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 > 第143章 无题(替换了)

第143章 无题(替换了)

推荐阅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几日朝中算是好事接踵而至了,前几日大汗亲自去了一趟郊外。把远道而来的两位大明降臣接了进来,没过两日已经外出许久的十五阿哥多铎终于回来了,并且带来了林丹汗其他七位福晋都愿意归降大金的消息。

    到了此时原先蒙古汗王林丹汗的势力终于全部瓦解,而大金也因为孔有德、耿仲明两个武官的带兵高调投诚而士气大涨,此刻皇太极终于决定要将汉军旗和蒙古旗给确定下来。

    朝堂之上,见所有的蒙古各族权贵和大金所有的汉臣都议论纷纷红了眼眶时。皇太极终于笑着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见皇太极出声,大政殿上立马一下子恢复了安静。

    挑眉了扫了一下众人,皇太极慢悠悠的指着一直沉默的大贝勒轻声道:“不知大哥有什么高见?”

    见代善被皇太极点到名,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望了过来。

    心中暗暗叫苦,沉默一下代善立马上前恭敬道:“启禀大汗,这汉军旗大汗曾说过会给孔有德、耿仲明两位将军备着,剩下的六旗大汗也只需找合适的汉臣即可。但是这蒙古有五十二个部落,大家又都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具体该怎么划分请恕代善无能。”

    “济尔哈朗你的意见呢?”

    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代善,济尔哈朗也连忙告罪起来:“臣弟无能!”

    其实那是什么无能,只是大家都不想趟这个浑水,毕竟此事非同一般。

    要是说的有理有据太高调,大家怕大汗会多心。觉得他们肯定是收了蒙古台吉们的东西。

    而且五十二个部落中选出八个来,这事情明显吃力不讨好。要是说中的人被选中还好皆大欢喜。但是若是你看不上眼的被大汗给选中了这不就是平白无故的树敌吗。

    在大金八旗旗主的地位仅此次与大汗,现在的蒙八旗和汉八旗若是当真按照大汗的意思来办。那地位必将非同一般,所以此时大家即便有什么想法也不想轻易的说出来了,免得得不偿失。

    “多铎你看呢?”眼中闪过一丝讽刺,皇太极看向了明显更加稳重的多铎来。

    就在众人觉得他不会说什么时,多铎意外的上前大声道:“启禀大汗,臣弟觉得汉八旗都在大金境内,大汗确是可以按照大哥的意思来。但是这蒙古八旗的人选和旗营分布确实是个问题,”

    “哦,继续---”轻轻的动一□子,皇太极声音高了起来,明显是有了一丝兴趣。

    被无数的人围着要是往日里多铎肯定会紧张,但是独自带兵出去将近半年的时间。事事都要自己拿主意,多铎早已不在是那个怯懦事事都看着别人眼色的多铎了。

    自信一笑多铎不紧不慢道:“蒙古八旗的旗主臣弟觉得应该从邻近大金的部落中选这样比较保险一下容易掌控。既然这样那科尔沁便必定算是一旗了,剩下的臣弟无能就请大汗定夺了。”

    多铎这话一出算是直接挑出了皇太极不太信任蒙古五十二部的事实,一下子算是得罪了不少人。

    照例说多铎这么不看场合说话,一向对蒙古每个部落族长都极为客气的皇太极应该生气才对。但是意外的皇太极却缓缓笑着露出满意之色来:“果然是有点长进了,不错。”

    多铎露出喜色时,皇太极却没有多说其他只是转头看向了汉臣那边。

    看出皇太极的暗示,一向都极为聪明的范文程却意外的谦虚起来:“这事情确实棘手,大汗请允微臣再想想?”

    稳稳靠在盘龙宝椅上,皇太极淡淡的扫过众人,语气意外严肃起来:“汉军旗和蒙古旗的事情刻不容缓,本汗不想再等了[综漫]小萝莉的成长(jq)史全文阅读。各位有什么想法和意见不妨直说,今日本汗今日就想把这件事情给完全结束了。”

    “。。。。。”

    默默的垂下头,尽管大家一个一个的都巴不得立马毛遂自荐或者畅所欲言。但是经过上次代善贝勒献名册的事情,大家都看出了皇太极对蒙古八旗和汉八旗的重视,自然不敢轻易开口了。

    “臣等无能不能为大汗分忧,还请大汗示下。”

    异口同声的,大家都跪了下来。

    “唉!”

    上方传来一声明显的叹息声,就在大家都觉得皇太极会生气时。

    皇太极却轻声直接道:“既然我大金现在汉人不多,那就暂时不设立八旗了。孔有德、耿仲明听令吧。”

    “臣孔有德听令!”

    “臣耿仲明令令!”

    相视一看,已经上过几次早朝的孔有德、耿仲明第一次兴奋起来。

    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皇太极直接站起缓缓走下看着跪着的两人正色道:“两位是能臣,我皇太极向来一言九鼎求贤若渴。既然说过会送两人一面令旗自然不会食言。”

    看跪着的两人都激动起来,皇太极幽幽道:“我大金现有汉军青壮三万众,加上两位带过来的八千人马。那就是三万八千整,从即日起两位便一人负责一万九人马,同我的正黄旗一样直接隶属我皇太极,即日起两位便是我的汉白旗的左右都统了。我赐两位一面白旗镶黑边的锦旗,从此两位可以全权负责整个的汉白旗了!不知两位将军意下如何?”

    从原先的八旗之一只能负责五千余人,转变为一人将近两万众。虽然名字变成了都统,但是直属大汗便是天子亲卫,旗下众人也将会高人一定。孔耿二人都是不是迂腐之人自然知道什么才是最划算立马想通谢恩道:“谢大汗英明,臣等佩服。多谢大汗。”

    到了此时,众人也都已经明白了,看样子皇太极是想直接掌控汉军旗了立马全都没音了。

    微微一笑,皇太极仿佛没有看到其他人异样的眼神。慢慢的走上玉台坐在龙椅上继续道:“既然蒙古旗的旗主这么难选,那本汗就不选这么多了。”

    底下各蒙古族长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皇太极幽幽道:“蒙古最大的部落是察哈尔,离大金最近的是科尔沁。这样吧,那我现在就选两位旗主直接负责整个蒙古族。”

    皇太极说到此处时,台下众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微微一笑,皇太极意外高声道:“额哲何在?”

    自从归顺大金以来,额哲便一直努力的减少存在感。毕竟他是蒙古先汗的儿子,身份敏感自然不敢太活跃以免皇太极反感。

    现在见皇太极这个时候唤他,额哲连忙上前紧张道:“额哲在此,请大汗示下!\"

    见额哲出来,刚才还安安静静的蒙古其他五十一部便更加的安静下来。

    仿佛没有看出大家的担心,皇太极笑道:“你是我皇太极最佩服之人的儿子,身份又是王子。一旗之主的身份你当之无愧。”

    “我---”从来没有奢望过皇太极能给他旗主之位,额哲立马有些不敢置信起来八哥不是一只鸟(八阿哥胤禩重生)。

    “大汗---”见皇太极竟然第一个给了林丹汗之子旗主之位,一向顺从皇太极的代善立马上前。

    举手挡住代善接下来的话,皇太极继续笑道:“蒙古确实不太容易管理,这样一直分散着确实不太好。所以我想了又想,打算从各地抽出一定的兵力集中到大金附近编为一旗。”

    见众人似乎没有明白,皇太极继续道:“五十二部一共有三十万兵力,我打算抽出十万编到蒙古正黄旗中成为我的驻军。剩下的二十万众,就暂时编为蒙古正白旗。由你额哲负责统管大小事务。当然你也只需要对我皇太极负责即可。而众位族长吗?自然是各自部落的统领了,平时有要事找额哲即可。”

    白白的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大家脸上自然不太好看。但是五十二个部落便是五十二个统领,这样自己负责的还是自己的部落的兵力。而且首领从皇太极变成林丹汗的这个身份高贵但是手段却明显没有皇太极厉害的王子身上,自然便有了更多的说话权,大家在想了又想终于认同了下来。

    “那请问大汗,这正黄旗是要全部都驻守在科尔沁吗?”皇太极此举明显就是将整个蒙古弄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小属国。而他被皇太极扶上旗主之位明显就是一个小汗王的架势。

    尽管心动万分,但是额哲还是立即机警的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个所谓的正黄驻军旗上面。

    有点意外额哲的反应灵敏,看着四周皇太极淡淡风淡云轻道:“自然不是全部留在科尔沁。我打算在科尔沁留下四万人马。然后剩下的六万,分成三部分,分别的驻守在乞颜,塔塔尔,扎答兰三部。”

    皇太极这话一出,殿内的满朝大臣和汉大臣一下子都露出了满意得意之色。

    面色有些铁青,额哲楞一下这才沉声道:“大汗英明,额哲自愧不如。”

    没有在意额哲的话里有话,皇太极只是立马又雷厉风行道:“既然蒙古正白旗由蒙古最众望所归德高望重的林丹汗之子负责了。那么剩下的正黄旗我自然要选与我大金第一个结盟的部落了。”

    嘴角露出一丝真心实意的笑,皇太极大声道:“科尔沁阿木儿还不出来。”

    在皇太极喊出阿木儿的名字时,大殿上除去代善和范文程以外,大家都不觉得露出意外和不认同的脸色来。

    “臣阿木儿听令,请大汗示下。”

    阿木儿似乎永远都会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他这一出声大家便更是加重了此想法。

    眼中带出一丝暖意来,皇太极看着下方的小子。笑道:“这两年来你为我出力不少,一年前我便对你的两千手下许诺绝对不会忘记你们。后来又是你独自一人将我从漠南边境救了出来。”

    说到此处连皇太极都有些激动起来,缓缓向下走到跪着的青年面前。亲自将人扶起皇太极兴奋道:“玉儿都是大福晋了,而你却只是一区区二等爵爷。我不说犒赏与你,你和你的那两千铁骑便从来都没有提过一句。一年多,整整一年多了。”

    “大汗---”缓缓抬头,阿古儿也收起了身上的痞气正色道:“大汗与我不是外人,又是我蒙古国的天命大汗。所以阿木儿的所作所为也只是尽本分无愧于心而已!”

    “好一个无愧于心,好,好!”重重的拍了两下阿木儿的肩膀,皇太极转身快步了上去,高居临下的看着众人斩钉截铁不容拒绝道:“从即日起升科尔沁阿木儿为一等爵,掌管所有蒙古正黄旗。可以不受任何人的管束,有可以给我直接上书和自由进出大金皇宫的权利。”

    转头看向底下的青年,皇太极沉声道:“你是我大福晋的哥哥,又救过我的性命为我出生入死过重生之进城最新章节。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忠诚,我怎能让你继续只是一区区二等爵爷!”

    “大汗!”心中激动万分,阿木儿站着半响。这才在旁边代善贝勒的恭喜声中回过了神。大声道:“谢大汗恩典,阿木儿必定不负大汗信任。”

    “恭喜爵爷!\"

    \"爵爷恭喜了!”

    “恭喜!”

    。。。。。

    尽管大家都有点不是滋味,但是见皇太极刚才的行为。众人自然不敢说什么只能上前恭喜。

    现在满洲八旗除却大汗拥有三旗将近十三万兵力外,其他的几个阿哥旗下虽然都有十几万的人马,但是能打仗的每个旗也都不超过三万人马。

    而且还都互相制约着,不敢做任何的动作唯恐落的先前二贝勒阿敏被圈禁,三贝勒莽古尔泰死了都要满门抄斩的下场。

    而现在一个才刚刚成立的蒙古正黄旗一下子便有了十万精兵。而且把蒙古正黄旗放在整个蒙古的四周,明显就是起到监视的作用。

    即便额哲现在是正白旗的旗主,但是一个只能呆在最里面,没有任何的兵力。

    一个却是围着整个漠南蒙古,可以游走与整个蒙古五十二部。而且可以自由进出大金皇宫,那便是大汗许他随时可以离开蒙古来盛京,这样的明显的厚爱和偏袒众人又怎么能不识时务。

    在恭喜阿木儿的同时,大家又想到今日的一项又一项的任命。

    从汉军旗到蒙古旗,因为对皇太极的戒备惧怕和怕得罪人的心态。其实大家都没有好好的发表过自己的意见,而之后的一切也表明皇太极完全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根本就无需听他们的。

    今日汉军旗的首领是叛将,没有后路,只能听令与他完全没有脱离皇太极十三万精兵的本事。

    蒙古两旗,一个是没有实权羽翼不丰的身份敏感的人。一个却是大汗的小舅子,而且皇太极今日的命令一下,蒙古各部落必将在毕恭毕敬的同时对他这个皇太极的耳目亲信有了一定的警惕和戒备。他必将不可能有与其他部落联手相处过密的可能。从情感和手段上的双重保障,一时之间众人再佩服之余都有了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

    大家各个思量许久,待察觉到即便是最新出炉的大金第二掌握兵力的阿木儿旗主。也都摆脱不了被大汗设计和警惕的命运,一时之间大家就淡了一些对阿木儿的敌意。

    盛京后宫永福宫

    待荣欣将今日大汗的所有旨意和大臣私下的议论猜测,都原原本本的传述给小玉儿后,便安安静静的退到了一边。

    良久见小玉儿似乎一点表示和不满都没有,荣欣不觉上前轻声道:“福晋大汗此举---”

    ...................................

    “不要说了大汗的心思岂是你我能猜的,而且大汗给我哥哥升官我理应开心感激才对,想太多岂不是庸人自扰。”

    皇太极一生都求贤若渴,极为珍惜人才。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帝王,若是凡事都没有一点考量计较那才是怪事。

    见荣欣还要开口,小玉儿突然笑容满面兴奋道:“你去御膳房看看我吩咐的莲子羹怎么样了?天气这么热不如我亲自给大汗送过去。”

    见小玉儿一脸兴奋,荣欣也觉得自己有些庸人自扰如何将超人喂养成正直好少年。便连忙笑着应声亲自去了御膳房。

    待荣欣走后,小玉儿却在安静很久后,这才缓缓露出一个得意之极的笑容。

    御膳房的莲子羹不一会就送了过来,收拾一下小玉儿很快便带着人浩浩荡荡的直奔大政殿。

    “大福晋吉祥!”

    “福晋吉祥!”

    让其他人都等在外面后,小玉儿便亲自端着手中的莲子羹缓缓走了进去。

    “今日大汗对阿木儿太过厚爱了,代善只怕其他蒙古亲贵心中可能会有想法吧?”

    “是啊,四哥你今日之举几乎就是把蒙古大半个都交到了阿木儿手中。他是个人才我也承认,只是他毕竟是个蒙古人啊,就怕他---”

    刚到书房门口就听到了这样的话,冷冷看着旁边欲言又止的小全子。小玉儿干脆靠近了一些光明正大的听起墙角来。

    被小玉儿瞪了一眼,小全子急的只想跳脚。

    大政殿议事非同一般,所以他干脆就赶走了所有人,自己亲自在外候着。却不曾想刚刚一走神就出来大事情,听着里面的声音。现在他也只希望今日不要出任何的事情,不然他可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无妨,蒙古亲贵只是一时不太习惯。等过一整子他们自然无话可说了,至于阿木儿我相信他。”

    “大汗!”

    低着头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半响小玉儿抬起头立马冲小全子使了一个眼神。

    “大汗,两位贝勒爷,大福晋来了。”微微的松了口气,小全子连忙上前去敲门。

    里面沉寂了一下,随即皇太极沙哑的声音传来出来:“请福晋进来吧。”

    “福晋请---”

    轻轻点头,一脚刚刚迈进里面,小玉儿却又转头轻声道:“再去让人准备两副碗勺吧。”

    “嗻!”抬头看了眼小玉儿手中那不大的托盘,小全在连忙转头去外面安排了。

    转头缓步上前,轻轻的扫了一下已经站了起来的代善和济尔哈朗。小玉儿不等他们开口连忙笑着告罪道:“我原先不知代善哥哥和济尔哈朗贝勒在此,不然就等会再来了,打扰了。”

    两人本来就觉得小玉儿这样随意的进出大政殿有失规矩,现在见小玉儿都要端着盘子俯身自然不敢再说什么。连忙互看一眼急忙的抱拳起来:“福晋客气,现在不是早朝,何况---”

    “何况都是自己人,玉儿和两位兄弟就都不要客气了。”缓缓从上面走下,皇太极笑着打起圆场来。

    “是啊,两位都比玉儿年长。以后切不可再轻易对着玉儿客气了,不然玉儿我可要生气了。”侧身将手中的莲子羹放在身边的桌子上,小玉儿爽朗笑着顺势给皇太极行了一个万福礼。

    “是啊,代善哥哥还有济尔哈朗以后私底下就都不要太多礼了,都是至亲这样的虚礼能免就免吧。”浅浅笑着皇太极极其自然的将小玉儿拉了起来。

    眼睛扫过皇太极简简单单的笑,最后将目光落到两人到现在都还交叠在一起的手上,代善连忙笑道:“那代善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呵呵”大声憨厚的笑着,济尔哈朗边站直了身子边上前道:“前一段时间听说四嫂身体有些不适,弟弟其实一直都想来看看的笑傲凌云全文阅读。但是毕竟有些不方便,所以就迟迟未敢过来。不过今日见四嫂这精神头明显以前都是谣传了!”

    以前也只是被多铎叫过小嫂子,头一次被人光明正大的叫四嫂。小玉儿突然有了一种喜从天降的感觉。这喜悦来的太突然也太强烈了,小玉儿连忙挣开被皇太极握住的手,喜不自胜的直接端起自己身边的莲子羹走到济尔哈朗身边笑语盈盈道:“贝勒爷有心了,我啊一点问题都没有。快坐下,累了吧?尝尝四嫂我亲手做的莲子羹!”

    一碗透着凉意的莲子羹递到了济尔哈朗的面前,本来这热暑天有了这东西,应该是求之不得才对。但是抬头看着还站在自己不远处的汗王哥哥皇太极,济尔哈朗无端端的有了一种无福消受的感觉。

    “。。。。。”端着青瓷小碗等了一会的小玉儿,等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连忙小心翼翼的侧过了头。

    那头代善贝勒已经不动声色的缩在了一边坐的远远的,而皇太极只是双手抱胸似笑非笑。

    不好意思的缓缓回头,看着坐在面前不自在的动了一□子的济尔哈朗贝勒。小玉儿吐吐舌头,连忙将手中的调羹和小碗放在桌上然后立刻转头向着皇太极缓缓的移了过去。

    其实中间也就七八步远的距离,小玉儿却走得极为缓慢。

    见小玉儿走一步便抬头眼光闪闪的看他一眼,走一步便又停顿一下。皇太极刚觉得好笑便见小玉儿突然猛地晃了一下子身子。

    嘴角的笑意顿住,皇太极在急急忙忙接住小玉儿后一下子便面色铁青:“你---”

    “我的脚---”可怜兮兮的抬头,小玉儿一下子抓住了皇太极的胳膊。

    “。。。。。”不发一言也不知说什么好,皇太极只是立马把小玉儿半抱到了一边的椅子上。

    “福晋没事吧?”

    “四嫂,是不是这地面太滑了?”

    没想到刚才还好好的小玉儿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代善和济尔哈朗立马凑了上来。

    没有吱一声,皇太极只是极为快速的蹲□子去摸小玉儿的脚。

    “恩,呵呵”小腿肚也算是个敏感的地方,加上秋日里本来就穿的不多。结果刚被皇太极摸着,小玉儿立马斜着身子向后缩去:“大汗没事了,真的。只是一直没站稳而已,真的,唔!”

    看她呵呵笑着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可怜摸样,皇太极眼光一闪立马极自然的起身坐到了一边。

    “福晋您要的东西到了。”亲手端着两个小碗小勺,小全子终于姗姗来迟。

    暗暗松了一口气,小玉儿连忙不客气的吩咐道:“小全子赶快把那莲子羹也端过来,我给大汗盛一些,大汗肯定热了。”

    急急忙忙把手中的东西放在小玉儿身侧,小全子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绕过站着的两位贝勒把不远处的莲子羹给端了过来。

    “福晋请---”

    微微点头,小玉儿不自在的低头然后轻轻的拿起了身侧桌子上的小碗。

    “大汗,请---”

    白玉一般的手腕越过两人之间的檀色木桌移到了自己的面前。缓缓的侧头见小玉儿带着笑小心翼翼的,皇太极不动声色的抬起自己的右手快速的触了一下小玉儿的手指然后立马将小碗给接了过来。

    见小玉儿立马笑着坐正了身子,皇太极淡淡道:“还不快让两位贝勒坐下,然后让两位贝勒也尝尝[fate]金闪闪!放开我女儿!。”

    这大政殿的书房就一个奴才,小全子听后立马机灵的开始忙活起来:“两位贝勒爷,赶快坐一下。这天气闷热喝点莲子羹可是再合适不过了。这可是我们福晋从早晨起来就开始张罗了一上午的东西哦。”

    不动声色的将一边已经盛好一碗莲子羹送了过去,见两位贝勒都坐到了另一头。小全子立马开始拍马起来。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开口。刚刚才拿起小勺的济尔哈朗想起刚才皇太极的反应,一下子左右为难食不下咽起来。

    “刚才玉儿不小心听到你们的谈话了。”见济尔哈朗拿着小勺左右为难,小玉儿干脆直接道:“济尔哈朗贝勒是否也觉得大汗此举有些冒失?”

    “这---”他和皇太极自小一起长大,两人关系非同一般。这话要是搁在以前他肯定能直言不讳。

    但是自从皇太极当上大汗,圈禁了他的亲哥哥阿敏。又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亲自攻下了察哈尔,逼的莽古尔泰三贝勒逼宫自裁然后成为蒙古的大汗后,他便不敢随随便便了。

    现在见小玉儿把话挑的这么明,济尔哈朗放下手中的勺子干巴巴道:“说不上冒失,大汗做什么肯定有自己的考量。也许只是我和代善哥哥愚笨没有想到吧。”

    见皇太极只是在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莲子羹,小玉儿对上对面一直都冷静自若的代善贝勒:“代善哥哥你是我和济尔哈朗的长辈,自然见解比我和济尔哈朗高一些。那请问依你之见,大汗应该派谁去蒙古比较合适?”

    小玉儿说完这话也觉得不太合适,连忙轻声道:“代善哥哥勿怪,后宫不能干政的规矩玉儿自然明白。但是现在不是在朝堂之上,加上他们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是我的亲哥哥。所以代善哥哥不妨把它当成家事。我不想他们因为这件事情产生间隙,所以代善哥哥不妨直言。若是当真不合适,那我-----”

    皇太极都没有开口,代善自然也不敢托大更加不敢乱说什么只是喃喃道:“这---福晋是没有见到今天大政殿内的情形,那些个蒙古族长亲贵们一个一个的全部都铁青了一张脸。明显是不想让大汗派兵看守着他们,而且今日这蒙古的正黄旗旗主还是福晋您的亲兄长,我怕大家会觉得大汗处事不公,不信任他们进而多想或者起了反心啊!”

    “大汗!”露出一副担心的摸样,小玉儿立马圆瞪着眼睛看向皇太极。

    举着小勺似笑非笑,皇太极挑眉道:“既然是家事,玉儿不妨猜猜我下一步会怎么办?”

    本来不想说太多,但是现在见皇太极都开口了小玉儿自然不敢有所隐瞒。

    微微的动了一□子,伸出右手支着自己的下巴。小玉儿看着皇太极笑着自信道:“大汗既然能打的蒙古自动献出汗位,自然也就不怕他们起反心。但是那么得不偿失的事情自然是能避免就避免了,其实蒙古其他亲贵不满说来说去不就是为了利吗?”

    “继续!”见小玉儿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皇太极轻轻的瞟了小玉儿一眼声音沙哑道。

    “呵呵,想要利,我们自然可以给但是不能白给。对于那些老实不思进取的,我们只需暂时养着他们给他们金银粮食即可。而且这样的人完全没有什么威胁可言,不过用来传递些消息或者看看门什么都是最为是合适不过了。”

    小玉儿这话一出,代善早已经收起了刚才的那份漫不经心。

    收起看着皇太极的目光,小玉儿看向对面慢悠悠道:“至于像我们满洲八旗爷们一样喜欢征战永不满足的蒙古男儿。我相信大汗一定有的是地方和手段让他们得偿所愿!这样的人,大汗也肯定巴不得越来越多!至于大汗现在不说并且拘束着他们,玉儿也觉得大汗也肯定是另有打算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鸡毛令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鸡毛令箭并收藏重生小玉儿之复仇最新章节