任的人,他岂是一个小小的科尔沁族长台吉能比拟的。”

    “真的?”尽管以前已经依稀猜到皇太极的意思了,但是当现在亲耳听到皇太极的承诺后,小玉儿还是有点不敢置信。

    “真的!”摸着小玉儿的脖间的碎发,皇太极浅笑道:“有了我有了两个儿子,还有一个那么厉害的哥哥。玉儿答应我,以后----以后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反手轻轻的抱在皇太极的腰间,小玉儿带着笑轻声道:“只要大汗以后不要再在小玉儿面前提及其他女人了,小玉儿便永远都不想永远都不提,怎么样?划算吧?”

    没想到说来说去竟是自己的错了,有点无奈又有点好笑。定定的低头看了小玉儿好一会,皇太极这才笑着开口道:“好!都依你了。以后福晋开口说不要我便再也不继续了。”

    “呵呵---呃”脸上带着的笑突然的顿了一下,总感觉这话有点不太对,小玉儿不觉挣开了皇太极灼灼的看向他。

    抬头看向一脸迷糊小玉儿,下一刻皇太极突然露出一个惑人至极的笑容来。

    小玉儿似乎总是会很轻易的就被他这种发自内心的笑给迷惑住。

    在小玉儿愣神时,皇太极从怀中掏出一个青色的玉镯递了过来。

    发现小玉儿还不在状态,皇太极便直接拉起了小玉儿的右手手腕。

    那里已经有一支成色不菲的和田玉手镯,眼神闪了一下。皇太极及其自然的取下小玉儿手腕上的白玉镯子,然后换上了他刚刚掏出来的。

    微微抬手,将手刻意的放在阳光能照到的地方。小玉儿轻笑道:“白璧无瑕,白如截肪,是羊脂白玉。”

    微微颔首,将小玉儿的高高举起的手握住。皇太极边拉着一直低着头看向手腕的小玉儿往外走,边风淡云轻道:“这次出去无意得到的,感觉不错就带了回来,怎么样喜欢吗?”

    看向皇太极的背影,微微眯眼。随即小玉儿高声道:“自然喜欢,只要是大汗送的,我都宝贝着。以后一定小心着,我要带着它一辈子呢。”

    “呵呵,瞎说什么呢?不就是一只手镯吗,感觉我这个做大汗像是亏待了你一般嫡策最新章节。”

    皇太极的步子有点快,急急地喘着气小玉儿兴奋道:“这个跟你给我的匕首一样,意义不一般嘛?”

    微微放缓了步子,左手从小玉儿的手腕滑了下去。将那紧紧相扣的十指藏在自己的衣袖下,皇太极挂着笑轻笑道:“玉儿可不能再磨蹭了,再这样下去。大汗我便要饿死了,而且你也到了午睡的时间了。”

    “啊---”这才反应过来,皇太极好像从早朝后开始就一直没有吃什么东西。心下内疚不已,小玉儿忙加快步子道:“大汗忍忍,都是玉儿的错。不过我一直都让人备着吃食了,我们一会就能吃到了。”

    “。。。。。”位置颠倒,看着拉着他,比他还走的快的小玉儿。皇太极不动声色的摸了一下放在袖内的玉镯,然后缓缓的跟了上去。

    。。。。。。

    清宁宫,申时。

    见自己说了这么多姑姑却还是无动于衷,布木布泰便直接走到哲哲身侧,定定的不解的看向了她。

    暗暗叹了一口气,哲哲轻声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怎么大汗才来一天你就一下子糊涂起来了。”

    “可是大汗回来了,我们做福晋的总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吧?”虽然以前一直对皇太极不冷不热,但是此刻布木布泰却是心急火燎的迫切的想见一下皇太极。

    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哲哲高声道:“行了,又没拦着你。想见大汗是吧,晚上好好打扮一下,我带你去见。”

    “真的,谢谢姑姑。”心中欣喜,布木布泰连忙兴奋的看向哲哲。

    微微的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来,哲哲教育道:“以后不要再这么咋咋呼呼了。记住你是大汗的侧福晋身份高贵,要喜怒不显。这样才能让别人看不透你,才能让别人怕你。”

    下意识的收起了嘴角的笑,布木布泰淡淡道:“是,玉儿记住了姑姑。”

    见她姿态优美,庄重大度。哲哲点点头然后挥手道:“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去休息一下然后收拾的美美的。等到了戌时我便带你去太极殿。”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本来想眯一下在起来更新的,但是很悲催的我一下就睡过去了。早晨起来想起昨天一个字都没有说,就骗了大家的事实便觉得内疚不已。

    今早吃过早饭后,我就偷懒耍赖不去看店了。除去午饭晚饭时间,这就是一天的成果。

    一整天都没敢看后台留言,刚刚才瞅了一眼。在这里先跟大家说声抱歉了,今天的更新就是赔礼了。(呜呜,不容易啊,我头一次一天写一万哦)

    还有抱歉了乐乐小朋友,为什么每次你问我什么时候更新时,我就一定出状况。你是这文第一个支持我给我扔雷的,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让你失望啊。一路从三千字跟到五十多万。我不容易你就更难得了。亲一个谢谢支持了。

    ps:大家看我这么诚恳,这么可怜巴巴,就原谅我昨天的不负责吧_

    _<)~~~~ 不管怎么样我终于完成了n久以前答应让你土豪的承诺了。哈哈心中一一件事情了了,就是开心啊。

    最后的手机党:

    下意识的收起了嘴角的笑,布木布泰淡淡道:“是,玉儿记住了姑姑。”

    见她姿态优美,庄重大度。哲哲点点头然后挥手道:“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去休息一下然后收拾的美美的。等到了戌时我便带你去太极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鸡毛令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毛令箭并收藏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