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 > 第139章 无题

第139章 无题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启禀主子,内务府的广储、都虞、掌仪 、会计、营造、慎刑、庆丰七司首领太监已在全公公的带领下候在外面了,请问主子是否需要现在就传进来,”

    刚刚才送走前来请安的众福晋,听到荣欣的话小玉儿挑眉笑了一下。然后对着布木布泰一脸歉意道,“真是不巧,这些人可都是大汗和姑姑派过来的,要不姐姐再等一下---”

    眼帘微微闪动了一下,布木布泰连忙起身轻笑道,“无妨,我可以等的。”

    已经仔仔细细一字不漏的听说了布木布泰的昨夜的举动,也接到大汗让她回去的旨意。轻轻的翻动着礼部急急忙忙备过来的礼单。小玉儿毫不愧疚的把它挪到一边道,“那就有劳姐姐去里间等一下我,妹妹我一定尽快处理好手上的事情,然后尽快核对好姐姐的礼单。”

    “有劳福晋了!”俯身行礼后,布木布泰恍恍惚惚的跟着小宫女来到了离间。

    早晨刚刚睁开眼就接到了哲哲病重,小玉儿统管后宫的消息。自己今天去科尔沁的礼单又必须经过小玉儿,好不容易等侧福晋乌拉纳喇氏等或恭喜或献媚或阴阳怪气的一早晨后,以为终于可以轮到自己了,却不曾想到还有这出。

    外面声音陆陆续续的传了过来,仔细听着的布木布泰不觉有点不舒服起来。

    她比小玉儿大三岁,一直自诩是科尔沁的第一格格。哲哲虽然是大福晋,但是没有办法诞下龙子加上已经上了年纪自然不是她的对手。她一直以为凭借她的身份,她的聪明,她的儿子。有朝一日她自然能成为整个科尔沁的骄傲和大金国的骄傲。

    可现在儿子是有了,却被哲哲看得严严的甚少有见面的机会。她依旧才华横溢,聪明绝顶。但是大汗不去她屋里了关在那方寸大的地方,无人欣赏无人在意,那她空有万般的才华又有何用。一直以为自己的家族会成为她最有力的依仗,却不曾想到它也会有摇动的一天。

    外面才二十岁的苏拉玉儿,一项一项的安排着宫里的事情。听起来意外的有条不乱,丝毫都听不出是新手的感觉。

    有点想不通为什么所有的事情会变成这样,坐在椅子上布木布泰不觉露出了一丝复杂的情绪。

    “有点不可思议是吧?”

    突然的听到了皇太极的声音,急忙抬起头布木布泰顾不得惊讶便连忙的跪了下来。

    “大汗---”

    从侧门进来的皇太极,轻轻的抬手制止了布木布泰的行礼,径自的走到了墙边。

    细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皇太极缓缓的露出了一个笑来。

    “大汗是担心小玉儿吗?”轻轻的起身,凑了上去布木布泰看着皇太极的侧脸不是滋味道。

    “只是过来看看!”似乎感觉到自己的举动有点失仪,皇太极慢慢的向着主位走去。

    “大汗昨日---”

    “对了我已经安排安德海跟你同行了,如果没事就早去早回吧少帅别惹我最新章节。”

    打断了布木布泰的话,皇太极想了想又道:”如果真的有事情,我说的是如果。如果真的有事,你就多待一阵子吧!”

    “我---大汗多谢了,玉儿一定会尽快回来的。”似乎从昨天起才发现这个人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布木布泰目光奇怪的望了过来。

    “咳咳,咳咳--”尾随着小玉儿的。小全子公公用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打断了布木布泰的灼灼注视。不动声色的侧头,布木布泰连忙起身行礼。

    眼神昏暗不明起来,小玉儿淡淡的瞟了一眼。终于停止了咳嗽的小全子,笑着上了前。

    带着浅浅的笑,微微俯身小玉儿柔声道:“参加大汗!”

    “不必多礼,玉儿起身吧。”知道是因为有了一个布木布泰,小玉儿这才如此的大礼。皇太极不觉有点好笑,连忙上前扶起了小玉儿。

    被皇太极的扶着站了起来,等两人都坐了下来。小玉儿这才斜眼看了一下边上的布木布泰带笑道:“妹妹既然着急回科尔沁我便不留你了,早去早回,我和大汗都盼着你早日回来呢?”

    小玉儿的笑容很是灿烂,这好像是两年来第一次被小玉儿如此有礼的对待。明白可能是有大汗在的缘故,布木布泰也不做细想,连忙跪下谢恩。全职业法神

    一边站着的荣欣顺势将,小玉儿已经盖好大福晋印章的后宫金印的礼单递到了布木布泰手中。

    微微抬头,布木布泰刚想再多说几句。却见上面坐在主位的上的皇太极,亲手将桌上的一盘点心极自然的推到了小玉儿的身边。而小玉儿却是也只是及其自然的径自将手伸向了盘中。

    这种自己好像是完全多余的感觉太不好受了,挤出一点笑。布木布泰大声道:“谢谢大汗和大福晋,布木布泰告辞了。”

    没有抬头皇太极,轻轻的甩了一下手。

    侧头神色不明的笑了一下,小玉儿慢慢悠悠的起身:“姐姐先慢走,妹妹忘了有个东西要送给你的。”

    有点惊讶也有点不信,布木布泰连忙止住了往后退着的步子。

    起身走到一边的梳妆台,小玉儿从上面拿起一个雕凤锦盒缓缓走到布木布泰身边。轻轻打开盒子小玉儿笑语盈盈道:“这支流苏发钗是我的最爱,我送给姐姐!”

    有点摸不清小玉儿的用意但是感觉不妙,布木布泰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上方的皇太极。连忙推辞道;"既然是福晋你的最爱,那我怎么能夺人所好。福晋还是自己留着吧!“

    直接从盒中拿出那粉色的流苏发钗,小玉儿将盒子递给身边的小宫女。然后亲自将手中的发簪斜斜插到布木布泰头上:“这些都是死物,既然妹妹喜欢我便没有不让的道理?”

    见布木布泰一脸无辜的站着想起她刚才的眼神,小玉儿转头拿着丝帕掩口对着皇太极笑道:“大汗看看是我这支发簪好看,还是昨夜姐姐头上那支款式一样但是不同色的好看?”

    面色微变,想起昨日皇太极奇怪眼神,布木布泰连忙不动声色看了过来。

    “一支发钗而已,何况款式都一样,叫我怎么判断?”悠悠闲闲的靠着,皇太极边喝茶边不甚在意道.

    “是啊只是一支发簪,我便送给姐姐了。小玉儿我真是怕了姐姐了。怎么每次我喜欢上一样东西,过不了多久便发现姐姐也一定喜欢上了那东西呢。”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小玉儿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完这话。

    然后在布木布泰无辜低头时,小玉儿再次上前抬起手一点一点调整着布木布泰头上的发钗识翠。

    面色有些发白,被小玉儿弄疼头皮。布木布泰连忙抬起头来,轻轻笑着背对着皇太极,小玉儿呵呵笑着撒娇道:“姐姐,我以前让过你很对次了吧?这次又让了最喜欢的发钗。下次若是让我发现我喜欢的东西或者人又被姐姐惦记着了,小心我会生气哦。”

    见布木布泰白着脸看着自己,小玉儿灿然一下笑。立马转头对荣欣轻声吩咐道:“送侧福晋出去吧,再不走小心今天就走不了了。”

    “嗻--”轻轻颔首,荣欣连忙弯腰道:“侧福晋请---”

    “哦”神色复杂的看了上面的皇太极一眼,布木布泰白着脸退了下去。

    “侧福晋放心,礼单上的东西内务府到下午便能准备好,不会误了福晋的要事的。”见布木布泰不发一眼,荣欣淡淡道。

    “哦,知道了。”看着这个跟他主子一样皮笑肉不笑的奴才,布木布泰青着脸回了声。

    被荣欣一路送出永福宫后,没有多说一声,布木布泰便急急忙忙的上了轿子。

    “福晋慢走!”见到她的举动,荣欣不在意的行礼道。直到布木布泰的轿子终于抬了起来,荣欣这才淡淡的笑了一下转了身。

    轿子摇摇晃晃的抬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将一边被风吹起的帘子压了下去。下一刻布木布泰便立马颤颤巍巍的拔下了小玉儿插在头上的发钗。

    因为动作急还不小心的拔下了几根发丝,右手捏着带着自己发丝的发簪。死死的看着那尖的离谱的发钗,布木布泰渐渐的发起抖来。

    被发簪戳过的地方,隐隐的泛起疼来。看着流苏上面朱钗上的血渍,想道小玉儿最后的那句话,布木布泰立马狠狠的扯起朱钗来。

    今日若不是她着急回科尔沁不想再起干戈,怎能会让人欺负成这般摸样。往日里谁敢这么对她?

    “这么多人,在大汗面前。苏拉玉儿你怎么敢?”气喘吁吁的靠在轿内,布木布泰涨红了一张了脸摸上了自己的头。总裁一吻定情

    头上的伤似乎不是很疼,但是看着手上的点点红渍。布木布泰却自己也抑制不住自己发抖的身子来。

    手禁不住的越抖越厉害,手上朱钗下端的流苏发出珠子碰撞声音来。

    蓦然的布木布泰立马又狠狠的撕扯起手上的东西来,流苏上的珠子摔下的跌落了下来。等终于把上面的流苏撕了下来,布木布泰这才微微的喘着气坐直了身子。

    突然裙摆上的一颗不同于珠子的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圆瞪着眼看着它,过来好一会,布木布泰这才小心翼翼的捡了起来。

    小小的纸团,不长的纸条,不多的几个字。但是只看了一个开头,布木布泰便一下子惨白了一张脸。

    “布木布泰望谨记今日之痛,念在已故大妃台吉的面上今日只对你小惩一下。若有下次,决不轻饶!”

    眼睛死死的盯着上面的“已故”两字。布木布泰连忙大叫道:“停轿,停轿。给我---”

    轿子终于停了下来,刚想要掉头去永福宫问个清楚。但是死死的捏着手上的纸条半响,突然的布木布泰泄力道:“算了,继续走吧。”

    大汗都没有得到消息,她一个整天在后宫中的女子就算再神通广大也都不可能大过大汗。科尔沁全族戒严,所以她肯定也是得不到消息的,所以这只能是危言耸听。

    “所以,所以一切都是骗人的浴火重生:恶魔五小姐全文阅读。她这是巴不得我闹,然后让她有借口,让我回不了科尔沁”轻轻的念叨着,布木布泰自欺欺人道。

    。。。。。

    永福宫,让所有的下人都退下后。缓步上前似笑非笑的径自走到皇太极面前,小玉儿轻声道:“大汗,整日的对着小玉儿是不是有点烦了啊。我今日看到大福晋的职责中有一条便是帮大汗充实后宫广纳美人,需不需要小玉儿我也给大汗选几个?”

    挑眉将小玉儿拉到自己身上,皇太极淡淡道:“好啊,我的后宫确实少了一点,求之不得啊,玉儿果然贤良!”

    “那大汗,要选什么样的?唐明皇喜欢丰满一点的,汉成帝喜欢消瘦一些的。大汗喜欢什么样的?”轻轻的将手抵在两人中间,小玉儿笑语盈盈道。

    “本汗喜欢的自然是适中的,太胖的我怕我抱不起来,太瘦的我怕我一不小心捏碎了。所以还是适中为妙!”仿佛没有看到小玉儿不甚自然的表情,皇太极依旧正色道。

    “那---那大汗打算什么时候要?我立马给你选。”

    “不用太着急,赶在年前即可。这事情不能马虎!”

    “那---大汗打算选几个?”面上的笑已经无影无踪,小玉儿木着脸再次问道。

    “人都说后宫佳丽三千,我自然不是荒淫之辈。但是皇嗣之事自然不能马虎,那就将就一下就三十个吧。年岁都控制在十四到十六,这样有利生育!”

    “三十个?十四到十六?”脑中啪的一下响,小玉儿直接起来起身。

    刚刚起身,身子便被拉了下去。

    紧紧的挨着他,小玉儿立马又再次起来。

    手上一使力,人又被拉了下去。

    再次用力时,整个人却已经被禁锢的牢牢的。

    狠狠的看了皇太极一眼,小玉儿立马转过了头.

    "一个元妃,一个姑姑,一个乌拉姐姐,一个吴氏。一个颜札氏,一个扎鲁特,一个伊尔根觉罗氏。大汗当真是艳福不浅,对了还有一个布木布泰。昨日大汗摸着她情意绵绵的样子,可是让太极殿的小宫女都看傻了脸。”狠狠的瞪着她,小玉儿红着眼眶道:“我都二十了,现在明显胖了衣服又不合身了。现在大汗还抱得动我,要是过两年----”

    似乎感觉自己说的好像不是重点,转头望着皇太极似笑非笑的摸样。小玉儿立马又恼羞成怒的起身。

    身子再次又被拉了下来,小玉儿刚想要发怒。便被皇太极伸手将她的头直接的压在了皇太极的胸口。

    被死死的按在皇太极的胸口,小玉儿轻声语带哽咽道:“十四到十六?”二嫁太子妃

    “开玩笑的我都三十四了,自然不喜欢小丫头。”

    “三十个---"

    "就你们几个都乱糟糟的,养那么多干嘛?”

    “子嗣--”

    “你再帮我生几个。”

    “我胖了,大汗以后肯定抱不起来了."

    “这---只是有一点点而已,你想多了。”

    “大汗最近好像不喜欢我了华云飞全文阅读。”

    “瞎想!”

    “姑姑应该恨死我了。”

    “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我今天对大玉儿姐姐太凶了吧?”

    “她本来就不应该学你的打扮。”

    “听说她昨天躺在大汗腿上了,而大汗却没有推开她。”

    “我只是想看看,她还能干出什么?”

    “大汗让她回科尔沁了,还让亲卫跟着。”

    “只是让她安心而已。”

    “果然我没有她重要---”

    “一个回不了宫的人,你在意她干----”

    “。。。。。”

    “好吧,现在满意了吧?”

    “君子一言?”坐直了身子,死死的看向皇太极的小玉儿严肃道。

    “驷马难追!”将小玉儿再次按在自己胸口,皇太极淡淡道。

    两人好久都没有说话,过了好久小玉儿这才轻声道:“大汗,那得大玉儿得天下怎么办?万一如果----”

    眼神变得漆黑无比,皇太极淡淡道:“我从来都没有信过,而且我就把她放在科尔沁。我倒要看看谁敢再娶她?”

    “那科尔沁?”

    见刚才凶巴巴的小玉儿,此刻却有担心万分来。皇太极轻轻伸手抚着小玉儿脸轻声道:“你不要忘了我已是蒙古的大汗,你以为我当真不知寨桑和赛琦雅已经亡故的消息。这么久都不来报丧,还私自给我戒严。无视我到这般田地,难道还想让我装作不知?”

    细细的想着布木布泰这次的事情,半响小玉儿低低道:“谢谢”

    缓缓的露出一个笑,皇太极轻声道:“一个大福晋我自然尊敬万分不敢轻易的动,但是一个侧福晋,还是一个屡次让我难堪无心与我的侧福晋,我自然不用想太多。”

    见小玉儿抬头,皇太极长长叹息道:“我给她锦衣玉食和尊贵身份,让她的平平安安自由自在的待在科尔沁应该不过分吧?”

    “怎么会过分?”故作惊讶的抬头,小玉儿笑道:“不用给我请安,不用受气。不用提心吊胆,可以天天的骑马,可以日日的想弹琴就弹琴。想吹箫就吹箫,多少人求之不得啊?”

    好笑的按着小玉儿的脸颊,皇太极确认道:“真的?”

    一脸的正气,小玉儿点头道:“真的!”

    两夫妻,从争执到相视而笑一切看起来都及其的自然平常。

    但是站在门外左右两边的两位大太监,却在听完全程后不约而同的冷汗直冒。

    已经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了,干巴巴的互看一眼。小全子和荣欣也能当自己是聋子什么都没有听到。

    听到里面大汗和福晋的话题,已经从布木布泰转变到了朝中的汉臣身上。微微的低头,荣欣打算今天晚上就叫人给玉溪宫的晓月送去几锭银。这次她总算是不负主子的安排了,总算是给玉溪宫的那位梳对了头,插对钗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鸡毛令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毛令箭并收藏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